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三 匏翁家藏集 卷第五十四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五十五

匏翁家藏集卷第五十四

 題䟦三十四首

   䟦趙魏公臨智永眞草千文

古今人書千文甚多如趙魏公此卷尤秀潤可貴者按方正學

䟦語宋舎人仲珩嘗評此以爲公中年得意書仲珩爲 國初

書家第一手其言如此豈待他人言哉此卷初爲臨海葉夷仲

惠仲之物今文太㒒宗儒得之太㒒之子壁好文而能書必

有以識其妙矣

   䟦楊眉菴春懷八詠

予過西山道經王氏主人叔儀出楊眉菴春懷八詠示客葢眉

菴與叔儀之先世曰允原在國初同官幷州書以遺之者也

其詳見郡人馮之嚴序文於是歎允原之後有人雖區區故物

猶保守不墜而先世因以考見于斯則此𥿄有益於王氏且多

豈可以吟弄風月之蹟少哉

   題鍾繇眞蹟

史載鍾太傅事魏殊有偉績此薦焦季直表又見其爲國不蔽

賢之美其書平生所見特石刻耳(⿱艹石)眞蹟之存於世者僅此啓

南所藏法書甚多吾固知其不能出此上也

   䟦大石聯句後

予與故李少卿諸公夜宿西山雲泉菴爲大石聯句偶寄一時

之興耳二十年來不意和者之多如此主僧智韜持以來見爲

之愧歎韜云自公畱題後菴名盛傳于時而游者不絕雖韜亦

爲士大夫所禮噫韜言過矣大石吳中奇物也安能終晦使米

南宮在且將束帶拜之(⿱艹石)之見禮於人乃石之所波及也予安

能爲(⿱艹石)輕重哉韜請書其語於後遂書之

   䟦滕用衝貞符頌

惟 太宗文皇帝入繼大統之初一新鴻業文物煥然四方

以祥瑞來奏者不絕一時臣工頌聲交作所以述 朝廷之盛

以傳播天下而聳動之也此則翰林待詔吳人滕用衡所獻禎

符之詩三篇苜騶虞次神龜次河淸每篇八章章四句乃其手

寫副本而正書篆𨽾皆具葢用衡以能書薦起篆𨽾尤其所長

時未授職故欲以此自見也然吳中人特知其能書而巳向非

此卷其多藝之美㡬没之矣予友文太㒒宗儒藏此使其子壁

持以相示昔漢武之世招延天下文學之士如司馬相如枚臯

之徒勃然而起於是麟馬寳𪔂芝艸之𩔖渢渢乎形於歌詠千

載之下乃復見於  皇朝嗚呼其盛矣哉

   題鄭氏所藏文移

元政旣非群雄角逐我  太祖高皇帝起而削平群雄以寧

禍亂(⿱艹石)浙東數郡先入版圖於是李曹公以 王室懿親尚冒

國姓特授同僉樞宻院分守其地當是時兵戈擾攘日惟攻伐

之不暇而 詔書下播即以表揚孝義爲先務葢與武王式閭

封墓之事同也此二𥿄爲浦江義門鄭氏蠲免徭役文移下之

郡縣者其族長允敬藏之甚謹使其諸孫鍯奉以見示夫蠲免

之典所以旌異鄭氏自宋元巳然文移葢嘗及之然天下多事

廢政巳多於此獨能舉而行之又與武王政由舊之事同也百

三十年來有司遵奉朝廷之美意所以待乎鄭氏者愈乆不

替使其族人得於承平之世粒食安居以享先世義聚之利可

不知所感激乎苟知之其亦益務爲義以圖報于下而巳矣敬

觀之餘爲書其後

   䟦司馬氏家藏宋誥

宋刑部侍郎司馬公伋出溫國文正公後此其遇郊祀恩獲贈

其父禎誥也其裔孫福建副使垔保藏不失使其子公𩊞持以

示寛寛聞宋之南遷公實從行越之有司馬氏自公始葢四百

年于此而此誥與其子孫竝存固溫國之德厚亦公有以保其

族而延其嗣也歟

   䟦陸翁所藏石田畵後

人言石田翁好異聞有欲得其圖畵者輙談鬼怪之事以動之

事窮或湊合而成故失之誣者頗多閶門陸汝SKchar以所得圖畵

示予不啻百十幅凡山水艸木禽獸果蓏蔬菜無所不僃然汝

SKchar淳實人也於鬼怪事非惟不能談亦不欲談而得畵之多如

此則人言其可盡信也哉

   䟦陳憲副所藏文移

天順八年有 詔天下凡致仕官廉貧不能自存者有司毎歲

給米五石以資養贍葢曠世之恩典也今貴州按察副使陳君

粹之自弘治初即退居于蘇太守史侯以君爲人適與 詔㫖

合特上其事于廵按御史吳君報使舉行此其當時文移於是

朝廷之厚恩有司之美意具於尺𥿄之間其事甚盛傳之陳氏

子孫則前人之淸節雖百世之逺因以見之然予竊有感歎者

葢君初自臬司歸考其年法不應致仕夫不使之食祿于官顧

使之給米于家將必有任其咎者矣

   䟦華栖碧手帖

此無錫華栖碧先生與吾鄕陳叔方先生手帖也叔方名植號

愼獨在元季與栖碧俱以隱節文藝相契合故叙其過從之情

然其意特在旌表事葢栖碧有母陳氏守節欲援例舉行耳此

帖百餘年流落人家其七世孫𫎇購得之故家文獻此又其足

徴者乎

   跋尤牧菴遺墨

右尤牧菴先生雜詩文幷簡札共一冊先生生元末仕于

國初爲湖廣布政司經歷少則師事陳敬初内史妙於詞翰而

文名在吳中尚晦非其子孫之賢保護此冊傳之至今安能使

人知其名哉先生之曾孫曰公厚以鉛山知縣致仕家居使其

子樾持此相示歎吳中前輩文學如先生者亦幾失之則無遺

蹟可考者失之多矣此又可見鄕邦文士之盛也

   䟦楊文貞公與尤參議詩札

故江西參議尤公從其父牧菴先生宦游武昌時適廬陵楊文

貞公流寓其地相好甚厚也及文貞旣貴而尤公亦從鄕校起

爲部官至佐藩省所得文貞手墨最多其存者僅止此耳夫二

公以貧賤之交相輔以道義相資以文學自少壯至於白首交

好不改視今世反覆小人何如哉展觀之餘爲之敬歎

   䟦宋人哀徐徽言詩後

當宋被金虜之迫士大夫多死於難者此則龍游徐徽言之死

而人哀之之詩也其後又有吳正傳先生䟦語益可寳重徽言

在南渡後賜謚忠壯其死事載宋史忠義傳未暇考也

   䟦倪雲林詩

雲林徴君以雅潔爲人所慕片𥿄流落亦多藏弆況與其人之

先世者乎此中秋夜一詩及厠䑕古體皆寫遺其鄕鄒惟高者

其裔孫元饒以其家故物保之尤謹予嘗愛雲林詩能脫去元

人穠麗之氣而得乎陶柳之法然世之知之者尚少特以其隱

處山林之下耳

   䟦溧陽史氏家藏公劄

右溧陽史氏家藏公劄八𥿄其一曰修者宋建炎初轉保義郎

所給其七曰仁遂文德仁壽元至元間充安撫司提領及權縣

尹與隨軍議事所給也史之先當漢世祖中興有曰崇者佐命

有功封于溧陽旣卒廟食其地至今千五百年子孫散居邑中

不可勝數其出而仕者旣皆見於譜牒此特近代公劄之僅存

者及入 國朝益以科第發身予所知者戸部主事學進士後

二人後觀政戸部以公事過吳中持此八𥿄見示竊歎漢之功

臣如鄧禹之不𡚶殺子孫雖顯于當時然今亦無聞焉崇之功

固不(⿱艹石)禹之盛必其有德於人者不淺不然何其嗣續之繁仕

宦之多至於乆而不絕哉故因題此以推本其先世俾史氏子

孫無㤀其祖德而益紹之云

   題陳僖敏公印𧰼

故少保僖敏陳公在正統景泰間以都憲廵撫陜西惠政甚著

西人感之稱爲黒鬍爺爺至𠜇印其𧰼家事之飮食必祝葢予

少聞其事如此有傳其𧰼至吳中者公之姪孫貢士汴得之以

示予始信其然感歎不巳爲題其下以識

   䟦趙集賢書鄒將仕墓志銘

元故將仕鄒公墓志銘實趙集賢子昻撰又其親書于石者也

聞之此石嘗沉于水後始出之復樹于墓固將仕之濳德當顯

亦集賢之書不可泯没耳將仕裔孫永章重其家故物以搨本

見示葢鄒氏文獻有足徴者其在於此集賢平曰石刻甚多然

爲人書碑碣亦少非將仕爲人之賢何以得之

   䟦錢氏所藏群公手簡

錢氏以小兒醫稱于吳中乆矣往時伯常先生被召入太醫院

典御藥其術旣數有驗遂授御醫進院判當其退自内直士大

夫迎治嬰孺疾者戶外㒒馬不絕先生不間逺近皆赴往往入

夜始歸此卷皆當時所與手帖也自劉文安公而下凡數十𥿄

大率言醫事者此可以觀錢氏之醫也於是先生下世幾二十

年其子汝礪親傳術業益妙保守此卷不敢失墜他日踵門見

示爲書其後以識

   䟦范文正公道服贊

右范文正公爲同年許書記作道服贊眞蹟道服之制不可考

許公爲此其意蕭然物外非不臧之服也不然文正公豈率易

爲人下筆者哉此卷今藏范氏義莊贊後又有文與可諸賢䟦

語亦不可得者也

   䟦范文正公與尹師魯手帖

宋盛時有西夏之擾范公與尹師魯合謀戮力以抗之相得甚

深葢以道義事功爲友者也此二帖公與師魯者其一巳刻于

文正尺牘中寛嘗閱之何幸今日復𫉬見此眞蹟哉然二帖不

藏于尹氏復歸于文正子孫則其後世之盛衰亦可知矣

   䟦范忠宣公誥

在宋父子顯于朝者稱韓呂二家然豈(⿱艹石)范氏之盛哉此誥乃

忠宣公拜㒒射時所受其詞又出蘇次公足以逹爰立之意圓

吉主奉出示敬書其後

   䟦范氏所藏唐誥

文正公云祖宗積德百餘年始發於吾今觀柱國隋此誥在唐

咸通二年所受至文正公時葢二百年矣其本原深厚如此後

復四百六十餘年而此誥藏于范氏無恙文獻足徴豈特有國

者爲然哉

   書俞烈婦事

吳學生顧春以好學成疾疾亟與其父惟寅決別其妻俞民悲

痛誓不二志及春未死以指抉其目睛不得脫則引刀刺之其

姑適見之急奪其刀而一目巳傷無所見也春旣死縣令鄺君

聞而嘉之遣人遺之布粟以慰之文宗儒太㒒俞之舅氏也悲

春早世賦詩哀之因以著俞氏之節俞氏之父濟伯和之士林

爭和之葢人心之不能自巳者也今之制婦人前三十歲守節

至後五十始𫉬旌表以其志乆而不渝其節乃堅故也如俞氏

之節以死自誓顧未可死耳當其勇決於頃𠜇之時巳有百年

之志彼渝與堅豈足爲俞氏論哉俞氏有二男女𦆵數歲遺腹

一男亦數月矣因覽是卷爲書此于首人心之不能自巳予獨

不然乎

   題雪洲卷後

江隂夏叔度先生自號雪洲隱居田里行義好文所與交皆一

時名士予所知者(⿱艹石)倪雲林王光菴輩是也其生當 國初用

重典之日雲林光菴皆爲自全之計而雪洲處之自(⿱艹石)亦以壽

終今其子孫益乆而盛江南人所稱習禮夏氏也予方北上其

玄孫從壽以都水主事分司徐州持雪洲卷求題卷中有說

詩有賦而篆其首者爲翰林待詔滕用衡圖之者爲中書舎人

王孟端也二公亦所謂一時名士而與雪洲交者也都水以先

世遺墨甚多後悉散失以所藏僅此爲恨然後人能繼儒業且

登甲科官郎署有光于先世巳多豈以遺墨爲哉顧其孝思惓

惓在此其亦益訪求之予何時得盡覽之耶

   䟦甲秀堂帖

此甲秀堂帖也舊𠜇千廬山陳氏内有周石鼔文譜秦泰山詔

譜幷權銘量銘漢鄧隲討羗竹簡隋煬帝序曹子建帖晉王右

軍荀侯帖唐歐陽率更顔魯公倣右軍帖魯公祭稿懷索帖李

太白醉稿白文公詩宋司馬文正公銘蘇東坡手簡黃山谷詩

諸𠜇予少時藏此一日劉廷美僉憲過予家見之借去後劉公

没從其家索之不可得葢其三子異居裂而分之矣弘治丙辰

予居家三子始各持還仍合于一其𠜇舊亦不完而石亾且乆

予故尤惜之耳

   䟦張朱二先生手帖

右張南軒朱晦菴二先生手帖南軒所與葢曾裘父而晦菴所

稱曾君恐亦裘父耳二先生生同時學同道其筆翰在天下後

世人皆重之亦以𩔖相從也固冝義烏王氏藏此巳乆亾友允

逹舊嘗示予今傳其子俯俯尚謹藏之哉

   䟦水東日記抄本後

右水東日記三十八卷故吏部侍郎葉文莊公所著也議者以

其間頗有臧否之論其子孫固在不當傳出於是公之子始秘

之則巳爲湖廣𠜇木而都下家有之矣顧其本模寫無法提行

過多讀者厭之近世紀載家幾絕幸文莊爲此足以考見時事

因錄本稍便觀覽不忍棄去惟多譌字雖加校正不能免耳

   䟦李氏宋敕

右宋吏部侍郎李公琳爲左朝請郎大夫台州崇道觀時轉於

朝奉大夫敕一道葢以年勞受也又敕一道則公自左中大夫

充敷文閣待制以病謝事特授左中大夫令致仕而去者噫宋

之待士於是爲至矣公旣没孫柯復以遺表恩澤授官其告身

具在有足徴者公之十一世孫庻字舜明業儒不仕爲無錫士

林之望保藏故物歲乆益謹葢四百餘年而書種不斷可謂難

得者也

   題奐兒所藏王守溪詩墨

陶淵明責子詩曰雖有五男兒總不好𥿄筆黃山谷謂陶氏諸

子豈眞不好𥿄筆者淵明特戲言耳奐兒得王守溪學士詩墨

飾爲卷藏之惟謹噫奐兒豈眞好𥿄筆者耶戊午季冬二十一

日承天門𦗟 恩詔還喜而識之

   書重𠜇寳光寺碑後

漢鬱林太守吳郡陸公績故居在郡城婁門内即今寳光寺是

也寺興廢不可考國朝永樂間重建學士廬陵曾公從住持

大馨之請爲紀其事碑旣𠜇而燬往歲予家居今住持文奎檢

篋中得眞蹟見示則出程中書南雲𨽾書固無恙也予以陸公

淸節旣可崇重而其文其書亦不可泯没者奎公欣然買石遂

復刻之乃以書來仍請書其故于後夫吳之佛寺無慮數百區

往往富貴之人求福田利益捨宅爲之未有出於前賢故居如

寳光者如記中謂陸公亦有捨宅之說豈公没後子孫爲之耶

否則吳人慕其德相與尸而祝之于此以成之耶奎公以謹慤

爲衆推主兹寺方務修葺豈惟闡佛之敎亦惟慕公之德而爲

此舉其爲人亦可嘉巳初公自海外歸以巨石壓舟後寺稍徙

而西石委弃民家殆百餘年今移置城中察院之側名之曰廉

石因倂書于此使後人有所考云弘治十二年七月四日

   䟦葉文莊公手簡

故浙江參政崑山陸君文量端雅好學尤善吏事最爲葉文莊

公知愛非特鄕里之故而巳右手簡十𥿄乃公平日遺文量者

其子伸藏之甚謹頃來試禮部畢奉以示予噫今仕宦之孫於

先世遺墨委棄塵埃中往往用以褁物拭案畧不知惜予所見

者亦多觀于此其爲人之賢否何如耶四月五日

  恭題院使王玉被賜藥方後

欽惟  皇上當  聖政之暇游心文藝嘗徧閱  聖祖

太宗文皇命儒臣所修永樂大典擇醫方之良者以太醫院使

臣王玉精於其術 親御翰墨特俾左右持賜之玉旣拜受

不勝榮幸裝潢成冊將傳之子孫永爲家寳以臣寛在侍從之

列謹奉以示期以蕪詞表揚寵遇之萬一臣寛仰而歎曰仁哉

聖心乃天地生物之心也易曰天地之大德曰生聖人之大寳

曰位可以守位曰仁葢仁之爲道愛人而巳矣愛人者視天下

之人癢苛疾痛皆切於身惟欲去其所苦以竝生於世焉耳故

世之爲術者亦多惟醫稱爲仁術其良方載之大典實多顧大

典爲書卷帙浩繁藏之中秘天下人旣不得而見其分門别類

包羅古今無所不僃  皇上不以他所載者書而獨書乎此

以爲醫家之 賜豈非欲廣仁術於天下而欲人皆躋於壽域

以竝生於世也歟臣寛愚昩寡學竊窺 聖心之所在謹識

于後豈特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玉之寵遇而巳(⿱艹石)夫 宸翰珠圓玉潔動合䂓

矩深得天縱之妙此又不暇贊述者玉被 賜在弘治丁巳

月後二年己未六月十二日通議大夫吏部左侍郎臣吳寛拜

手稽首謹識

  恭題醫士陳寵被 賜藥方後

太醫院之設其下有醫士常數百人而得入 御藥房供事者

纔數人而已葢居禁中典 御藥必其人藝術精良性行醇

謹者始預冠帶醫士臣陳寵旣在選中乃弘治己未五月

皇上出用藥二奇方識以 御寳而賜之此又數人者之所少

有而寵之所獨得者也寵感激無已飾爲巨卷奉以見示惟寵

之先專門小兒醫擅名吳中者累世矣至其父公賢始𫉬召用

于朝後任御醫秩滿懇以老疾請𫎇擢院判致仕還家寵早

承醫業深得其妙旦暮出入小心恭謹  皇上念其勤勞錄

其功績又重其世醫之子乃有此 賜是雖出於 特恩而非

有所私於寵也寵於二方旣珍藏之以圖報榮遇之不偶其亦

廣傳之以推播 恩澤於無竆云

  恭題尚書屠公被賜朝覲官 敕文後

弘治十二年天下藩臬及郡縣長吏下至裔夷胥史例朝于

京師乃正月朔旦 天子御奉天殿受朝畢明日諸司咸

集吏部太子太傅臣滽侍郎臣寛臣民恱偕都察院大臣公行

考察而黜其不軄者什一二皆所以遵奉舊章也已而其人得

不黜者刑官若臺諫復露章劾奏 天子以旣去其泰甚悉

宥使圖後効比其還任仍賜之敕以戒諭之其人旣皆拜受而

臣滽等三人人亦被 賜一通焉葢凡敕詞所以爲戒諭者

諄切簡要其人遵行即良違即否居銓曹者他日特執此明試

而省成耳大哉王言治道攸繫如臣至愚亦知所以從事矣於

是臣滽以璽書當謹藏綴以素楮俾識其由臣寛幸從銓曹

後𫉬躳逢其盛顧所被 賜者亦爛然在室時出而拜觀之尚

相與欽承于下以無㤀  天子惓惓進賢圖治之意云是歲

二月十八日通議大夫吏部左侍郎臣寛拜手稽首敬書

匏翁家藏集卷第五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