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史演義/6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北史演義
←上一卷 第六十四卷 代周家撫臨華夏 平陳國統一山河 全書終


  話說尉遲迥欲求多助,遣使致書梁主,約其起兵。具言:楊堅當國,周室將傾。梁主世受周恩,當同心舉義,以誅賊臣。梁主得書,語左右曰:「昔我朝傾覆,寡人得延茲宗社者,實藉周家之力。今迥建義匡扶,理合助之。

  但堅居中制外,勢大難搖,圖之不成,反受其害,奈何?」諸將競勸梁主與迥連謀,謂進可以盡節周氏,退可以席捲山南。梁主狐疑未決,使中書舍人柳莊,奉書入周覘之。莊至周,堅極意撫納,執莊手曰:「孤昔以開府從役江陵,深蒙梁主殊眷。今主幼時艱,猥蒙顧托。梁主奕奕委誠,朝廷倚為屏藩。當相與共保羅寒,幸勿惑於異說,致違素志也。」莊歸復命,具道堅語,且曰:「昔袁紹、劉表、王陵、諸葛誕等,皆一時雄杰,據要地,擁強兵,然功業莫就,禍不旋踵者,良由魏、晉挾天子,保京都,仗大順以為名故也。今尉遲迥雖曰舊將,昏盲已甚。司馬消難、王謙等,皆常人之下者,非有匡合之才。周朝諸將多為身計,競效節於楊氏。以臣料之,迥等終當覆滅,隋公必移周祚。未若保境息民,以觀其變。」梁主深然之,遂絕尉遲迥,一心附堅。

  且說高熲至軍,勉勵將士,眾心益奮。因為橋於沁水,尉遲惇於上流縱火栰焚之。熲於軍中豫作土狗以御之,火不得施。惇佈陣二十餘里,麾兵小卻,欲待孝寬軍半渡而擊之。孝寬因其卻,鳴鼓齊進。軍既渡,熲命焚橋,以絕士卒反顧之心。於是西兵死戰,無不一以當百。惇兵不能支,遂大敗。

  惇單騎走,孝寬乘勝進追,直抵鄴下。迥聞兵敗,大怒曰:「孺子敗吾事。」

  乃命其二子惇與祐,悉將步騎十三萬陳於城南;親統萬騎別為一陣,皆綠巾錦襖,號曰「黃龍兵」。戰急時,用以摧堅陷銳,當之者無不披靡。又尉遲勤聞敵軍至鄴,亦帥眾五萬,自青州來會,以三千騎先至。迥素習軍旅,老猶披甲臨陣,親自搏戰,匹馬所向,萬人辟易。麾下軍士皆百戰之餘,無不驍勇。交戰良久,孝寬軍不利而卻。鄴中士民乘高觀戰者數萬人。宇文忻曰:「事急矣,吾當以詭道破之。」乃先射觀者,觀者皆走,轉相騰籍,聲若雷霆。忻乃傳呼曰:「賊敗矣!」眾復振,敵軍聞之,遂相擾亂。孝寬因其擾而乘之,迥軍大敗,走保鄴城。孝寬縱兵圍之,下令曰:「先登者有重賞。」

  驍將李詢、恩安伯賀婁子乾率行登城,城遂破。迥窘迫,升樓自守。先是崔弘度有妹,適迥子為妻。迥升樓時,弘度直上迫之。迥彎弓將射,弘度脫兜鍪謂迥曰:「頗相識否?今日各圖國事,不得顧私。以親戚之情,禁約亂兵,不至侵辱家室,所以報公也。事勢如此,公復何待?」迥因擲弓於地,極口罵堅,而自殺。弘度顧其弟弘升曰:「汝可取迥頭。」弘升斬之。軍士在小城中者,孝寬盡坑之。勤及惇、祐東走青州,未至,大將郭衍擒之以獻。堅以勤初有誠款,特不之罪,獨殺惇與祐.李惠自縛歸罪,堅復其官爵。蓋迥末年衰老,及兵起,以崔達拏為長史,文士無籌略,舉措失宜,凡六十八日而敗。

  於仲文進討檀讓軍,至蓼堤,去梁郡七里。檀讓擁眾數萬,仲文以弱卒挑戰而偽北。讓不設備,仲文還擊大破之,生獲五千餘人,斬首七百級。進攻梁郡,守將劉子寬棄城走,檀讓以餘眾屯城武,仲文襲破之,遂拔城武。

  席毗羅擁眾十萬,屯沛縣,將攻徐州。其妻、子在金鄉。仲文詐為毗羅使者,謂金鄉城主徐善淨曰:「檀將軍明日午時至金鄉,奉蜀公令賞賜將士,速備供具。」金鄉人皆喜。仲文簡精兵,偽建迥旗幟,倍道而進。善淨望見,以為檀讓,出迎謁。仲文執之,遂取金鄉。諸將欲屠其城,仲文曰:「此城乃毗羅起兵之所,當全其家室,其眾自歸。如即屠之,彼望絕矣。」眾皆稱善。

  於是進擊毗羅,其軍大潰,爭投洙水,積屍蔽江,江水為之不流。獲檀讓檻送京師,斬毗羅於陣。山東悉平。梁主聞迥敗,謂柳莊曰:「若從眾人之言,社稷已不守矣。」先是堅封劉昉為黃公,鄭譯為沛公,委以心膂,言無不從。

  朝野側目,稱為「黃沛」。二人恃功驕恣,溺於財利,不親職務。及辭監軍,堅始疏之,恩禮漸薄。高熲自軍所還,寵遇日隆。時山東雖服,而王謙未平,司馬消難外叛,堅憂之,忘寢與食。而昉逸游縱酒,相府事多遺落。堅解其職,乃以高熲為司馬。不忍廢譯,陰敕官屬,不得白事於譯。譯坐廳,事無所關預,惶懼,頓首求免。堅念舊情,猶以恩禮慰勉之。王誼兵至鄖州,司馬消難奔陳,遂復鄖州。梁睿將步騎二十萬討王謙,謙分兵據險拒守,睿奮擊破之,蜀人大震。謙遣其將達奚惎、高阿那肱、乙弗虔帥眾十萬攻利州,堰江水以灌之。城中戰士不過二千,刺史豆盧績晝夜拒守,勢甚危急。會睿兵至,惎等遁去。睿乃自劍閣入,進逼成都。謙令達奚惎城守,親率精兵五萬,背城結陳以戰。睿佯敗而退。謙追之,遇伏,遂大敗。及至城,城上已遍插敵軍旗幟。謙眾見之,皆潰。蓋萬戰時,達奚惎潛以城降,而睿軍已入據之也。謙惶急,單騎走新都。新都令王寶執之,斬其首以獻睿。復彔其餘黨,劍南亦平。於是群臣論功,以大丞相堅為相國,總百揆。去都督、大塚宰之號,進爵為王,以安陸等二十郡為隋國,贊拜不名,備九錫之禮。建臺置官,進妃獨孤氏為王后,世子勇為太子。靜帝二年二月,庚季才上言:「今月戊戌平旦,青氣如樓闕,見於國城之上,俄而變紫,逆風西行。《氣經》云:「天不能無雲而雨,皇上不能無氣而立。』今王氣已見,須即應之。又周武以二月甲子定天下,享年八百;漢高以二月甲午即帝位,享年四百。今二月甲子,宜應天受命。」群臣亦爭勸進。於是假周王詔,遜居別宮。甲子,命太傅杞公椿奉冊,大宗伯趙煚奉皇帝璽紱,禪位於隋。隋王冠遠遊冠,受冊璽,改服紗帽黃袍,入御臨光殿。服袞冕如元會之儀。大赦,改元開皇。

  命有司奉冊祀於南郊。以相國司馬高熲為尚書左僕射兼納言,相國司彔虞慶則為內史監兼吏部尚書,相國內郎李德林為內史令。其餘內外功臣,皆進爵有差。追尊皇考忠為武元皇帝,廟號太祖;皇妣呂氏為元明皇后。立獨孤氏為后,世子勇為太子。

  初、劉、鄭矯詔以隋主輔政,楊后雖不預謀,然以嗣子幼衝,恐權在他族,聞之甚喜。后知其父有異圖,意頗不平,形於言色。及禪位,憤惋逾甚。

  隋主內甚愧之,改封為樂平公主,欲奪其志。后以死誓,乃止。又息州刺史榮建緒與隋主有舊,將之官,隋主謂曰:「且躊躇,當共取富貴。」建緒正色曰:「明公此旨,非僕所聞。」及即位來朝,帝謂之曰:「卿亦悔否?」

  建緒稽首曰:「臣位非徐廣,情類楊彪。」帝笑曰:「朕雖不曉書語,亦知卿此言不遜。」虞慶則勸帝盡滅宇文氏,高熲、楊惠依違從之。李德林固爭,以為不可。隋主作色曰:「君書生,不足與議此。」於是周太祖以下子孫無遺。德林品位不進。旋弒靜帝,葬於恭陵。以其族人洛為嗣。

  且說隋主既受周禪,而江南尚屬陳氏,時懷併吞之志,因問將帥於高熲,熲薦賀若弼、韓擒虎可任。遂以弼鎮廣陵,擒虎鎮廬江,使處分南邊,潛為經略。唯是時,難初平,民力未復,故與陳氏猶敦鄰好之誼。及後主荒淫日甚,內寵張、孔二妃,外昵嬖臣狎客,酣歌達旦,百務皆廢,民不聊生,闔境嗟怨。隋主聞之,謂高熲曰:「東南之民,困於亂政久矣。我為民父母,豈可限一衣帶水而不拯之乎!卿有何策足以平之?」熲乃進策曰:「江北地寒,田收差晚;江南土熱,水田早熟。量彼收穫之際,微徵士馬,聲言掩襲。彼必屯兵守禦,廢其農時。彼既聚兵,我便解甲。再三如此,彼以為常。後更集兵,彼必不信。猶豫之頃,我乃濟師,登陸而戰,兵氣益倍。又江南土薄,舍多茅竹,所有儲積,皆非地窖。密遣行人,因風縱火,待彼修立,復更燒之。不出數年,自然才力俱盡。」隋主用其策,陳人始困。開皇八年三月戊寅,帝數陳主二十罪,散寫詔書二十萬紙,遍諭江外。其略云:陳叔寶據手掌之地,恣谿壑之險,劫奪閭閻,資產俱竭,驅逼內外,勞役弗休。窮奢極侈,俾晝作夜。斬直言之客,滅無罪之家。欺天造惡,祭鬼求恩。盛粉黛而執干戈,曳羅綺而呼警蹕。自古昏亂,罕或能比。君子潛逃,小人得志。天災地孽,物怪人妖。衣冠鉗口,道路以目。

  重以違言背德,搖蕩疆場,晝伏夜遊,鼠竊狗盜。天之所覆,無非朕臣,每關聽覽,有懷傷惻。可出師授律,應機誅殄,一朝蕩平,永清吳越。

  於是置淮南行臺於壽春,命晉王廣、秦王俊、清河公楊素皆為行軍元帥。

  廣出六合,俊出襄陽,素出永安,韓擒虎出廬州,賀若弼出廣陵,幾總管九,士兵五十一萬八千,皆受晉王節度。東接滄海,西距巴、蜀,旌旗舟楫,橫亙數千里。又命高熲為晉王元帥長史,一應軍事,皆取決焉。十二月,隋軍臨江。熲問薛道衡曰:「今茲大舉,江東必可克乎?」道衡曰:「必克。郭璞有言:「江東分王,三百年後與中國合。』今此數將周,一也。主上恭儉勤勞,叔寶荒淫驕侈,二也。國之安危,在所寄任。彼以江總為相,唯事詩酒,拔小人施文慶委以政事,任蕭摩訶、任蠻奴為大將,皆一夫之勇耳,三也。我有道而大,彼無道而小。量其甲士,不過十萬。西自巫峽,東至滄海,分之則勢懸而力弱,聚之則守此而失彼,四也。席捲之勢,事在不疑。」熲忻然曰:「得君一言,成敗之理,令人豁然。」

  九年正月朔,陳主朝會群臣。大霧四塞,入人鼻皆辛酸。陳主昏睡,至晡時乃起。是日,賀若弼自廣陵引兵濟江,韓擒虎自橫江宵濟,彩石守者皆醉,遂克之。晉王廣率大軍屯於六合鎮姚葉山。楊素帥水軍東下,舟艫被江,旌甲耀日。素坐平乘大船,容貌雄偉,陳人望之,皆懼曰:「清河公即江神也。」於是賀若弼自北道,韓擒虎自南道,二路並進。緣江諸戍,望風盡走。

  弼進據鍾山,頓兵白土岡之東。總管杜彥率步騎二萬,與擒虎合軍,屯於新林。時建康甲士,尚有十萬。後主素懦怯,不達軍事,臺內處分,一任施文慶。文慶懼貽帝憂,凡外有啟請,率皆不行。於是諸將解體,出降者相繼。

  擒虎自新林進兵,陳將任忠迎降於石子岡,導擒虎入朱雀門。城中文武皆逃,無一拒者。後主聞城破,與張、孔二妃避匿於井。軍士搜得之,遂與二妃同被執。陳遂亡。三月己巳,大軍班師,發陳君臣及後宮嬪御皆詣長安。辛亥,帝幸驪山,親勞旋師。奏凱歌入都,獻俘於太廟。帝坐大殿,引叔寶於前,及太子諸王二十餘人,司空消難以下,至尚書郎二百餘員,責以君臣不能相輔,乃至滅亡。叔寶及其群臣並愧懼伏地,屏息不敢對。既而宥之。先是消難降周,與帝有舊,情好甚篤。天元時,帝引而用之,得為隕州總管。及平陳,消難被執,特敕其死,斥為樂戶,二旬而免。猶以舊恩引見,尋卒於家。

  庚戌,大封功臣。御廣陽門賜宴,自門外夾道,布帛之積,達於南郭。頒賜各有差,凡用三百餘萬段。給復江南十年,蠲免餘州一年租賦。又詔宇文洛已承周後,而齊、梁、陳宗祀廢絕,命高仁英、蕭琮、陳叔寶以時修祭。所須器物,有司給之。蓋自晉代以來,南北分裂,東西割據,垂三百餘年。至隋氏聿興興,而禪周滅陳,天下遂成一統云。歌曰:

晉武龍興並吳蜀,上規秦漢統五服。
武號森列兵未戢,南風烈烈翻地軸。
為誰驅除膺大命,諸王先自殘骨肉。
淵曜猖狂勒虎繼,涼秦燕夏爭逐鹿。
殺氣飛揚天地昏,青衣執蓋愍懷辱。
一馬渡江守半壁,君臣無志中原復。
天開元魏平諸戎,佛狸威震江之東。
獻文孝文皆英主,精勤庶務勞宸衷。
平城奮志蒞中土,衣冠禮樂何雍容。
天未厭亂女禍起,春宮穢亂招狼烽。
秀容酋長清君側,百萬大兵手自勒。
黃河萬里陣雲高,滿朝文武皆失色。
可憐玉石焚侖岡,河陰荒草埋骨殖。
天禍人亂於斯極,未卜江山屬誰得。
草澤英雄大有人,六渾才略超等倫。
少年落拓困懷朔,蛟龍失水旁人輕。
閨中巨眼有婁氏,邂逅一見心相傾。
吁嗟六鎮總群盜,爾朱勢敗功難成。
高王得志羅英俊,朝權遙執朝臣驚。
熒惑搖搖入南斗,君臣疑忌生讒口。
晉陽兵至百官逃,天子下堂向西走。
關中黑獺人中杰,輕騎迎鑾氣飄撇。
勢均力敵各爭雄,分據東西魏土裂。
歡終洋及魏鼎移,秦亡覺立國亦竊。
無愁天子樂未央,天池獵罷平陽失。
周師長驅入鄴都,百年強敵一朝滅。
老公雖好後嗣弱,亂政紛紛心太劣。
齊人已滅躬蹈之,前後荒淫同一轍。
大權旁落歸椒房,趙王彈指空流血。
天心已改可奈何,鍾陵王氣亦銷磨。
東西南北大一統,隋文功業何巍峨。
嗚呼!
君不見三代之君以德昌,卜年卜世時久長。
Arrow l.svg上一卷 全書終
北史演義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