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門論/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觀因果門第九 十二門論
觀作者門第十
龍樹菩薩
觀三時門第十一

觀作者門第十

龍樹菩薩造

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

復次一切法空。何以故。自作他作。共作無因作。不可得故。如說。

 自作及他作  共作無因作
 如是不可得  是則無有苦

苦自作不然。何以故。若自作即自作其體。不得以是事即作是事。如識不能自識。指不能自觸。是故不得言自作。他作亦不然。他何能作苦。問曰。眾緣名為他。眾緣作苦故。名為他作。云何言不從他作。答曰。若眾緣名為他者。苦則是眾緣作。是苦從眾緣生。則是眾緣性。若即是眾緣性。云何名為他。如泥瓶泥不名為他。又如金釧金不名為他。苦亦如是。從眾緣生故。眾緣不得名為他。復次是眾緣。亦不自性有故。不得自在。是故不得言從眾緣生果。如中論中說。

 果從眾緣生  是緣不自在
 若緣不自在  云何緣生果

如是苦不得從他作。自作他作亦不然。有二過故。若說自作苦他作苦。則有自作他作過。是故共作苦亦不然。若苦無因生亦不然有無量過故。如經說。裸形迦葉問佛。苦自作耶。佛默然不答。世尊。若苦不自作者。是他作耶。佛亦不答。世尊若爾者。苦自作他作耶。佛亦不答。世尊。若爾者。苦無因無緣作耶。佛亦不答。如是四問。佛皆不答者。當知苦則是空。問曰。佛說是經。不說苦是空。隨可度眾生故作是說。是裸形迦葉謂人是苦因。有我者說。好醜皆神所作。神常清淨無有苦惱。所知所解悉皆是神。神作好醜苦樂。還受種種身。以是邪見故問佛。苦自作耶。是故佛不答。苦實非是我作。若我是苦因。因我生苦。我即無常。何以故。若法是因及從因生法皆亦無常。若我無常。則罪福果報皆悉斷滅。修梵行福報是亦應空若我是苦因則無解脫。何以故。我若作苦離苦無我。能作苦者以無身故。若無身而能作苦者。得解脫者亦應是苦。如是則無解脫。而實有解脫。是故苦自作不然。他作苦亦不然。離苦何有人而作苦與他。復次若他作苦者。則為是自在天作如此邪見問故。佛亦不答。而實不從自在天作。何以故。性相違故。如牛子還是牛。若萬物從自在天生。皆應似自在天。是其子故。復次若自在天作眾生者。不應以苦與子。是故不應言自在天作苦。問曰。眾生從自在天生。苦樂亦從自在所生。以不識樂因故與其苦。答曰。若眾生是自在天子者。唯應以樂遮苦。不應與苦。亦應但供養自在天則滅苦得樂。而實不爾。但自行苦樂因緣而自受報。非自在天作。復次彼若自在者。不應有所須。有所須自作不名自在。若無所須何用變化作萬物如小兒戲。復次若自在作眾生者。誰復作是自在。若自在自作則不然。如物不能自作。若更有作者。則不名自在。復次若自在是作者。則於作中無有障礙。念即能作。如自在經說。自在欲作萬物。行諸苦行即生諸腹行蟲。復行苦行生諸飛鳥。復行苦行生諸人天。若行苦行初生毒蟲。次生飛鳥。後生人天。當知眾生從業因緣生。不從苦行有。復次若自在作萬物者。為住何處而作萬物。是住處為是自在作。為是他作。若自在作者。為住何處作。若住餘處作。餘處復誰作。如是則無窮。若他作者則有二自在。是事不然。是故世間萬物。非自在所作。復次若自在作者。何故苦行供養於他。欲令歡喜從求所願。若苦行求他。當知不自在。復次若自在作萬物。初作便定不應有變。馬則常馬人則常人。而今隨業有變。當知非自在所作。復次若自在所作者即無罪福。善惡好醜皆從自在作故。而實有罪福。是故非自在所作。復次若眾生從自在生者。皆應敬愛如子愛父。而實不爾。有憎有愛。是故當知非自在所作。復次若自在作者。何故不盡作樂人盡作苦人。而有苦者樂者。當知從憎愛生故不自在。不自在故非自在所作。復次若自在作者。眾生皆不應有所作。而眾生方便各有所作。是故當知非自在所作。復次若自在作者。善惡苦樂事不作而自來。如是壞世間法。持戒修梵行皆無所益。而實不爾。是故當知非自在所作。復次若福業因緣故於眾生中大。餘眾生行福業者亦復應大。何以貴自在。若無因緣而自在者。一切眾生亦應自在。而實不爾。當知非自在所作。若自在從他而得。則他復從他。如是則無窮。無窮則無因。如是等種種因緣。當知萬物非自在生。亦無有自在。如是邪見問他作故。佛亦不答。共作亦不然。有二過故。眾因緣和合生故。不從無因生。佛亦不答。是故此經。但破四種邪見。不說苦為空。答曰。佛雖如是說。從眾因緣生苦。破四種邪見即是說空。說苦從眾因緣生。即是說空義。何以故。若從眾因緣生則無自性。無自性即是空。如苦空。當知有為無為及眾生。一切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