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者底覺悟——在上海船務棧房工界聯合會的演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勞動者底覺悟——在上海船務棧房工界聯合會的演說
作者:陈独秀
1920年5月1日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

  1920年5月1日《新青年》第七卷第六号。

  世界上是些什麽人最有用最貴重呢?必有一班糊塗人說皇帝最有用最貴重,或是說做官的讀書的最有用最貴重。我以為他們說錯了,我以為只有做工的人最有用最貴重。

  這是因為什麽呢?

  我們吃的糧食,是那種田的人做的,不是皇帝、總統、做官的、讀書的人做的。我們穿的衣服,是裁縫做的,不是皇帝、總統、做官的、讀書的人做的;我們住的房屋,是木匠、瓦匠、小工做的,不是皇帝、總統、做官的、讀書的人做的.我們坐的各種車船,都是木匠、鐵匠、漆匠做的,還有許多機器匠、駕船工人、掌車工人、水手、搬運工人等,才能把我們的貨物和我們自己送到遠方,這都不是皇帝、總統、做官的、讀書的人底功勞。這世界上若是沒有種田的、裁縫、木匠、瓦匠、小工、鐵匠、漆匠、機器匠、駕船工人、掌車工人、水手、搬運工人等,我們便沒有飯吃,沒有衣穿,沒有房屋住,沒有車坐,沒有船坐。可見社會上各項人,只有做工的是臺柱子,因為有他們的力量才把社會撐住;若是沒做工的人,我們便沒有衣、食、住和交通,我們便不能生存;如此,人類社會,豈不是要倒塌嗎?我所以說只有做工的人最有用最貴重。

  但是現在人的思想,都不是這樣,他們總覺得做工的人最無用,最下賤,反是那不做工的人最有用最貴重。我們現在一方面盼望不做工的人,快快覺悟自己無用的下賤;一方面盼望做工的人快快覺悟自己有用、貴重。

  世界勞動者的覺悟,計分二步:第一步覺悟是要求待遇改良,第二步覺悟是要求管理權。現在歐美各國勞動者底覺悟,已經是第二步;東方各國象日本和中國勞動者底覺悟,還不過第一步。

  在表面上看起來,歐、美、日本的勞動者,都在那裏大吹大擂的運動,其實日本勞動者底覺悟和歐美大不相同。因為他們覺悟後所要求的,有第一步第二步的分別。第一步覺悟後所要求的,是勞動者對於國家資本家,要求待遇改良(象減少時間,增加工價,改良衛生,保險教育等事);第二步覺悟後所要求的,是要求做工的人自身站在國家資本家地位,是要求做工的人自己起來管理政治、軍事、產業,和第一步覺悟時僅僅要求不做工的人對於做工的人待遇改良大不相同。第一步要求還是討飯吃,必須到了自己做飯吃的時候,油、鹽、柴、米、菜蔬、鍋、竈,碗、碟等,都拿在自已手裏,做工的人底權利,才算穩固。否則無論如何待遇改良,終是仰仗別人底恩惠,賞飯。

  中國古人說:“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現在我們要將這句話倒轉過來說:“勞力者治人,勞心者治於人。”

  各國勞動者第二步覺悟,第二步要求,並沒有別的奢望,不過是要求做工的勞力者管理政治、軍事、產業,居於治人的地位,要求那不做工的勞心者居於治於人的地位。

  我們中國的勞動運動,還沒有萌芽,第一步覺悟還投有,怎說得到第二步呢?不過我望我們國裏底做工的人,一方面要曉得做工的人覺悟確有第二步境界,就是眼前辦不到,也不妨作此想;一方面要曉得勞動運動才萌芽的時候,不要以為第一步不滿意,便不去運動。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