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城寺重建大殿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化城寺重建大殿疏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81

雙溪化城寺者,徑山興福萬壽禪寺之下院也。接待之工,經始於佛日;化城之號,肇錫於寧宗。歲月滋深,壞成相續。牛眠馬鬛,兆域族於寶坊;鳥革翬飛,尋斧縱乎行樹。斷碑欲泐,遺礎僅存。嗟像教之式微,蓋人天之有待。今兵部右侍郎總督薊遼本如吳公,最初承紫柏之付囑,身任金湯;既而作牧伯於斯邦,大弘誓願。爰有尊宿,號曰鎧公。實惟仔肩,罔惜膚髮。於是機緣輻輳,攝折雙施。革面革心,非焦瑕之設版;我疆我理,若汶陽之歸田。形勝頓還,灌莽斯辟。琅函貝葉,咸有庋棲;軍持漉囊,於焉至止。禪誦不改,像設有嚴,名曰化城,實則寶所矣。鎧公草昧伊始,規畫方新,逝將大建法幢,重構寶殿,忽焉順寂,時不待人。其法嗣曰慈門德公,念本師之雲亡,慨墜言之猶在。矢志紹述,努力經營。吳公乃自薊門詒書某曰:「吾子德公之族姓,而鎧公之雅遊也。無靳一言,以告四眾。」余惟吳公身連重鎮,道棲空門。鈴柝相聞,而鍾魚互答;夕烽傳報,而禪燈湛然。故能視空有為一如,融理事而無礙。且公護塔廟如頭目,則何忍三韓之故土,陷彼犬羊;憫眾生如裏毛,則何忍遼海之遺黎,沒於湯火。運慈悲為神武,借撻伐為撈籠。則白山可夷,黑水可塞,腥膻可以為淨土,椎髻可以為佛奴。以是機緣,熾然建立。豎浮圖於雲際,固將譬彼聚沙;移兜率於人間,又復何殊折草哉!斯言也,塵沙諸佛,大千劫內,自應彈指證明;紫柏諸公,常寂光中,亦有合掌讚歎云爾。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