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臺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割臺記
作者:羅惇曧 

臺灣舊隸福建,稱臺灣府,後設臺灣道。光緒乙酉,建行省,升淡水廳爲臺北府,設巡撫駐焉。閩浙總督實兼領臺灣。劉銘傳爲巡撫,振興百務,鐵路、商輪、屯墾、開礦,新政備舉。今日人所經營盡美者,皆本銘傳之舊以爲擴張者也。

  邵友濂繼爲巡撫,而中日方失和,海疆戒嚴,乃命福建水師提督楊岐珍、廣東南澳鎭總兵劉永福,率所部防臺。永福增募兵,仍稱黑旗。

  中法之戰,永福起於越南,以黑旗兵屢挫法軍,唐景崧獨身走越南招之。中法和議成,粵督張之洞薦授總兵駐欽州。唐景崧以法越罷戰後,由吏部主事授臺灣道,旋擢藩司。朝廷方倚景崧知兵,而提督李本清與之交惡,遂求去。以提督綦高會代守滬尾,旋復以提督廖得勝代高會。兩月之間,滬尾三易將矣。援朝鮮之師旣敗,遼東城邑相繼陷,友濂書生,不知兵,密求樞府內調。朝廷亦以景崧才,付以兵事,乃以景崧署巡撫,而調友濂撫湘。景崧與永福共事於越南,後積不相能。

  景崧旣署撫,乃移永福軍臺南,景崧自任守臺北。日兵艦攻澎湖媽祖宮,守將擊之,傷其兩艘。日人將攻文良港,而先攻媽祖宮,以牽綴華軍,使不爲備,乃潛登文良港。澎湖至臺北電綫中斷,日軍遂佔澎湖。海道中梗,軍械之購自外洋者,盡爲日奪,臺灣乃孤懸矣。

  時更有李文奎之變。文奎故直隸游匪,從淮軍渡臺,充撫轅親兵。副將方某爲武巡捕,以文奎犯令革退,轉事中軍黃翼德,充什長。翼德募兵於粵,方某署中軍,復以事革文奎,文奎乃大恨。其黨徒徧城中,及署內外,思伺隙報之。景崧壻余某內渡,文奎率黨刧其裝於道,護勇逃歸署,文奎追之,方副將自撫署出,文奎徑斫其顱,反奔入門踣而斃。中軍護勇內應,爭發槍,景崧遣差官出視,及儀門中刃返。

  叛徒將入殺景崧,景崧出,叛兵猝見巡撫懾焉,歛刃立,並告無事,景崧慰之。以文奎徒黨衆,因令文奎充營官以安之。楊岐珍率所部入援,與叛軍對擊,傷居民十餘人,景崧命止之。以文奎募緝捕一營屯基隆,而張示別緝殺方副將之賊,爲掩飾計,將領多離心,兵浸驕不可制矣。

  及割臺議起,臺灣舉人以會試在都,上書力爭,不報。割臺信益急,主事邱逢甲建議自主,臺民爭贊之。乃議建民主國,開議院,製藍地黃虎國旗,議戴景崧爲總統。四月和議成,卒割臺灣。

  朝命景崧率軍民內渡,臺民乃决自主,上臺灣民主國總統印綬於景崧。鼓吹前導,紳民數千人詣撫署。景崧朝服出,望闕九叩首謝罪,旋北面受任,大哭而入,卽撫署爲總統府。電告自主,有「遙奉正朔,永作屛藩」語。命陳季同介法人求各國承認自主,皆不答。設內部、外部、軍部以下各大臣。省官不願留者,聽其內渡。提督楊歧珍等歸於福州。

  日本兵艦大集,先攻基隆。吳國華守三貂嶺,遇日偵探隊擊之,斃日兵官一。營官包幹臣奉命來助戰,奪日兵官首級以歸,遽報大捷,吏民皆賀。國華方逐日軍,遽回兵追幹臣,日軍遂佔三貂嶺。分統李文忠等方會師援基隆,而日軍已大集,文忠等戰皆敗。

  景崧命黃義德屯八堵,爲胡友勝後援。義德遽馳歸,詭言獅球嶺已失,八堵不能駐軍;日人懸金六十萬購總統頭,故馳歸防內亂,景崧不敢詰也。是夜義德所部軍索饟,大譁。

  翌晨,日軍佔獅球嶺,城中驚擾。幕客熊瑞圖請退守新竹,巡捕吳覲庭以槍擬瑞圖,禁之言。傍晚潰,兵爭入城,客勇士勇互鬬,尸徧地。總統府火發,景崧微服挈一子,妾易男服,雜逃民中,竄出城,附英輪至於厦門。游兵大掠三日,日軍尚未至。德商畢狄蘭以書告日軍,乃以兵來收城。

  景崧歸老於鄕。庚子勤王軍謀起事漢口,約景崧舉事於桂林。漢口事敗,亦無發景崧者。光緒壬寅,客死廣州。劉永福守臺南。臺北旣陷,鎭道以下官吏,相繼內渡,臺民上民主總統印綬於永福,永福不受。仍稱幫辦,設防守,部署稍定,而日兵艦至,窺安平口。永福自擊日艦,幾沉之。日軍攻新竹,相拒月餘,大小二十餘戰,互有傷亡。日人購奸民導僻徑,抄臺軍後路,分統楊紫雲戰歿。吳彭年赴援不及,乃守大甲溪。義民長徐驤之軍,爲日軍追入深箐中。徐驤繞出其後擊之,日軍礮無所施,大敗,獲日兵數十。時庫帑旣匱,僅恃鈔票爲挹注,軍饟益不支。永福先遣員渡厦門求欵,並電乞沿海督撫助饟,絕無應者。饟絕械罄,永福憂惶無策。

  臺南土匪爲內閒,引日軍深入,匪集愈衆,日軍用爲前鋒。吳彭年伏兵大甲溪,候日軍至,猛擊之,日軍敗,渡河,徐驤伏兵乘其半渡,奮擊之,日兵大敗。七月,日大隊攻大甲溪,相持未下,忽譁傳大營陷,軍皆驚退。蓋新楚軍統領李惟義,奉命爲後援,日軍以金啗土匪,冒稱日軍襲之。惟義驚遁,營遂潰,前敵乃大挫,袁錫清力戰死之。

  日軍據大甲溪。永福令諸軍嚴守彰化。徐驤屢以伏兵撓日軍,義民亦迭起抗之,日軍屢窘,多傷亡。日軍仍利用土匪導攻八卦山。吳彭年死守,力竭殉之。日軍奪八卦山,俯瞰彰化城,彰化降。日軍連陷雲林、苗栗二縣,進逼嘉義,誤入山谷,民團林義成等塞谷口盡殲之。

  臺南山谷險阻,深箐叢雜,民團潛伏,遇敵猝起,日軍不習地勢,屢戰恆敗釁。臺北、臺中各城邑,聞臺南義聲,皆思奮起,圖恢復,日大軍乃嚴備之。臺南援絕饟竭,相持數月,軍皆飢困,日軍以全力攻臺南,徐驤等尚力戰。驤每戰必居前敵,卒中礮死。

  嘉義守將王德標以地雷達日營,夜半地雷發,日軍死七百餘人,日軍驚退。以殺將士多,大憤,聚巨礮猛轟嘉義,破之。僅餘台南孤城,永福猶死守,日本臺灣總督樺山資紀,貽書永福,謂:「公以孤軍持絕地,數月不下,公已無負於臺民。今困守孤城,尺地以外,皆敵軍,徒傷民命何益?倘率所部去臺,當以禮送公去。」永福拒之,詞甚峻。

  日軍乃大攻城,永福自發砲殪日軍數十人。相持數日,城中軍饑甚,譁潰。土匪蠭起,奪城,迎日軍。永福逃登德國商輪,日兵大索四次,不獲。蓋德人深佩永福,秘藏之也。永福內渡至厦門,旋歸於廣東之欽州。永福守臺南數月,以饟糈並絕而敗,世猶諒之。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4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99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