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唐二主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唐二主詞
作者:李璟 李煜 南唐

中主李璟詞[编辑]

應天長[编辑]

一鉤初月臨粧鏡,
蟬鬢鳳釵慵不整。
重簾靜,
層樓迥,
惆悵落花風不定。

柳堤芳草徑,
夢斷轆轤金井。
昨夜更闌酒醒,
春愁過却病。

望遠行[编辑]

碧砌花光錦繡明,
朱扉長日鎮長扃。
餘寒不去夢難成,
爐香煙冷自亭亭。

遼陽月,
秣陵砧,
不傳消息但傳情。
黃金窓下忽然驚,
征人歸日二毛生。

攤破浣溪沙李煜曾將此作寫成書法作品,今已失傳之,故有李煜之作一說[编辑]

手捲眞珠上玉鉤,
依前春恨鎖重樓。
風裏落花誰是主,
思悠悠。

靑鳥不傳雲外信,
丁香空結雨中愁。
回首綠波三楚謩,
接天流。

攤破浣溪沙[编辑]

菡萏香銷翠葉殘,
西風愁起綠波間。
還與韶光共憔悴,
不堪看。

細雨夢迴雞塞遠,
小樓吹徹玉笙寒。
多少淚珠何限恨,
倚欄干。

後主李煜詞[编辑]

浣溪沙[编辑]

紅日已高三丈透,
金爐次第添香獸,
紅錦地衣隨步皺。

佳人舞點金釵溜,
酒惡時拈花蕊嗅,
別殿遙聞簫鼓奏。


玉樓春[编辑]

晚妝初了明肌雪,
春殿嬪娥魚貫列。
笙簫吹斷水雲間,
重按霓裳歌遍徹。

臨春誰更飄香屑?
醉拍闌干情味切。
歸時休放燭花紅,
待踏馬蹄清夜月。

更漏子一題溫庭筠作[编辑]

金雀釵,
紅粉面,
花裏暫時相見。
知我意,
感君憐,
此情須問天。

香作穗,
蠟成淚,
還似兩人心意。
珊枕膩,
錦衾寒,
覺來更漏殘。


菩薩蠻[编辑]

花明月暗籠輕霧,
今霄好向郎邊去!
刬襪步香階,
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
一向偎人顫。
奴為出來難,
教君恣意憐。


[编辑]

蓬萊院閉天台女,
畫堂晝寢人無語。
拋枕翠雲光,
繡衣聞異香。

潛來珠鎖動,
驚覺銀屏夢。
臉慢笑盈盈,
相看無限情。


[编辑]

銅簧韻脆鏘寒竹,
新聲慢奏移纖玉。
眼色暗相鉤,
秋波橫欲流。

雨雲深繡戶,
未便諧衷素。
宴罷又成空,
魂迷春夢中。

喜遷鶯[编辑]

曉月墜,
宿雲微,
無語枕邊欹。
夢回芳草思依依,
天遠雁聲稀。

啼鶯散,
餘花亂,
寂寞畫堂深院。
片紅休掃儘從伊,
留待舞人歸。

長相思[编辑]

雲一緺,
玉一梭,
淡淡衫兒薄薄羅,
輕顰雙黛螺。

秋風多,
雨相和,
簾外芭蕉三兩窠,
夜長人奈何!


一斛珠[编辑]

晚妝初過,
沈檀輕注些兒箇。
向人微露丁香顆,
一曲清歌,
暫引櫻桃破。

羅袖裛殘殷色可,
杯深旋被香醪涴。
繡床斜憑嬌無那,
爛嚼紅茸,
笑向檀郎唾。

子夜歌[编辑]

尋春須是先春早,
看花莫待花枝老。
縹色玉柔擎,
醅浮盞面清。

何妨頻笑粲,
禁苑春歸晚。
同醉與閑評,
詩隨羯鼓成。

後庭花破子或為馮延巳作[编辑]

玉樹後庭前,
瑤草妝鏡前。
去年花不老,
今年月又圓。
莫教偏,
和月和花,
天教長少年。


漁父[编辑]

浪花有意千重雪,
桃李無言一隊春。
一壺酒,
一竿綸,
世上如儂有幾人?


[编辑]

一棹春風一葉舟,
一綸繭縷一輕鉤。
花滿渚,
酒滿甌,
萬頃波中得自由。


蝶戀花一題李冠作[编辑]

遙夜亭臯閑信步,
乍過清明,早覺傷春暮。
數點雨聲風約住,
朦朧淡月雲來去。

桃李依依春暗度,
誰在秋千,笑裏低低語?
一片芳心千萬緒,
人間沒箇安排處。

更漏子一題溫庭筠作[编辑]

柳絲長,
春雨細,
花外漏聲迢遞。
驚塞雁,
起城烏,
畫屏金鷓鴣。

香霧薄,
透重幕[1]
惆悵謝家池閣。
紅燭背,
繡幃[2]垂,
夢長[3]君不知。


柳枝[编辑]

風情漸老見春羞,
到處芳魂感舊遊;
多謝長條似相識,
強垂煙穗拂人頭。


清平樂[编辑]

別來春半,
觸目腸斷。
砌下落梅如雪亂,
拂了一身還滿。

雁來音信無憑,
路遙歸夢難成。
離恨恰如春草,
更行更遠還生。


阮郎歸[编辑]

呈鄭王十二弟[编辑]

東風吹水日銜山,
春來長是閑。
落花狼籍酒闌珊,
笙歌醉夢間。

佩聲悄,
晚妝殘,
憑誰整翠鬟?
留連光景惜朱顏,
黃昏獨倚欄。


采桑子[编辑]

庭前春逐紅英盡,
舞態徘徊。
細雨霏微,
不放雙眉時暫開。

綠窗冷靜芳音斷,
香印成灰。
可奈情懷,
欲睡朦朧入夢來。


搗練子令[编辑]

深院靜,小庭空。
斷續寒砧斷續風。
無奈夜長人不寐,
數聲和月到簾櫳。


搗練子令[编辑]

雲鬢亂,晚妝殘。
帶恨眉兒遠岫攢。
斜托香腮春筍嫩,
為誰和淚倚欄干?


三臺令[编辑]

不寐倦長更,
披衣出戶行。
月寒秋竹冷,
風切夜窗聲。


采桑子[编辑]

轆轤金井梧桐晚,
幾樹驚秋。
晝雨新愁。
百尺蝦鬚在玉鉤。

瓊窗夢斷雙蛾皺,
回首邊頭,
欲寄鱗遊,
九曲寒波不溯流。


長相思一題鄧肅作[编辑]

一重山,
兩重山,
山遠天高煙水寒,
相思楓葉丹。

菊花開,
菊花殘,
塞雁高飛人未還,
一簾風月閒。

謝新恩[编辑]

秦樓不見吹簫女,
空余上苑風光。
粉英金蕊自低昂。
東風惱我,才發一襟香。

瓊窗夢留殘日,
當年得恨何長!
碧欄干外映垂楊。
暫時相見,如夢懶思量。

[编辑]

櫻花落盡階前月,
象床愁倚薰籠。
遠似去年今日,
恨還同。

雙鬟不整雲憔悴,
淚沾紅抹胸。
何處相思苦?
紗窗醉夢中。

[编辑]

庭空客散人歸後,
畫堂半掩珠簾。
林風淅淅夜厭厭。
小樓新月,
回首自纖纖。

春光鎮在人空老,
新愁往恨何窮?
金窗力困起還慵。
一聲羌笛,
驚起醉怡容。

[编辑]

櫻桃落盡春將困,
秋千架下歸時。
漏暗斜月遲遲,
在花枝。

□□□□□□□
□□□□□缺十二字
徹曉紗窗下,
待來君不知。

[编辑]

冉冉秋光留不住,
滿階紅葉暮。
又是過重陽,
臺榭登臨處,
茱萸香墜。

紫菊氣,
飄庭戶,
晚煙籠細雨。
雝雝新雁咽寒聲,
愁恨年年長相似。

臨江仙[编辑]

櫻桃落盡春歸去,
蝶飜輕粉雙飛。
子規啼月小樓西,
玉鉤羅幕,
惆悵暮烟垂。

別巷寂寥人散後,
望殘烟草低迷。
爐香閑裊鳳凰兒。
空持羅帶,
回首恨依依。


破陣子[编辑]

四十年來家國,
三千里地山河。
鳳閣龍樓連霄漢,
玉樹瓊枝作烟蘿。
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
沈腰潘鬢銷磨。
最是倉皇辭廟日,
教坊猶奏離別歌。
淚對宮娥!


虞美人[编辑]

風回小院庭蕪綠,
柳眼春相續。
憑欄半日獨無言,
依舊竹聲新月似當年。

笙歌未散尊罍在,
池面冰初解。
燭明香暗畫樓深,
滿鬢清霜殘雪思難任。


[编辑]

春花秋月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
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望江南[编辑]

閑夢遠,
南國正芳春。
船上管弦江面綠,
滿城飛絮輥輕塵,
忙殺看花人!


[编辑]

閑夢遠,
南國正清秋。
千里江山寒色遠,
蘆花深處泊孤舟。
笛在月明樓。

望江南[编辑]

多少恨,
昨夜夢魂中。
還似舊時遊上苑,
車如流水馬如龍;
花月正春風!


[编辑]

多少淚,
斷臉復橫頤。
心事莫將和淚說,
鳳笙休向淚時吹;
腸斷更無疑!


相見歡[编辑]

林花謝了春紅,
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
相留醉,
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编辑]

無言獨上西樓,
月如鉤,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
理還亂,
是離愁,
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烏夜啼[编辑]

昨夜風兼雨,
簾幃颯颯秋聲。
燭殘漏斷頻倚枕。
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隨流水,
算來一夢浮生。
醉鄉路穩宜頻到,
此外不堪行。

子夜歌[编辑]

人生愁恨何能免?
銷魂獨我情何限!
故國夢重歸,
覺來雙淚垂。

高樓誰與上?
長記秋晴望。
往事已成空,
還如一夢中。


浪淘沙[编辑]

往事只堪哀,
對景難排。
秋風庭院蘚侵階。
一任珠簾閒不捲,
終日誰來?

金瑣已沉埋,
壯氣蒿萊。
晚涼天淨月華開。
想得玉樓瑤殿影,
空照秦淮。

浣溪沙[编辑]

轉燭飄蓬一夢歸,
欲尋陳迹悵人非,
天教心願與身違。

待月池臺空逝水,
蔭花樓閣謾斜暉,
登臨不惜更沾衣。


浪淘沙令[编辑]

簾外雨潺潺,
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裏不知身是客,
一餉貪歡。

獨自莫憑欄,
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
天上人間。

  1. 白香詞譜箋:幙
  2. 白香詞譜箋:簾
  3. 白香詞譜箋: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