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史演義/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北史演義
←上一卷 第三十一卷 黑獺興師滅陳悅 六渾演武服婁昭 下一卷→


  話說高王聞賀拔岳死,軍中無主,以為得計,便遣長史侯景領輕騎五百,前往平涼撫其餘眾,不許遲誤。景受命,星夜趕行。行至安定郡,正與宇文軍相遇。泰方午食,聞士卒報道:「高王長史侯景引兵往平涼招撫。」泰食不及畢,吐哺上馬,出與景會,厲聲謂曰:「賀拔公雖死,宇文泰尚在,君來何為?」景聞言失色,徐對曰:「我猶箭耳,唯人所射。」遂不敢前,引軍而還。泰見景退,急往平涼進發。至則易素服,拜岳靈前,放聲大哭,淚流滿面。三軍之士無不悲哀。乃進諸將而謂之曰:「陳悅敢害元帥者,晉陽實使之。諸君既推我為主,須用我命。一大仇宜報,一王命宜遵。不滅陳悅,無以伸主帥之恨;不拒晉陽,無以恤國家之難。諸將有不附國而附歡者,聽使去。毋得心懷疑貳,以乾大戮。」諸將皆拜伏曰:「唯將軍命。」泰於是權攝軍事,號令嚴肅,眾心始有所屬。朔周回軍見泰,泰知其嚴諭軍士,不許掠民,大喜,握手勞之。朔周本姓赫連,因令復其舊姓,命之曰達。侯景回報高王,王復使景與代郡張華原、太安王基往平涼勞泰。泰不受,欲劫留之,謂三人曰:「留則共享富貴,不留命盡今日。」華原曰:「明公欲脅使者以死亡,此非華原等所懼也。」泰乃遣之。三人還,言於歡曰:「黑獺雄杰,異日必為王患。請及其未定舉兵滅之,庶無西顧之憂。」歡曰:「卿不見賀拔、侯莫乎?吾當以計拱手取之。」時孝武帝聞岳死,大驚,謂斛斯椿曰:「岳忠心為國,朕方倚以敵歡,今為賊臣所害,朕失一助矣。」椿曰:「岳死軍無主,悉召其兵將入京,以為禁衛,亦足壯吾國威。侯莫陳悅亦召赴洛,以彌後患。」帝從之,乃遣武衛將軍元毗,慰勞岳軍及侯莫陳悅之眾,並召還京。毗至平涼,泰率諸將來見。毗宣帝旨,泰曰:「吾等得為天子禁旅,甚善。但陳悅既附於歡,害我元帥,恐其不受帝命。公且留此,遣使以帝命召之,看其去留若何。」毗從之,以詔往,悅果不應召,泰謂毗曰:「悅不奉詔,恃有歡也。吾軍若去,關西非國有矣。此不可以不慮。」毗深然之。

  泰乃因毗歸,附表以聞。其略云:臣岳忽罹非命,都督寇洛等令臣權掌軍事,奉詔召岳軍入京。今高歡之眾已至河東,侯莫陳悅猶在水洛。士卒多是西人,顧戀鄉邑,若逼令赴闕,悅躡其後,歡邀其前,恐敗國殄民,所損更甚。乞少賜停緩,徐事誘導,漸就東引,庶幾免禍於目前,而得圖報於異日。

  帝覽表從之,即以泰為大都督,統領賀拔之軍。

  先是賀拔岳以東雍州刺史李虎為左廂。大都督岳死,虎奔荊州,說賀拔勝,使收岳眾,勝不從。後聞宇文泰代岳統眾,乃自荊州還赴之。至閿鄉為人所獲,送洛陽。帝方謀取關中,得虎甚喜,拜衛將軍,厚賜之,使就泰。

  遂與泰共謀討悅。泰方起兵,先以書責悅曰:賀拔公有大功於朝廷,身受一方之寄。君名微行薄,賀拔公薦君為隴右行臺,恩至渥矣。

  又高氏專權,君與賀拔公同受密旨,屢結盟約,而君黨附國賊,共危宗廟。口血未乾,匕首已發。負恩反噬,人人切齒。今吾與君皆受詔還闕,今日進退惟君是視。君若下隴東邁,吾亦自北道同歸。若首鼠兩端,吾則整率三軍,指日相見。

  時有原州刺史史歸素為岳所親任,河曲之變反為悅守。悅遣其黨王伯和、成次安引兵二千助之,鎮守原州。泰惡之,乃遣都督陳崇帥輕騎襲之。崇乘夜將十騎直抵城下,伏餘眾近路,約曰:「俟吾進城則鼓噪以前。」歸見騎少,全不為備。崇即入據城門。會高平令李賢及弟遠、穆在城中為內應,於是中外鼓噪,伏兵悉起。史歸敗走,擒之。並執次安、伯和二將。解至平涼。

  泰遂令崇行州事。泰至原州,眾軍畢集。悅聞之大懼,問計於眾將。南秦州刺史李弼謂悅曰:「賀拔公無罪而公害之,又不撫納其眾。今宇文夏州率師以來,聲言為主報仇,人懷怒心,其勢不可敵也。為公計,宜解兵謝之,以求其退。不然必及於禍。」悅不從。是時泰引兵上隴,軍令嚴明,秋毫無犯,百姓大悅,歸附益眾。軍出木狹關,雪深數尺,眾將欲止。泰曰:「兵乘雪進,此正兵法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一舉可滅之時也,奈何失此機會?」於是倍道兼行。悅聞之,退保略陽,留萬人守水洛。及泰至,其兵即降。泰據水洛,遣輕騎數百趨略陽。悅又退保上邽,召李弼拒泰。弼知悅必敗,陰使人詣泰,請為內應,泰大喜。悅方恐孤城難守,走保山險。弼誑其下曰:「侯莫陳公欲還秦州,汝輩何不束裝?」弼妻,悅之姨也,眾咸信之,爭取上邽。

  弼先據城門以安集之,遂舉城降泰。泰即以弼為原州刺史。其夜悅出軍將戰,軍自驚潰。又悅素猜忌,既敗,不聽左右近己,與其二弟及子,並謀殺岳者七八人棄軍迸走。數日之間盤桓往來,不知所趨。左右勸向靈州曹泥,悅從之。自乘驢,令左右皆步從,欲自山中趨靈州。泰使其將賀拔穎追之。悅過山嶺,行六七里,望見追騎將近,遂縊死於荒郭。追兵至,斬其首以獻於泰。

  泰入上邽,設岳位,以悅首哭而祭之。三軍悲喜。引薛憕為記室參軍,收悅府庫,財物山積。泰秋毫不取,皆以賞士卒。左右竊一銀甕以歸,泰知而罪之,取以剖賜將士,由是歸附者益堅。

  時幽州刺史孫定兒黨於悅,有眾數萬,據州不下。泰遣都督劉亮襲之。

  定兒以大軍去州尚遠,不為備。亮先豎一纛於近城高嶺,自將二百騎馳入城。

  定兒方置酒宴客,猝見亮至,眾皆駭愕,不知所為。亮麾兵斬定兒,遙指城外纛,命二騎曰:「出召大軍。」城中皆懾服,不敢動。泰聞捷,即命亮行幽州事。先是故氐王楊紹先降於魏,至是逃歸武興,襲執涼州刺史李叔仁,夏稱王。於是氐、羌、吐谷渾所在蠭起。自南岐以至瓜膳,跨州據郡者不可勝數。泰乃令李弼鎮原州,拔也惡蠔鎮南泰州,可朱渾元還鎮渭州,趙貴行泰州事。征取幽、涇、東秦、南岐四州之粟,以給軍。楊紹先懼,遂降於泰,送妻子為質,邊土皆寧。高王聞泰已定秦隴,遣使甘言厚禮以結之。泰不受,封其書,使親將張軌獻於帝。斛斯椿問軌曰:「高歡逆謀,行路皆知。人情所恃,唯在西方。未知宇文何如?」賀拔軌曰:「宇文公文足經國,武能定亂,誠國家柱石之臣。」椿曰:「誠如君言,大可恃也。」帝使軌歸,命泰發二千騎鎮東雍州,其大軍稍引而東,助為聲援。又加泰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關西大行臺、略陽縣公,承制封拜。泰乃隨才器使,拜諸將為諸州刺史,各守要地。有前岐州刺史盧待伯不受代,泰遣輕騎襲而擒之。

  長史于謹言於泰曰:「明公據關中險固之地,將士驍勇,土地膏腴。今天子在洛,迫於群凶。若陳明公之懇誠,算時事之利害,請都關右,挾天子以令諸侯,奉王命以討暴亂,此桓、文之業,千載一時也。」泰善之。今且按下不表。

  且說帝有妹平陽公主,年及笄,才貌兼美。帝敕選朝臣中有才望姿儀者,招為駙馬。時侍中封隆之、僕射孫騰皆喪妻,爭欲尚主。帝問王思政二人誰可?思政曰:「若選駙馬,孫騰不如隆之。」帝曰:「二臣皆歡心腹,朕自有處。」乃召二臣宴於御園,令公主從樓上觀之。宴罷,二臣退。帝問公主曰:「二臣孰愈?」公主不答。再問,答曰:「封隆之可。」帝遂選隆之為駙馬,擇日下降,騰怒隆之不讓己。謂斛斯椿曰:「隆之嘗私啟高王,言公在朝必構禍難。」椿聞大怒,即以奏帝,帝亦怒。隆之聞之懼,連夜逃歸晉陽。會騰帶仗入省,擅殺御史,懼罪亦逃。其時高王勛戚皆就外職,唯領軍婁昭在朝。昭見形勢孤立,亦辭疾歸。帝以斛斯椿兼領軍。由是圖歡之志益亟。

  卻說昭歸晉陽,王問何以遽歸,昭以朝局有變,懼涉於禍,故以病辭。

  王曰:「汝且安之。」當是時王正廣選美色,專圖佚樂,全不以國事為意。

  昭竊怪之。你道高王何以如此?先是王在東府,伺候於聽政堂者,宮女一百二十名,十二名一班,每日一換。不值班時仍歸於爾朱后宮。有宮女荀翠容,年十四,美而慧,為諸侍女之首。王頗愛之。一日王體不適,宿於聽政之後院。半夜呼湯飲,諸侍女皆熟睡,唯翠容立於牀側,以湯進。王問:「餘人何在?」曰:「已睡。」王復寤。明日責諸侍女,而賜翠容黃金釧一副。侍女皆怨翠容,言與王有私。后聞之大怒,剪去其髮,欲置之死。王命送之北府,后益怒。當夜王歸寢,后閉門不納。王怒后,遂歸北府,廣求天下女色,思有以勝后之美者。有青州刺史朱元貴獻一美人曰杜真娘,王納之。晉陽趙氏有二女皆美色,長名蘭嬈,次名蘭秀,王亦納之。又聞龍門薛修文有女瓊英,山東蘆氏有女鳳華,皆稱絕色,聘娶以歸。然色雖美,究不及后。嘗訪之陳山提,山提曰:「臣目中只有一女,名董仲容,潁川人。除東府美人外,罕有其匹。」王大喜,遂命山提往聘。以故婁昭聞之不悅,乃乘間諫王曰:「今君心有變,禍難方興,大王乃一代英雄,何不務遠圖而耽於聲色為?」

  王曰:「人生貴適志耳,外何求焉?」昭默然。王見其色不懌,笑曰:「子知吾姬妾之盛矣,盍亦觀吾宮室之美乎?」遂攜手同入宮來。

  要知高王的府第,本晉陽白馬寺基,又除四面民宅,以擴其址,因此宮院深沉。婁妃居正府,府有殿九間,廊宇二十四間,寢宮五間,左右四軒。後有迎春閣,閣外即花園,閣左右宮娥房五十餘間,寢宮前有天街,街前寶廷堂是會親戚之所。左有雕樓七間,右有畫堂九間。樓左五十餘步即鎖雲軒,小爾朱夫人所居。堂右五十餘步即鳳儀院,乃達奚夫人所居,是王征伊利時見其美而娶者。從柏林堂而入,又有偃月堂。堂後分二巷,巷內迴廊復道,皆眾夫人所居。王夫人居左巷之首,次則恒山夫人,次則岳夫人之棲鸞院,再次乃韓夫人清凝閣也。每一處則隔一座花園。右巷居首則穆夫人,次則游夫人之天香院。其餘別館不可勝計,皆新娶美人居之。庫藏倉厫一百餘所,府中宮娥六百餘人,珍寶羅綺皆如山積。婁昭隨了高王遊覽一遍。諸夫人有相見者,有不相見者。在在珠圍翠繞,奪目移情。至晚留宴於婁妃宮中,開懷暢飲,王不覺沉醉。昭辭歸,暗忖道:「有如此樂境,怪不得他專事遊樂了。」

  時交五鼓,忽聞命召。來使云:「大王已至西郊教場演兵,諸將皆集,特召領軍同去一觀。」昭大驚,忙乘馬趕去。只見旌旗密布,兵馬雲屯。高王坐將臺,諸將侍立,如負嚴霜,屏息聽命。少頃,白旗一麾,諸將各施技勇。人如猛虎,馬如游龍。箭及二百步外,莫不中的。諸將演畢,三軍排開陣勢,如臨大敵,步伐進退不失尺寸。雖孫吳用兵,無以逾此,昭見之竦然。

  少頃王回府,問昭曰:「吾久不視師矣。汝今觀之,比朝廷禁旅何如?」昭曰:「禁旅那得及此。」王曰:「不獨此軍然也,吾四境之兵無一不然。」

  昭乃拜伏。王又曰:「吾豈與朝廷較強弱哉?吾之耽於娛樂者,欲使上不我忌,庶各相安於無事。奈何上之逼我太甚乎?」昭再拜,曰:「大王所為,眾人固不識也。」看官,要曉得懷與安實敗名,高王是何等人而肯出此。即其兒女情長,莫非英雄作用。昭為心腹之戚,故微露其意。但未識晉陽之用果能不動否,且聽下卷分解。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北史演義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