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八 匏翁家藏集 卷第四十九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五十

匏翁家藏集卷第四十九

 題䟦三十一首

   䟦宋理宗御書賜鄭丞相詩後

右宋御書律詩一首小序曰朕誕節載臨集英錫燕其後題曰

賜鄭丞相識以二璽其一文曰庚戌庚戌淳祐十年也然宋自

南遷後凡三歷庚戌此何以知之葢建炎四年紹熈元年皆無

鄭丞相有之者淳祐也按宋史鄭淸之以端平乙未拜右丞相

丙申享眀堂以災異免淳祐甲辰爲少保奉朝請丁未復右丞

相乙酉轉左賜詩在明年春又明年封齊國公致仕越六日而

卒此其證也或者不考指爲徽宗詩夫當時雖有鄭居中爲省

長然不名丞相至孝宗朝始改尚書左右㒒射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爲左右丞相況詩有靑陽闦動之語徽宗則以十月生且

在位二十五年亦無庚戌歲此又易辨者(⿱艹石)夫宋君多能書其

字畵識者自能鑒之又不暇論也故此詩知爲理宗賜淸之無

疑夫淸之以舊學故致位宰輔旣免倐起眷遇益加翰墨之賜

史家嘗載其顯德謨明閣扁至於詩篇微末不勝紀錄此特流

落人間者耳然片紙揮灑官而不名即此足以見當時寵異之

恩矣世之覽者必將慨然于斯

   䟦解學士筆舫銘

筆之用于世乆矣自韓文公作毛頴傳其名始起文字間吳興

張文寳在國初業擅製造因名其舟當時士大夫多爲詩文

遺之而學士解公縉紳特爲作銘葢公之書妙固資其用而賞

之也文寳之孫士行僑居吳中能傳其業持公銘文求予題識

予以文字爲職而亦資其用者惜書不(⿱艹石)解莫能賞其妙而文

(⿱艹石)韓可以增重其名然念毛頴之功不可負而士行之意不

可拂也聊題數語歸之

   題宋大慧禪師手帖

當宋被金虜之難一日虜忽議和刑部侍郎張九成謂金寔厭

兵特張虛聲以撼我耳因陳十事云彼能從吾言則許之必使

權在朝廷時秦檜力主和議以言誘九成終不能奪遂深惡之

顧九成素好佛學他日問法于徑山杲公適方議神臂弓禦敵

杲遂借以爲喻檜聞之卽指爲謗訕貶九成南安軍至竄杲衡

州乆之移梅州㝷反初服主阿育王寺帖中云罪廢十七載及

續𫎇再賜爲僧又出作粥飯主人等語是也吳城東獨閒上人

乆藏此帖今傳其徒志勤予觀之𥨸有可慨者夫當檜在相位

屈巳和戎甘心事讎凡異巳者一切屛去如九成固不能逃矣

而杲緇流也亦波及之則當時志士賢人遭其毒手者可勝計

哉杲在宋南渡後爲禪宗稱首孝宗朝賜號大慧然晦菴朱子

謂其作事少㸃檢喜怒不中節觀帖中憾藏榖家發誓願等語

葢亦可見而姚榮公廣孝特以忠孝許之謂其嬉笑怒罵無非

佛事榮公佛者豈亦黨同之論耶

  䟦虞氏遺墨

吳江虞堪勝伯一字克用宋相忠肅公之八世孫也貧而好古

藏書甚富所與往還皆四方名士一時以詩文簡牘相贈遺者

動盈篋笥勝伯旣以雲南府學教授沒于官其子鏞且能讀父

書授徒里中至其孫湜始去儒業先世故物時賣以供衣食費

湜有子權家益貧物益賣不巳崑山葉文莊公嘗作書止之力

加提挈竟得一官未幾而卒自是家愈落初虞氏所藏詞翰無

慮數篋權卒後妻子僅以一魚𦌘褁置屋梁今則倂其𦌘亾矣

予毎見其家遺墨未嘗不把玩興歎葢物聚而散此其常理無

足怪然未有不聚於賢而散於愚者此可以歎虞氏之世也友

人陳玉汝之子鎡得此數幅乞予題之虞與陳姻家也且居隔

一水鎡之藏此其爲鑒亦何逺之有則此雖盈丈之𥿄出於𡕎

傷鼠嚙之餘所以助吾之德者固在不然玩物喪志適足爲德

之累吾何取於鎡耶

   題沈雲鴻藏其父所寫古木慈烏圖

石田作此葢偶寫其西莊景物耳其子雲鴻遂藏護謹甚以予

父之執也奉以乞言夫其啞啞而鳴翩翩而集相覆以羽相哺

以食者雲鴻固有感於烏之孝矣(⿱艹石)夫扶踈紏結輪困離竒上

聳㫄撑其大數圍者非木耶世之故家莫不有此木子孫不能

保其先業伐而薪之而烏止於他人之屋者多有之雲鴻視此

而有感焉詎非孝之深者乎

   題伊尹耕莘圖

古圖畵多聖賢與貞妃烈婦事蹟可以補世道者後世始流爲

山水禽魚艸木之𩔖而古意蕩然然此數者人所嘗見雖乏圖

畵何損於世乃疲精極思必欲得其肖似如古人事蹟足以益

人人旣不得而見宜表著之反棄不省吾不知其故也此爲伊

尹耕莘圖圖之工拙予不能辨(⿱艹石)其工於造意有不待辨者尚

賢蓄此想其人論其世志其志而樂其樂以尚友於三代之間

其爲助不旣多乎

   䟦鮮于困學艸書後赤壁賦

鮮于困學書名在當時與趙吳興鄧巴西各雄長一方困學多

爲草書其書從眞行來故落筆不茍而㸃畫所至皆有意態使

人觀之不厭不(⿱艹石)今人未識歐虞徑造顚素其散漫連延之𫝑

終爲飛蓬蔓艸而巳錫山鄒永章蓄此後赤壁賦觀之數行後

益可把玩然自愧非書家不能深如其妙處耳

   䟦陳秘書遺墨

宋朝奉大夫秘書監知台州四明陳公著題松江圖古箋詩一

首藏於吾鄕古敬脩氏古箋之妙一工人所能耳不足論獨公

寫此詩時年八十矣觀其用筆沉着端徑而行復匀整不苟足

以占知其爲有德君子也葢公登寳祐丙辰科文信公榜進士

初歷州縣時宰欲致之門下弗附及國亾遂隱不仕其爲人巳

無媿于信公故其剛方之氣溢而爲書如此凡公事行家世之

詳巳見其子泌外孫胡世佐與今陳味芝先生䟦語矣泌之子

桱仕國初死于起居注有史才卽嘗著通鑑續編者

   䟦趙吳興臨王右軍十七帖

學書者師𣈆王氏乃爲善學(⿱艹石)近代吳興趙公又其高第弟子

也公於右軍書尤喜臨十七帖此則馬抑之刑曹所藏一日持

示適客有自錫山來者亦岀一本觀之筆畫肥瘦稍異然皆出

公手無疑客又言吾族人尚藏其一亦眞蹟也於一日之間所

聞見者巳得三本乃知此帖葢爲公平日書課所謂𡚁精疲力

以學書爲事業用此終老而竆年不免如歐陽子之所譏者然

歐陽子又謂古人作書初非用意逸筆餘興淋漓揮灑使人驟

見驚絕徐而察之愈無竆盡夫其書之妙如此豈一舉筆而遂

能哉葢其㓛巳用於平日乆矣故世傳右軍臨池學書池水盡

黑因有墨池之名事之有無固不足辨然果欲其書法之妙雖

由天資人品而學力所至亦不可誣觀於吳興公足以驗之矣

  䟦米南宮龍井記石本

天水尹希賔嘗蓄米老所書秦太虚龍井記石本字畫雄放但

其文惜多缺處其子寛因錄全文于前以便讀者託吾友史明

古求予題之尹君之意雖爲故物重然亦重乎米書而又不無

不重乎太虚之文也君如重其文則太虚又嘗有龍井題名記

及東坡䟦語更錄以附于後則不獨全龍井之文且倂龍井之

事全矣予方與明古約同游杭預期日月而龍井者杭之勝處

也至則當按記文所載次第登覽亦將爲數語以續古人歸其

爲君再書以附之

   題袁靜春寄鮮于太常詩後

予少喜考論吳中前輩嘗閱元黃文獻公文集袁靜春先生墓

誌知其爲吳人而尤以不得見其子孫爲恨他日社學師袁以

昭氏過予談及其家世則靜春乃其五世祖也又明日挾靜春

所寄鮮于太常游錢塘雜詩來示於是靜春之子孫旣得見之

又得見其手蹟而詩有懷吳中錢德鈞以下諸友之作又因得

見前輩數人於一日間爲欣幸乆之

   䟦元諸名公所書靜春堂詩集序等作後

元儒袁通甫先生著靜春堂詩集諸名公(⿱艹石)龔子敬陸文圭楊

仲弘湯師言陳繹曾之有序虞邵菴郭祥卿之有䟦錢仲𪔂之

有詩所以交贊而互評之者殆無遺意詩旣刻板後燬于兵火

此卷爲當時諸公手書幸哉獨存而黃𣈆卿爲作墓誌亦在卷

中葢嘗論及其詩因附之也然籍此篇則通甫之學行可以考

見而不徒爲能言之士矣靜春與子敬祥卿尤善趙文敏公稱

爲吳中三君子又嘗圖漢司徒安臥雪事遺之以擬其高節其

見重如此是圖數年前予在南都寔見之今不知流落何處惜

乎不得與此卷竝藏袁氏也海虞吳都憲舊爲通甫五世孫都

察院檢校以寍題此卷以寍卒無子今歸其從弟以昭以昭教

授社學不墜儒業保護故物他尚數種通甫於是乎有後矣

   題袁養福所書郭有道碑文

前輩下筆便有典刑雖行草不苟況正書乎此吾徒所當媿者

袁君養福元石洞山長靜春先生之孫也而郡學教授仲長之

子所書郭有道碑文端勁淸峭深得歐陽率更筆意以其字畫

之妙如此宜有書名于時然吳人固不知有袁養福也使予不

見此幅亦幾失之乃知前輩能書者尚多而失之者不少矣其

曾孫㫤字以昭者持示予請題一言以昭之意在乎先世手蹟

耳初不計其書之何如也養福字能伯仕 國初爲福建憲史

高太史季迪有詩贈行而陳檢討嗣初稱其行潔負才氣有詩

聲葢不特能書而巳其書碑文外又有九歌藏于家

   題東坡遺張平陽詩眞蹟

東坡遺張平陽村醪詩眞蹟舊藏光福徐良夫家據東陽黃𣈆

卿題識詩凡六首今耕學翁得之巳亾其半可惜也然吾聞良

夫所藏高編大册甚富今則一字不存矣則此卷雖脫落爲幸

巳甚且徐皆出偃王春秋時徐子章羽被執子孫散處揚徐間

今耕學與良夫同姓同里此卷之在耕學猶在良夫也爲幸益

甚嗚呼楚人得失孔子鄙之吾恐故家子孫得以藉口也故拘

拘於徐云(⿱艹石)夫坡老聲畵之妙前輩論之詳矣區區末學何足

以知此

   題重𠜇𦈢鳴集後

洪武史官高啓季迪有詩千篇號𦈢鳴集其夫人之兄子周立

公禮嘗板刻于所居之甫里正統末燬于火郡人徐用禮復取

刻之增多倍于舊而姑蘇雜詠在焉按𦈢鳴公自爲序云自戊

戌至丁未之作得七百三十二篇及公歸田後又益以戊申至

庚戌之作葢得二百二十八篇乃合十三年之詩而成此編序

又云自此而後著者當別自爲集葢明年辛亥作雜詠甲寅公

死于法矣今考雜詠統百二十二篇而用理所增僅三年之詩

也幾九百篇一何多哉嘗觀謝翰林元懿序謂公初爲四集刪

改會粹始成𦈢鳴則今所增入豈多昔所弃去者猶存于世錯

置其間歟不然作于三年者悉取而未及刪歟讀者頗以爲病

則欲侈其詩適所以累其才歟周暟仲英者甫里人也老而好

文謂𦈢鳴爲里中故物而公之手選也慨然重刻又以舊板缺

公自序更補之汲汲走予請一言予憶爲童子公之詩往往成

誦稍長弃去遂㤀其詞仲英雖有請安能知太史之所至哉惟

蘇文忠公有言詩至于杜子美故近代學詩者多以杜爲師而

尤得其三尺者虞楊范三家而巳然文忠又謂子美以英偉絕

世之資凌跨百代古今詩人盡廢然魏𣈆以來高風絶塵亦少

衰矣世以爲確論(⿱艹石)季迪生値元季非不知有子美者獨其胸

中蕭散簡逺得山林江湖之𧼈發之於言雖雄不敢當乎子美

高不敢望乎魏𣈆然能變其格調以彷彿乎韋柳王岑于數百

載之上以成  皇明一代之音亦詩人之豪者哉所恨蚤死

未見其所止何如君子爲之慨歎故廬陵楊文貞公評諸詩獨

誇其樂府擬古及五言律爲勝其意亦可識矣是集又聞嘗𠜇

于建寍郡齋未見行世(⿱艹石)雜詠僃有諸體知詩者以爲工則有

板在郡中云

   䟦褚遂良書唐文皇哀冊文

褚公初以善書見知文皇後數直諫補益國事殊多遂受顧命

以大節著爲唐名臣卒之書爲餘事此其書文皇哀冊文藏于

吳江史明古明古喜讀史能陽秋古人不獨貴其書也然於古

人所愛則得其模刻之語亦深味之況其手蹟哉則雖謂貴其

書亦可也此卷於大行與崩字皆加塗改葢嘗有獻入前代御

府者爲上諱耳

   䟦天全翁賞燈聯句

天全翁自南詔歸適太參祝公僉憲劉公皆致仕家居三公有

斯文知契凡登臨游賞之樂必共之酒酣興發更倡迭和落𥿄

人爭傳之以爲奇玩此燈夕於魏公美所聯句也公美持以示

予於是翁與僉憲謝世數年獨大參公在耳當此夕覽此詩尤

慨然予又聞之聯句時初人爲三韻至劉當結尾翁嫌其語

意蹙爲益二句以今觀之則如樂止以圉爲一成又以柷奏有

禪續不絕之意因倂及之以示世之知詩者

   題王淸獻公遺墨

元淸獻王公以父積翁䕃㓜即受官得賜田宅于吳後更治郡

仕至行省參政而歸老吳中以没故公書蹟吳人多得之此卷

皆公平日所作韻語親書者也藏于光福徐用莊氏按史稱公

所至政績㬥著又其淸白之操得于家傳㓜及拜許文正公于

京師卽知所趍向中年尤致力於根本之學故自號本齋然則

尚論公者勿徒求之區區詩章字畵間以淺其爲人可也

  䟦和靖處士小簡

去林處士殆五百年區區遺墨數行後世保護完然如新彼人

品庸劣者雖伐山石大書而深刻之固有踣之者矣成化戊戌

歲二月十六日因觀沈啓南所藏二小簡題

   題唐趙模摹集𣈆人千文

𣈆人之書見於今日者大抵石刻耳如趙公去𣈆未逺其所摹

集多予平生所未見者固宜葢褒鄂巳没庻幾見其英姿颯爽

於縑素間者曹將軍之功也明古其謹藏之

   題宋四家書

朱文公論當時名書獨推君謨書有典刑而謂黃米出有欹傾

狂怪之𫝑故世俗甲乙曰蘇黃米蔡者非公論也沈啓南得此

四家書列之深合文公之意遂定曰蔡蘇黃米

   䟦山谷書發願文

啓南所藏黃書數種予嘗𫉬徧覽當以此卷爲最

   題樓節婦詩卷

樓節婦之事見於洪武永樂諸名公紀載而詠歌之者詳矣其

曾孫仲彛嘗納諸天全徐先生求題識而藏置不謹𥿄爛而字

脫其尤不可讀者潛溪宋學士傳文也顧其事已錄于郡志不

必假此而後傳而仲彛尤深惜者家之故物也他日持是請予

題其故遂書之

   題樓氏全淸堂詩卷

今人家子孫往往斥賣舊物以供衣食甚者爲博奕歌舞之費

殊可歎也如樓氏此卷旣失而人復歸之其事甚小然欲觀仲

彛之賢者當在於是

  題楊銕崖遺墨

大將班師三軍奏凱破斧缺斨倒載而歸此書或似之淸癡筆

翰好奇宜其珍重(⿱艹石)予之淺陋則未能學也

   題王右軍此事帖眞蹟

右王右軍此事帖凡二十字葢嘗爲金源氏物章宗數印猶爛

然楮墨間簽題亦其手書信可寳也成化戊戌歲五月壬午吳

寛觀于徐太守維亨爲題

   題張汝弼南行詩後

右張駕部出守南安紀行詩(⿱艹石)干首雖皆一時率爾之作然而

天時人事之變家人朋友之情皆可考見亦張氏詩史也至送

其子弘宜會試有權門利路之戒則有見于近日喪名檢而害

身家之人最入仕者之所當知也歲丁酉仲冬十一日扁舟道

吳過宿脩竹書館明日示以此冊讀之一過書其後而還之

   䟦陳廷璧模嘯堂集古錄後

SKchar物今世不可多見其銘文題字頼有刻板如嘯堂集古錄

之𩔖歲乆板亦毀則印本在人間又頼有臨模之者耳然臨模

惟私於一家印刻可公於四方世之好事者能捐 --捐十金以成此

舉則三代秦漢以來之制作人家有之當與孔壁科斗書竝傳

于世而老而SKchar古如陳君廷璧亦免矻矻之勞矣

   䟦天全翁詞翰後

長短句莫盛於宋人(⿱艹石)吾鄕天全翁其庻幾者也翁自 賜還

後放情山水有所感歎不平之意悉於詞發之旣没而前輩風

流文采寥寥乎不可見巳明古舊爲翁所知愛得此數篇示予

光福舟中酒酣耳𤍠相與歌一二闋水風山月間有不勝其嘅

然者矣

   題趙松雪水村圖

戊戌八月三日予過獨樹湖泊舟葦間出此閱之景物宛然益

歎松雪翁畵手之妙此圖今藏射瀆徐氏後十七日雨中再閱

   䟦東坡與蜀僧二帖

吳城西治平寺足菴房舊藏蘇長公墨蹟戊戌歲九月十二日

冒雨往觀之寺僧亮欣然出示葢公二帖皆與其先塋隣僧者

也帖尾惓惓焉有懷歸之意然公竟死葬于外其言卒不克酬

亦可以發游宦者之歎







匏翁家藏集卷第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