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國春秋/卷03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高祖順德皇后周氏 順聖皇太后徐氏 翊聖皇太妃徐氏 貴妃張氏 夫人蕭氏 後主廢后高氏 皇后金氏 元妃韋氏 貴妃錢氏 順妃蘇氏 昭儀李氏李玉簫 宫人劉氏[编辑]

順德皇后周氏,許州人也。武成元年,高祖卽帝位,册立爲皇后。永平初,加尊號曰昭聖。天光元年,高祖晏駕,后哀毁骨立,後數月而殂。合葬永陵,諡曰順德,升祔太廟。母弟德權,以后故起家刺史,積功至太保、中書令,有傳。

順聖皇太后徐氏,唐眉州刺史徐耕女也。耕性仁恕,當田令孜、陳敬瑄守成都日,耕爲内外都指揮使,所全活常至數千人。令孜謂之曰:“公掌生殺而不刑一人,有異志邪?”耕不得已,夜戮俘囚數人以復命。耕有二女,皆國色。相工語耕曰:“公不久當大富貴。”因出二女相之,相工曰:“青城山王氣徹天,不十年有真人承運,此女當作后妃。君貴由二女致也。”長女卽太后。鑑戒録作長女爲太妃,次女爲太后,非是。

太后事高祖爲賢妃,與妹淑妃皆以色進,專房用事,交結宦官唐文扆等,干與外政。太子元膺之死,高祖以雅王宗輅類己,信王宗傑才敏,擬擇一人立之,而賢妃欲立其子鄭王,卽後主是也,使文扆諷宰相張格贊成之,後主遂得立。及嗣皇帝位,尊賢妃爲順聖皇太后,淑妃爲翊聖皇太妃,耕亦累官驃騎大將軍。太后、太妃各出教令賣官,自刺史以下,每一官闕,必數人並争,而入錢多者得之。又日挾後主遊宴貴臣之家,或周覽近郡名勝,如丈人觀、金華宫、三學山諸地,飲酒賦詩,所費不貲。常遊青城山,宫人衣服皆畫雲霞飄然,望之若仙。後主自作甘州曲以述其狀,卒用是敗。唐師入漢州,後主馳驛召唐臣李嚴,引太后見之,且以爲託。已而歸唐,唐莊宗遣向延嗣族誅王氏於秦川驛。太后臨刑呼曰:“吾兒以一國迎降,反以爲戮,信義俱棄。吾知爾禍不旋踵矣!”

翊聖皇太妃徐氏,耕次女也。高祖時進位淑妃,宫中稱爲花蕋夫人,亦曰小徐妃。光天元年夏六月,尊爲皇太妃。咸康元年,隨後主降唐。明年,李繼曮等部送入洛,行至天回驛,太妃與太后賦詩,悽惋不可聽聞。已而秦川之禍,與太后同畢命焉。

貴妃張氏,梓州郪縣人。太子元膺,其所出也。武成中,進號貴妃。一云元膺母爲白氏。高祖後宫又有馬姬、宋姬、陳姬、喬姬、褚姬,不具述。

夫人蕭氏,高祖之後宫也。容態明悟,絶有寵愛。鳳翔將李彦來降,署指揮使,更姓名曰王丞弇,以蕭氏賜之。無何,丞弇死,蕭氏寡而無子。唐轉運接應使李繼曮,故岐王子,隨魏王入成都。陳昭符者密求蕭氏以獻,抱衾之夕,繼曮隔屏窺之,驚爲妍妙,詰其由來,則已爲王丞弇所偶,亟止之曰:“丞弇背恩投蜀,誠不可容;然向者吾從子行,於義不可。”遂令送之歸。

廢后高氏,兵部尚書高知言女也。後主爲太子時,高祖册立高氏爲皇太子妃,久而無寵。後主嗣帝位,立爲皇后。乾德初,韋妃入宫,后尤被疎薄,不見答於後主,遂坐是廢,遣還家。知言驚仆,不食而卒。

皇后金氏,名飛山,成都人也。父業農,家頗饒。無子,與媪相敬如賓;媪懷孕十餘月,娩身時,忽大風雨,見赤龍繞庭而生后。是日有山飛至后家,因名焉。年十六,姿容絶世,兼擅繪事。乾德初,選入掖庭。及高后廢,册立爲皇后。尋亦坐廢。貴妃錢氏爲力辨,復正位中宫。咸康元年,隨後主降唐,死之。

元妃韋氏,故徐耕女孫也。有殊色。後主適徐氏,見而悦之,太后因納之宫中。後主不欲娶於母族,託言韋昭度孫。初爲媫妤,累封至元妃。

貴妃錢氏,事後主,累封貴妃。皇后金氏以復位故,深德之。未幾,從後主降唐而死。

順妃蘇氏,未詳其家世。後主時累封至順妃。

昭儀李氏,名舜弦,梓州人。酷有辭藻,後主立爲昭儀,世所稱李舜弦夫人也。所著蜀宫應制詩、隨駕詩、釣魚不得詩諸篇,多爲文人賞鑒。

同時宫人李玉簫者,寵幸亞於舜弦。後主常宴近臣於宣華苑,命玉簫歌己所撰月華如水宫詞,侑嘉王宗壽酒,聲音委婉,抑揚合度,一座無不傾倒。宗壽懼禍,亦爲之盡觴。詞曰:“輝輝赫赫浮五雲,宣華池上月華新。月華如水浸宫殿,有酒不醉真癡人。”

宫人劉氏,不知何地人。鬒髮如雲而有色。秦川之變,行刑者將免之,劉氏曰:“家國喪亡,義不受辱。”遂就死。

高祖子衛王宗仁 庶人元膺 豳王宗輅 趙王宗紀 韓王宗智 宋王宗 澤 魯王宗鼎 信王宗傑 薛王宗平 莒王宗特[编辑]

宗仁,高祖之長子也。生母爲馬氏。幼以疾廢,累官校書郎。武成三年,封普王;乾德六年,徙封衛王。

元膺字昌美,高祖第二子,貴妃張氏所生也。初名宗懿。起家秘書少監,封遂王。歐陽史作簡王,今從蜀國春秋。已而立爲皇太子。未幾更名元坦。永平中,得銅牌於什邡,高祖以爲符讖,又命改名曰元膺。元膺爲人猳喙齙齒,蛇眼黑色,目視不正,性猜忍。頗多材藝,能射錢中孔。常自抱畫毬擲馬上,馳而射之,無不中。當爲太子時,年方十有七歲,判六軍,創天武神機營,開永和府,置官屬,號爲貴重。高祖以元膺年少任大,命道士廣成先生杜光庭爲之師,且屬其選純静有德者使侍東宫。光庭薦名儒許寂、徐簡夫二人。元膺未常與交言,日與樂工羣小嬉戲無度。

内樞密使唐道襲者,高祖之嬖臣也,元膺心易之,屢謔於朝。高祖懼其不相能,乃出道襲爲興元節度使。已而道襲罷歸,復典機要,元膺廷疏其過失,高祖殊不悦。會七夕前一日,元膺召諸王大臣置酒,道襲亦在坐。間而王宗翰及潘峭、毛文錫不至,元膺怒曰:“集王不來,峭與文錫教之耳。”集王謂宗翰也。大昌軍師徐瑶、常謙素爲元膺所親信,酒行,屢目道襲,道襲懼而走。明日,元膺入白高祖:“峭、文錫離間諸王。”高祖怒,命貶逐峭與文錫。頃之,元膺出而道襲入,高祖以其事告之,道襲曰:“太子謀作亂,欲召諸王諸將,以兵錮之,然後舉事爾。”高祖疑之。道襲請召屯營軍入衛。元膺初不爲備,聞召兵,以爲將誅己,乃與伶官安悉香、軍將喻全殊率天武兵自衛,捕峭、文錫至,撾之幾死,囚諸東宫。又捕成都尹潘嶠,囚諸得賢門。

明日,徐瑶、常謙與懷勝軍使嚴璘等協謀,以所部兵挾元膺以逐道襲。元膺介馬麾兵,過王宗賀之門,召與同進。宗賀曰:“兵起無名,不敢奉命。”由是元膺攻道襲於清風樓。道襲帥屯兵拒戰,中流矢,逐至城西見殺。高祖乃遣王宗侃、宗賀、宗黯等發兵討爲亂者。瑶戰死,兵皆潰去,謙與元膺匿躍龍池艦中。明日出丐食,國人識之,以告,高祖遣宗翰往招諭之,未至,而元膺同謙已爲衛士所殺。高祖疑宗翰殺之,大慟不已。會張格呈慰諭軍民牓,讀至“不行斧鉞之誅,將誤社稷之計”,收涕曰:“朕何敢以私害公。”追廢元膺爲庶人。宗翰奏誅手刅太子者,元膺左右坐死數十人。

初,梓橦縣祠蛇神曰張惡子,元膺被誅之夕,司祝者忽夢爲惡子所責言:“我久淹成都,今始方歸,何祠宇荒穢如是!”由是蜀人相傳元膺爲廟蛇之精。

宗輅,高祖第三子,一云第四子。爲後宫宋氏所生。武成三年,封雅王。元膺之死,高祖以宗輅貌類己,及宗傑有敏才,欲擇一人立之,已而不果。乾德六年,徙封豳王,罷軍使。

宗紀,高祖第四子也。一云第三子。武成時封褒王,乾德中改封趙王。

宗智,高祖第五子也,母爲陳妃。初封榮王,後徙封韓王。

宗澤,高祖第六子也,一云第九子,爲後宫褚姬所生。武成三年封興王,乾德時改封宋王,罷軍使。

宗鼎與宗澤、宗平同母,或云出自翊聖太妃,高祖第七子也。一作第八子。武成中封彭王。後主繼立,諸王皆爲軍使,宗鼎謂昆弟曰:“親王典兵,禍亂之本。今主少臣强,讒間將興,繕甲訓兵,非吾輩所宜爲也。”因固辭軍使,經營書舍,植松竹自娱而已。乾德六年,徙封魯王。後與宗輅、宗紀、宗智、宗澤、宗平、宗特俱死于秦川驛。

宗傑,高祖第八子,一作第七子。喬妃故其母也。武成三年封信王。元膺之死,潘炕屢請立太子,高祖以宗傑於諸子最材賢,頗欲立之,會順聖太后有寵,後主卒得逾諸兄而立。光天元年,宗傑屢陳時政,高祖賢其才,陰懷廢立之意。無何暴薨,高祖深疑之。

宗平,高祖第九子,宗澤同母弟也。光天元年封忠王,乾德時改封薛王,罷軍使。

宗特,高祖第十子。一作第六子。與宗智同母。光天元年封資王,乾德六年徙封莒王。

高祖凡十一子,後主其最少子也。名字見於史册者,宗智或作宗獻,宗平或作宗賢,宗特或作宗時與宗霸,今一以歐陽氏蜀世家爲據云。

高祖從子宗鐬 族子宗壽 宗裕[编辑]

宗鐬,高祖從子也。少有智勇,隸高祖戲下爲親校。當西川之亂,田令孜馳驛召高祖西上,宗鐬與王宗瑶等實帥兵從焉。已而陳敬瑄中悔,遂進兵破鹿頭關,拔漢州,陷德陽,攻成都,宗鐬之力居多。武成中,賜爵昌王,久之領御營使。永平元年,蜀師與岐戰,大敗於青泥嶺,退保安遠軍,高祖命宗鐬爲應援招討使。黄牛川之役,大殲岐兵,執其將蘇厚,高祖以爲能,甚嘉賞之。居無何,以病死。

宗壽字永年,王氏族人也。一云許州民家子。高祖以同姓,録爲子。宗壽工琴弈,爲人恬退,喜道家之術。武成中,賜爵嘉王。久之,領鎮江節度使。後主嗣立,進太子太保,奉朝請,以煉丹養氣自娱。

後主爲淫亂,宗壽獨切諫之。常於九日侍酒宣華苑,乘間極言社稷將危,流涕不已。潘在迎、韓昭等曰:“嘉王從來酒悲。”乃與諸狎客共以謾言謔嘲之,坐上喧然。後主不能省,復命宫人李氏歌己所撰新詞侑宗壽酒,宗壽一飲而盡,蓋懼禍也。在迎請卽以宫人賜宗壽,後主曰:“王必不納,無多溷耳。”遂止。

未幾,改武信軍節度使。唐師入寇,所在迎降,魏王繼岌以書招之,宗壽初不肯降,已而以遂、合、渝、瀘、昌五州送款,繼聞後主銜璧,大慟,從後主東遷。至岐陽,以賄賂守者,得入見後主,後主泣下霑襟曰:“早從王言,豈有今日!”

後主死,宗壽至澠池,聞唐莊宗遇弑,亡入熊耳山。明宗天成二年,詣洛,上書求葬後主宗族。明宗以爲忠,署宗壽保義軍行軍司馬,追封後主爲公,許葬以諸侯禮。宗壽悉得王氏十八喪而葬之,出葬日,宗壽步行以從。尋爲淄州刺史,復爲平盧節度使,以壽終。

宗壽頗能文,居恆與能仁院僧卯書札二十餘帙,墨蹟多貯沖妙觀中。又宗壽常得古鐵鑑於江原,下有篆文十二字,曰“龍宫寶藏神和子鑄永年萬歲”。平時晦不可睹,一日忽光彩照見市舍,一青衣小兒丱角蹲酒家樓,亟令人訪之,小兒隨至曰:“此神物也,吾失此已百年,君當見還。”因剖腹納鏡,長揖而去,人咸以爲鏡妖。後宗壽善辟穀延年法,或謂得之青衣云。

宗裕,亦高祖族子。唐昭宗時從高祖鎮西川,官嘉州刺史。已而與王宗侃等圍楊晟於彭州,攻城畧地,爲戰功之最。未幾,領馬步使。天復元年,代王宗滌爲東川留後,已又改漢州刺史。居無何,卒。宗裕性謙謹,高祖平東川時,諸將多争功,宗裕立枯樹下,未常自伐,時號“枯樹太保”。枯樹本枯松,見鄧志謨古事苑。一云:宗裕黷貨,以白金作鋌,牛革裹之。其子諫曰:“牛革著物難開。”宗裕叱之曰:“何更開也!”武成三年追封通王。

後主子承祧 承祀[编辑]

承祧,後主長子也。失其封爵。與豳王宗輅等同死秦川驛。

承祀,後主次子也。亦失其封號。與承祧同死。

高祖女普慈公主[编辑]

普慈公主,高祖女也。幼而敏慧,高祖絶憐愛之。天復時,岐王遣判官趙鍠來聘,爲其從子繼崇求昏,高祖遂以公主妻焉。導從鮮麗,相望千里。久之,繼崇驕矜嗜酒,多無禮於公主,公主遣宋光嗣以帛書上高祖求還。高祖乃詐言后殂,馳使召公主哭臨。永平元年,公主至成都,留之不遣。岐王怒,遂與高祖交惡。青泥嶺之戰,實公主有以啓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