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國春秋/卷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北凉錄[编辑]

卷九•北凉錄
書名 十六國春秋
前一卷 卷八•西凉錄
下一卷 卷十•後凉錄
内容梗概 十六國時期北凉的歷史
(北魏)崔鴻

沮渠蒙遜,臨松盧水胡人。其先世為匈奴左沮渠,遂以官為氏。遜好學,涉羣史,雄烈有英畧。後涼龍飛二年,遜伯父羅仇、麴粥從呂光征河南,光前軍大敗,皆為光所殺,宗部會葬者萬餘人,遜哭謂衆曰:「昔漢祚中微,吾之乃祖,翼獎竇融,保寧河右,呂王耄荒,虐民無道,豈可坐觀成敗,不上繼先祖安民之志,下使二父有恨黃泉?」衆咸稱萬歲,遂立盟約,一旬之間,衆至萬餘,與從兄男成推光建康太守段業為涼州牧,建康公,改龍飛二年為神璽元年。業以遜為張掖太守,男成為輔國大將軍,委以軍國之任。永安元年三月,遜以為業所憚,內不自安,請為安西太守。四月,業收男成賜死。遜聞男成死,泣告衆曰:「男成忠于段公,往見屠害,諸軍能為報仇乎!」成素有恩信,衆皆憤泣而從之,北至氐池,衆逾一萬。業遣右將軍田昂、武衛將軍梁中庸等攻侯塢,遜自氐池救之,昂率騎五百歸遜,軍遂大潰,中庸來奔。五月,遜至張掖,田昂兄子承愛斬關納遜,業左右散走。遜大呼曰:「鎮西何在?」軍人曰:「在此。」業曰:「孤單飄一己,為貴門所推,可見乞餘命,投身嶺南,庶得東還與妻子相見。」遜遂斬之。六月,右長史梁中庸等推遜為大將軍、涼州牧,大赦改元。

永安四年,秦鴻臚梁斐拜遜鎮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沙州牧、西海公。九年二月,兩月竝出。正始元年冬十月,遷都姑臧。十月,僭即河西王位于謙光殿,大赦改元,置百官,始如呂光為三河王故事。三年四月,立子德政為世子。三年二月,與西秦通和,遜西巡,遂循海至鹽池,祀西王母寺。寺中有玄石圖,命中書侍郎張穆為賦銘于寺前。十四年,起遊林堂于內苑,圖列古聖賢之像。九月,堂成,遂讌羣臣,論談經傳,顧謂郎中劉炳曰:「仲尼何如人也!」炳曰:「聖人也。」遜曰:「聖人者不凝滯于物,而能與事推移。畏于匡,辱于陳,伐樹削跡,聖人固若是乎?」炳不能對。遜曰:「卿知其外,未知其內。昔魯人有浮海而失津者,至于亶州,仲尼及七十二子遊於海中,與魯人木杖,令閉目乘之,使歸告魯侯,築城以備寇。魯人出海,投杖水中,乃龍也。其以狀告,魯侯不信,俄而有羣雁數萬,銜土培城,魯侯信之,大城曲阜。訖而齊寇至,攻魯不剋而還。此其所以稱聖也。」義和元年十二月,魏遣太常李慎拜遜太傅、涼州牧、涼王,加九錫之禮。三年夏四月,遜寢疾,立子茂虔為世子,薨於路寢。五月,葬元陵。諡武宣王,廟號太祖。


沮渠茂虔,遜第三子,聰穎好學,和雅有度。義和三年,立為世子,加中外都督、大將軍、錄尚書。遜薨,僭即河西王位,大赦,改年為永和元年,立子封疆為世子,加撫軍大將軍,錄尚書事。三年五月,西中郎將敦煌太守沮渠唐兒上言曰:「十五日,有一老父見於郡城東門,投書,忽然不見。其書一紙,八字滿之。文曰: 『涼王三十年,若七年』。」虔訪於奉常張慎,慎曰:「昔虢將亡,神降于莘。深願陛下克念修政,以副三十年之慶。若盤於遊田,荒於酒色,臣恐七年將有大變。虔不悅。」七年正月,朝羣臣於謙光殿,有狐在于東序,門者不見其人,左右以告,搜之不獲。二月,端門崩。初、虔為酒泉太守,起浮屠於中街,有石像在焉。是月,目流血。五月,太廟基陷。六月,當陽門崩。魏常山王赤堅率衆至姑臧,虔嬰城拒守。九月,面縛出降。魏釋其縛,徙虔及宗室士民十萬戶于平城,拜虔征西大將軍,王如故。八年,死。賜諡哀王。

自遜永安元年歲在辛丑至是歲庚寅,三十九載。 [1]

[编辑]

  1. 全文以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一月版《十六國春秋輯補》與《四庫全書》之《別本十六國春秋》浙江大學影印本爲本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