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五 匏翁家藏集 卷第六十六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六十七

匏翁家藏集卷第六十六

 墓誌銘九首  墓記一首

   故劉弘逺妻徐氏墓誌銘

婦人之於夫其猶臣子之於君乎君有不幸其臣能仗節不再

仕是謂忠臣夫有不幸其婦能守義不再嫁是謂貞婦此萬世


之論也然而臣則忠矣君有遺孤焉不能立而傳之如國何婦

則貞矣夫有遺孤焉不能字而教之如家何何也葢臣每患乎

不忠忠而有益於人之國忠之大者也婦每患乎不貞貞而有

益於人之家貞之大者也臣之忠者未暇論嘗得今之爲婦者

曰徐氏是爲吳歲士季逺之女母曰李氏生徐氏嫁爲里人劉

弘逺妻嫁未幾弘逺一疾遂卒當是時徐氏哭之欲死曰夫吾

託以身者今夫旣死身安所託乎所親勸止之時徐氏年裁二

十四生子毓甫一月又適丁劉氏中衰衆謂徐氏雖忍死終當

再嫁以全生或問之徐氏指其孤仰天誓曰吾所爲不即死者

以有此孤耳孤存與存孤亾與亾吾終不食言也君子謂徐氏

於是乎從一矣詩曰我心匪石不可轉也其是之謂乎迨毓稍

長徐氏𥨸念曰是子何以敎之其農耶賈耶雖然農賈非所以

爲敎也聞之醫可養生可以濟人盍教之學旣曰學必有師因

遣其子從御醫盛啓東游數年大通醫家言遂爲吳中上醫君

子謂徐氏之於子也擇可教而教之於是乎慈詩曰教誨爾子

式榖似之其是之謂乎徐氏葢嫁而從夫者五年夫死而從子

者五十年年七十有四以成化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卒有男一

人即毓有男孫三人曰慈曰節曰奉女孫一人適張鎰葬以卒

之又明年十一月十六日合其夫之兆墓在吳城西三里鴈蕩

村將葬毓以内弟職方主事起巖之狀請銘狀所載事行不一

予獨掇其大者書之銘曰

世道之降人鮮完德雖有公卿家爾㤀國孱然婦人其質靃靡

至性獨存良心不死以保其孤以植其家我不内疚庻無媿其

夫嗚呼徐氏死亦不朽求之古人孰與爲偶(⿱艹石)衛共伯妻鄒孟

軻母其殆兼而有之者乎

   賢婦賀氏墓誌銘有序

吳有賀美之先生性度夷曠對客談笑甚樂他日過予視其色

獨戚然予曰公亦有憂耶對曰吾少娶王氏生四男子其一女

曰順貞爲人賢明可愛今則病矣誠不忍見其死以是憂之月

餘美之復過予其色益戚曰吾女且死適與家人訣別其賢明

益可信吾慰以言父無以爲汝力者汝死而葬當求吳翰林作

墓銘以㬥汝平生耳吾女頷之旣而其女死成化十三年六月

十五日也於是卜葬地得吳縣薦福山之東麓將以明年九月

二十四日葬焉而美之果來索銘且自爲之狀曰賀故蜀人也

元末兵亂始遷吳中先大父評事府君初居江隂畱居之至先

人復菴府君復歸于吳適死徙之餘而吾更多病貧無以爲家

僦屋以居授徒以食以苟旦暮而巳當是時吾女日處一室内

無姆師之訓外無親戚往來相開導然其於女紅爲之皆極精

巧至如書史亦曉大義此固吾妻所不能教而吾所不暇教也

及年十八歸長洲沈堂字拱南者其舅汝禎爲故御醫以濳先

生之孫姑陳氏則翰林檢討怡菴先生之孫也吾女自歸沈氏

所以正救其夫承順其舅姑者皆以道夫𠋣之卒不失爲儒醫

家子孫舅姑乃喜葢乆而知其解事也舉門以内事悉𢌿之治

治輙有條理家頼以振舅姑益喜其族人亦曰此吾家賢婦也

爲婦近二十年凡生二男曰顔曰頎一女曰德靜顔稍長教之

甚嚴其家當通衢未嘗使入𠪨中習賈人生業業必儒者每蚤

夜程督之不少縱當病革諭之曰吾即死汝必北學于而舅氏

舅氏者吾兒解元恩也時方卒業胃監故遣從之學言巳遂岀

衣裝付之辭色甚厲畧不爲可憐狀且謂舅姑與吾夫婦曰我

死愼勿悲悼恐爲老年纍又勸吾爲其夫擇配以相家少焉而

逝無一言亂者此固所謂其賢明益可信者也惟昔有意於子

幸卒銘之以無遺生死者之恨予乆善賀氏父兄知其女與弟

之賢也有素然其賢皆見於平時者孰知其臨絕識見如此足

以爲銘矣銘曰

將死之言常人乃善旣病之命古人或亂善也人竆亂也神散

纊息未定賢否斯判有如賀氏不以此移於其死時其生可知

閨閫相弔痛失女師庻幾不死假此銘詩

   故張廷端妻楊氏墓誌銘

楊氏諱眞字眞澄其先台之臨海人宋慈湖先生仲簡之後高

祖仲禮元江浙儒學提舉曾祖子銘始來占籍蘇之常熟冒姓

倪氏祖師顔復氏楊父彦立娶繆氏富而好施予豪一縣中生

女温淑明慧竒愛之不忍嫁財虜得廷端爲贅壻廷端初補邑

庠生數試於鄕不利壯游京師乆之楊氏去從之逆旅廷端美

姿容多才藝性尤喜飲酒酒中寫竹石最得夏玉峯筆法一時

(⿱艹石)孫太傅𡊮錦衣貴冠中朝爭遣㒒馬迎致之盤礴揮灑酣歌

淋漓往往入夜醉歸或謂之子終日游貴戚間亦一顧念家乎

則對曰吾幸有妻或時廷端家居不出士大夫輙相過從門外

日止馬數騎廷端好客不問有無輙呼酒出飲楊氏居中治具

精潔能適其意廷端性旣曠逹橐中不肯畱一錢諸公貴人相

與謀曰張君乆客猶故吾也妻子不無觖望幸今有補官例盍

歛歲所以潤筆者榮其晚節乎廷端亦不拒然不知楊氏實亦

無怨也其後子懲給事禮曹得鑄印局副使夫婦就養南都居

一載而卒楊氏悲思之未幾亦卒成化十二年七月廿六日也

以明年二月十五日葬邑之積善鄕郁澤里合廷端兆子男三

曰憲懲心女四蘭贅鄧雷蕙適鄉貢進士王銳金適鄒鶴玉適

王棠孫男四曰循環徤登女四銘曰

從其困安而無悶惟婦德之順就養于彼歸藏于此是謂有子

   周氏墓誌銘

寛之表姊閭丘氏適同里周尚正甫尚正吳之名醫也生子庚

脩潔儒雅能世其業然不欲以醫名益覽典籍以廣問學有文

名吳下其配陳氏性明淑内行可則以知書解事不𩔖常婦人

稱周氏配生一女而病病凡十年以成化丙申六月三日卒年

止三十初庚以醫被召給事 御府數過予憂父母老無兄弟

以養語必及其妻曰陳氏賢而病則痼矣其必無相見日庚甚

恨之至是竟卒將以明年九月十八日葬于吳縣至德鄕沙涇

村祖墓之次予適家居尚正來吿曰吾家失此孝婦視左右藐

焉一女孫氏耳吾夫婦悲之吾子之悲可知巳幸爲銘其葬以

𢠢吾三人者予曰唯唯陳氏諱淑莊長洲著姓父曰宗祥母曰

徐氏庚初名京更今名其字未定也銘曰

葬而有銘巳非古婦人特銘失之愈事不害義有所祖獵較雖

小乃從魯紛紛反唇肆譏侮有賢如陳亦堪數勿云短章纔數

語彼婦之銘吾不與

  顧恭人鄒氏墓記

顧恭人鄒氏爲故進士贈監察御史巽之婦今致仕贑州知府

𥉑之妻而工部都水司郎中餘慶之毋也都水奉 敕廵理漕

渠恭人實從之養以成化二十年二月二十四日卒于揚州享

年七十有五將以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葬于長洲縣梅林鄕

之先塋而都水來京例受 命居憂乃奉徐武庫仲山之狀泣

拜以墓文請寬少居鄕里則聞恭人之賢及與都水同游太學

同登甲科又同官于 朝恭人皆從其子𫉬數拜之乆而益知

其賢可信表于其墓亦宜恭人之先爲毘陵名家元末避兵蘇

州遂爲長洲人父曰公敏娶金氏生監察御史亮辰州知府順

與恭人亮以文學知名于時恭人自㓜得聞書史大義其孝敬

友愛則天性然旣歸于顧適贑州初登進士第由翰林庻吉士

授行人家業蕭然猶故儒生也當是時恭人惡衣菲食能安其

貧至親操井臼以供食飲每旦公入朝輙先起理盥櫛具俟之

以爲常公數奉使于外獨抱其子以居一室悄悄他日公歸見

少女侍問之曰吾嘗請于公欲置妾以冀多子此其人也後公

爲御史出廵山東摘奸擊貪聲聞烈烈恭人恐爲怨家中傷終

日鑰門不通人蹟而公卒保無事人莫不賢智之恭人素不妬

與其妾處服用必與巳等而待其子女皆(⿱艹石)已出方公出廵時

莆田有林魯祥者以太學生教授京師恭人察知其學行遣其

子從之游他日魯祥之妻自閩中來得惡疾客居無爲治湯藥

者恭人乃延入其家朝夕躳事之甚至及疾危更爲治棺歛遂

卒于其室一時魯祥之友如林柯兩學士聞之稱歎皆欲爲文

傳其事恭人平生勤儉旣老猶治家旦暮於家人必先起而後

寢雖貴且富未嘗㤀其初葢澹薄布素以終其身其待親戚有

禮馭奴㒒有恩尤謹于教子往往隨事䂓正之嘗語之曰吾所

以恒從汝于外者豈特資奉養而巳誠不欲汝䧟于過也其子

居官竟舉其職而其妻劉氏本出儒宦家亦化其德稱賢于宗

族間云恭人初從贑州公封孺人以子嘗任主事進今封則復

從公秩也子即餘慶女一適鄕貢進士杜啓其一子曰餘祥女

二長適劉奉次許適劉嘉䋭皆妾段氏出孫女五長適錢同文

次許適錢富春餘皆㓜葢今世稱女婦之能者不過烹調縫紉

之間而巳至其忌疾殘忍之行則反以其能葢之畧而不問有

如恭人其果有是乎況世俗所謂能者恭人有不能之乎雖然

能之不足爲恭人稱者故特取其一二事之可重者書之葢予

述女婦亦多未有如恭人之知者也

   陳母王安人墓誌銘

陳母王安人爲太原左衛百戶璠江西道監察御史璧之母也

安人以璠貴受封以成化二十年八月二日無疾而終璧聞訃

號哭痛恨不得一日迎養其母于官也以予同年相好乃自爲

狀請予銘墓故以自慰者安人諱善字淑懿世爲高平人號稱

著姓父曰龍門衛指揮同知貴母曰淑人閻氏年及笄嫁爲故

昭信校尉敬之婦初入門巳得婦道歲時祀先禮賔凡内外事

於昭信意皆能順適姑李氏孀居乆性甚嚴重家人莫敢犯者

安人佐昭信事之禰謹姑年踰九十未嘗一日不得其歡心其

爲婦如此至其柔順謹厚平生人不聞其叱咤聲而於諸女婦

尤重長舌嗜酒之戒曰有違吾訓者非吾女吾婦也其教子孫

必于儒業故璠雖以兵事得官尤謹而好文璧竟登進士第爲

賢縣令才御史而諸孫取科第者相繼不絕其爲母又如此安

人卒後昭信六年年八十二壽考顯榮享有諸福人不以爲過

也子男二人即璠璧女二人適羅通王宣孫男五人漢㴻皆鄕

貢進士瀞百戶法況皆㓜葬以卒之年十月二十五日墓在陽

曲縣辛村合昭信兆銘曰

文與武于其門壽與貴于其身致以内行由乎人有欲知者攷

于斯文

   故國子生諸景通妻張氏墓誌銘并序

張氏諱妙微蘇之吳縣人故僉河南按察司事存誠之女翰林

編修叔義婦而國子生景通之妻也初僉事公之任南京國子

助敎道遇㓂掠其舟中露刃擬之張氏方八歲即以身蔽父㓂

不忍加害因獲免當是時叔義以編修掌監丞事與存誠同官

且同鄕相好也得聞張氏孝行遂使其子景通聘之旣娶景通

以力學致疾不起張氏時年僅二十有四耳生一子祥甫四歳

即自誓不嫁曰吾當如祝夫人祝夫人者編修之母而張氏之

祖姑也嘗蚤寡守節朝廷旌其門吳人稱諸節婦家後張氏

卒酬其言完然一節幾四十年克稱其家婦云其生永樂十七

年二月八日卒以成化十二年四月十六日年五十八子男即

祥以郡學弟子應歲貢入國學孫男二人女二人祥將以十三

年十月二十六日葬其母于長洲縣武丘鄕旣請貢士施君煥

伯爲事狀乃奉以求予爲銘曰祥所以克長立不墜儒業者寔

維吾母之力顧吾母持身無愧于祝夫人祥則無似曾不足以

致有司表著于世罪甚大也葬宜有銘使不更圖之其何以名

人子敢固有請予與祥同游學宮知其母之賢也乆況叙節義

爲世道勸史氏責也乃敬諾而銘之銘曰

維婦事夫必敬必戒能持此言于其夫生存者有之及其死之

後鮮有不懈者嗚呼靡然世俗今見其人屬纊之餘凛凛此身

歸于其室往送之門

   曠孺人墓誌銘

成化八年寛與安福劉震道亨莆田李仁傑士英同舉進士及

第一時賀客之集門者甚夥而寛之中獨戚然不樂者悲吾母

之下世而祿不逮養耳葢寛之無母士英之無父其悲同獨劉

君之父母且在固可賀也旣越月君之父以書來曰汝母不幸

以去歲病死矣且曰汝母之葬有日葬而法不得特銘然其生

而爲婦爲妻者雖可銘亦可畧也凡汝之所以成立者汝母之

功居多不銘恐無以慰汝之心汝其圖之君執書噭然哭失聲

曰夢耶非眞耶何宛然吾父之手蹟耶他日乃以其事來吿曰

震生未齔之二年家君遣從學於季父德音去家二十里而逺

吾母毎送之門怡然如平時旣去輙涕泣終日曰吾見其方孺

恐以我之愛而思歸耳後十年震補邑庠生又十二年而領鄉

薦入而教誨之出而資給之吾母之心何如其勞也葢又十年

始𫉬登第授翰林編修之軄而吾母巳不及見矣吾之心何如

其悲也則又噭然哭失聲旣乃吿以其父之命曰震於子幸有

同年好銘非子孰宜爲者寛苦辭不𫉬則敬問其母之歲曰六

十有一其氏曰曠其里居曰邑之滄洲其父母曰如轍曰王其

子曰男長即震次善女四適某某其孫曰男三喬楚軒女一其

卒之日曰辛卯歲十二月某甲子其葬之日曰卒之明年某月

某甲子其葬之地曰某鄕某山之原銘曰

是維曠孺人之墓壤之樹之尚有恩光自天而來以慰其子

之悲

   華守方妻顧孺人墓銘并序

無錫華守方將葬其妻顧孺人請予銘墓上之石爲之銘曰

維顧得氏逺有世序昆吾支流爲厥初祖商周而秦而漢而𣈆

有榮元公望于吳郡呉郡之顧咸祖於榮更千百年乃雲乃仍

趙宋之世有號百七爲時郎官將仕其秩始愛錫山卜居云吉

將仕四傳是曰重九登一繼之植德致富庇乎其鄕啓乎其後

以至仲實以至廷秀其在孺人曰祖曰考廷秀娶魏寔生孺人

翼翼其孝婉婉其仁維孝維仁聞于宗婣生十六年于華來嬪

華之先寶南齊孝子後玹仕元功德都事棲碧貞固樂勤處士

學有詩書耕有耒SKchar2以揚其芬以濟其美爰有山桂克大克𥙿

是生守方而娶于顧守方甚脩以義自負雖父之教亦婦之助

義之未行則克先之義之巳行則克全之時祭月宴歲衣日食

門以内事於我乎職祭豐宴盛衣完食精舅姑不勞娣姒無爭

良人三妹將適他氏豈無資裝我箴我黹亦有諸兒嶄然庭戺

鄕賦岀司家事入理我提我携爲賢子弟我積雖厚服用則涼

節縮口體救彼病亾我力雖餘紡績不置勤動手足率彼媵婢

家人化之延及比鄰不婦不母媿畏孺人孺人慈惠出于㓜成

有盗事覺而欲自經密代償物盗死𫉬生即此𩔖推賢益可稱

孺人生年六十有七壬辰臘月十一日卒子男三人爲孺人出

長炯補官次燧與焲二鄒一錢三女是匹孫男維八女六在室

有三曾孫女二男一卒之明年肇卜玄堂山曰西壽鄕曰延祥

季秋壬子葬日惟良先是守方哀妻無時謂其人賢我則知之

我後子孫孰克而知知而不𫝊我責安辭維山有石可伐可移

不朽之託曰有文詞乃述事行而以狀來太史考据作此銘詩

   黃母太宜人張氏墓誌銘

武弁之士承藉前人餘烈得世其官乆而益逸遂成驕惰之習

其賢者有志於用矣然知四方平治武僃可弛則欲以文藝自

𡚒於稠人中往往儒衣冠游鄕校出而取科第者屢有其人(⿱艹石)

吳門黃氏兄弟初皆從師問學其伯仲旣以次世官而卒以科

第顯者其季暐也方暐之顯有司如制以表其門里之人相與

指異之曰其季之所以成名者嗟乃母太宜人之賢也葢暐之

父正統間以蘇州衛鎭撫贊畫軍政顧爲其子之逸之慮也求

師教之得賀宗振先生宗振故吳儒適以嫌名誣入尺籍公延

致之身率其子事之于塾當是時太宜人處閫内惟恐其師之

不安也語公曰賀先生罹患而來家得無空乏乎輙斥所有使

人敬遺之冀行專意以教其子及公不幸没於京師門戸蕭索

其後歲更大侵食益不給則率諸婢業鍼黹以贍衆口至所以

禮其師者尚不闕暐時㓜每曰吾不從死者于地下以此子稚

耳其必教之以無㤀先志乃日夜督責之尤亟稍長則遣入吳

學習舉子業暐亦感激竟以有成云太宜人諱安字妙安張氏

故武德將軍蘇州衛左所正千戶開源之女也張之先在元以

漢人𨽻遼陽省居守將納哈咄部下國初歸附從戰有功授

官傳至開源娶解氏以永樂五年生太宜人年十七歸于黃初

入門資裝甚盛然無驕盈之色而自奉愈儉約姑陳氏喜曰吾

婦能以有餘處不足其賢過人矣陳氏治家嚴嘗冬夜侍左右

不敢去諸婢度更深寒甚濳從其後熾炭炙之其嚴如此而太

冝人所以事者益謹鎭撫公初任百戶坐事將赴逮京師太宜

人憂焉歸而謀于父用其計以捕得𭶑盗數輩免罪俄遇赦

更錄前功陞副千戶巳而以才諝薦改鎭撫及長子曜例襲父

初職復調浙江之盤石衛會閩㓂起朝廷遣大將討之師次

吳中太宜人謂曜曰此非汝取功名之秋乎曜即毅然扣軍門

請行㓂平以功陞千戶㝷得復衛皆太宜人之賢也太宜人初

以鎭撫封宜人晚以曜進今封以成化十九年二月十三日卒

享年七十有九子男三人長即曜次明次即暐曜壯即謝事讓

其官于明暐以成化十八年中應天府鄕試舉進士不偶入太

學有聲女三人長適鎭海衛千戶耿昇先卒次適廣州衛副千

戶阮寳柱次適廣州衛副千戶阮瑾亦卒孫男六人曰宇早卒

曰田曰界曰異曰果曰桂孫女四人長適蘇州衛指揮使張欽

次適鄒魯次許皇甫錄次尚㓜將以卒之年九月某日葬于吳

縣梅灣萬池鄉合鎭撫公兆暐以予有舊好走書京師幷自述

其母平生來請予銘予因重其能自𡚒于文藝者且感其母之

賢也爲叙而銘之銘曰

黃世官居吳門殆百年武且文繄母德儉而其餘爲子孫歲

不易家多艱克自守存孤單終振起表宅里孰致之維有子子

(⿱艹石)孫儼成行享壽祉樂洋洋嗟子孫保承藉母目⿰目𡨋兹丘下




匏翁家藏集卷第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