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史/卷01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齊武明皇后婁氏蠕蠕公主郁久閭氏彭城太妃爾硃氏小爾硃氏

上党太妃韓氏馮翊太妃鄭氏高陽太妃游氏馮娘李娘

文襄敬皇后元氏琅邪公主文宣皇后李氏段昭儀王嬪薛嬪

孝昭皇后元氏武成皇后胡氏弘德李夫人後主皇后斛律氏

後主皇后胡氏後主皇后穆氏馮淑妃周文皇后元氏文宣皇后叱奴氏

孝閔皇后元氏明敬皇后獨孤氏武成皇后阿史那氏武皇后李氏

宣皇后楊氏宣皇后硃氏宣皇后陳氏宣皇后元氏宣皇后尉遲氏

靜皇后司馬氏隋文獻皇后獨孤氏宣華夫人陳氏容華夫人蔡氏

煬湣皇后蕭氏

齊武明皇后婁氏,諱昭君,贈司徒內幹之女也。少明悟,強族多娉之,並不肯行。及見神武城上執役,驚曰:「此真吾夫也。」乃使婢通意,又數致私財,使以娉己,父母不得已而許焉。神武既有澄清之志,傾產以結英豪,密謀秘策,後恆參預。及拜勃海王妃,閫闈之事悉決焉。

後高明嚴斷,雅遵儉約,往來外舍,侍從不過十人。性寬厚,不妒忌,神武姬侍鹹加恩待。神武嘗將西討出師,後夜孿生一男一女,左右以危急,請追告神武。後弗聽,曰:「王出統大兵,何得以我故輕離軍幕?死生命也,來複何為。」神武聞之,嗟歎良久。沙苑敗後,侯景屢言請精騎二萬,必能取之。神武悅,以告於後。後曰:「若如其言,豈有還理?得獺失景,亦有何利。」乃止。神武逼於蠕蠕,欲娶其女而未決。後曰:「國家大計,願不疑也。」及蠕蠕公主至,後避正室處之,神武愧而拜謝焉。曰:「彼將有覺,願絕勿顧。」慈愛諸子,不異己出,躬自紡績,人賜一袍一褲。手縫戎服,以帥左右。弟昭以功名自達,其餘親屬,未嘗為請爵位,每言有材當用,義不以私亂公。

文襄嗣位,進為太妃。文宣將受魏禪,後固執不許,帝所以中止。天保初,尊為皇太后,宮曰宣訓。濟南即位,尊為太皇太后。尚書令楊愔等受遺詔輔政,疏忌諸王。太皇太后密與孝昭及諸大將定策誅之,下令廢立。孝昭即位,複為皇太后。孝昭崩,太后又下詔立武成帝。大寧二年春,太后寢疾,衣忽自舉,用巫媼言,改姓石氏。四月辛醜,崩于北宮,時年六十二。五月甲申,合葬義平陵。

太后凡孕六男二女,皆感夢。孕文襄則夢一斷龍;孕文宣則夢大龍,首尾屬天地,張口動目,勢狀驚人;孕孝昭則夢蠕龍於地;孕武成則夢龍浴於海;孕魏二後,並夢月入懷;孕襄城、博陵二王,夢鼠入衣下。後未崩,有童謠曰:「九龍母死不作孝。」及後崩,武成不改服,緋袍如故。未幾,登三台,置酒作樂;宮女進白袍,帝怒,投諸台下。和士開請止樂,帝大怒,撾之。帝于昆季,次實九,蓋其征驗也。

蠕蠕公主者,蠕蠕主郁久閭阿那瑰女也。蠕蠕強盛,與西魏通和,欲連兵東伐。神武病之,令杜弼使蠕蠕,為世子求婚。阿那瑰曰:「高王自娶則可。」神武猶豫,尉景與武明皇后及文襄並勸請,乃從之。武定三年,使慕容儼往娉之,號曰蠕蠕公主。八月,神武迎於下館,阿那瑰使其弟禿突佳來送女,且報聘,仍戒曰:「待見外孫,然後返國。」公主性嚴毅,一生不肯華言。神武嘗有病,不得往公主所,禿突佳怨恚,神武自射堂輿疾就公主。其見將護如此。神武崩,文襄從蠕蠕國法,蒸公主,產一女焉。

彭城太妃爾硃氏,榮之女,魏孝莊後也。神武納為別室,敬重逾于婁妃,見必束帶,自稱下官。神武迎蠕蠕公主還,爾硃氏迎于木井北,與蠕蠕公主前後別行,不相見。公主引角弓仰射翔鴟,應弦而落;妃引長弓斜射飛烏,亦一發而中。神武喜曰:「我此二婦,並堪擊賊。」後為尼,神武為起佛寺。天保初,為太妃。及文宣狂酒,將無禮於太妃,太妃不從,遂遇禍。

小爾硃者,兆之女也。初為建明皇后。神武納之,生任城王。未幾,與趙郡公琛私通,徙於靈州。後適范陽盧景璋。

上党太妃韓氏,軌之妹也。神武微時欲娉之,軌母不許。及神武貴,韓氏夫已死,乃納之。

馮翊太妃鄭氏,名大車,嚴祖妹也。初為魏廣平王妃。遷鄴後,神武納之,寵冠後庭,生馮翊王潤。神武之征劉蠡升,文襄蒸於大車。神武還,一婢告之,二婢為證。神武杖文襄一百而幽之,武明後亦見隔絕。時彭城爾硃太妃有寵,生王子浟,神武將有廢立意。文襄求救于司馬子如。子如來朝,偽為不知者,請武明後。神武告其故。子如曰:「消難亦奸子如妾,如此事,正可覆蓋。妃是王結髮婦,常以父母家財奉王,王在懷朔被杖,背無完皮,妃晝夜供給看瘡。後避葛賊,同走並州。貧困,然馬屎,自作靴,恩義何可忘?夫婦相宜,女配至尊,男承大業,又婁領軍勳,何宜搖動?一女子如草芥,況婢言不必信。」神武因使子如鞫之。子如見文襄,尤之曰:「男兒何意畏威自誣?」因教二婢反辭,脅告者自縊,乃啟神武曰:「果虛言。」神武大悅,召後及文襄。武明後遙見神武,一步一叩頭。文襄且拜且進,父子夫妻相泣,乃如初。神武乃置酒曰:「全我父子者,司馬子如。」賜之黃金百三十斤,文襄贈良馬五十匹。

高陽太妃游氏,父京之,為相州長史。神武克鄴,欲納之;京之不許,遂牽曳取之。京之尋死。游氏于諸太妃中最有德訓,諸王、公主婚嫁,常令主之。

馮娘者,子昂妹也,初為魏任城王妃,適爾硃世隆。神武納之,生浮陽公主。李娘者,延實從妹也。初為魏城陽王妃。又王娘生永安王浚,穆娘生平陽王淹。並早卒,不為太妃。

文襄敬皇后元氏,魏孝靜帝之姊也。孝武帝時,封馮翊公主,而歸於文襄。容德兼美,曲盡和敬。初生河間王孝琬,時文襄為世子,三日而孝靜幸世子第,贈錦彩及布帛萬匹。世子辭,求通受諸貴禮遺,於是十屋皆滿。次生兩公主。文宣受禪,尊為文襄皇后,居靜德宮。及天保六年,文宣漸致昏狂,乃移居于高陽之宅而取其府庫,曰:「吾兄昔奸我婦,我今須報。」乃淫於後。其高氏女婦,無親疏皆使左右亂交之於前。以葛為絙,令魏安德主騎上,使人推引之。又命胡人苦辱之。帝又自呈露,以示群下。武平中,後崩,祔葬義平陵。

琅邪公主名玉儀,魏高陽王斌庶生妹也。初不見齒,為孫騰妓,騰又放棄。文襄遇諸途,悅而納之,遂被殊寵,奏魏帝封焉。文襄謂崔季舒曰:「爾由來為我求色,不如我自得一絕異者。崔暹必當造直諫,我亦有以待之。」及暹諮事,文襄不復假以顏色。居三日,暹懷刺,墜之於前。文襄問:「何用此為?」暹悚然曰:「未得通公主。」文襄大悅,把暹臂入見焉。季舒語人曰:「崔暹常忿吾佞,在大將軍前,每言叔父合殺。及自作體佞,乃體過於吾。」玉儀同產姊靜儀,先適黃門郎崔括,文襄亦幸之,皆封公主。括父子由是超授,賞賜甚厚焉。

文宣皇后李氏諱祖娥,趙郡李希宗女也。容德甚美。初為太其原公夫人。及帝將建中宮。高隆之、高德正言漢婦人不可為天下母,宜更擇美配。楊愔固請依漢、魏故事,不改元妃。而德正猶固請廢後而立段昭儀,欲以結勳貴之援。帝竟不從而立後焉。帝好捶撻嬪禦,乃至有殺戮者,唯後獨家禮敬。天保十年,改為可賀敦皇后。孝昭即位,降居昭信宮,號昭信皇后。武成踐阼,逼後淫亂雲:「若不許我,當殺爾兒。」後懼,從之。後有娠,太原王紹德至閣,不得見。慍曰:「兒豈不知邪?姊姊腹大,故不見兒。」後聞之大慚,由是生女不舉。帝橫刀詬曰:「爾殺我女,我何不殺爾兒?」對後前築殺紹德。後大哭,帝愈怒,裸後亂撾撻之,號天不已。盛以絹囊,流血淋漉,投諸渠水,良久乃蘇,犢車載送妙勝尼寺。後性愛佛法,因此為尼。齊亡,入關,隋時得還趙郡。

段昭儀,韶妹也。婚夕,韶妻元氏為俗弄女婿法戲文宣,文宣銜之。後因發怒,謂韶曰:「我會殺爾婦!」元氏懼,匿婁太后家,終文宣世不敢出。昭儀才色兼美,禮遇殆同正嫡。後主時,改適錄尚書唐邕。

王嬪者,琅邪人也。嬪姊先適崔修,文宣並幸之。數數降其夫家,超用修為尚書郎。

薛嬪者,本倡家女也。年十四五時,為清河王嶽所好。其父求內宮中,大被嬖寵。其姊亦俱進禦。文宣後知先與嶽通,又為其父乞司徒公。帝大怒,先鋸殺其姊。薛嬪當時有娠,過產亦從戮。

孝昭皇后元氏,開府元蠻女也。初為常山王妃,天保末,賜姓步六孤。孝昭即位,立為皇后。帝崩,從梓宮之鄴。始度汾橋,武成聞後有奇藥,追索之不得,使閹人就車頓辱。降居順成宮。武成既殺樂陵王,元被閟隔,不得與家相知。宮闈內忽有飛語,帝令檢推,得後父兄書信,元蠻由是坐免官。後以齊亡,入周氏宮中。隋文帝作相,放還山東。

武成皇后胡氏,安定胡延之女。其母范陽盧道約女。初懷孕,有胡僧詣門曰:「此宅瓠蘆中有月。」既而生後。天保初,選為長廣王妃。產後主日,有鴞鳴於產帳上。武成崩,尊為皇太后。陸媼及和士開密謀殺趙郡王睿,出婁定遠、高文遙為刺史。和、陸諂事太后,無所不至。初,武成時,後與諸閹人褻狎。武成寵倖和士開。每與後握槊,因此與後奸通。自武成崩後,數出詣佛寺,又與沙門曇獻通。布金錢於獻度下,又掛寶裝胡床於獻屋壁,武成平生之所禦也。乃置百僧於內殿,托以聽講,日夜與曇獻寢處。以獻為昭玄統。僧徒遙指太后以弄曇獻,乃至謂之為太上者。帝聞太后不謹,而未之信。後朝太后,見二少尼,悅而召之,乃男子也。於是曇獻事亦發,皆伏法。並殺元山王三郡君,皆太后之所昵也。帝自晉陽奉太后還鄴,至紫陌,卒遇大風。兼舍人魏僧伽明風角。奏言:「即時當有暴逆事。」帝詐雲鄴中有急,彎弓纏弰,馳入南城。令鄧長顒幽太后北宮。仍有敕,內外諸親一不得與太后相見。久之,帝迎複太后。太后初聞使者至,大驚,慮有不測。每太后設食,帝亦不敢嘗。周使元偉來聘,作《述行賦》,敘鄭莊公克段而遷薑氏。文雖不工,當時深以為愧。齊亡,入周,恣行奸穢。開皇中殂。

弘德夫人李氏,趙郡李叔讓女也。初為魏靜帝嬪,武成納焉。生南陽王仁盛,為太妃。姊為南安王思妃,坐夫反,以燒死。太妃聞之,發狂而薨。

文宣王嬪及中人盧勒叉妹,武成並以為嬪。武成崩後,胡後令二嬪自殺。二嬪悲哭,後主為之惻愴。私遺衣物,令出外避焉。盧養淮南王,後為太妃。

又有馬嬪,亦得幸,為後所妒,自縊死。

彭榮、任祥並有女,因坐父兄事,皆入宮,為文宣所幸。武成以彭為夫人,養齊安王,任生丹楊王,並為太妃。

後主皇后斛律氏,左丞相光之女也。初為皇太子妃,後主受禪,立為皇后。武平三年正月,生女。帝欲悅光,詐稱生男,為之大赦。光誅,後廢在別宮,後令為尼。齊滅,嫁為開府元仁妻。

後主皇后胡氏,隴東王長仁女也。胡太后失母儀之道,深以為愧,欲求悅後主,故飾後於宮中。令帝見之。帝果悅,立為弘德夫人,進左昭儀,大被寵愛。斛律後廢,陸媼欲以穆夫人代之,太后不許。祖孝征請立胡昭儀,遂登為皇后。陸媼既非勸立,又意在穆夫人,其後于太后前作色而言曰:「何物親侄女,作如此語言!」太后問有何言。曰:「不可道。」固問之,乃曰:「語大家雲,太后行多非法,不可以訓。」太后大怒,喚後出,立剃其發,送令還家。帝思之,每致詩以通意。後與斛律廢後俱召入內。數日而鄴不守,後亦改嫁雲。

後主皇后穆氏,名邪利,本斛律後從婢也。母名輕霄,本穆子倫婢也,轉入侍中宋欽道家,奸私而生後,莫知氏族,或雲後即欽道女子也。小字黃花,後字舍利。欽道婦妒,輕霄面黥為宋字。欽道伏誅,黃花因此故宮。有幸于後主,宮內稱為「舍利大監」。女侍中陸太姬知其寵,養以為女,薦為弘德夫人。武平元年六月,生皇子恆。于時後主未有儲嗣,陸陰結待,以臣撫之任不可無主。時皇后斛律氏,丞相光之女也,慮其懷恨,先令母養之立為皇太子。陸以國姓之重,穆、陸相對,又奏賜姓穆氏。胡庶人之廢也,陸有助焉。故遂立為皇后,大赦。初,有折沖將軍元正烈,於鄴城東水中得璽以獻,文曰「天皇後璽」,蓋石氏所作。詔書頒告,以為穆後之瑞焉。武成為胡後造真珠裙褲,所費不可稱計,被火燒。後主既立穆皇后,複為營之。屬周武遭太后喪,詔侍中薛孤、康買等為吊使,又遣商胡齎錦彩三萬疋與吊使同往。欲市真珠,為皇后造七寶車。周人不與交易,然而竟造焉。先是,童謠曰:「黃花勢欲落,清觴滿杯酌。」言黃花不久也。後主自立穆後以後,昏飲無度,故雲「清觴滿杯酌」。陸息駱提婆,詔改姓為穆;陸,太姬。皆以皇后故也。後既以陸為母,提婆為家,更不采輕霄。輕霄後自療面,欲求見,為太姬陸媼使禁掌之,竟不得見。

馮淑妃名小憐,大穆後從婢也。穆後愛衰,以五月五日進之,號曰「續命」。慧黠能彈琵琶,工歌舞。後主惑之,坐則同席,出則並馬,願得生死一處。命淑妃處隆基堂,淑妃惡曹昭儀所常居也,悉令反換其地。周師之取平陽,帝獵於三堆,晉州亟告急。帝將還,淑妃請更殺一圍,帝從其言。識者以為後主名緯,殺圍言非吉征。及帝至晉州,城已欲沒矣。作地道攻之,城陷十余步,將士乘勢欲入。帝敕且止,召淑妃共觀之。淑妃妝點,不獲時至。周人以木拒塞,城遂不下。舊俗相傳,晉州城西石上有聖人跡,淑妃欲往觀之。帝恐弩矢及橋,故抽攻城木造遠橋,監作舍人以不速成受罰。帝與淑妃度橋,橋壞,至夜乃還。稱妃有功勳,將立為左皇后,即令使馳取禕翟等皇后服禦。仍與之並騎觀戰,東偏少卻,淑妃怖曰:「軍敗矣!」帝遂以淑妃奔還。至洪洞戍,淑妃方以粉鏡自玩,後聲亂唱賊至,於是複走。內參自晉陽以皇后衣至,帝為按轡,命淑妃著之,然後去。帝奔鄴,太后後至,帝不出迎;淑妃將至,鑿城北門出十裏迎之。複以淑妃奔青州。後主至長安,請周武帝乞淑妃,帝曰:「朕視天下如脫屣,一老嫗豈與公惜也!」仍以賜之。

及帝遇害,以淑妃賜代王達,甚嬖之。淑妃彈琵琶,因弦斷,作詩曰:「雖蒙今日寵,猶憶昔時憐。欲知心斷絕,應看膠上弦。」達妃為淑妃所譖,幾致於死。隋文帝將賜達妃兄李詢,令著布裙配舂。詢母逼令自殺。

後主以李祖欽女為左昭儀,進為左娥英。裴氏為右娥英。娥英者,兼取舜妃娥皇、女英名,陽休之所制。

樂人曹僧奴進二女,大者忤旨,剝面皮;少者彈琵琶,為昭儀。以僧奴為日南王。僧奴死後,又貴其兄弟妙達等二人,同日皆為郡王。為昭儀別起隆基堂,極為綺麗。陸媼誣以左道,遂殺之。

又有董昭儀、毛夫人、彭夫人、王夫人、小王夫人、二李夫人,皆嬖寵之。毛能彈箏,本和士開薦入。帝所幸彭夫人,亦音妓進;死于晉陽,造佛寺,與總持相埒。一李是隸戶女,以五弦進。一李即孝貞之女也。小王生一,男,諸閹人在傍,皆蒙賜給。毛兄思安,超登武衛。董父賢義,為作軍主,由昭儀亦超登開府。自餘姻屬,多至大官。

周文皇后元氏,魏孝武之妹也。初封平原公主,適開府張歡。歡性貪殘,遇後無禮。帝殺歡,改封後為馮翊公主,以配周文帝。生孝閔帝。魏大統十七年,薨。恭帝三年十二月,合葬成陵。孝閔踐阼,追尊為王后。武成初,又追尊為皇后。

文宣皇后叱奴氏,代人也。周文帝為丞相,納為姬,生武帝。天和二年六月,尊為皇太后。建德三年三月,崩。五月,葬永固陵。

孝閔皇后元氏,名胡摩,魏文帝第五女也。初封晉安公主。帝之為略陽公也,尚焉。及踐阼,立為王后;帝被廢,後出俗為尼。建德初,武帝誅晉公護,上帝尊號,以後為孝閔皇后,居崇義宮。隋革命,後出居裏第。大業十二年,殂。

明敬皇后獨孤氏,太保、衛公信之長女也。帝之在籓,納為夫人。二年正月,立為王后。四月,崩,葬昭陵。武成初,追崇為皇后。明帝崩,與後合葬焉。

武成皇后阿史那氏,突厥木杆可汗俟斤之女也。突厥滅蠕蠕後,盡有塞表之地,志陵中夏。周文方與齊人爭衡。結以為援。俟斤初欲以女配帝,既而悔之。武帝即位,前後累遣使焉。保定五年二月,詔陳公純。許公于文貴、神武公竇毅、南安公楊薦等,備皇后文物及行殿,並六宮以下一百二十人,至俟斤牙所迎後。俟斤又許齊婚,將有異志,純等累請,不得反命。會雷風大起,飄壞其穹廬,俟斤大懼,以為天譴,乃禮送後,純等奉之以歸。天和三年三月至,武帝接以親迎之禮。後有姿貌,善容止,帝深敬禮焉。宣帝即位,尊後為皇太后。大象元年二月,改為天元皇太后。二年二月,又尊曰天元上皇太后。宣帝崩,靜帝尊為太皇太后。隋開皇二年,殂,年三十二。隋文詔有司備禮,祔葬後於孝陵。

武皇后李氏,名娥姿,楚人也。于謹平江陵,後家被籍沒。至長安,周文以後賜武帝。後得親幸,生宣帝。宣政元年七月,尊為帝太后。大象元年二月,改為天元帝太后。七月,又尊為天皇太后。二年二月,尊為天元聖皇太后。宣帝崩,靜帝尊為大帝太后。隋開皇元年三月,出俗為尼,改名常悲。八年,殂,以尼禮葬于京城南。

宣皇后楊氏名麗華,隋文帝之長女也。帝在東宮,武帝為帝納後為皇太子妃。宣政元年閏六月,並為皇后。帝后自稱天元皇帝,號後為天元皇后。尋又立天皇後及左右皇后,與為四皇后。二年二月,詔取象四星,於是後及三皇后並加大焉。冊授後為天元大皇后,又立天中大皇后,與後為五皇后焉。後性柔婉,不妒忌,四皇后及嬪禦等鹹愛而仰之。帝後昏暴滋甚,喜怒乖度。嘗譴後,欲加之罪,後進止詳閑,辭色不撓。帝大怒,遂賜後死,逼令自引決。後母獨孤氏聞之,詣閣陳謝,叩頭流血,然後得免。帝崩,靜帝尊後為皇太后,居弘聖宮。初,宣帝不豫,詔隋文帝入禁中侍疾。及大漸,劉昉、鄭譯等因矯詔以隋文帝受遺輔政。後初雖不預謀,然以嗣主幼沖,恐權在他族,不利於己,聞昉、譯已行此詔,心甚悅。後知隋文有異圖,意頗不平。及行禪代,憤惋愈甚。隋文內甚愧之。開皇初,封後為樂平公主。後又議奪其志,後誓不許,乃止。大業五年,從煬帝幸張掖,殂於河西。詔還京,所司備禮,祔葬後於定陵。

宣帝后硃氏,名滿月,吳人也。其家坐事,沒入東宮。宣帝之為太子,後被選掌衣服,帝召幸之,遂生靜帝。大象元年四月,立為天元帝后。七月,改為天皇後。二年二月,又改為天大皇后。後本非良家子,又年長於帝十餘歲,疏賤無寵。以靜帝故,特尊崇之,班亞楊皇后焉。宣帝崩,靜帝尊後為帝太后。隋開皇元年二月,出俗為尼,改名法靜。六年,殂,以尼禮葬於京城西。

宣帝后陳氏,名月儀,自雲潁川人,大將軍山提之第八女也。大象元年六月,以選入宮,拜為德妃。月餘日,立為天左皇后。二年二月,改為天左大皇后。三月,又詔以坤儀比德,土數惟五,四大皇后外,增置天中大皇后一人。於是以後為天中大皇后。帝崩,後出俗為尼,改名華光。後永徽初終。

父山提,本爾硃兆之隸。仕齊,位特進、開府、東兗州刺史、謝陽王。武帝平齊,拜大將軍,封淅陽公。大象元年,以後父超授上柱國,進鄅國公,除大宗伯。

宣帝皇后元氏,名樂尚,河南洛陽人,開府晟之第二女也。年十五,被選入宮,拜貴妃。大象元年七月,立為天右皇后。二年二月,改為天右大皇后。帝崩,後出家為尼,改名華勝。初,後與陳皇后同時被選入宮,俱拜為妃;及升後,又同日受冊。帝寵遇二後,禮數均等,年齒複同,特相親愛。及為尼後,李、硃及尉遲後並相繼殞歿,而二後貞觀中尚存。

後父晟,少以元氏宗室,拜開府。大象元年七月,以後父進位上柱國,封翼國公。

宣帝皇后尉遲氏名繁熾,蜀公迥之孫女也。有美色。初適杞公亮子西陽公溫,以宗婦例入朝,帝逼幸之。及亮謀逆,帝誅溫,追後入宮,拜長貴妃。大象二年三月,立為天左大皇后。帝崩,後出俗為尼,改名華道。隋開皇十五年,殂。

靜帝司馬皇后名令姬,柱國、滎陽公消難之女也。大象元年二月,宣帝傳位於帝,七月為帝納後為皇后。二年九月,隋文帝以後父奔陳,廢後為庶人。後嫁為隋司州刺史李丹妻,貞觀初猶存。

隋文獻皇后獨孤氏,諱伽羅,河南洛陽人,周大司馬、衛公信之女也。信見文帝有奇表,故以後妻焉。時年十四。帝與後相得,誓無異生之子。後姊為周明帝后,長女為周宣帝后;貴戚之盛,莫與為比,而後每謙卑自守。及周宣帝崩,隋文居禁中,總百揆。後使李圓通謂文帝曰:「騎獸之勢,必不得下,勉之!」及帝受禪,立為皇后。

突厥嘗與中國交市,有明珠一篋,價直八百萬;幽州總管陰壽白後市之。後曰:「當今戎狄屢寇,將士罷勞,未若以八百萬分賞有功者。」百寮聞而畢賀。文帝甚寵憚之。帝每臨朝,後輒與上方輦而進,至閣乃止。使宮官伺帝,政有所失,隨則匡諫,多所弘益。候帝退朝而同反宴寢,相顧欣然。後早失二親,常懷感慕,見公卿有父母者,每為致禮焉。有司奏曰:「《周禮》,百官之妻,命于王后。憲章在昔,請依古制。」後曰:「以婦人與政,或從此漸,不可開其源也。」不許。後每謂諸公主曰:「周家公主類無婦德,失禮于舅姑,離薄人骨肉,此不順事,爾等當誡之。」後姑子都督崔長仁犯法當斬,文帝以後故免之。後曰:「國家之事,焉可顧私!」長仁竟坐死。異母弟陀以貓鬼巫蠱咒詛於後,坐當死。後三日不食,為之請命曰:「陀若蠹政害民者,不敢言。今坐為妾身,請其命。」陀於是減死一等。

後雅性儉約。帝常合止利藥,須胡粉一兩,宮內不用,求之竟不得。又欲賜柱國劉嵩妻織成衣領,宮內亦無。上以後不好華麗,時齊七寶車及鏡臺絕巧麗,使毀車而以鏡臺賜後。後雅好讀書,識達今古,凡言事皆與上意合,宮中稱為二聖。嘗夢周阿史那後,言受罪辛苦,求營功德。明日言之,上為立寺追福焉。後兄女,夫死於並州,後嫂以女有娠,請不赴葬。後曰:「婦人事夫,何容不往!其姑在,宜自諮之。」姑不許,女遂行。

後頗仁愛,每聞大理決囚,未嘗不流涕。然性尤妒忌,後宮莫敢進禦。尉遲迥女孫有美色,先在宮中,帝于仁壽宮見而悅之,因得幸。後伺帝聽朝,陰殺之。上大怒,單騎從苑中出,不由徑路,入山谷間三十餘裏。高熲、楊素等追及,扣馬諫。帝太息曰:「吾貴為天子,不得自由!」高熲曰:「陛下豈以一婦人而輕天下?」帝意少解,駐馬良久,夜方還宮。後候上於閣內,及帝至,流涕拜謝。熲、素等和解之,上置酒極歡。後自此意頗折。

初,後以高熲是父之家客,甚見親禮。至是,聞熲謂己為一婦人,因以銜恨。又以熲夫人死,其妾生男,益不善之,漸加譖毀。帝亦每事唯後言是用。後見諸王及朝士有妾孕者,必勸帝斥之。時皇太子多內寵,妃元氏暴薨,後意太子愛妾雲氏害之。由是諷帝,黜高熲,竟廢太子立晉王廣,皆後之謀也。

仁壽二年八月甲子,日暈四重。己巳。太白犯軒轅。其夜,後崩于永安宮,時年五十九,葬於太陵。其後宣華夫人陳氏、容華夫人蔡氏俱有寵,帝頗惑之,由是發疾。及危篤,謂侍者曰「使皇后在,吾不及此」雲。

宣華夫人陳氏,陳宣帝女也。性聰慧,姿貌無雙。及陳滅,配掖庭,後選入宮為嬪。時獨孤皇后性妒,後宮罕得進禦,唯陳氏有寵。煬帝之在籓也,陰有奪宗之計,規為內助,每致禮焉。進金蛇、金駝等物,以取媚于陳氏。皇太子廢立之際,頗有力焉。及文獻皇后崩,進位為貴人。專房擅寵,主斷內事,六宮莫與為比。及帝大漸,遺詔拜為宣華夫人。初,帝寢疾于仁壽宮,夫人與皇太子同侍疾。平旦更衣,為太子所逼,夫人拒之得免。歸於上所,上怪其神色有異,問之。夫人泣以實對。帝恚曰:「畜生何堪付大事,獨孤誠誤我!」意謂獻皇后也。因呼兵部尚書柳述、黃門侍郎元岩曰:「呼我兒!」述等呼太子。帝曰:「勇也。」述、岩出閣為敕書訖,示左僕射楊素。素以白太子,太子遣張衡入寢殿,遂令夫人及後宮同侍疾者並就別室。俄聞上崩,而未發喪也。夫人與諸後宮相顧曰:「事變矣!」皆色動股粟。晡後,太子遣使者齎金合,帖紙於際,親署封字,以賜夫人。夫人見,怕懼,以為鴆毒,不敢發。使者促之,乃發,見合中有同心結數枚。諸宮人相謂曰:「得免死矣!」陳氏恚而卻坐,不肯致謝。諸宮人共逼之,乃拜使者。其夜,太子蒸焉。煬帝即位,出居仙都宮。尋召入,歲餘而終,時年二十九。帝深悼之,為制《神傷賦》。

容華夫人蔡氏,丹陽人也。陳滅。以選入宮,為世婦。容儀婉嬈,帝甚悅之。以文獻後故,希得進幸。後崩後,漸見寵遇,拜為貴人,參斷宮掖,亞于陳氏。帝寢疾,加號容華夫人。帝崩後,亦為煬帝所蒸。

煬帝湣皇后蕭氏,梁明帝巋之女也。江南風俗,二月生子者不舉。後以二月生,由是季父岌收養之。未歲,岌夫妻俱死,轉養舅張軻家。軻甚貧窶,後躬親勞苦。煬帝為晉王,文帝為選妃于梁,卜諸女皆不吉。巋乃迎後於舅氏,令使者占之,曰:「吉。」遂冊為妃。

後性婉順,有智識,好學解屬文,頗知占候,文帝大善之。煬帝甚寵敬焉。及帝嗣位,立為皇后。帝每遊幸,未嘗不隨從。時後見帝失德,心知不可,不敢措言,因為《述志賦》以自寄焉。其詞曰:

承積善之余慶,備箕帚於皇庭。恐修名之不立,將負累於先靈。乃夙夜而匪懈,實夤懼于玄冥。雖自強而不息,亮愚蒙之多滯。思竭節於天衢,才追心而弗逮。實庸薄之多幸,荷隆寵之嘉惠。賴天高而地厚,屬王道之升平。均二儀之覆載,與日月而齊明。乃春生而夏長,等品物而同榮。願立志於恭儉,私自兢於誡盈。孰有念于知足,苟無希於濫名。惟至德之弘深,情弗邇於聲色。感懷舊之餘恩,求故劍於宸極。叨不世之殊眄,謬非才而奉職。何寵祿之逾分,撫胸襟而未識。雖沐浴於恩光,內慚惶而累息。顧微躬之寡昧,思令淑之良難。實不遑於啟處,將有情而自安!若臨深而履薄,心戰粟其如寒。夫居高而必危,每處滿而防溢。知恣誇之非道,乃攝生於沖謐。嗟寵辱之易驚,尚無為而抱一。履謙光而守志,且願守乎容膝。珠簾玉箔之奇,金屋瑤台之美;雖時俗之崇麗,蓋哲人之所鄙。愧絺綌之不工,豈絲竹而喧耳。知道德之可尊,明善惡之由己。蕩囂煩之俗慮,乃伏膺于經史。綜箴誡以訓心,觀女圖而作軌。遵古賢之令范,冀福祿之能綏。時循躬而三省,覺今是而昨非。嗤黃、老之損思,信為善之可歸。慕周姒之遺風,美虞妃之聖則。仰先哲之高才,慕至人之休德。質非薄而難蹤,心恬愉而去惑。乃平生之耿介,實禮義之所遵。雖生知之不敏,庶積行以成仁。懼達人之蓋寡,謂何求而自陳。誠素志之難寫,同絕筆於獲麟。

及帝幸江都,臣下離貳,有宮人白後曰:「外聞人人欲反。」後曰:「任汝奏之。」宮人言於帝,帝大怒曰:「非汝宜言!」乃斬之。後宮人複白後曰:「宿衛者往往偶語謀反。」後曰:「天下事一朝至此,勢去已然,無可救也。何用言,徒令帝憂煩耳!」自是無複言者。

及宇文化及之亂,隨軍至聊城。化及敗,沒于竇建德。建德妻曹氏妒悍,煬帝妃嬪美人並使出家,並後置於武強縣。是時突厥處羅可汗方盛,其可賀敦即隋義城公主也,遣使迎後。建德不敢留,遂攜其孫正道及諸女入於虜庭。大唐貞觀四年,破突厥,皆以禮致之。歸於京師,賜宅於興道裏。二十一年,殂。詔以皇后禮于揚州合葬於煬帝陵,諡曰湣。

論曰:男女正位,人倫大綱。三代已還,逮于漢、晉,何嘗不敗於嬌詖而興於聖淑。至如後稷稟靈巨跡,神元生自天女,克昌來葉,異世同符。魏諸後婦人之識,無足論者。文明邪險,幸不墜國。靈後淫恣,卒亡天下。傾城之誡,其在茲乎。乙後迫於畏逼,有足傷矣。昔鉤弋年少子幼,漢武所以行權,魏世遂為常制,子貴而其母必死。矯枉之義,不亦過乎!孝文終革其失,良有以也。

神武肇興齊業,武明追蹤周亂。溫公之敗邦家,馮妃比跡褒後。然則汙隆之義,蓋有系焉。其餘作孽為眚,外平內蠹,鑒之近代,于齊為甚。

周氏粵自文皇,逮乎武帝,年逾二紀,世曆四君。業非草昧之辰,事殊權宜之日。乃棄同即異,以夷亂華。汨婚姻之彝序,求豺狼之外利。既而報者倦矣,施者無厭。向之所謂和親,未幾已成仇敵。奇正之道,有異於斯。于時武皇雖受制於人,未親庶政,而謀士韞奇,直臣鉗口,過矣哉!而曆觀前載,以外戚而居宰輔者多矣;而傾漢室者王族,喪周家者楊氏,何滅亡之禍,若合契焉。

隋文取鑒於已遠,大革前失,故母后之家不罹禍故。獨孤權無呂、霍,獲全仁壽之前;蕭氏勢異梁、竇,不傾大業之後。至或不隕舊基,或更隆克構,豈非處之以道,其所致然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