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小集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六 北山小集 卷二十七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景宋鈔本
卷二十八

北山小集卷第二十七

           信安程  俱

  外制六

    江西路招討使張俊申具到掩殺李成等

    功狀竒功統制官親衛大夫文州防禦使

    楊沂中等統領官恊忠大夫温州觀察使

    張翼等將官起復左武大夫忠州刺史郭

    吉等使臣武顯大夫武勍等各轉五官并遥郡

勑迺者反虜盗據群舒㳺魂江西𭧂略郡縣吏民患

苦之爰命將臣龔 大討不淹時序醜𩔖旣殱惟彼

渠魁奉頭䑕竄懋功之賞其可後乎具官某才略兼

長忠勇自𡚒出征入衛𧴀虎是將幕府上功絶出倫

軰進官五等寵以廉車用示異恩益思報稱可寵陟軍防

寵陟軍國寵以郡符

    朱贇等轉武功大夫遥郡刺史

勑具官某迺者云云同前以尔蚤自顔行見推忠勇才足

自𡚒𧴀虎是將云云下詞同前

    第一等統領官左武大夫貴州刺史曹滌

    將官親衛大夫史徳等使臣右武大夫劉

    全等第二等統制官拱衛大夫忠州防

    禦使魯珏將官武功大夫齊閠使臣武功

    大夫閤門宣賛舎人張子厚三官遥郡第三等

    使臣武功大夫康州防禦使田友及

𠡠迺者反虜云云詞同楊沂中等陷敵攻堅䇿功第一進官四

上下詞同

    使臣横行已上

勑艱難以来㓂盗群起招徠殄戮將帥是毗朕於捐 --捐

爵禄糜金帛以爲將士之賜亦不薄矣然潢池之聚

未盡削平意者飬㓂避敵掠功冐級之敝未除也乃

若斬俘中率功効顯明懋賞之行理不可後具官某

蚤以材武𡚒身戎行鏖戰江西策功異等進官五等

寵以郡符服我渥恩益思報効可

    陣亡官趙謹等贈五官恩澤兩資更與一名進義副尉

勑執干戈以衛社稷聖人之所襃旌死事而䘏遺孤

軍政之所急也具官某負其材力𡚒不顧身討賊江

西勇氣自倍卒以戰𣳚深用䀌傷加賁九泉進官五

等推恩厥後併示不忘尚其有知服此旌寵可

    武翼郎閤門宣賛舎人范温轉武功大夫

    康州刺史依前閤門宣賛舎

勑具官某自虜㓂之入憑陵京師蹂躪郡縣毒流吾

民者五年于兹矣朕未甞有忘焉而爾以齊魯之封

禮義之俗獨能鳩集族𩔖爲國扞城艱難備甞保險

不下迄以忠欵奏功行朝可謂不二心之臣矣朕甚

嘉之進官八等寵以郡符豈唯襃大尔功亦以為山

東忠義之勸可

    樞宻院檢詳諸房文字張公濟右司郎中

    朝請郎劉嶠樞宻院檢詳

勑具官某等文武二柄所以經緯百度敉寕多方者

也祖宗以來分建二府舉而属之大臣然六部五房

之政事得以稽叅紏正無所不與者唯左右司檢詳

官爲然可以知其選矣爾等皆以才業用於朝廷宣

力旣多荐更要劇以是命爾益觀爾能爾惟舉厥職

則積雖微而効速成爾惟尸厥官則事日𮥠而受其

弊者廣治否所繫可不欽哉可

    秘書丞劉大中尚書吏部貟外郎新授國

    子監丞汪廷直屯田貟外郎

勑具官等冢宰冠於六卿而後世属之銓部食貨先

於八政而𥙿國莫如屯田朕方振而舉之思得勝其

任者以尔大中涖官循理行已有常以尔廷直經𧨏

該通性姿樸茂或自圖書之府或繇學校之官庶幾

待其所知足以逹於從政克有聲績以稱選掄可

    安化州殿侍銀青光禄大夫檢校國子𥙊

    酒兼監察御史𫎇光仲等加安化州三班

    借差餘如故

勑具官某爾等逺慕聲明乆懷忠順保障千里夷險

一心奉琛不絶於中朝錫命冝加於顯秩益思誠恪

服此寵休可

    朝請郎直秘閣知明州吳懋轉朝奉大夫

𠡠具官某除戎器戒不虞時方承平未之或廢而况

興衰戡亂之際可一日而不備乎爾以才選守符近

藩甲胄之工不愆於素俾正郎秩用以勸勞是惟渥

恩益思報稱可

    顯謨閣直學士中大夫提舉臨安府洞霄

    宫魏憲特授太中大夫

勑自考績之實廢後世放而行之者三載之文而已

然所謂磨勘之法則亦有考績之意焉具官某經術

醇深履行端雅簮筆持橐出入從班者𡻕且一終亦

可謂時之𦒿雋者已進官一等雖資格之常是亦寵

休往其祗服可

    左司貟外郎江躋除殿中侍御史

勑具官某憲臺肅振朝綱而殿中以紏官邪爲職非

通逹國體守正不撓莫克稱焉以尔器質端厚才智

敏明昨者簡自朕心命之臺察旋繇銓部進陟宰士

而能戢吏督姦繩愆析𣻉不茍不懈上下頼之是用

置之耳目之官以禆風憲之舉惟是非可否畢恊于

公則惟爾之賢亦永終譽可

    李邈贈節度使

勑朕思復艱難之業永懷將帥之良禁𭧂安民雖未

成衛社稷之効忘軀徇國庶幾得死封疆之臣茍於

顛沛之餘深明逆順之理卒與禍㑹不爲利回可無

襃顯之恩用著君臣之義具官材能屢試智術有餘

旣通籍於朝閨亦將輸於使傳率職匪懈復命不欺

旋更鶡弁之班荐剖虎符之𭔃方虜師之入塞當空

道之雄藩邈無唇齒之依坐失金湯之固拘原方力

褁革莫還不貽隴右之羞迄守睢陽之操冝申寵錫

以勸多方睠惟右武之辰莫重登壇之任肆朌綸綍

以𭔃哀榮尚繄忠魂歆此休命可

    婕妤張氏封贈

    祖贈中奉大夫張仲迪贈太中大夫

勑朕爰以季秋肇稱禋祀冀𫉬神靈之祐不替祖宗

之休遂敷錫於寰區且推恩於中外矧繄邦媛實賛

椒風用加先世之襃封益舉有司之彛典婕妤張氏

故祖某懷才不試積善在躬流慶女孫叅華嬪則旣

荐膺於綸綍冝增賁於家庭惟兹四品之官視昔七

人之列以均𨤲澤益示寵休可

    祖母令人孫氏贈淑人

勑朕觀載籍之傳考興衰之緒其流澤後世俾髙門

之慶益隆而不替者非獨世徳之修而巳盖有閨壼

之助焉婕妤張氏故祖母静專有儀淑是履爲善

之報不于其身逮其後人發祥椒掖熈成之澤中外

具膺易以嘉稱是爲異等尚其祗服有此寵靈可

    父任忠翊郎贈修武郎張彦度贈武節

    大夫

勑朕㳙𠮷季秋薦誠上帝導三靈之况方裒昭格之

休敷百順之祥式布汪洋之澤惟厥後宫之懿宜加

先世之恩婕妤張氏故父某晦迹戎冠𩛙躬仕版是

邦媛實侍宸帷粤惟慶善之從荐被寵綏之及冝

超常等以沛漏泉尚其有知歆此休命可

    故母孺人李氏贈淑人

勑先王制禮與夫推恩接下之文未甞不本於人情

也故外之廷臣内之妃御之親凡恩沛之行寵嘉之

典必視其品而爲之節所以慰孝思而勸爲善也婕

妤張氏故母夙以婉懿嬪于慶門是生女子入侍帷

闥旣膺顯贈冝進厥封申兹出綍之襃以廣漏泉之

澤用彰令淑尚克祗歆可

    故繼母孺人趙氏贈淑人

上詞婕妤張氏故繼母以婦則順以母則慈比以

宫庭之恩旣膺休顯之贈易兹美稱以表令儀肆加

出綍之襃用廣漏泉之澤可

    吏部貟外郎潘良貴左司貟外郎

勑具官某極政事之選必於賢哲之科求正固之才

故非文俗之吏尚書喉舌之地而宰士紏錄之司茍

非其人莫稱是任以爾性質剛方輔以學識踐歴之

乆聲稱藹然勉處中和益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爾職可

    張浚故妻信安郡夫人樂氏贈武陵郡夫

    人

勑朕肇修宗祀祗見合宫𨤲事旣成肆敷錫於四海

凡通籍于朝者皆得寵贈賁其家庭而况冠宻宥之

司專閫外之制伉儷之重夭閼不延厥有故常理其

可後具官某故妻以令淑靜嘉作配君子冝于上下

其甘苦豐約之同儆戒相成之際由𥘉迄今勤亦至

矣疏封大郡以𭔃哀榮庶其有知歆此休命可

    張浚書寫奏狀張橰授承務郎

勑某人惟汝季父分陜專征式遏亂略指縱之効屢

上膚公書奏之勞冝加慶賞始霑命秩即視京僚是

惟懋恩其思報稱可

    張守知紹興府

勑辤劇就間方解賛元之任分憂共理是資同徳之

良惟東南之奥區有㑹稽之重鎮庶幾河潤施及海

隅具官某文學之優見於行事端亮之美冝於本朝

郷由宻宥之司進陪機政之重旣謀猷之畢告盖艱

險之共甞不以名器而假人固亦靖共而在位自閔

勞於夙夜旣聿除於𡻕時繄望實之具髙於藩輔乎

何有起於均逸命以守符其⿱⺾⿰𩵋禾凋瘵之餘少寛宵旰

之急坐嘯畫諾雖殊平治之時緩帶輕裘聊爲方面

之重益恢志業用副𠋣毗可

    宣撫處置使司叅議官寳文閣直學士程

    唐復閣學士

勑樂事赴功非小廉曲謹之能辦赦過宥罪亦施仁

發政之所冝故敗鼓不弃醫師之門而絶足得於泛

駕之馬茍惟悔其少作則亦與之更新具官某夙以

才能屢膺任使强濟見於從政敏晤足以致身粤自

外臺亟躋從橐惟茶馬之舊制盖兵食之所資儻移

貨殖於權門無復懋遷之預備良法旣壞邊防爲空

旋致煩言繼更大沛比復西清之直與叅幕府之謀

迨此上功之初重違承制之請盡還故物可謂渥恩

庶幾桑榆之收無忘綸綍之訓可

    江東提刑程瑀太常少卿

勑具官某漢髙初定天下得叔孫通而知人主之尊

有唐始復兩京而亟以顔真卿爲禮儀使然則典章

所在禮樂是司雖草創艱難之時未可以後也以尔

名冠儒科學耽古訓器質端厚議論正平陟之奉常

僉以爲允書不云乎夙夜惟寅直哉惟清尔其勉之

以稱朕意可

    正月六日三省同奉聖旨陳汝錫身爲守

    臣不行寛恤手詔特責授汝州團練副使

    漳州安置

勑具官某朕念凋瘵之氓困於征調有年于兹矣而

貪殘之吏又並縁爲姦故制下郡國思有以革而禁

之而尔之所治近在轂下寒暑易節矣而漫不布宣

不䖍之辜安所逃責姑以散秩置之逺方用以爲慢

令之戒可

    侍御史沈與求御史中丞

勑御史中執法上以廣人主之聦明次以肅朝廷之

綱紀非通逹國體特立不回未有能大厥官而厭輿

論者也具官某學識精敏性質端方簡自朕心周歴

三院比從郡𭔃再陟臺端不吐剛而茹柔每閉邪而

陳善謀猷所及啓沃滋多進長霜臺益觀逺業當使

群工庶尹知風憲之尊君子小人適消長之分時尔

之頼往其懋哉可

    左司貟外郎姚舜明直龍圖閣江淮荆浙

    等路發運副使

勑具官某國家仰六路之漕輸給中都之貨食旣以

責之部刺史又以制置使者緫之以時其灌輸緩急

氐卭懋遷之冝時廵以來雖事異平日而稱是職者

亦難其人以尔才術疏通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中外比於帥幕召寘

都司還直河圖雖云舊物時惟新命以重使華無或

病民勉思𥙿國可

    端明殿學士中大夫馮澥遇建炎元年

    恩轉太中大夫

勑朕郷以遭時多難二帝北狩王公士民不釋之故

即位睢水之陽推恩萬邦小大之臣進官一等而逺

方士大夫至今有未被𢇁綸之命者况國之舊弼其

可已乎具官某夙以志節推重搢紳晚以訐謨進陪

機政均逸閭里于兹有年爰舉霈恩視官大諫往其

欽服是亦寵休可

    中大夫徽猷閣待制王昇太中大夫致仕

勑仕而至於耄𦒿其陳力於國多矣故引年謝事未

甞有違焉所以佚其老而成其志也具官某禮經之

傳易象之秘刻意是學見於云爲向繇布政之官升

諸法從之列均休祠館有年于兹不忘戒得之言迄

申知足之請進官一等以寵其歸守尔所聞庶可以

無大過矣可

    太常少卿程瑀給事中

勑王公坐論於上士大夫作而行之於下而諫諍紏

駮左右獻納之臣得以可否捄正於其間凡以建大

中持公道相與保邦制治而已具官某抗志厲節自

其少時行已立朝信於士𩔖固甞以忠實充諫列以

學業賛成均矣朕方招延端士使萃于朝故召諸外

臺幾以自近亟從禮樂之選寘之平奏之司益單厥

心以禆予治可

    吏部侍郎李光吏部尚書

勑魏以選士属銓衡盖任人而不任法唐以長行定

資格則任法而不任人茍能其官咸克用乂具官某

自信甚篤用心則剛學不蘄於空言才實周於衆務

比自侯服俾之貳卿旣忠益之屢聞亦勤勞之匪懈

惟六属之長成周兼以三公而四選之官尚書冠於

二品不次之舉無曠是圖益懋厥猷庶其厎績可

    吏部侍郎李彌大戸部尚書

勑朕惟財用在於天下出納緫於地官譬以百川之

流潴之萬頃之澤茍決漏之不禁則乾涸之可期眷

惟兵食之資實繄制度之節掌兹邦計冝得國華具

官某静以有爲寛而克濟屢更要近綽著風猷凡此

在廷之臣莫先持橐之舊進班常伯如古司徒儻無

爽於阜通且周知於盈縮國用旣足邦本以寕惟尔

之休亦朕之志可

    徽猷閣直學士知漳州綦崈禮吏部侍郎

    兼權直學士院

勑銓曹之敝極矣猾賊之吏舞文毀則以遂其姦欺

其根深株連長貳郎雖有擿伏振滯之心能窒其敝

而正厥愆者鮮矣具官某通敏之才恢愽之器比以

文學典司綸言進貳天官綽有休譽用還舊物兼直

禁林已試之能益觀成績可

    給事中胡交修顯謨閣待制提舉江州太

    平觀

勑朕愽選雋良置諸左右茍勞侍從之事陳進退之

冝朕亦不得强之使留也具官某寛𥙿靖共犯而不

校學問詞采用之不窮退食自公擇地而𮛫而乃以

疾来諗重違尔私易之延閣之班賦以殊庭之禄用

均勞佚爰示寵綏可

    李綱除觀文殿學士荆湖廣南路宣撫使

    兼知潭州

勑朕睠彼荆湘之上流旁連交廣之五管震擾未靖

輯綏是圖必得重臣用康逺俗具官某器質英邁才

猷敏明忠誠足以動衆心剛果足以任大事向繇人

望首置宰司去國累年公議攸属晉軍謀帥莫居郤

縠之先周室任賢有若召公之翰俾專閫制往布恩

言仍躋秘殿之華式爲南服之伯顧位均分陜矧繄

國歩之方艱庶功比平淮無使古人而專美惟予舊

弼無待費辭可

    福建轉運判官張觷考功貟外郎

勑具官某四選之士凡磨勘于吏部者必繇考功其

予奪當否士之升沉利害繫焉盖不可不察也以爾

慨自任才術有餘起於諸生通逹世務試以吏治

厥聞有休召寘郎曹益觀爾學其往懋哉可

    起居舎人廖剛權吏部侍郎

勑自官制之行六卿之貳選任甚重廼者推元祐之

意復攝行之官雖品秩少殺而位遇略同然爲從臣

一也具官某學有師承言無枝葉夷考其素行稱其

名旣已擢在記言侍朕左右而天官右選吏猥事繁

爾爲郎攝貳於此屢矣旣習其治莫如爾冝俾集選

之士各得其平則稱朕所以懋官之意可

    故武功大夫康州防禦使提舉江州太平

    觀陳淬贈四官拱衛大夫遥郡觀察使與

    兩資恩澤

勑捨生取義士君子之所難其有𡚒身戎行能以死

戰襃䘏之典其可後乎具官某勇以赴功忠於衛上

虜㓂之入適當其鋒捐 --捐軀兵間曾不顧計贈官四等

旌勸兼焉尚其精誠知此湛澤可

    李友聞復集英殿修撰差提舉江州太平

    觀

勑具官某國家刑賞之施未甞不出於忠厚爾比以

縁累褫職投閑朕惟漢武之族李陵不如魏文之待

于禁也矧爾荐更才使至於耄期秘殿修書還爾舊

物殊庭之禄以𥙿尔私朕之恩則厚矣其亦思所以

報乎可

    給事中黄叔敖兼侍讀權吏部侍郎廖剛

    兼侍講

勑聖人之言譬水火之爲用前史之載實龜鑑之具

存朕思廣聦明旁資講讀庶兼收於直諒抑有助於

艱難以爾具官黄叔敖儒雅飭躬温良成性以爾具

官廖剛淵源有自勁挺不回皆以時髦深明古訓繼

金華之業盖無事章句誦說之繁讀𠋣相之書亦當

有切磨諷議之益其敷爾志以沃朕心可



北山小集卷第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