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國春秋 (四庫全書本)/卷01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三 十國春秋 卷十四 卷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十國春秋卷十四
  檢討吳任臣撰
  吳十四
  僧祖肩  石頭大師  僧令遵
  僧祖肩善陰陽五行之術常居太祖軍中太祖將攻杭州潛令祖肩至城下偵險易祖肩反曰是腰鼓城也擊之終不可得又聞其鼓角聲曰錢氏子孫當貴盛未易圖也後悉如其言
  石頭大師者夙與徐温交善温頗加禮遇是時宋齊邱亦寓於精舍齊邱既在徐知誥賓席温甚疑之一日謂石頭曰宋措大在兒子門下甚非純信之人慮其近習不以忠孝為務師其察之石頭乃伺齊邱所為而齊邱已知石頭意自是晨出暮歸必大醉或以艷曲駢辭示之石頭乃語温曰宋措大狂漢耳不足為慮由是温不復介意
  僧令遵東平人翠微禪師無學之法嗣也高祖時來居鄂州清平山應對敏疾化導無方或問如何為大乗曰井綆又問如何為小乘曰錢貫武義元年終于本山諡法喜禪師
  王居巖  吳法通  聶師道 劉得常陳金   張武   宣州軍士
  王居巖當塗人仕唐為驍衞長史遭亂棄官居青山太祖據淮南使人以兵迫起之居巖散遣其家人束身來歸授以某州判官不遣一日太祖大會忽失居巖急使人掩其家無一人在者後有人於嵩山見石室空者詢其旁或云有道人王居巖常居此莫知所往
  吳法通潤州丹陽人有文學試舉子業不利入茅山為道士乾符二年唐僖宗遣使受大洞籙尊為度師賜號希微先生天祐四年潛入巖洞不知踪跡時年八十三為烈祖嗣位之三年
  聶師道歙州人也少好道唐末于濤為州刺史其兄方外為道士結廬郡南山中師道往事之濤常詣方外且時時咨以郡政因名其山為問政山師道居是山久國人號曰問政先生唐給事中裴樞刺史歙州田頵陶雅舉兵圍之累月食盡援絶議以城降而城中殺外軍過多無敢將命出者師道力疾請行樞曰君道士豈可遊兵革中邪令易服以往師道曰吾已受道法科教不容易服乃縋城而出頵雅初亦怪之及與語大喜曰真道人也隨約誓遣還及期樞復欲更日令師道再往戲下多為危之師道了無難色復見二將皆曰無不可惟給事命州人獲全實師道力也歙州平太祖聞其名召至廣陵建紫極宫居之一夕羣盜淹至舉什器盡取之師道謂曰若為盜取吾財以救饑寒持此將安用乎乃引于曲室盡括金帛與焉仍屬之曰當從某地出無邏卒可逸去盜如其指得不敗居數年師道奉太祖命設醮龍虎山道遇暴客掠之將如害中一人熟視師道謂同黨勿犯先生因曰我即紫極宫盜也感先生至仁之心今以相報久之卒于廣陵時方遣使湖湘使還遇師道于途問之師道曰朝廷遣我醮南岳耳及入境知師道已卒數月矣相傳以為竒
  劉得常昇州人十七嵗作大道歌詣茅山見國師吳法通法通曰賢者能飲茅山泉一月當十倍今日聰明一年特生光慧十年聞仙道矣得常乃作冷泉吟法通又曰吾有玉經妙㫖子若斂華就實可以混合天人離情理識得常再拜執弟子禮居紫陽觀二十年不踰户閾髙祖時華姥山一夕有童子歌曰靈菌長金刀響山中人數聞之慮有兵是年盛産黄芝經月怙悴得常遂逝焉
  陳金者少為軍士𨽻鎮南節度使劉信戲下從圍處州私與其徒五人發一大冡啓棺見白髯老叟靣如生人時即有白氣衝天視棺上散物如粉微作硫黄氣金掬取歸營旦輙汲水浸食至盡城平入舍僧寺間為諸僧述其事僧曰此本州富人逺祖也子孫相傳其祖好道數餌硫黄云數盡當死死後三百年墓開是即解化之期也今正三百年矣金因復視其處棺中惟存衣裳若蟬蜕狀金自是無病後為清海軍將年七十餘輕健如少時
  張武始仕太祖為廬州小將頗以拯濟行旅為事常有老僧過其所武止之宿鎮將聞而怒曰方今南北交戰間諜如林何可輕留人宿邪僧求去武曰師但止此無苦也武室中貯一榻即以奉僧武自席地卧盥濯皆自具焉夜數起視之至漏五下僧起而嘆息謂武曰少年乃能如是吾贈汝藥十丸每正旦吞一丸可延壽十齡出門忽不見武服其藥後為常州團練副使年已百嵗宋時猶有見之者
  宣州軍士失其姓名徐知證鎮宣州時軍士有夫婦二人一旦夫自外歸索水沐浴易新衣坐繩牀上㝠然而逝妻見之大驚曰君死邪於是亦沐浴更衣與夫對坐而卒知證異之因並塜葬焉















  十國春秋巻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