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篤甫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劉篤甫墓誌銘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1

君姓劉氏,諱德培,字篤甫,河南商丘人也。劉氏世有聞人,君之父諱伯愚,以學行顯。君既沒之明年,其子韋來省其從父上元邑侯某,而介侯以乞銘於余。韋之言曰:「吾父事親以孝,而與朋友以誠,其處身也儉以勤,其嗜學也老而不衰。少孤,所以事吾王母者,細大無違。先王父之遺文得復出於患難兵火之後者,吾父好學求友之力也。自鄰州比郡以及齊、魯、吳、越有道而文之士,無不交也。於書無不好,尤篤於《詩》《騷》。雞初鳴,起漱盥,端坐誦吟,至日夕不倦,數十年如一日也。故吾父之終也,里中士友皆驚悼,以為典型之失焉。」田君簣山者,中州之賢者也。其序君之詩曰:「篤甫之詩,至性之所結也。自吾與篤甫交而半生為梁園之遊,夷險悲愉無不共也。」

夫道之不明久矣!士非有瑰怪非常之行,則不為世俗所稱道,而不知是皆緣所遇之變以生。自君子觀之,則循循於父母兄弟朋友之間,而久不失道者,其難倍於偶然之所發也。吾聞明之衰也,士大夫雖行過乎中,或不能盡出於中心之誠然,而無不知氣節之可貴者。當江右、吳中以文章角立為社,而君之父亦起於北方以應之,雅為艾南英、楊廷樞諸公所推。其後明亡,艾、楊諸公致命以成其仁,而君之父亦捍鄉里之患以死,蓋其一時因教化而成習尚者如此。然則君之近文章而重氣類,其來有自也。

君卒於康熙壬午十月二十日,以癸未十一月朔葬於某鄉某原。娶侯氏。子三人:長韋,拔貢生;次韞,太學生;次韓,邑庠生。女子三,皆適士人子。銘曰:

前為良子後壽耇,行比於鄉學信友,事則未施道可久。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