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車駕司員外郎張君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京車駕司員外郎張君墓誌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八

君諱楙,字子培,其先出自郿伯。宋之南遷,由關中來徙居太湖包山。後徙嘉定,遂為嘉定人。曾祖墦,祖鎧,家世力田。父沄,歲貢入太學,不肯祿仕,教授鄉里。君少墮井中,覺有神人扶舁之,得不死。天資絕出倫輩,年二十,舉南京鄉試。考官以試題得罪,盡罷是年所舉士。後得旨入太學,間一科,乃得會試。又六年,始中進士。授福清知縣。

縣古東侯官,依阻山海,徵召不時至。君廉明仁恕,豪右怗服,符下爭趨,無敢後者。先是,常熟陳君明近為福清,民愛之。蓋三年又得張君,二君皆吳產,閩人以為美談。甌寧李塚宰罷家居,君獨不往謁,李公憾以為輕己。丁外艱。服除,李公復為塚宰。例,起服官試吏部,試已,自持案出。君獨不肯持,留一案於堂下。李公以問堂吏,知為君,益怒。遂調孝豐。

孝豐,鄣郡山地,險惡數反,以故置新縣。君以德懷柔之。田有不均,丈量以寬貧戶。其豪相戒曰:「明府善政,不可撓也。」礦賊數百人為亂,君檄止調外兵,獨部署縣人捍禦,賊皆散走。時倭夷鈔兩浙,州縣皆相效築新城,樓櫓雉堞相望。孝豐獨不肯,曰:「縣皆山,賊何以至?奈何困吾民也!」縣中清靜無事,時時登天目山,攀蘿緣磴,躋其絕頂,慨然賦詩,有高世遠舉之志。

升南京兵部職方司主事,大司馬南昌張公器重之。南京歲造馬快船,畿輔及江西、湖廣積逋料解八十餘萬。朝廷以空名敕降兵部,兵部歲遣其屬公廉者,上其名,齎敕以往。至是,君以選行。始至一郡,卻饋遺,於是兩省望風肅然,無敢以私奉君。君至,則與其君長議所便,惟恐傷民。凡歷三十餘郡,周行數千餘里,觸冒毒暑,還至巴陵而病。歲已暮,過家謁母。時已升駕部員外郎,欲移告,不及而卒。時嘉靖三十九年正月二十八日,享年四十有三。

君嫡母李氏,性嚴,少所假借。君奉其母邵氏,與其配李氏,事之甚謹。財產悉以讓其弟。葬其父,族人許易墓地,已治塋兆室屋而悔之,君即移他所,無怨言。有貧士與君舊識,至孝豐,謁入,迎延上坐。衣服垢穢,人所不堪,酌酒賦詩竟數日,復資送之。故所善馬思學、殷子義,以道義相重,比君貴顯,待之愈厚。及卒,兩家妻子皆為流涕。自楚還,舟中蕭然,獨有文書數簏,未上兵部。太倉兵備副使熊公來視其喪,篋中有金二十餘兩,財具棺斂而已。嗚呼,君可謂賢於人遠矣!

子元煥,尚幼,不能治喪。弟楚,奉太夫人之命,葬於橫涇先塋之左。以殷君所為狀來請銘。予故善君,泣曰:「予何忍而不為銘?」銘曰:

關西逖祖世大梁,名與伊、洛道相望。太湖山中暫飛槍,聿來東海著南翔。蓄潛玄懿生鸞凰,兩宰山縣如桐鄉。尚書七兵使命將,清風颯颯吹瀟湘。性資寬弘復清強,仁孝藹然厚懿常。生齡迫促志徒長,皇天不佑喪厥良。刻銘幽石固其藏,悠悠千載餘芬芳。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