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國春秋/卷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前燕錄[编辑]

卷三•前燕錄
書名 十六國春秋
前一卷 卷二•後趙錄
下一卷 卷四•前秦錄
内容梗概 十六國時期前燕歷史
(北魏)崔鴻

慕容廆,字奕落瑰,昌黎棘城人。昔高辛氏游於海濱,留少子厭越以君北夷,世居遼左,號曰東胡。秦漢之際,為匈奴所敗,分保鮮卑山,因復以為號。曾祖莫護跋,魏初率其諸部入居遼西,從司馬宣王討公孫淵有功,拜率義王,始建國於棘城之北。見燕代少年多冠步搖,跋意甚好之,遂斂發襲冠,諸部因呼之為步搖,其後音訛遂為慕容焉。祖木延,左賢王,從毋丘儉征高麗有功,加號大都督。父涉歸,以全柳城之勳,進拜單于,遷邑遼東。於是漸變土風,自云慕二儀之德,繼三光之容,遂以慕容為姓。廆身長八尺,有大度,晉安北將軍張華一見奇之,謂曰:「君後必為命世之器,匡難濟時者也。」涉歸卒,弟耐立,將謀殺廆,廆亡,潛于遼東徐郁家。太康元年,國人殺耐,迎廆立之。太康十年,又遷于徒河之青山。元康四年,定都大棘城,所謂紫蒙之邑也。永嘉六年,王浚承制以廆為散騎常侍、冠軍將軍、前鋒大都督、大單于,皆讓不受。擢舉賢才,官方授仕。魯國孔慕,宿德清望,請為賓友。平原劉讚,儒學該通,引為東庠祭酒,其世子皝率國胄受業焉。大興四年,晉遣謁者拜廆使持節,督幽、平、東夷諸軍事,車騎將軍,平州牧,封遼東郡公。丹書鐵券,承制海東。咸和元年, 加侍中,位特進。八年夏五月,薨於文德殿,年六十五。葬于青山,晉遣使者贈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諡襄公。皝為燕王,追諡武宣王。雋稱尊,追尊武宣帝,廟號高祖。


慕容皝字元真,廆第二子,小字萬年。長七尺八寸,雄毅善權略,博學多材藝。晉建武元年,振武將軍。永昌初,拜左賢王。太寧末,拜平北將軍、朝鮮公。咸和八年六月,即遼東公位,行平州刺史,督攝部內。九年八月,晉遣謁者拜皝鎮軍大將軍、平州刺史、大單于、遼東公,承制一如廆故事。七年七月,立子雋為世子。四年,以左司馬封奕為長史。九月,奕等以皝任重位輕,宜稱燕王。於是上議。

十月,僭即燕王位於文德殿,大赦境內,改備羣司,以封奕為相國,追尊先公為武宣王,先妣為王后。起文昌殿,出入警蹕,立夫人段氏為王后,世子雋為太子。是歲,棘城黑石谷有大石自立而行。八年七月,晉使鴻臚郭忱持節拜皝侍中、大都督、河北諸軍事、大將軍、燕王,其餘官皆如故。封諸功臣百餘人。九月,遷都龍城。十二年四月,有黑龍一、白龍一見於龍山。皝率羣寮觀之,去龍二百步,祭乙太牢二,龍交首嬉翔,解角而去。皝大悅,赦境內,號新宮曰和龍。立龍翔佛寺於山。皝雅好文籍,親造《太上章》以代《急就》,又著《典誡》十五篇,並以教胄子。十四年,皝親臨東庠,考試學生,其通經秀異者,擢充近侍。十月,饗羣僚于承乾殿,右長史宋諺性貪,賜布百疋,令自負而歸,以愧其心。十五年八月,皝因見白兔,馳射之,馬倒被傷,輦而還宮。引太子雋,囑以後事。謂曰:「今中原未平,方建大事,委賢任哲,此其時也。恪智勇無儕,力堪任重,汝其委之,以成吾志。」九月,薨於承乾殿,年五十二。冬十二月,葬龍山。諡文明王。雋稱尊,追尊曰文明皇帝,廟號太祖,陵曰龍平。


慕容雋字宣英,皝第二子,小字賀賴跋。十三月而生,有神光之異,身長八尺一寸。善為文,雅好辭賦,至於器物車室,皆著讚以為勸戒。皝之八年,晉遣使者拜皝燕王,以雋為安北將軍、東夷校尉。十一年,進拜使持節鎮東將軍。皝薨,即燕王位,赦其境內,依春秋列國故事,稱元年正月。聞趙魏大亂,乃嚴兵,將為進取之計。七月,晉使謁者陳沈拜雋都督河北諸軍事,幽、冀、并、平四州牧、大將軍、燕王,承制封拜,一如廆、皝故事。元璽元年正月,司南車成,雋大悅,告於皝廟。四月,遣輔國恪、相國奕討冉閔,戰于魏昌廉臺,閔師大敗,擒送之。閔大將軍蔣幹輔閔子智,固守鄴城,遣輔弼評等帥騎一萬以討之。鄴北郡縣悉降。輔國奕等二百一十人勸稱尊號、令曰:「非常之事,匪寡德所宜聞也。」八月,尅鄴,輔弼評等送閔后董氏、太子智、太尉申鐘,並乘輿服物及六璽送于中山。傳國璽,蔣幹先以送晉。雋欲神其事業。言曆運在己,乃詐云:「得之。」賜閔妻號奉璽君,封冉智為海濱侯,以輔弼評為司州刺史,鎮鄴。

十月,輔國恪等五百五人奉皇帝璽。十一月,僭即皇帝位於正陽前殿,大赦改年,時晉遣使詣雋,謂之曰:「還白汝天子,我承人乏,為中國所推,已為帝矣。」庚午,書曰:「追崇祖考,古人之令典。」尊武宣王為高祖武宣皇帝,文明王為太祖文明皇帝。二年正月,立后可足渾氏為皇后。升平元年正月,復立中山王暐為皇太子,赦其境內,改年曰光壽。初,廆有駿馬曰赭白,有奇相逸力。石虎之伐棘城,皝將出避難,欲乘之,馬悲鳴啼齒,人莫能近。皝曰:「此馬見異先朝,孤嘗仗之濟難,今不欲出者,蓋先君之旨也。」乃止。虎尋奔退,皝益奇之,至是年四十九歲,而駿逸不虧。雋比之鮑氏驄,命鑄銅以圖其像,親為銘讚,雋勒其旁,置之薊城東掖門,是像成而馬死。十一月,自薊遷鄴。三月,入鄴宮,大赦。繕殿宮,復銅雀臺。以吳王垂為東夷校尉、平州刺史,鎮遼東。

二年三月,常山寺大樹自拔,根出,得璧二十七,圭七十三,光色精奇,有異常玉,雋以為岳神之命,遣尚書郎段勤以太牢祀之。五月,遼西獲黑兔。三年三月,雋夜夢石虎齒其臂,寤而惡之,命發其墓,部棺出屍,踏而罵之曰:「死人安敢夢生天子!」遣御史中尉楊約數其殘酷之罪,鞭而投之漳水。十二月,雋寢疾,謂大司馬恪曰:「吾患惙然,恐不濟,修短命也,復何所恨。但二寇未除,景茂沖幼,慮其未堪。家國多難,吾欲遠追宋宣,以社稷屬汝。」恪曰:「太子雖幼,天縱聰聖,必能勝殘去暴,不可以亂正統。」雋怒曰:「兄弟之間,豈虛飾乎?」恪曰:「陛下若以臣堪荷天下之任者,寧不能輔少主也!」雋曰:「若汝行周公之事,吾復何憂。」四年正月,雋薨于應福前殿,年五十三,偽諡景昭皇帝,廟號烈祖,葬龍陵。雋雅好文籍,性嚴重,未曾以慢臨朝。雖閒居宴處,亦無懈怠之色。


慕容暐字景茂,雋之第三子。元璽三年、封中山王,尋立為皇太子。光壽四年,僭即帝位,大赦,改元建熙元年。以太原王恪為太宰,錄尚書,行周公事,專百揆。上庸王評為太傅,贊朝政。司空陽騖為太保,王垂為河南大都督,十州諸軍事、兗州牧,鎮梁國。四年正月,暐南郊。十月,太尉奕迎神于和龍。初,暐委政太宰恪,專受經于博士王勸、助教尚鋒、秘書郎社銓,並以明經,講論左右。至是通諸經,祀孔子於東堂,以勸為國子祭酒,鋒國子博士,銓散騎侍郎。其執經侍講,皆有拜授。八年,太宰恪卒。九年十二月,有神降於鄴,自稱湘女,有聲,與人相接,數日而去。十年四月,立貴妃可朱渾氏為皇后。六月,晉大司馬桓溫率衆五萬來伐,遂至枋頭,吳王垂大敗之,斬獲三萬餘級,溫奔還淮南。垂既敗溫,威德彌振,太傅評大不平之,太后遂與評謀殺垂。十二月,垂出奔秦。

十一年六月,秦輔國將軍王猛、鎮南將軍楊安,率衆六萬來伐,以太傅評、下邳王曆等帥精兵三十萬拒秦帥於潞川。州郡盜賊大起,鄴中怪異非常。十月,評及猛戰於潞川,評師敗績,單騎遁還。猛乘勝追奔,長驅至鄴。十月,苻堅帥衆會猛來攻拔鄴,城外亂,散騎侍郎徐蔚等率扶餘、高句麗及上黨質民子弟五百人,夜開城門引納秦師。暐與太傅評、左衛將軍孟高等數十騎出奔昌黎。堅遣將軍郭慶帥騎五千追之,及暐于高陽。秦將巨武執暐,將縛之。暐曰:「汝何小人,而敢縛天子?」武曰:「我梁山巨武,受詔縛賊,何謂天子耶?」執暐送鄴,堅問其奔狀。暐曰:「狐死首丘,欲歸死于先人陵墓耳。」堅哀而釋之,令還宮,率文武出降。堅入鄴宮,升正陽殿,徙暐及王公已下並諸鮮卑四萬餘戶于長安。封暐新興郡侯,邑五千戶,尋拜尚書。堅征臺城,為平南將軍別部都督。淮南之敗, 隨堅還長安。既而吳王垂攻苻丕於鄴,中山王沖起兵關中,暐謀殺堅,事發,為堅所誅,年三十五歲。及德僭稱尊號,偽諡幽皇帝。[1]

[编辑]

  1. 全文以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一月版《十六國春秋輯補》與《四庫全書》之《別本十六國春秋》浙江大學影印本爲本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