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國春秋/卷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北燕錄[编辑]

卷十五•北燕錄
書名 十六國春秋
前一卷 卷十四•西秦錄
下一卷 卷十六•夏錄
内容梗概 十六國時期北燕歷史
(北魏)崔鴻

馮跋,字文起,長樂信都人,其先畢萬之後也,子孫食採馮鄉,因以氏焉。晉永嘉之亂,祖父和避地上黨。父安,雄武有器量,為慕容永將,永滅,跋東徙和龍,家長谷中。跋夜夢天門開,神光赫然,燭於庭中。永康末,拜中衛將軍。建始元年,與二弟結謀襲殺慕容熙,立高雲為主。正始元年,以跋為中外都督、開府儀同三司、錄尚書事,封武邑公。太平元年,雲為其幸臣離班、桃仁所殺,帳下督張泰、李桑誅班及仁,羣臣推跋為主,僭即天王位。大赦,令曰:「義貴適時,不必改作,故陳氏作姜,不徙齊號,即號燕國。改為太平元年。」追尊祖和為元皇帝,父安為宣帝,子永為太子。三年七月,以太子永領大單于,內置四輔。七年,建太學,以長樂劉軒、營丘張熾、成周翟崇、為博士,簡二千石以下子弟,年十五以上,教之。十四年,宿渾地燃,一旬乃滅。十七年二月,北部人趙壽女既嫁化為男,娶妻而無子。跋問諸羣臣曰:「此何祥?」尚書左丞傅權對曰:「漢世雌雞為雄,陰變為陽,君替臣僭之象。卒有婦人專寵,王莽篡位。今女為男,臣將為君之徵。」跋曰:「將何以禳之!」權曰:「桑穀生朝,太戊修德,而殷道中興。熒惑守心,宋景責躬,延齡二紀。唯修身崇善,可以轉禍為福。」十八年八月,立子翼為太子,跋戒之曰:「吾聞君人以學為本,不學無以立,尊敬師傅,人倫之始,汝其夙夜虔虔,欽承明訓。」二十二年八月,跋寢疾,召中書監申秀、侍中楊哲於內寢,謂之曰:「吾患當不濟,卿等善相吾子,參決萬幾。」九月,跋疾甚,輦而臨軒,命太子翼勒兵聽政,以備非常。宋夫人規立其子受,惡翼聽政,謂之曰:「上疾將廖,奈何便欲代父臨天下乎?」翼性仁弱,遂還東宮,一日三省疾。宋夫人矯絕內外,遣閽寺傳問而已。翼及大臣皆不得見。跋弟弘於是與壯士數十人,裹甲入禁中宿衛,皆不戰而散。宋夫人命閉東閣,弘家僮庫斗頭勁捷有勇力,踰閣而入,至於皇堂,射殺御女一人。跋驚懼而薨。弘遣修城告曰:「天降凶禍。大行崩背,太子不侍疾,羣公不奔喪,疑有逆謀,圖危社稷。吾備太弟之親,遂攝大位,以寧國家。」百官叩門入者,進階二等。太子翼率東宮兵出戰,敗退,兵皆奔散。弘遣使賜死。命宗正馮哲、黃門盧招典葬事於東宮。葬跋於長谷陵,偽諡文成皇帝,廟號太祖。


馮弘字文通,跋之季弟,高雲篡位,拜中領軍,封汲郡公。太平元年,拜尚書右僕射,改封中山公,遷尚書令、司徒、錄尚書事。弘即天王位,大興元年正月壬午朔,大赦,改年。二月,立夫人慕容氏為皇后。二年正月,立少子王仁為太子。六月有鼠集城西,盈數里地中,西行至水,前者銜馬尾,後者迭相銜尾而渡,識者以為民遷之象。七月,魏師來伐神高。八月,石城、遼東、營丘、城周四郡並降魏。九月,魏師還。弘徙民四萬餘戶而西。三年六月,魏永昌王來伐。五年四月,遣右衛孫德乞師於宋。十二月,又遣尚書陽伊請迎於句麗。六年三月,端門崩。四月,魏又遣侍中建興公虞弼、東平公鵝青來攻,剋白狼。句麗將葛居、孟光率眾數萬隨陽伊來迎,屯於臨川。尚書令郭生因民之憚遷,開門而引魏軍。魏軍疑而不赴,生遂勒眾攻弘,弘引句麗兵入自東門,與生戰於闕下,生中流矢卒。句麗軍既入城,取武庫甲以給其眾,城內美女皆句麗軍人所掠。五月乙卯,弘率龍城見戶東徙,焚燒宮殿,火一旬不絕。令婦人被甲居中,陽伊等勒精兵於外,而居光率騎後殿,方軌而進,前後八十餘里,魏兵追至遼水,不擊而還,遣使徵弘於句麗。後二年,為句麗所殺,偽諡昭成皇帝。

自馮跋太平元年歲在己酉,至弦滅亡之歲丙子,二十八載。[1]

[编辑]

  1. 全文以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一月版《十六國春秋輯補》與《四庫全書》之《別本十六國春秋》浙江大學影印本爲本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