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里志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北里志》序
作者:孫棨 唐
884年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27

自大中皇帝好儒術,特重科第,故其愛婿鄭詹事再掌春闈。上往往微服長安中,逢舉子,則狎而與之語。時以所聞質於內庭學士及都尉,皆聳然莫知所自。故進士自此尤盛,曠古無儔。然率多膏粱子弟,平進歲不及三數人。由是僕馬豪華,宴遊崇侈,以同年俊少者為兩街探花使。鼓扇輕浮,仍歲滋盛。自歲初等第於甲乙,春闈開送天官氏設春闈宴,然後離居矣。近來延至仲夏,京中飲妓籍屬教坊,凡朝士宴聚,須假諸曹署行牒,然後能致於他處。惟新進士設筵,顧吏故便可行牒。追其所贈之資,則倍於賞數。諸妓皆居平康里,舉子新及第進士三司幕府,但未通朝籍未直館殿者,咸可就詣。如不吝所費,則下車水陸備矣。其中諸伎,多能談吐,頗有知書言話者。自公卿以降,皆以表德呼之。其分別品流,衡尺人物,應對非次,良不可及。信可輟叔孫之朝,致楊秉之惑。比常聞蜀妓薛濤之才辯,必謂人過言,及睹北進而二三子之徒,則薛濤遠有慚德矣。予頻隨計吏,久寓京華。時亦偷遊其中,固非興致,每思物極則反,疑不能久。常欲紀述其事,以為他時談藪。顧非暇豫,亦竊俟共叨忝耳。不謂泥蟠未伸,俄逢喪亂。鑾輿巡省崤函,鯨鯢逋竄山林,前志掃地盡矣。靜思陳事,追念無因,而久罹驚危,心力減耗。向業聞見,不復盡記。聊以編次為《太平遺事》云。時中和甲辰,無為子序。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