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筆三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辭顧頡剛教授令「候審」(並來信) 匪筆三篇
作者:魯迅
1927年9月10日
某筆兩篇
本作品收錄於《三閒集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二七年九月十日北京《語絲》第一四八期。

  今之「正人君子」,論事有時喜歡講「動機」。案動機,我自己知道,紹介這三篇文章是未免有些有傷忠厚的。旅資將盡,非逐食不可了,許多人已知道我將於八月中走出廣州。七月末就收到了一封所謂「學者」的信,說我的文字得罪了他,「擬於九月中回粵後提起訴訟,聽候法律解決」。且叫我「暫勿離粵,以俟開審」。命令被告枵腹恭候於異地,以俟自己雍容佈置,慢慢開審,真是霸道得可觀。第二天偶在報紙上看見飛天虎寄亞妙信,有「提防劍仔」的話,不知怎地忽而欣然獨笑,還想到別的兩篇東西,要執紹介之勞了。這種拉扯牽連,若即若離的思想,自己也覺得近乎刻薄,——但是,由它去罷,好在「開審」時總會結帳的。

  在我的估計上,這類文章的價值卻並不在文人學者的名文之下。先前也曾收集,得了五六篇,後來只在北京的《平民週刊》上發表過一篇模範監獄裡的一個囚人的自序,其餘的呢,我跑出北京以後,不知怎樣了,現在卻還想搜集。要誇大地說起來,則此類文章,於學術上也未始無用;我記得Lombroso所做的一本書——大約是《天才與狂人》,請讀者恕我手頭無書,不能指實——後面,就附有許多瘋子的作品。然而這種金字招牌,我輩卻無須掛起來。

  這回姑且將現成的三篇介紹,都是從香港《循環日報》上採取的。以其都不是韻文,所以取阮氏《文筆對》之說,名之曰:筆。倘有好事之徒,寄我材料,無任歡迎。但此後擬不限有韻無韻,並且廓大範圍,並收土匪,騙子,犯人,瘋子等等的創作。但經文人潤色,或擬作贗作者不收。其實,古如陳涉帛書,米巫題字,近如義和團傳單,同善社乩筆,也都是這一流。我想,凡見於古書的,也都可以抄出來編為一集,和現在的來比照,看思想手段,有什麼不同。

  來件想托北新書局代收,當擇尤發表,——但這是我倘不忙於「以俟開審」或下了牢監的話。否則,自己的文章也就是材料,不必旁搜博採了。

  閒話休題,言歸正傳:

一撕票佈告[编辑]

廣州佛山缸瓦欄維新碼頭發現爛艇一艘,有水浸淹其中,用蓑衣覆蓋男子屍身一具,露出手足,旁有粗碗一隻,白旗一面,書明云云。由六區水警,將該屍艇移泊西醫院附近。驗得該屍頸旁有一槍孔,直貫其鼻,顯系生前轟斃。查死者年約三十歲,乃穿短線衫褲,剪平頭裝者。

  南海紫洞潘平佈告。

  為佈告事:昨四月念六日,在祿步共擄得鄉人十餘名,困留月餘,並望贖音。茲提出祿步筍洞沙鄉,姓許名進洪一名,槍斃示眾,以儆其餘。四方君子,特字周知,切勿視財如命!此布。(據七月十三日《循環報》。)

二致信女某書[编辑]

廣西梧州洞天酒店相命家金吊桶,原名黃卓生,新會人,日前有行騙陳社恩,黃心,黃作梁夫婦銀錢單據,為警備司令部將其捕獲,又搜獲一封固之信,內空白信箋一張,以火烘之,發現字跡如下:今日民國十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呂純陽先師下降,查明汝信女系廣西人。汝今生為人,心善清潔,今天上玉皇賜橫財四千五百兩銀過你,汝信享福養兒育女。但此財分作八回中足,今年七月尾只中白鴿票七百五十元左右。

  老來結局有個子,第三位有官星發達,有官太做。但汝終身要派大三房妾伴,不能坐正位。今生條命極好。汝前世犯了白虎五鬼天狗星,若想得橫財旺子,要用六元六毫交與金吊桶先生代汝解除,方得平安無事。若不信解除,汝條命得來十分無夫福無子福,有子死子,有夫死夫。但見字要求先生共汝解去此凶星為要可也。汝想得財得子者,為夫福者,有夫權者,要求先生共汝行禮,交合陰陽一二回,方可平安。如有不順從先生者,汝條命冇好處,無安樂也。……(據七月二十六日《循環報》。)

三詰妙嫦書[编辑]

香港永樂街如意茶樓女招待妙嫦,年僅雙十,寓永吉街三十號二樓。七月二十九日晚十一時許,散工之後,偕同女侍三數人歸家,道經大道中永吉街口,遇大漢三四人,要截於途,詰妙嫦曰:汝其為妙玲乎?嫦不敢答,閃避而行。詎大漢不使去,逞兇毆之,凡兩拳,且曰:汝雖不語,固認識汝之面目者也!嫦被毆,大哭不已,歸家後,以為大漢等所毆者為妙玲,故尚自怨無辜被辱,不料翌早復接恐嚇信一通,按址由郵局投至,遂知昨晚之被毆,確為尋己,乃將事密報偵探,並告以所疑之人,務使就捕雪恨云。

  亞妙女招待看!啟者:久在如意茶樓,用諸多好言,毆辱我兄弟,及用滾水來陸之兄弟,靈端相勸,置之不理,與續大發雌雄,反口相齒,亦所謂惡不甚言矣。昨晚在此二人毆打已捶,亦非介意,不過小小之用。刻下限你一星期內答覆,妥講此事,若有無答覆,早夜出入,提防劍仔,決列對待,及難保性命之虞,勿怪書不在先,至於死地之險也。諸多未及,難解了言,順候,此詢危險。

  七月初一晚,卅六友飛天虎謹。(據八月一日《循環報》。)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