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氏太原縣君霍夫人墓誌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劉氏太原縣君霍夫人墓誌銘(並序)
作者:周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1

天地之大德曰生,剛柔之毓質曰性。盛衰相攻,存亡淩替。理達希夷之旨,竟歸終極之原。至若生有令淑而顯茂,則紀述而銘焉。有唐故銀青光祿大夫行內侍省內侍伯致仕彭城郡開國劉公夫人霍氏,世係,文之昭也。當周之興,封建子弟,因而氏焉。其後代變時移,今為京兆居人也。皇父晟,將仕郎守家令寺藏署丞。公孝履資身,恪勤蒞事。曆官秩而益著勤瘁之名,奉春儲而出納之功無吝。幸以慶鍾德門,是生愛女。夫人即公之長女也。

夫人幼聞詩禮,早肅端姿。齋潔持心,溫柔飾性。霜鬆比操,寒竹孤貞。閨門悅懌之儀,晨昏問安之禮,皆主之矣。榛栗告修,將移他族。遂適彭城公。百兩之後,一與之齊。嚴奉舅姑,敬恭戚族。服浣濯之衣,儉而達禮;遵婉娩之教,婦道日新。飾其德而不飾其容,嚴其家而不嚴其身。名同夫貴,德與家崇。寵錫降封,太原華邑。昔公謂曰:「我以代傳鍾鼎,門蔭蟬聯,先開府秉左廣之權,吾令弟統右讙之帥。朱紫赫奕,棣萼鱗敷者四人,而悉忠於國,孝於家。學《大戴禮》,諷《毛氏詩》。堅白自持,秋毫無隱。功備史冊,銘在景彝。戒滿盈而慕衝謙,棄軒冕而好疏逸。功與名皆全矣,而思內則雍穆,吾心至矣。」夫人結褵作配,三十三年,履正居中,其道益彰。洎浙右歸闕,累移星歲。頤攝乖宜,浸成沈痼。夫人侍執湯藥,饁奉飲膳,所舉者無不親嚐。不顧寒暄,不離座隅。日月迭居,近於二載。夫人自此憂患,亦已成疾。先常侍奄從薨逝,祭祀蒸嚐,不失如在之敬。至於卜遠之日,疾將就枕,諸孤曰:「違裕若是,豈在力任。」夫人曰: 「吾逝生死同塵,何愛身命。一閉泉壤,永為終天。但無虧於節義,豈望苟自偷安。」踴哭而往,畢遂其誌。爾來日遘綿惙,針醫不減,遽至彌留。以大中九年十一月十八日,終於來庭裏之私第,享年五十七。

嗚呼!人之所貴者福與壽,積善既昧於徵應,隙光難駐其簷楹。青春鷺遙,白日將謝。妝樓儼設,玉匣漸見其塵封;輕影忽飛,夜台已知其息處。有子三人。嗣曰複禮,威遠軍監軍使行內侍省內仆局丞賜緋魚袋。仲曰全禮,內侍省內府局丞充內養。季曰伸禮。皆才聞五美,學贍三冬,孝敬承家,忠貞蘊誌。總戎而理遵約法,專對而辯注懸河。自鍾艱疚,茹毒銜哀,泣血絕漿,罔顧晨夕。因心之孝,冀報其劬勞;思養之情,徒悲於風樹。以明年正月二十九日,祔葬於萬年縣龍首鄉先常侍塋西,禮也。遇奉命述,敬為銘曰:

夫人懿德,蘊其明識。端姿潔朗,惠質柔直。工修內範,容無外飾。玉鏡孤光,瑉瑤潤色。問名成禮,作合君子。四德道隆,九族稱美。門崇鼎列,功高嶽峙。澤及華封,輝光青史。雲路碧落,霜折瓊枝。其往如慕,其返如疑。龍首之岡,滻川之湄。魂遊九原,與公同歸。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