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漢紀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一 前漢紀 卷第十二
漢 荀悅 撰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明翻宋本
卷第十三

前漢孝武皇帝紀三卷第十二  荀恱

元光六年冬𥘉算商車春穿漕渠通渭匈奴入上谷

殺略吏民遣騎將軍公孫敖出代輕車將軍公孫賀

出雲中驍騎將軍李廣出鴈門車騎將軍衞靑出上

谷衞青者衞夫人子夫之弟也父鄭季河東平陽人

也初季與主家僮衞媪私通生竒青冐姓爲衞氏靑

長姊君孺即公孫賀妻也嘗有相者曰貴人也當封

侯靑曰人婢之生得無笞罵足矣安得封侯乎及子

夫自平陽公主家僮得幸於上立爲夫人陳皇后之

大長公主捕囚靑欲殺之公孫敖爲騎郞與壯士募

靑上聞乃召靑爲建章監侍中子夫女弟貴故與陳

掌通上乃召貴掌及公孫敖衞靑之寵始隆矣其時

諸將皆無功唯靑頗斬首虜賜爵關内侯而李廣爲

匈奴所生得單于聞李廣賢令曰得李廣必生致之

廣初被創胡騎置兩馬間絡嚢盛之廣僞死漸漸騰

而上馬抱胡兒而鞭馬南馳匈奴數百騎追之廣取

胡兒弓射殺追騎遂得免後下吏贖爲庶人夏大旱

蝗六月行幸雍秋匈奴盗邊遣將軍韓安國屯漁陽

元朔元年冬十有一月詔曰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

三人並行厥有我師今或至闔郡不薦一人是化不

下究而積行之君子擁於上聞也且進賢受上賞蔽

賢𫎇顯戮古之道也其議不舉賢者罪有司奏議曰

古者諸侯貢士一適謂之好德再適謂之賢賢三適

謂之有功乃加九錫不貢士一則黜爵二則黜地三

則黜爵地畢夫附下罔上者死附上罔下者刑與聞

國政而無益於民者斤在上位而不進賢者退此所

以勸善黜惡也不舉孝不奉詔當以不敬論不察廉

不勝任也當免奏可十有二月江東王非薨謚曰易

王非好勇有氣力治宮室招四方豪傑驕奢甚盛春

三月甲子立皇后衞氏赦天下秋匈奴入遼西殺太

守入漁陽鴈門敗都尉遣將軍衞靑出鴈門將軍李

息出代獲首虜數千級東夷穢貊君南閭等口二十

八萬人降以爲蒼海郡魯王餘薨謚曰恭王餘好治

宮室𫟍囿狗馬長沙王發薨謚曰定王王母唐SKchar

SKchar侍者景帝召程SKchar程姫有所避而夜進其侍者

景帝醉不知而幸之遂有身及生子因名發以母微

無寵故王居卑濕貧國

二年冬賜淮南王淄川王机杖無朝春正月令諸侯

王得以邑土分子弟於是藩國子弟畢侯矣是時主

父偃說上曰古者諸侯不過百里今諸侯或連城數

十地方千里緩則驕淫急則怨叛以法割削則邪逆

萌生近晁錯是也今諸侯子弟或十數適嗣代立餘

無尺土願陛下令諸侯得推恩分子弟彼人人喜得

所願實不分其國而久久稍弱又曰茂陵初成天下

豪傑兼并之家可使徙茂陵内實京師外銷姦猾匈

奴入上谷漁陽遣將軍衞靑李息出雲中西至符離

獲首虜數千級收河南地北置朔方五原郡封靑爲

長平侯校尉蘇建有功封平陵侯建築朔方城校尉

張次公有功封岸頭侯二月乙亥晦日有蝕之夏募

民徙朔方十萬戶徙郡國豪傑於茂陵秋燕王定國

有罪自殺無後國除定國與父康王SKchar姦生子男一

人奪弟妻爲SKchar與子女三人姦故誅齊王次昌自殺


無後國除先是主父偃常求納女於王宮王太后不

聽時王内淫亂主父偃言之於上上拜偃爲齊相以

正其事偃驗王後宮宦者辭及王與姊妹姦偃使人

以此動王王年少恐懾自殺公孫弘以爲齊王以憂

死無後偃本首惡非誅偃無以謝天下遂族偃偃齊

人也初遊說山東不遇乃曰丈夫生(⿱艹石)不五鼎食死

即當五鼎烹卽西入關旣獲貴寵賔客輻輳及其死

也莫之收視唯孔奢葬之上聞之謂孔奢爲長者

三年春罷蒼梧郡三月赦天下夏匈奴伊雅斜單于

入代殺太守入鴈門殺略千餘人六月庚申皇太后

崩御史大夫張歐免内史公孫弘爲御史大夫秋罷

西南夷屯公孫弘以爲疲弊中國以奉無用之地請

罷之築朔方城令人大酺五日

四年冬行幸甘泉夏匈奴入代定襄上郡殺數千人

五年春大旱車騎將軍衞靑將三萬騎出高關驍騎

將軍公孫賀游擊將軍蘇建強弩將軍李蔡出朔方

將軍李息將軍張次公出右北平凡十餘萬騎擊匈

奴右賢王右賢王方飲酒以爲漢兵遠不能至也衞

靑徑夜至圍右賢王右賢王大驚乃將數百騎馳潰

圍北遁僅以身免得右賢王禆將十餘人衆男女萬

五千餘人畜産數千萬還師屯於塞上詔即軍中拜

靑爲大將軍益封八千七百戶而封靑三子爲列侯

靑固辭子封上不聽將軍公孫賀李蔡護軍都尉公

孫敖校尉李朔趙不虞戎奴都尉韓說皆以功封列

侯衞靑旣登大將軍貴寵甚盛自公卿以下莫敢不

拜唯汲黯與亢禮或以責黯黯曰夫以大將軍之尊

而有揖客反不重乎大將軍聞而賢之夏六月詔禮

官勸學明禮崇化舉遺逸以屬賢才秋匈奴入代殺

都尉冬十有一月乙丑丞相薛光免御史大夫公孫

弘爲丞相封平津侯丞相未有以侯拜者至弘始拜

而封丞相封侯自弘始也

荀恱曰丞相始拜而封非典也夫封必以功不聞以

位孔子曰如有可譽必有所試矣譽必待試況於賞

乎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刑渥凶(⿱艹石)不勝任覆亂鼎

實刑將加之況於封乎初弘牧豕於海上年四十餘

乃學春秋嘗爲博士使匈奴不稱上意罷後應賢良

舉上甚賢之起徒歩數年位至宰相年八十矣弘於

是起客館延賢人與叅謀議情博士置弟子貟學者

益廣故人賔客皆仰衣食身爲布被脫粟飯一肉食

家無餘財主爵都尉汲黯數面詰弘於上前曰弘每

與臣等議事至上前即背之以從欲大不忠上問弘

弘曰知臣者以爲忠不知臣者以爲不忠黯又曰公

孫弘位爲三公而爲布被是詐也上問弘弘曰臣聞

管仲相齊有三歸之奢桓公以覇上不僣於君晏子

相齊食不重肉妾不衣帛齊因以治下不比於民今

弘布被誠詐也欲以爲名且無黯之忠陛下安聞此

言上以弘爲有讓益厚待之弘爲人愼厚事後母孝

謹辨論有理習文法吏變事飾以儒術每朝㑹議開

陳其兩端令人主自擇不肯面折廷爭然外寛内深

意忌主父偃偃嘗與弘有郄竟報其私弘與仲舒同

學不如仲舒仲舒以弘爲䛕膠西王縱恣數害長吏

乃言仲舒使相膠西王王素聞仲舒賢善待之仲舒

正身率下所居而治

六年春二月大將軍公孫敖左將軍公孫賀前將軍

趙信右將軍蘇建後將軍李廣強弩將軍李沮凡十

餘萬騎出定襄斬首虜三千級還休士馬於定襄雲

中鴈門赦天下夏四月衛靑復出將六將軍逾絕漠

北大剋獲蘇建趙信以三千騎獨遇單于戰敗信遂

降匈奴建獨以身免歸大將軍議其罪議郞周覇等

曰自大將軍出未曾斬一禆將令建棄軍可斬以明

軍威軍正閎長史安曰不然兵法小敵之堅大敵擒

也建以數千當單于數萬力戰百餘士盡死無二心

自歸而斬之是示後人無返意也靑曰善靑幸得以

肺肝待罪行陣之間不患無威而覇說我以明軍威

甚失人臣意且以臣之尊寵不敢擅誅於外其歸天

子天子自裁之於是以諷人臣不敢專權不亦可乎

將吏皆善遂囚建上至長安赦之贖爲庶人憂死六

月詔曰朕聞五帝不相復禮三代不相同法所由殊

路而建德一也今中國一統而北邊未安朕甚悼之

其置武功賞官以寵戰士校尉張騫從衞靑有功封

博望侯騫者漢中人也初爲郞應募使月氏時匈奴

殺月氏王遂西徙故漢欲與月氏擊匈奴騫行爲匈

奴所得留騫十餘歲與妻有子然騫常持漢節不失

後亡到月氏月氏未有報匈奴意騫留◍歲餘乃還

並南山從羌中來歸復爲匈奴所得留之歲餘會單

于死國内亂騫乃與其胡妻來歸漢拜爲太中大夫

初騫行百餘人十三年乃歸唯騫與唐邑氏奴二人

得還騫身所到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而傳聞其旁

國名具爲上言之西域本三十六國後分爲五十四

國皆在匈奴之西婼羌國沮沬國精絕國戎盧國渠

勒國皮山國烏耗國西夜國蒲犂國依耐國無雷國

損毒國桃槐國休循國疏勒國尉頭國烏貪國卑陵

國渠𩔖谷國隋立師國單桓國蒲𩔖國西沮彌國刼

日國孫胡國三山國車師山國凡二十七國小國也

小者七百戶上者千户也扜彌國于闐國難完國莎

東國温𪧐國龜兹國尉梨國危項國鄢蓍國凡此九

國次大國小者千餘戶大者六七千戶南北有大山

東則接漢阨以玉門陽關西則限以葱嶺中山中央

有大河其河有兩源一出葱嶺一出于闐于闐在南

山下河北流與葱嶺河合東注蒲昌海蒲昌海一名

鹽澤去陽關三千餘里廣長三四百里其水停居東

夏不增減皆以爲潜行地下南出於積石山爲中國

河云自玉門陽關出西域有四道行從鄯善旁出南

山西行至莎居爲南道南道西逾葱嶺則出大月氏

安息自車師旁北山西行至疏勒爲北道北道西逾

葱嶺葱嶺則出大宛康居奄蔡鄢𦒿西域諸國大率

土著有城郭田畜與匈奴異俗皆役屬匈奴匈奴賦

稅之取給焉皮山國去長安萬五千里自皮山以西

至大頭痛山小頭痛山身𤍠赤土之坂令人身𤍠無

色頭痛嘔吐驢畜盡然又有三池盤石懸渡之坂校

者尺七寸長者徑三十里臨崢嶸不測之淵行者歩

騎相持䋲索相牽引三千餘里烏孫王號昆彌治赤

城去長安八千九百里戶十二萬口六十萬大國也

地方五千餘里東接匈奴西界大宛南與城郭諸國

接其俗與匈奴同其處土多雨寒而國多馬故屬匈

奴後稍強盛徒覉縻而巳不肯徃朝會罽賔國王治

修蘇城去長安萬二千里土地平坦温和有苜蓿雜

果奇木種五穀稻多蒲桃竹漆治園池民雕文刻鏤

治宮室織罽刺文繡好酒食有金銀銅錫以爲器有

市肆然以銀爲錢文爲騎馬曼爲人面出封牛水牛

犀象大狗沐猴孔雀珠璣珊瑚琉璃其他畜與諸國

同安息國王治潘兠城去長安萬二千六百里地方

數千里城郭數百有車舩商賈書革旁行爲書記其

俗與罽賔國同亦以銀爲錢文爲王面曼爲夫人面

一王死輒改其錢出犬馬大雀大宛國王治貴山城

去長安萬二千五百五十里戶四十萬與安息同俗

出蒲萄苜蓿以蒲萄爲酒富人藏酒至萬餘石數十

年不敗出馬馬汙血言其先天馬子也大月氏本匈

奴同俗居燉煌祈連山間匈奴老上單于殺月氏王

以其頭爲飲器月氏乃遠去西過大宛擊大夏而臣

之國都嬀水其土地與安息同俗其餘小衆不能去

者保南山號小月氏焉大夏本無大君長徃徃置小

君長有五翕侯一曰未密翕侯二曰雙靡翕侯三曰

貴翕侯四曰翕侯五曰高附翕侯康居國在烏孫西

北去長安萬二千三百里戶十三萬口六十萬與大

月氏同俗奄蔡國在康居西北去長安萬二千里與

康居同俗臨大澤無津涯蓋北海河也烏弋國去長

安萬五千三百里出獅子犀牛其錢文爲人頭曼爲

騎馬自烏弋行可百餘日至條支國去長安萬二千

三百里臨西海出善幻人有大鳥卵如甕長老傳聞

條支西有弱水西王母所居亦未嘗見條支西行可

百餘日近日所處禹本紀言河出崑崙崑崙高萬二

千五百餘里日月所以相避隱爲光明自張騫使大

夏之後窮河源隱悉覩所謂崑崙者乎故言九州山

川尚書近之矣禹本紀山經有所考焉十有一月癸

酉晦日有蝕之

元狩元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獲白麟一角而五

蹄有奇木衆枝旁出復合於上上以問羣臣謁者終

軍對曰昔武王中流未濟白魚入於王舟令郊禮未

見於神祗而獲獸以饋此天所以示饗而上通之符

合也盖六鶂退飛逆也白魚登舟順也夫明闇之徵

上亂飛鳥下動淵魚各以𩔖推今野獸并角明同本

也衆枝内附示無外也(⿱艹石)此之應殆將有解編髪削

左袵襲冠帶要衣裳而慕化者焉可恭巳而待之宜

因昭時令日改定告元苴白茅於江淮發嘉號於營

丘以應緝熈使著事者有所紀焉由是改元朔爲元

狩是歲北地匈奴名王率衆來降十一月淮南王安

衡山王賜謀反誅之安好讀書招致賔客方術之士

數千人作内書二十一篇外書甚衆又有中書八卷

言神仙黃白之事上以安屬諸父甚尊重之初安朝

上使作離騷賦旦受詔食時畢上毎與燕會昬暮乃

建元六年彗星見或謂安曰天下兵當大起安心

以爲上未有太子天下有變諸侯並爭乃治戰攻具

積金錢賂遺郡國遊士羣臣賔客江淮間多輕薄妄

以妖言阿䛕安又以厲王遷徙感激之後安坐擁閼

求奮擊匈奴者雷被等廢格明詔當棄市官削三縣

安由是怨望反謀益甚初將作亂召中郞伍被欲與

計事呼之曰將軍伍被曰王安得此亡國之言邪昔

者子胥諫呉王呉王不用曰吾今見麋鹿遊於姑蘇

之臺今臣將見王宮中生荆棘而露霑衣也於是繫

被父母囚之三月王復召被曰將軍許寡人乎被曰

否臣將爲大王劃計耳王曰天下治乎亂乎被曰竊

觀朝廷紀綱之叙皆得其理上之舉錯遵古之道雖

未太平然猶爲治也王曰公以爲大將軍何如人也

被曰臣聞大將軍遇士大夫以禮與士卒有恩衆皆

樂爲用騎上下山谷(⿱艹石)飛材力絕人常爲士卒先須

休乃敢舍穿井得水乃敢飲軍罷士卒巳逾河乃渡

上所賜金錢盡以賞賜雖古名將不能過也王不恱

復曰公以呉王之起兵非也被曰呉王賜號爲劉氏

祭酒受机杖而不朝王四郡之衆地方數千里舉兵

而西破敗而還身滅祀絕爲天下笑天以呉衆不能

成功者何誠逆天違理而不見時也王曰男子之所

死者一言耳且呉王何知反今我令樓緩輕兵先要

城臯之口周被下頴川之兵蹇轘轅守伊闕之道陳

定發南陽之兵守武關河南太守獨有洛陽耳何足

憂人言絕城臯之口天下不通據大川之險招天下

之兵公以爲何如被曰臣見其禍未見其福後王恐

謀泄謂被曰吾欲遂發兵天下勞苦有聞矣諸侯頗

有失行者皆自疑我舉兵而西向必有應者無應則

還略衡山勢不得不發被曰略衡山以致廬江有潯

陽之舩守下雉之城結九江之浦杜豫章之口強努

臨江而守以禁南郡之下東保會稽南通勁越屈強

江淮之間可以延歲月之壽矣未見其福王曰陳勝

呉廣𡚒臂大呼比至戯衆百二十萬今吾國雖小精

兵可二十萬公何言無福被曰臣不敢避子胥之誅

願王無爲呉王之聽徃者秦爲無道殘賊天下殺儒

術之士燔詩書棄禮義任刑法轉海濵之粟致乎江

西當此之時男子疾耕不足於糧餽女子紡績不足

以蓋形遣蒙恬築長城東西數千里曝兵露師嘗致

千百萬殭屍滿野流血千里於是百姓力屈欲爲亂

十室而五又使徐福入海求神仙多賫童男女三千

餘人五種百工而行徐福至平原大澤止王不來於

是百姓怨痛欲爲亂者十室而六又使尉佗逾五嶺

攻百越佗知中國勞極乃止王南越行者不還徃者

莫返於是百姓心離瓦解欲爲亂者十室而七興百

萬之衆作阿房之宮𭣣大半之賦發閭左之戍父不

寧子兄不安弟政苛刑慘民皆引領而望側耳而聽

悲號仰天叩心怨上欲爲亂者十室而八於是勝廣

大呼劉項並㑹天下響應百姓願之(⿱艹石)枯旱之望雨

故能起行陣之間以成帝王之業今大王見高祖得

之易獨不見近世之呉楚乎當今陛下臨制海内一

齊天下口雖未言聲疾雷電令雖未發行化如神心

有所懷威動千里下之應上猶影響也大將軍材能

非直章邯楊熊也且大王之兵衆未能十分呉楚之

一天下安寧又萬倍於秦時王以陳勝論之臣竊以

爲過矣臣聞箕子過故國而悲泣作麥秀之歌痛紂

之不用比干也孟子曰紂貴爲天子死曾不如匹夫

是紂先自絕於天下矣非死之曰天去之見臣竊悲

大王棄千乗之君將賜絕命之書爲羣臣先身死於

東宮也被因流涕而起後復召被曰苟如公言不可

徼幸邪𬒳曰必不得巳被有愚計方今諸侯無異心

百姓無怨氣朔方之地廣美徙者不足以實其地可

僞爲丞相御史詐書詔徙郡國豪傑及耏罪巳上赦

令除家産五十萬巳上皆徙朔方郡益發兵卒急其

㑹日又僞爲左右都尉司空上林都中官詔獄官書

罪諸侯太子及幸臣如此則民怨諸侯懼因使辯士

隨而說之儻可以徼倖王曰如此可也然吾以爲不

至於此詐作皇帝玉璽丞相御史大夫中二千石將

軍都官令丞及旁近郡太守相都尉印綬因漢使持

節法官欲如伍被計又使人僞得罪而西使大將軍

丞相一旦發兵則刺殺大將軍衞靑而說丞相弘巳

下如發蒙耳又曰汲黯喜直諫守節死義唯悼黯也

欲發國中兵恐丞相二千石不聽謀僞失火宮中丞

相二千石救火因殺之又欲令人持羽檄從南方來

呼曰南越兵入又欲因以發兵後王更以他事大臣

多逮繫獄者無所任未敢發兵伍被知事巳發覺詣

吏自告與淮南王謀反蹤跡如此上以被雅辭多稱

漢美欲勿誅廷尉張湯爭之曰被首爲反計罪無赦

遂族被而淮南王自殺黨與死者數萬人初嚴助之

使南越淮南王與相結及淮南王來朝厚賂遺助交

私論議廷尉張湯以爲助腹心之臣而外交諸侯當

誅助坐棄市有司以衡山王淮南王親弟請追捕衡

山王上曰諸侯各以其國爲本不當相坐㑹衡山王

謀發覺初衡山王隂知淮南王謀畏淮南王并其國

以爲淮南王發西欲起兵江淮間而有之隂與淮南

王約束作反具公卿詣遣宗正大行治衡山王王聞

之自殺十有二月大雨雪民凍死夏四月赦天下乙

卯立皇太子據遣謁者巡行天下賜民年九十巳上

及鰥寡孤獨三老孝悌力田帛各有差五月乙巳晦

日有蝕之從旁左太史占曰凡日蝕從上失君從旁

失臣從下失人匈奴入上谷殺數百人




前漢孝武皇帝紀三卷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