刻武侯碑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刻武侯碑陰
作者:孫樵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5

赤帝子火熾四百年,天厭其熱,洎獻燼矣。武侯獨憤激不顧,收死灰於蜀,欲噓而再燃之。艱乎為力哉,是以國稱用武。岐雍間地不尺闊,抑非智不周,天意炳炳然也。夫以武侯之賢,寧靡籌其不可耶?蓋激備隆中以天下托,不欲曲肱安穀終兒女子手,將馳驅死備誌耶。由是核武侯之所為,殆庶幾矣。然跨西南一隅,與吳魏抗國。提卒數萬,綽綽乎去留無我枝者,是亦善為兵矣。史壽以為短於應變,真抑武侯哉!俾武侯不早入蜀地,曹之君臣,將奔走固圉之不暇,鍾鄧寧能越岩縣兵決勝指取耶?是井絡之野,與武侯存亡俱矣。天殲武侯,其不愛劉,愈明白矣。其薑維何力焉!曩蟠南陽時,人不與仲毅伍,洎受社稷寄,擅刑賞柄,曾心不愧畏,人不疑黷,何意氣明信之卓卓也。武侯死殆五百載,迄今梁漢之民,歌道遺烈,廟而祭者如在。其愛於民如此而久也,獨謂武侯之治比於燕奭,彼屠齊城合諸侯在下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