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史演義/1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北史演義
←上一卷 第十四卷 內釁成肅宗遇毒 外難至靈后沉河 下一卷→


  話說這徐、鄭二奸獻計太后,太后忙問何計,儼曰:「陛下欲免大禍,除非暗行鴆毒,害了主上,以公主為太子,扶立為帝。那時權在陛下,內可杜群臣之口,外可止爾朱之兵。待人心已安,然後別選宗室,以正大位。不唯免禍,而且多福。陛下以為何如?」太后不語,既而曰:「帝既不復顧母,吾亦焉能顧子。」二人見太后已允,密密退出。

  且說武泰元年二月,帝御顯陽後殿,盧妃侍寢。帝飲酒甚美。睡至夜半,口渴呼湯,飲湯後胸忽煩悶,覺有異,問宮人曰:「頃所飲何酒?」宮人曰:「是太后送來進帝飲者,命勿泄,故不敢言。」帝知中毒,惋恨良久,後不能語,至五更而崩,在位十三年,一十九歲。盧妃大哭曰:「太后自殺其子,明日必歸罪於我。」遂自縊。宮人飛報太后,太后佯為哀痛,明日升殿,諭廷臣曰:「昨夜帝飲酒過多,五更崩於顯陽後殿。」群臣相顧失色。高陽王出班哭奏曰:「帝年少,初無疾病,何由遽爾晏駕?宮中定有奸人作逆,乞查侍寢何人,尚食何人,以究帝崩之由,庶大逆可除。」太后曰:「昨夜盧妃侍寢,已懼罪自縊,無從究問矣。」高陽王默然。群臣皆疑帝之暴崩,必出徐、鄭之謀,惟有飲恨而已,誰敢出聲。旋於潘妃宮中,抱出假太子,立為新君。百官先行朝賀,然後發喪,文武莫敢違者。越三日,太后見人心已安,復下詔曰:「潘妃所生,實是公主。因天子新崩,假言太子,以安物望。今有已故臨洮王寶暉之子元钊,高祖皇帝嫡孫,宜承寶祚。」於是即日迎入,登位於太極殿,是為幼帝,年始二歲。太后欲久專國政,貪其幼而立之。大赦天下,百官文武加二級,宿衛加三級。詔到并州,爾朱榮大驚,謂天穆曰:「主上年少,無疾遽崩,內中必有弒逆情弊。且帝年十九,天下猶稱為幼主。今奉未能言語的小兒以臨御天下,天下其誰服之?吾欲帥鐵騎赴哀山陵,剪誅奸佞,更立長君,何如?」天穆曰:「弟能若此,伊、霍復見於今矣。」

  乃抗表稱:

  大行皇帝背棄萬方,海內咸稱鴆毒致禍。豈有天子不豫,初不召醫,貴戚大臣皆不侍側,安得不使遠近怪愕?又以皇女為嗣,虛行赦宥,上欺天地,下惑朝野。已乃選君子孩提之中,使奸豎專朝,隳亂綱紀。何異掩目捕雀,塞耳撞鐘?今群盜沸騰,鄰敵窺伺,而欲以未言之兒鎮安天下,不亦難乎?願聽臣赴闕,參預大議,問侍臣帝崩之由,訪禁衛不知之狀,以徐、鄭之徒付之有司,雪普天之恥,謝率土之怨。然後更擇宗親,以承寶祚。發表後,下令諸將,以賀拔勝將前軍,賀拔岳副之,爾朱天光將左軍,司馬子如將右軍,爾朱兆為副元帥,竇泰為帳前都督,賀拔允為參謀,斛律金為護軍,爾朱重遠押後,自主中軍。統精兵五萬,擇日起行。命先鋒六渾引兵先進。

  六渾兵過困龍岡,忽報京中爾朱世隆至,歡接見世隆,謂曰:「吾奉太后命來見天寶,將軍且暫停軍馬。俟吾見過天寶,再議進止。」歡許諾。世隆來見爾朱榮,榮問:「何以至此?」世隆曰:「太后見兄表章大懼,召弟入宮,諄諄慰問。命弟到來勸兄勿動干戈,若肯安守邊隅,重封高爵,永享富貴。弟只得受命而來。」榮曰:「此皆太后飾說,吾豈肯受其籠絡,你亦不必進京了。」世隆道:「弟不復命,太后必疑,反令多為之備,非計之得也。不若弟去復命,以好言慰之,令彼不疑。兄乘其懈,便可直達京師。」

  榮曰:「你既要回,吾尚有一事相托。前日元天穆勸我廢黜納主,別立宗人。有長樂王子攸,其父武宣王有勛社稷,可冊立為帝。你道其人若何?」世隆曰:「若說此人,相貌不凡,果有人君之度,立之最宜。」榮曰:「此人果可,汝到京中,將吾推戴之意,暗暗通知長樂。吾兵到河內,即來奉迎。你亦早為脫身之計,勿誤我事。」世隆領命,臨行,謂榮曰:「請弟計之行日,已到京師,然後發兵。」榮許之。於是世隆星夜至京,復命於太后曰:「臣榮聞命已止兵矣,願太后勿憂。」太后大喜,賜金帛勞之。世隆拜退,密探子攸在府,便來進謁。子攸接進,見禮畢,便問:「卿往北邊,能止晉陽之兵否?」世隆請屏左右,私語王曰:「臣兄為先帝復仇,大兵必到。但其私誠欲奉大王為帝,以主社稷,令臣先來啟知。」王曰:「吾無德,不可以為君也。」世隆再三勸進,王乃應允。

  先是侍中元順一夕夢見黑雲一團,從西北角直衝東南,日月俱破,星象皆暗。俄而雲散,有日出於西南,光甚明。有人言曰:「此長樂日也。」忽見鸞旗黃蓋,皆是天子儀仗,去迎長樂王為帝。駕從閶闔門而入,升太極殿,百官呼萬歲。身在中書省,步行廊下,見大槐樹一株。脫去衣冠,坐於樹下而覺。明日,遇濟陰王元暉業,將夢一一告之,憂其不祥。暉業曰:「長樂是彭城子,莫非此人為帝乎?然彭城有功德於天下,若其子為帝,亦積善之報,兄何以為不祥也?」順曰:「黑雲,氣之惡者,北方之色,必有北敵來亂京師。日者,君象。月者,後象。眾星者,百官之象。今皆破暗,必有弒害二宮,殘殺百僚之事。可惜長樂為帝,年亦不久。日出西南,已屬未時,至酉時而沒,只有三個時辰。多則三年,亦必有變。吾坐槐樹之下,『槐』字木傍鬼身,並又解去冠冕,能無死乎?大約死後乃得三公贈也。」說罷慘然。後來其言皆應。

  再說太后得世隆回報,心無疑慮,寵任徐、鄭如故。忽有宮人啟奏:「盧妃在日,有宮娥慧娘年甚幼,能知未來事。前日假生太子,報知於帝者即是此女。帝怒其妄,幽之永巷。今言太后大禍臨頭,若寬其禁,彼能解救。」

  太后遂召之。慧娘至太后前,全無畏懼。太后問曰:「前潘妃生女,你從何知其非男?」慧娘曰:「妾得仙授,宮中事何一不知?太后欲行廢黜,徐、鄭唆成弒逆,瞞得眾人,瞞不得我。但恐釁從內起,禍自外來,六宮粉黛盡為刀下之魂,八百軍州都入他人之手。」太后聽了,大怒道:「無知潑賤,敢以妖言嚇人!」吩咐拿下斬首。慧娘笑道:「只怕你要殺我不能,人要殺你反易。」說罷,化為白鳥,沖天飛去。衣裳首飾盡卸階下。要知妖由人興,太后禍期已近,故有此怪誕之事。太后呆了半晌,兩旁宮女驚得魂膽俱消。

  忽有黃門表章呈進,稱奏爾朱之兵已過太行山,直閣爾朱世隆昨夜全家逃去。

  太后知事急,忙召王公大臣,俱入北宮商議。諸王皆恨太后淫逆,莫肯設策。

  獨徐紇大言曰:「爾朱榮稱兵向闕,文武宿衛足以制之。但守險要,以逸待勞。彼懸軍千里,士馬疲弊,破之必矣。願陛下勿以為憂。」太后信之,遂命黃門侍郎李神軌為大都督,領兵五萬至河北拒之;別將鄭季明、鄭先護領兵屯守河橋,武衛將軍費穆屯兵小平津。

  卻說榮自離了并州,大軍浩浩蕩蕩一路進發,沿路州郡皆具斗酒相犒,無一敢拒。過了上黨,六渾迎著,會兵一處,星夜前來。真是兵不留行,勢如破竹。將近河內,忽有探子報來:「河陽城內,朝廷差大將李神軌領兵把守。」爾朱榮傳令扎住人馬,對諸將道:「誰為我去擒此賊來?」賀拔勝應聲而出,請以五百騎往擒之。榮大喜,即命勝往。是時神軌屯兵河內,日日懼榮兵之來,手下將士全無鬥心。一聞破胡兵到,知其驍勇難敵,慌忙引兵渡河,退據內城。榮聞之大笑曰:「此等人何足污我刀刃?」忽報世隆到來,榮備問京中情事,世隆一一告訴,言其必敗。榮遂遣親軍王信,改換衣服潛入洛陽,迎長樂王子攸及彭城王元紹、霸成公子正弟兄三人同來河內。長樂謀於彭城曰:「爾朱兵到,玉石俱焚,吾等生死未卜,不如權且從之。但當速去,遲則恐有間阻。」遂乘五更時候改易服色,同了王信悄悄逃出京城,不由正路,從高渚渡河。榮聞王來,率領將士皆至河邊迎接,諸將及眾軍皆呼萬歲。榮遂結帳為行宮,奉王即位於河陽,是為敬宗皇帝。榮與眾將皆帳前朝賀。帝遂下詔,封兄元紹為無上王,弟子正為始平王。以爾朱榮為侍中、都督中外諸軍事大將軍、尚書令,封太原王。其餘將士並皆進爵有差。

  帝素有賢名,遠近聞知為帝,人心悅服。鄭先護謂季明曰:「新君已立,太后終亡。吾儕為誰守此?不如先行投順,以免同逆之誅。」二人遂迎拜馬首,請帝入城。神軌聞北中不守,率眾遁還。費穆與榮有舊,亦棄軍來降。

  榮見之大喜,不令見帝,留為帳中心腹。徐紇知大勢已去,矯詔夜開殿門,取了驊騮廄御馬十匹,東奔兗州。鄭儼不別太后,亦逃還鄉里。太后初聞長樂兄弟三人逃去,已疑宗室諸王有變;後聞長樂即位,鄭先護等投降,大驚。

  忽報李神軌回,太后召入問之,乃知費穆亦降,益懼。忙召鄭儼、徐紇,欲與商議,回報二人已逃。太后謂神軌曰:「諸事皆二人為之,今反棄我而去,何昧良乃爾。」神軌亦默然而退。其後連召大臣,無一至者。又聞新君有命,文武百官著往河橋迎接,眾皆遵旨。尚寶卿來索玉璽,鑾衣衛整備法駕。太后見時勢大變,乃入後殿,召孝明帝妃嬪,自胡后以下共三百餘人,盡出家瑤光寺,痛哭出宮。送幼主歸舊府,太后亦自入寺為尼。未幾,榮遣將軍朱端以一千鐵騎來執太后、幼主。端入京,問留守官曰:「太后、幼主何在?」

  留守曰:「太后避往瑤光寺,幼主送還舊邸。」端到寺,入見太后。太后大驚,問曰:「卿係何人?」端曰:「太原王將士奉旨來迎太后。」太后曰:「卿且退,吾當自往。」端不許,軍士皆拔刃相向。太后失色,只得上馬起行。端又執了幼主,齊至河橋見榮。榮命入帳相見。太后見榮,多所陳說。

  榮曰:「無多言。」喝令左右執至河邊,並幼主共沉之河。可憐一代國母,如此結果。正應術士之言,尊無二上,不得善終。後人有詩弔之曰:

    昔日捐軀全為子,一朝殺子又何為?

    黃河不盡東流恨,高后泉臺應笑之。

  榮既沉太后,費穆密說榮曰:「大王士馬不出十萬,長驅向洛,既無戰勝之威,群情素不厭服。以京師之眾,百官之盛,知公虛實,必有輕侮之心。若不大行誅殺,更樹親黨,恐大王還北之日,未度太行而內變作矣。」榮心然之。忽報慕容紹宗自晉陽來見,榮喜曰:「紹宗來,吾又添一助矣。」因謂之曰:「洛中人士繁盛,驕侈成俗,不加蔓剪,終難制馭。吾欲因百官出迎,悉誅之何如?」紹宗曰:「不可。太后荒淫失道,嬖幸弄權,淆亂四海。大王興義兵以清朝廷,此桓、文之業,伊、霍之舉,天下無不悅服。今無故殲夷多士,不分忠佞,恐大失天下之望,非良計也。」那知天寶性本殘忍,聞費穆言,頓起殺心。紹宗雖極口止之,榮終不聽,乃請帝循河,西至陶渚,別設行宮居之。無上、始平二王隨侍。榮密令心腹驍將郭羅剎、叱列剎鬼持刀立於帝側,詐為防衛,俟外變一起,即殺無上、始平。

  斯時百官皆至,求見新君。榮悉引之行宮西北河陰之野,曰:「帝欲在此祭天,百官宜下馬以待。」眾皆下馬。榮乃引胡騎四面圍之,責眾官曰:「昔日肅宗年幼,太后臨朝,全賴汝等匡輔。任劉騰之弄權,縱元叉之害政。及至徐、鄭用事,濁亂宮廷,四方兵起,九重被弒,曾無一人以身殉國,報君父之仇,伸大義於天下。職為公卿,實皆貪污無恥之徒。今天子賢聖,不用汝等匡弼也。」言訖,以手一揮,胡騎四面縱兵,百官之頭如砍瓜切菜。

  自丞相高陽王以下,朝臣共二千餘人,盡皆殺死。只見愁雲慘慘,怨氣重重。

  肝腦涂裂,皆錦衣玉食之儔;血肉飛揚,盡鳳子龍孫之屬。衣冠之禍,莫此為烈。但未識帝在行宮能保性命否,且聽下回細剖。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北史演義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