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一 匏翁家藏集 卷第五十二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五十三

匏翁家藏集卷第五十二

題䟦二十九首

   題臨川兩先生小𧰼後

吳中別有兩先生𧰼視此差小艸廬類矣獨邵菴作黃冠短氅

服其後亦附此詩然是目眚前所書故其貌稍壯寛旣嘗模得

之今再見葉廷光所藏聊記其後

   題虞邵菴趙子昻鄧文原諸家書後

邵菴先生於書固自能然非趙鄧書家者𩔖後人槩而評之不

可也丁未五月十三日偶觀崑山葉氏所藏題而還之

   䟦東城三刻

吏部左侍郎宜興徐公多藏古人墨蹟此三帖以皆邑中故事

特刻之石而爲摹之者則蔡桂芳德馨其先崑山人今居京師

爲衢守士弘之子攻書翰其所摹三刻幷諸題識用意精到與

眞蹟不差毫髪可謂勞且能矣予旣喜坡公書得傳於世而德

馨之勞且能者亦不欲泯其姓名而無傳因卽墨本題之以爲

展玩者告(⿱艹石)德馨之意則不圖乎此也

   䟦三楊遺墨

今世稱名臣必曰三楊葉文莊公因取其手墨聯屬爲卷葢重

其人也廬陵之書寛嘗閱其一二(⿱艹石)建安南郡者乃始見之耳

   䟦林尚書葉侍郎尹尚書楊尚寶聯句

卷中聯句林葉楊三公皆巳下世今獨尹公在然其去位亦歲

餘矣覽之可歎

   題全沖堂記幷詩後

永樂間吾郡劉康民以醫徴至京師得從館閣諸老游一時文

詞大畧其此卷中而其名字邑里與夫官位出處又得學士曾

公武功徐公疏其後可按而知也康民生六子其季爲季誠官

崇明醫學季誠生四子其仲爲延齡官太醫院能世其醫而保

此卷不失徐公云後二十年欲求諸老一字不可得公於諸老

爲後輩而没亦乆其一字又可得耶因延齡示此旣傷人物之

益謝而其從弟兵部郎中師正復爲予談其大父醫術之妙而

甘以士服終身又感世道之難復爲歎息而書之

   䟦趙文敏公手帖

天台楊氏之先仕杭宋甚顯至叔和猶宋之民也趙文敏公在

當時以諸王孫避兵其地館而庇之其義士也巳自宋亾而楊

氏亦晦旣百年再顯于 國初者數人而不幸槩以法免葢又

百年至吾同年商霖竟以名進士爲良法吏而楊氏復振天之

報叔和者其終不爽如此此則文敏公與叔和手帖而商霖檢

諸故書而得之者予讀之竊歎宋之屢迫于虜宗室四散蒼黃

奔走如杜子美哀王孫之云猶幸有叔和者而𨺚凖之屬得以

容身焉不然其不至於泣路岐而竄荆棘也乎此叔和之義所

爲可尚而文敏公乆而不㤀其情猶欲榮以一官可謂知報德

者他固不暇論也

   䟦八一軒詩後

太常卿瑞安任公以八一名軒葢倣歐陽子六一云者然歐陽

子所好者五物而以身老其間爲六一公則所好者八物而以

意寓其間爲八一故六一者無物我之間八則皆物而我時取

其一耳此其名若同而意則不同者噫琴奕壷酒之類物之微

者也歐陽子渾然與之爲一其自待亦薄矣寓意於物而不畱

意於物如蘇長公之言公其非玩物喪志歟公所得致仕之請

將歸其鄕益以道自樂超然物外於八者且無一取而況所謂

六一云者耶

   䟦方正學壽檏堂文

吴江莫景周嘗從它處得正學方先生所記其家壽檏堂文而

或者疑非出於正學之手雖景周亦不能無疑也去歲予偶從

金華王允逹獲觀正學文抄而此作在焉允逹之先忠文公與

正學爲契舊所抄當得其眞因以告諸景周景周之疑一旦冰

釋遂請予識于後其意葢欲予爲左證耳然彼云記而此云䟦

以文體觀之當以䟦爲是

   䟦所臨東坡二帖後

歐陽文忠公誌老蘇先生墓云葬于彭山之安鎭鄕可龍里今

坡公二帖云石頭堋頭墳塋豈可龍别名先世葬處乎丹稜今

陳明逺爲予言眉守許君數訪蘇氏遺蹟而不可得因以舊所

臨二帖遺之俾執而往訪焉其或得之也

   䟦李提舉遺墨

崑山許氏藏元人墨蹟數𥿄中有茶陵李公一初題朱澤民山

水詩一首予識公爲賔之學士之族高祖也爲乞而歸之賔之

旣得甚喜遂加裱飾復俾予書其所自來葢公在元嘗登高科

自翰林出爲州倅後副江浙儒學提舉故吳中人家往往得其

詞翰觀于此𥿄可謂妙矣雖非其後人亦知愛之況爲其後人

者乎

   題山行雜錄後

山水在天下如方巖之竒而名不著者葢多有之鴈蕩則著矣

徃年文宗儒爲永嘉令得一游毎誇於予予固不能無所羡也

謝方石先生家居時嘗從其叔父寳慶公與其族人鄕友數輩

兼游兩山竆極幽䆳往返倡和詩遂成帙予讀之益羡無巳𥨸

有他日必游之誓然方石自言山多險絕處臨之使人甚恐衰

年筋力度不能再到矣予家去山殊逺且與先生生同歲而加

衰聞之興致索然又有西涯無復是夢之歎雖然吳江風利扁

舟如飛決䇿一行夫誰我尼其相比近如天台武夷之勝將倂

游之其亦未可知也

   題緦山雜詠後

方石先生讀書緦山之下凡一水石一䖝鳥以至SKchar物人事之

𩔖皆設爲題而成雜詠五十篇葢其起居偃息無時而不在乎

緦山也緦山初名杜而更之自先生始則以其地爲其先孝子

府君葬處而歲時聚宗族於斯因㑹緦亭名而名之者也讀其

詩玩其意以爲在乎區區水石虫鳥事物之間者所知亦淺矣

   䟦魏元SKchar2墨

宋魏文靖公有賜第在吳中後改建鶴山書院其詳見邵菴虞

先生爲公曾孫起所著記書院東有讀易亭則公之次子靜齋

嘗取公謫居渠陽時舊扁而名乆之亭圯其後人曰元SKchar2者乃

復搆冶之此𥿄則其所求詩文事實也其稱先生念焉不知何

人而元SKchar2自稱玄孫殆起之子也百餘年來書院巋然猶存凡

廵撫大臣行部至輒舎于是而亭則復圯獨有老屋數間而巳

比歲刑官從大臣于是治獄遂爲縲絏鞭笞之所吳人⿱⺾⿰氵亾乎不

知所謂讀易亭矣猶幸此𥿄爲魏文實氏家藏得以考見其地

葢文獻足徴如此夫文實與元SKchar2同出畢萬之後其得失所係

可拘拘於楚人之說也乎觀者當自知之

   䟦金氏所藏詩畵

送行詩六首其人爲陳敬陸玘黃龯唐鶴謝倫葉林上有小序

不著姓名葢六人之一也龯復爲圖皆以贈金彦樞者彦樞崑

山太倉人其曾孫祺祜竝游京師携以請題於予按詩序作于

洪武辛未是時朝廷方用重典予意人畏法不暇而序以爲

與彦樞㑹于京師有詩酒之樂豈以敬等皆非知名之士得以

隱于都市而事此耶然當是時雖𦒿老胥史皆以人材徴用況

文藝之士如六人者耶夫六人者予旣不知其終何如所知者

獨彦樞傳其後今巳三世祺善治生祜入太學更好學將出而

仕矣葢此雖微物而金氏文獻之足徴者在此後之人其尚永

保之勿壤

   䟦趙松雪書紈扇賦

右趙松雪書紈扇賦當暑誦之涼思颯然此卷觀楊文貞公題

識初爲莘君所藏今歸吾鄕陳湖陸氏

   䟦碧落碑

趙明誠金石錄舊說謂李陽冰酷愛此碑自恨不如推擊之而

缺以其言爲不然極是葢因碑有缺處故流俗附㑹之如此今

吾子行所補豈正缺處耶此碑有別本見廣川書䟦此本精妙

爲初刻無疑刑部主事陳明之好古帖得此示予予於古文奇

字不能識況此多變體非籍其㫄釋文讀之幾不成句也

   䟦何翠谷藥案

仕者或與世齟齬志不得行而民不得𬒳其惠往往隱於醫曰

是亦足以行吾志惠吾民也雲間何翠谷先生故業儒嘗登鄕

舉將仕矣竟以醫老千里中其殆有見干此其子以仁能傳其

術出其先人藥案一卷相示葢其手筆也予不知醫獨愛其書

之妙率易中深得𣈆唐人意態是可玩也

   䟦東坡和人夢游桂林西峯詩刻

此東坡和人夢游桂林西峯詩也石𠜇在桂林府學字畵纎細

頗不𩔖他𠜇葢其石嵌壁間歲乆爲人手摸而平故文淺而然

顧工部以公事至廣西知予所欲得也搨而見贈惜乎𥿄墨

甚精耳

   䟦彌明詩刻

此衡山道士軒轅彌明謁桂林堯君廟詩也與東坡夢游西峯

詩共一石顧列其後或言石𪔂聯句韓昌𥠖以軒轅彌明自寓

其姓名觀此詩作于開元二年距聯句時葢百年則昌𥠖且未

生是眞有其人矣昌𥠖以彌明年九十餘南軒張子考其歲以

爲失實固是又謂其詩比聯句格力未老以爲少作亦以年歲

推之也乎(⿱艹石)好事者託爲彌明詩以神異其人則不可得而知

   䟦漢𣈆逸士圖

此圖筆法之妙誠如石田所評然漢𣈆人物亦多矣(⿱艹石)孟敏墮

甑陶侃運甓之𩔖使寫之豈不尤妙也乎

   書陳氏復義莊記後

昔范文正公置義田于吳中宋至元族人歲食其入 國初有

犯法者田悉没干官今所存義田皆非舊物特續置者耳成化

間其族有舉進士京師者上疏乞復其田所司謝曰待子異日

居當道自復之未晚吾不能也竟格不行今觀東陽路西陳平

仲復義莊事竊歎平仲之賢然亦幸其田不没于官其𫝑爲易

復也

   題東行紀勝圖後

成化間仲山官工部治泉山東徧歷齊魯之郊公餘得覽觀古

聖賢遺蹟而山水佳處亦皆有足蹟焉事竣歸見沈啓南隱君

爲談其勝啓南遂寫成十圖其經營位置仲山之所指授也圖

成示予因憶往歲自吳門上京師仲山候我于任城相與恭謁

孔林途間度泗水望嶧山悉見題詠如岱嶽麟臺靈巖𫎇嶺諸

景皆在杳靄空曠間甚恨不得一至今觀此圖則皆得臥游矣

而仲山今爲司馬屬雖坐治文書不出臺省然不(⿱艹石)曩時驅馳

登頓上下林壑雖勞而實樂觀此能無嘅然于中乎

   䟦馬氏遺文卷

東陽馬氏族譜序之者撫州守馬文壁䟦其後則自宋承㫖以

下凡十一人皆 國初名筆也歲乆斷裂其裔孫逢原貢來京

師始加裝飾而求李西涯學士題其首曰馬氏家寳世之爲寳

者多矣而逢原所寳者在此逢原其馬氏之賢子孫哉

   䟦山谷草書

故太常卿崑山夏公所蓄書畵燬于火者數種此山谷草書詩

卷葢出煨燼中者故其下竝缺一字公之子今大理寺副德聲

以此爲先世物手補完之與眞蹟無異自是爲夏氏後人者尤

宜寳藏不特爲古法書矣

   恭題進士王奎所藏制䇿題

弘治庚戌  今上即位之三年也乃春三月朔率循舊典䇿

士于 廷又明日傳臚掲㮄而安福臣王奎得賜同進士出

身國朝重進士科奎出安福安福在大江之西士以治春秋

名天下出是科者尤盛奎從後起其業益精一試禮部而名遂

成可謂時之俊傑也巳故事 廷對人 賜䇿問及對畢得自

藏以爲榮奎於是仍加表飾而藏之愈謹意不自足復奉以示

寛請識其下方敬諾之歎曰 朝廷待賢之禮有盛於進士科

者乎夫士服韋布起艸茅一旦立于 殿陛之下得近淸光

奉大對何幸及此苟非其人固有過闕門瞻望徘徊不可

得而入者矣然士當 恩寵之下其初亦未有不感激者乆則

㤀之者皆是奎爲是豈欲誇於里之人以爲榮且幸耶懸之堂

壁顧諟不㤀儼然如在當時𪷤然如處其地恍然如 渥恩之

方被也則豈肯負其 君而不思報享其名而不圖稱者乎奎

年甚富仕宦伊始其所樹立有不頼乎此弗信

   䟦文信公墨

文信公之死偉矣其流離之際亦惟其能以詩發之故信公之

有詩如屈原之有騷皆善明其死者也錢君世恒以家藏三詩

示予葢出公親書以寄其妹氏者此又原之女𡡓也乎其詩今

載指南錄中而此則系以與其妻妾子女決絕之言嗚呼淚下

如雨讀者尚然而西臺慟哭如公門下客者未必其涕之無從

過淮 亂離歌六首 邳州哭母小祥其前曰収柳女信痛割膓胃人誰無妻兒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到這裏於義當死

乃是命也奈何奈何途中有三詩今錄去言至於此淚下如雨其後曰一讀此三詩便見老兄悲痛眞切之情事至於此爲之

奈何凡事只待千二哥至造物自有安排 一可將此詩呈嫂氏歸之天命仍語靚粧瓊瑛不曾周全得母怨母怨徐妳以下

皆可道吾此意當此天翻地亂人人流落天數奈何奈何一可令柳女環女好做人爹爹管不得涙下哽咽哽咽 一此詩本

仍可納之千二哥兄天祥家書逹百五賢妹

此卷初爲王淸獻公家物公巳没家人理筐篋書翰叢積見此

𥿄損爛將裂以拭酒巵公之子季境適見之識爲信公手書驚

歎存之後歸常熟陳原錫家乆之爲錢允言所得今傳其子世

恒庚戌十月二十三日記

   恭題糧長敕諭

昔在  高皇帝初定天下以蘇松等府糧饟所資擇産厚之

民俾理其事號以糧長每歲將征歛例赴 闕下面𦗟宣諭而

還自𪔂遷于北累朝恪遵其制率下敕詞于南京戸部人給一

道此則長洲徐淵成化十三年所給者淵家世力田及爲郡縣

所推擇能奉法無過事皆先集而民晏然不擾衆方頼之不幸

下世其弟今兵部郎中源藏是 敕惟謹寛伏讀一過大哉

王言其意懇切固湯武之誥天下者其詞易直則欲民之皆曉

而不及文耳葢  高皇帝之典則所以導民爲善者𪷤然猶

存書曰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師君師之道治敎之理於此數

百言者巳具世餘十紀民安居田里供賦稅以食人者惟恐或

後而 國用饒足倉粟紅腐如漢盛時孰非吾  君訓戒之

力也哉

   䟦沈石田畵冊

石田翁爲王府博作此小冊山水竹木花果虫鳥無乎不具其

亦能矣近時畵家可以及此者惟錢塘戴文進一人然文進之

能止於畵耳(⿱艹石)夫吮墨之餘綴以短句隨物賦形各極其𧼈則

翁當獨歩於今日也

   書嘉魚縣湖西義學記後

宋慶曆間范文正公置義田于吳中以瞻宗族其惠止於一家

同時嘉魚李宗儒宗儀兄弟卽所居湖西特建義學則其惠不

止及于一家且延于鄰邑矣李氏自宋至元仕宦不絶入

國朝又大發干都御史田數年來承芳承恩承箕又竝以科第

顯爲義之報其逺如此今承芳官大理以義學爲先世事恨其

乆廢與諸弟有志興復而方未足也過予談其事予甚嘉之因

謾書以記他日事成則學者之受惠而後人之食報其有窮巳

弘治辛亥六月一日書

   題陸𪔂儀訓子帖後

𪔂儀太常平日訓其子爰無所不至此又特書以授之者爰旣

能受訓且保其先人手筆不㤀可謂賢子矣於是𪔂儀之没三

慨想哲人不可復見閱此爲之泫然





匏翁家藏集卷第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