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裘賦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千金裘賦
作者:雍陶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57

良冶之子兮不墜舊規,製珍裘兮巧意無遺。非一狐之成此,直千金而在茲。蓋以表盛,服之麗者,舉高價而美之。倘以負芻,如當市骨之日;如將貰酒,偏宜買笑之時。如(疑)其選擇,亦求粹白。資眾毛,取群腋。極狸制之狀,殊豹飾之跡。俾裼襲之有加,欲曳婁而無斁。紉針既就,振領提裳,(一作生光)。乍掩孔雀,全欺鷫鸘。有斯而死不於市,衣此而坐不垂堂。何必獻武帝之時,人來西域;受平公之處,鳥下東方。宜乎在笥見珍,滿籯非貴。將示美以爰禦,豈救寒而乃衣。時彰節用,乃三十年而尚存;俗竟(疑)奢妍,乃十萬軍之所費。觀其皓練漸潔,輕埃莫沾。巾幣之酬猶少,外飾之態俄添。日影遙臨,豈見犬羊之易;雪花傍射,自宜狐貉之兼。爾乃取其諷,論其眾。亦猶多士補於兗職,群材構於時棟。豈比夫告敝於黑貂,誇煥於青鳳。然則乖惡衣之義,生侈服之心。既傷三德之數,徒稱千鎰之金。所以披鶴𣰉於王公,獨標耿潔;焚雉頭於晉帝,用戒奢淫。況乎衣褐可以備卒歲,挾纊足以禦寒夜。何勞寶劍侔貲,豈要驪珠同價。委此蒙茸之資,被乎勤儉之化。使狗盜之人,盡息其偷詐。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