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夢得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集卷第八 劉夢得文集 外集卷第九
唐 劉禹錫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進董氏景宋刊本
外集卷第十

劉夢得外集卷第九

  表述引傳碑

   論西戎表    謝上連州刺史表

   含輝洞述    吏隱亭述

   傳信方述    彭陽唱和集引

   唱和集後引  吳蜀集引

   汝洛集引   子劉子自傳

   王公神道碑

  爲淮南杜相公論西戎表

臣某言臣一辤闕庭巳僅二載官當重任身受

厚恩旣懷子牟戀闕之心又負臧文竊位之責

思所以歌頌聖德禆𥙷箴規塵露至微不任懇

迫臣逺祖詩顯名漢代出牧南陽讜言善筞隨

事獻納忠醇之至聞于中外遺風可襲有激愚

𠂻臣是以輒竭聞見粗陳梗槩雖不盡陛下聖

明萬分之一然臣子之心有直必獻伏惟皇帝

陛下德合天地道躋文武㢮張普愽法則隂陽

氣均生成人霑亭育凡是氛沴覆以春和銷除

容納皆如聖意寛宥肆赦實賴皇明河中誅鋤

不勞兵革淮右底定不戮一人慶浹萬邦事出

千古近又西戎背約寇犯王師陛下𢎞貸豺狼

矜其凶悍布以恩澤果此知慙功因德成不以

兵制故詩云獫狁孔熾書稱蠻夷猾夏臣觀自

古帝王不忍小忿貽大患故竭耗中國盡力邊

陲至如滅昆明之城平大宛之種豈是發揮皇

猷増榮𥳑𠕋故賢哲之論薄衛霍之功陛下鏡

歷代無益之端修大君文德之教遂得北狄深

藏五城晏閉百蠻嚮化四海無虞惟此小蕃尚

迷聲教陛下示之大信𢎞以舊恩雖𨵿防暫驚

而烽燧旋罷臣負恩方鎭初懼寇戎正於憂迫

之時果聞仁聖之諭攘却凶孽不勞干戈臣靜

思逺圖乆計莫若存信施惠以愧其心歳通玉

帛待以客禮昭宣聖德擇奉𧨏之臣恢拓皇威

選謹邊之將積粟塞下坐甲𨵿中以逸待勞以

髙御下重其金玉之贈結以舅甥之歡小來則

慰安大至則嚴備明其斥𠋫不撓不侵則戎狄

爲可封之人沙場無戰死之骨若天下無事人

安歳稔然後訓兵命將破虜摧衝原州營田靈

武盡復舊地通使安西國家長筭悉在於此計

熟事定舉必有功苟未可圖豈曰容易此皆陛

下朝夕倦談之事前後立驗之謀臣質性頑踈

籌畫庸近受恩非據敢忘獻忠犬馬之心實所

罄盡謹遣某官某奉表

 謝上連州刺史表

臣某言伏奉去三月七日制授臣使持節連州

刺史恭承睿旨跪奉詔書皇恩重於丘山聖澤

深於雨露抃舞失次神魂再揚臣某中謝臣性愚

拙謬學文詞幸遇休明累登科第出身入仕竝

不因人德宗臨御之時臣忝御史陛下龍飛之

日臣忝郎官恭守章程勤脩職業權臣奏用蓋

聞虚名實非曲求可以覆視跡卑易枉無路自

明亦縁臣有微才所以嫉臣者衆競生口語廣

肆加誣㐲頼陛下至仁特從寛典舉以縁坐貶

佐遐藩屢變星霜頻經恩赦犬馬懷戀寢興匪

寧唯讀佛經願延聖壽昨蒙詔命追赴上都隨

列授官俾居逺郡在臣之分榮幸巳多伏荷陛

下孝理𢎞深皇明照燭哀臣老母羸疾憫臣一

身零丁特降洪恩得移善部光榮廣被母子再

生凡在人臣皆感聖德凡爲人子皆荷聖慈豈

惟賤臣獨受恩造不覺喜極至于涕零昔殷王

俯念於前禽且聞解網漢帝有哀於少女爰命

罷刑方之聖朝不足多尚感召和氣慰安羣生

非臣隕越所能上報伏以南方厲疾多在夏中

臣自發柳州便染瘴瘧扶筞在道不敢停留即

以今月十一日到州上訖謹宣聖旨以示逺人

恭述詔條所期富庶無任

  含輝洞述

河南薛公景晦以文無害爲尚書刑部郎中以

訕爲道州刺史居郡大理至於無事清機羡益

盡付山水一旦以書來誇曰吾得異境于近郊

自城西門竝南山俯江水有石穹然如夏屋其

左右前後又如回廊曲房藻繡雕彤之象雲生

日入怪狀迭發水石卉木香非人寰意其甞爲

食霞御氣者之所遊息委蛻而去不知其幾千

百年逮今得諸黃冠野夫及詣而信因名其地

曰含輝洞蓋詩家流所謂山水含清輝者是巳

吾子常以詞業於丗盍爲我誌焉愚得書退而

深惟若薛公者少居江湖閒遊名山東探禹穴

止四明句曲金華陽羡南過九江薄莊廬以渉

彭蠡天下山水之籍存乎胷中第其髙下銖兩

不失及是而口呿不能名顧爲竒信矣若江華

者九疑三湘之佳麗地也前此二千石御史中

執法河南元次山諫大夫北平陽亢宗司刑大

夫東平吕和叔皆碩人也考盤招隱之致𢘆汲

汲然卒使兹境貴于異日豈地愛其寶有時而

發邪顧謂異信矣夫物之有作俟言而逺故述

焉以書于洞隂曰營陽欝欝山水第一洞有含

輝遊人忘歸忘歸孔樂請言其明先是斯境蘙

于榛薄天姿孤絶凡目所忽閟其清光有待而

發公之來思探異翫竒茇野憇林而民恱之旣

恱其至益知所嗜捫徑歷峴來適公志偶得竒

絶聿來告公駕言從之谷岸溟濛有石如門又

如垣墉憀𦽦交才似綸似組乃芟乃治乃可布

武伸脰掉臂空洞無阻左右回環儼若廊廡飛

泉出竇練縋花吐觸石吹沙珮揺絃撫側逕寅

縁豁然見天有石如堂度之五筵東西二門與

日明昬奥者如室宣者如軒因其髙下爰構亭

榭匠生於心隨指如化開山剪木𭛠以私屬結

構曁茨子來嬉嬉無事而就邦人不知淑清之

辰休澣之時雅歩幅巾琴壷以隨前無俗人與

白雲期年日盡適形神不覊元氣顥然觀吾朶

頥遵渚之鴻有時而飛石門之下可以棲遲此

谷而盈彼丘而夷維公之羭跡永在斯

  吏隱亭述

元和十五年再牧于連州作吏隱亭海陽湖壖

入自外閒不知藏山歷級東望怳非人寰前有

四榭隔水相鮮凝靄蒼蒼淙流布懸架險通蹊

有梁如蜺輕泳徐轉有舟如翰登霞漾月若在

天漢視彼廣輪千畒之半翠麗于是與丗殊貫

㵟明峭絶𧆑靡葱蒨炎景有宜昬旦迭變疑昔

神鼇負山而抃摧其別島置此髙岸海陽之名

自元先生先生元結有銘其碣元維假符予維

左遷其閒相距十五餘年封境服人其猶比肩

天下山水非無美好地偏人逺空樂魚鳥謝公

開山渉月忘還豈曰無娱伊險且艱溪山尤物

城池爲伍却𠋣佛寺左聮仙府勢拱臺殿光含

霜廡窈如壷中別見天宇石堅不老水流不腐

不知何人爲今爲古石焉終堅水焉終竭不知

何時再融再結

  傳信方述

余爲連州四年江華守河東薛景晦以所著古

今集驗方十通爲贈其志在於拯物予故申之

以書異日景晦復𭔃聲相謝且咨所以𥙷前方

之闕醫拯道貴廣庸可以學淺爲辤遂於篋中

得巳試者五十餘方用塞長者之問皆有所自

故以傳信爲目云元和十三年六月八日中山

劉禹錫述

  彭陽唱和集引

丞相彭陽公始由貢士以文章爲羽翼怒飛于

SKcharSKchar及貴爲元老以篇詠佐琴壷取適乎閒讌

鏘然如朱絃玉磬故名聞于丗閒鄙人少時亦

甞以詞藝梯而航之中途見險流落不試而胷

中之氣伊欝蜿蜒泄爲章句以遣愁沮悽然如

燋桐孤竹亦名聞于丗閒雖窮逹異趣而音英

同或故相遇甚歡其合面必抒懷其離居必𭔃

興重詶累贈體備今古好事者多傳布之今年

公在并州余守吴門相去迴逺而音徽如近且

有書來抵日三川守白君編録與吾子贈荅緘

縹囊以遺余白君爲詞以冠其前号曰劉白集

悠悠思與所賦亦盈于巾箱盍次第之以塞三

川之誚於是緝綴凡百有餘篇以彭陽唱和集

爲目勒成兩軸爾後繼賦附于左云大和七年

二月五日中山劉禹錫述

  唱和集後引

貞元中予爲御史彭陽公從事于太原以文章

相徃來有日矣無何予受譴南遷十餘年閒公

登用至宰相出爲衡州方獲㑹面輸冩藴積相

SKchar然爾後或雜賦詩贈荅編成兩軸大和五

年余領吴郡公鎭太原常發函寓書必有章句

絡繹於數千里内無曠旬時八年公爲吏部尚

書予牧臨汝有詩歎七年之別署其後云集卷

自此爲第三未幾予轉左馮公登左揆每恨近

而不見形於詠言開成元年公鎭南梁予以太

子賔客分司東都新韻繼至率云三軸成矣二

年冬忽𭔃一章詞調悽切似有永訣之旨伸紙

慨歎居數日果承訃書嗚呼聆風相恱者四十

年㑹面交歡者十九年以詩見投凡七十九首

勒成三卷以副平生之言

  吳蜀集引

長慶四年余爲歴陽守今丞相趙郡李公時鎭

南徐州每賦詩飛函相示且命同作爾後出處

乖逺亦如鄰封凡詶唱始於江南而終於劒外

故以吴蜀爲目云

  汝洛集引

大和八年予自姑蘇轉臨汝樂天罷三川守復

以賔客分司東都未幾有詔領馮翊辤不拜職

換太子少傅分務以遂其髙時予代居左馮明

年予罷郡以賔客入洛日以章句交歡因而編

之命爲汝洛集

  子劉子自傳

子劉子名禹錫字夢得其先漢景帝賈夫人子

勝封中山王謚曰靖子孫因爲中山人也七代

祖亮事北朝爲冀州刺史散𮪍常侍遇遷都洛

陽爲北部都昌里人丗爲儒而仕墳墓在洛陽

北山其後地狹不可依乃葬滎陽之檀山原由

大王父巳還一昭一穆如平生曽祖凱官至愽

州刺史祖鍠由洛陽主簿察視行馬外事歳滿

轉殿中丞侍御史贈尚書祠部郎中父諱緒亦

以儒學天寶末應進士遂及大亂舉族東遷以

違患難因爲東諸侯所用後爲淮西從事本府

就加鹽鐵副使遂轉殿中主務于埇橋其後罷

歸浙右至楊州遇疾不諱小子承風訓稟遺敎

眇然一身奉尊夫人不敢殞滅後忝登朝或領

郡蒙恩澤先府君累贈至吏部尚書先太君盧

氏由彭城縣太君贈至范陽郡太夫人初禹錫

旣冠舉進士一幸而中試閒歳又以文登吏部

取士科授太子校書官司間廣得以請告奉温

凊是時年少名浮於實士林榮之及丁先尚書

憂迫禮不死因成痼疾旣免喪相國楊州節度

使杜公領徐泗素相知遂請爲掌書記捧檄入

告太夫人曰吾不樂江淮閒汝冝謀之於始因

白丞相以請曰諾居數月而罷徐泗而河洛猶

艱難遂改爲楊掌書記渉二年而道無虞前約

乃行調補京兆渭南主簿明年冬擢爲監察御

貞元二十一年春德宗新棄天下東宫即位

時有寒俊王叔文以善弈棊得通籍待詔因閒

𨻶得言及時事上大竒之如是者積乆衆未之

知至是起蘇州SKchar超拜起居舎人充翰林學士

遂隂薦丞相杜公爲度支鹽鐵等使翊日叔文

以夲官及内職兼充副使未幾特遷户部侍郎

賜紫貴振一時愚前巳爲杜丞相奏署崇陵使

判官居月餘日至是改屯田貟外郎判度支鹽

鐵等案初叔文北海人自言猛之後有逺祖風

惟東平吕温隴西李景儉河東柳宗元以爲信

然三子者皆與余厚善日夕過言其能叔文實

工言治道能以口辨移人旣得用自春至秋其

所施爲人不以爲當非時上素被疾至是尤劇

詔下内禪自爲太上皇後謚曰順宗東宫即皇

帝位是時太上乆寢疾宰臣及用事者都不得

召對宫掖事秘而建桓立順功歸貴臣於是叔

文首貶渝州後命終死宰相貶崖州余出爲連

州途至荆南又貶朗州司馬居九年詔徴復授

連州自連歷夔和二郡又除主客郎中分司東

都明年追入充集賢殿學士轉蘇州刺史賜金

紫移汝州兼御史中丞又遷同州充夲州防禦

長春宫使後被足疾改太子賔客分司東都又

改祕書監分司一年加撿校禮部尚書兼太子

賔客行年七十有一身病之日自爲銘曰

不夭不賤夭之祺𠔃重屯累厄數之竒𠔃天與

所長不使施𠔃人或加訕心無疵𠔃寢於此牖

盡所期𠔃葬近大墓如生時𠔃魂無不之庸詎

知𠔃

  唐故監察御史贈尚書右僕射王公碑

公諱倰字眞長其先乗黃帝夫大聖之後與庶

姓不同如河出崑崙濳於厚地欻焉振起𡚒爲

洪瀾環自天非衆川也故自黃帝八代而生舜

武王克殷求有嬀之胤滿封於陳是爲胡公十

三葉生完自以公子國難不得立乃抱樂器奔

齊桓公以卿禮接之下又十一葉和以乆爲政

隂浹于人遂有齊國三代稱王至建爲秦所滅

項羽入秦封建孫安爲濟北王漢興失國齊人

謂之王家因以爲氏安子㳙仕漢爲鎭東將軍

青州牧封劇縣伯自㳙至彤几一十九代兩漢

公卿牧守如家諜然十代祖猛字景略符秦尚

書令佐秦成覇業與孔明佐蜀同功故時人爲

之王葛史云北海劇人遂著爲族望九代祖休

儀曹尚書八代祖鎭惡佐命宋武長安擒姚泓

至北齊五代祖昕七兵尚書兄弟九人時号王

氏九龍於齊史有傳髙祖顗字君粹北齊著作

郎燕郡太守曽祖敬忠成州刺史大父上容髙

宗封嶽進士及第歷侍御史主客兵部貟外郎

累遷兵右金吾衛將軍冀州刺史靈州都督朔

方道緫管見職官儀及衣逸二烈考暾宣州宣

城縣令贈工部郎中娶河東裴氏乃生僕射孝

睦餘力工爲文始以崇文生應深謀祕䇿考入

上第拜監察御史天之賦予莫能兩大旣𫾻令

名而不以景福享齡五十五葬于河南府偃師

縣亳邑郷後以子貴累贈禮部尚書至右僕射

夫人江夏李氏祔焉李門多竒才父暄起居舎

人暄子鄘門下侍郎平章事髙叔祖善蘭臺郎

崇文館學士注文選行於時善子邕北海郡太

守有重名四方之士求爲碑誌者傾天下故夫

人於盛宗禮範可法累贈至江夏郡夫人僕射

有三子長子早終次子處𤣥少嬰沈恙慕道士

養生之術髙尚其趣強仕而没積善不試後來

果大焉季子彦威字子美始以五經登甲科歷

太常愽士祠部貟外郞遷屯田郎中轉户部司

封竝充禮儀使判官𢎞文館學士京兆少尹諫

議大夫史館脩撰以直諫出爲河南少尹入爲

少府監司農卿改湽青節度使徴拜户部侍郎

判度支勢逼生患出爲衛尉卿分司東都㝷起

爲陳許節度使檢校禮部尚書充汴宋亳等州

節度觀察處置等使北海縣開國子食邑五百

户娶潁川韓氏主客貟外郎衢之女國子祭酒

楊頊之外孫夫人有三弟皆材無子早謝巳

如禮祔葬于亳邑原僕射厚德覆露之尚書丕

承之以蚤孤銳意嚮學甞閱詩至蓼莪篇感激

流涕故其志如刃始淬及學成立朝爲鴻儒入

用爲能臣參定儀制財成經費起書生擁旌節

今又領全師鎭上游握神符垂三組皆嚮時感

發之所激也志就而學成名聞而身逹欲報無

所外榮中悲人子之孝在乎揚其先德以耀于

逺乃俾學古者書夲系所自且銘于龜趺螭首

云銘曰

山積而髙澤積而長聖人之後必大而昌由聖

與賢或爲覇強建不克嗣濟北䟽疆齊人德之

其族稱王佐于符秦北海重光僕射之生負

而起筞千萬乗擢爲御史同時條對千目仰視

桂林一枝㭘芥相似名動海内夫豈不偉種德

而牙迺生令子出入鼎貴理財統師流根之澤

密印纍纍峻其追崇幽顯有輝孝嗣之志歉然

弗怡春露秋霜感傷履之時乆能慕禄豐益悲

明發不寐永懷孝思攄之無窮曷若豐碑景亳

之原佳城在斯乃金石刻揭于道陲松邪栢邪

有洛之湄過者必下來觀信詞


劉夢得外集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