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錄匯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二十六日,國相令宋使李若水入城,諭勿播遷。

宋遣何至寨哀懇,國相令回奏少帝,速請道宗出城。曰:“此非臣子所宜言。”國相怒雲:“爾家太上事事失信,弗親出城,便須出質妻女,此外更無計議。”

二十七日,宋使濟王栩及李過庭來求哀。

二十八日,宋遣秦檜、李若水求和。二帥諭須上皇、皇子出質,別差近上官,與已畫定州府、軍、縣長官血屬各一人,往同交割,並將幹戾人童貫、蔡京、蔡攸、王黼、李綱、李彌大、劉A4、王安中、馬擴、詹度、陳遘、吳敏、徐處仁、折彥實、折可求、呂紳、張孝純、王稟,及歸朝人滕茂實、範直方、李嗣本、蔡靖、高世由、趙良嗣、折可存、張觀、楊忠敏、張謙、張翼等家屬交出。二十九日,又遣燕、越、鄆、景、濟、祁、莘、徐、沂、和、信十一王來請命,弗納。

宋遣何來求哀,國相雲:“道宗來質,妻女來質,以何為可?”語塞。繼雲:“當請少帝自來議。”三十日,宋主出城,使烏淩葛思美館伴於齋宮。

十二月初二日,宋主上降表,禮成,請退兵,願獻世藏珍異,一應女樂。國相雲:“一人一物何非我有?皇帝且歸候旨。”令烏淩葛思美等五人送入城,即駐宋宮。

初三日,帥府致書宋主,令喚回康王;又表達皇帝,廢易宋主。初四日,二帥遣蕭慶入城,封府庫,駐都堂,承宣號令。

宋使鄧珪嚐稱妃嬪、帝姬之美,二皇子獲蔡京家婢李氏,本宋宮女,媵福金帝姬嫁蔡,刺問益詳,因議和親。

五年正月元旦,宋遣濟王、景王來賀,犒以金銀,二帥遣真珠大王等九人入賀。缺四十字初八日,宋遣何來求減金銀。國相雲:“前約擇定其一,再容酌議。”二皇子雲:“從我和親,再容議減。”雲:“臣不能奏請。”皇子雲:“須爾皇帝獻來,不煩再議。”。

初九日,二帥致書宋主,並遣高慶裔邀令出城麵議。

初十日,帝駕再出南薰門,至青城寨。金使蕭慶令鄆王及何、馮澥、曹輔、吳開、莫儔、孫覿、譚世績、汪藻、郭仲荀、李若水十一人侍帝,餘居寨外。館帝於齋宮端成殿東廡,不俱供帳,鐵索闌門,擊柝然薪,終宵少息。

宋主謁二帥,拒不見。令蕭慶授意,索貢人、物。宋臣駁辯良久,吳開、莫儔傳宋主意,允以親王、宰執、宗女各二人,袞冕、車輅及寶器二千具,民女、女樂各五百人入貢,歲幣加銀絹二百萬匹兩,以抵河以南地,宗女各一人饋二帥。

十一日,楊天吉、王汭令吳開、莫儔語少主雲:“福金帝姬是幹戾人蔡京媳,理宜發遣,遲則和議不成。”少主令王宗沔入城麵奏,並手詔留守開封府曰:“比者金人已登京城,按甲議和,不使我民肝腦塗地。時事至此不獲已,已許帝姬和親,立大河為界。”

為少主設供具,並令手詔城中催送金銀。

十三日,二帥令蕭慶語少帝雲:“道宗須出質,和親須自擇,歲幣須一千萬缺二十字不允即須力取。”少帝雲:“禮教所拘,未便奉命。姑令王宗沔入城麵奏,並催犒軍金銀。”入暮,宗沔歸,道宗不允,城中噪然。

十四日,少帝遣莫儔入城安民,令吳開邀蕭慶同見國相,備述太上出質,人子難忍;妃姬改嫁,臣民所恥。國相雲:“令太上挈帶北行,臣民庶不恥笑?”餘無他議。

十五日,令少帝及從臣至劉家寺觀燈,真珠大王設也馬、寶山大王爵保率鐵騎夾護至寺。寺內設燈二萬丸,露台陳教坊樂。堂上三席,堂下六席缺十六字日入放燈,一時許,撤席散歸。少帝屢顧二帥,欲有所陳,二帥不顧。

司馬樸雲:“皇子謂國相決意廢立,禍恐不測。”十七日,蕭慶雲:“二帥俟金銀交足,請帝擊球,宴後,送駕入城,可請催括金銀。”

二十二日,蕭慶奉二帥命,與宋臣吳開、莫儔等議定事目,令少帝手押為據:

一,準免道宗北行,以太子、康王、宰相等六人為質。應以宋宮廷器物充貢。

一,準免割河以南地及汴京,以帝姬兩人,宗姬、族姬各四人,宮女一千五百人,女樂等一千五百人,各色工藝三千人,每歲增銀絹五百萬兩匹貢大金。

一,原定親王、宰相各一人、河外守臣血屬,全速遣送,準俟交割後放還。

一,原定犒軍金一百萬錠、銀五百萬錠,須於十日內輸解無缺。如不敷數,以帝姬、王妃一人準金一千錠,宗姬一人準金五百錠,族姬一人準金二百錠,宗婦一人準銀五百錠,族婦一人準銀二百錠,貴戚女一人準銀一百錠,任聽帥府選擇。

宋主出降時,帥府即議廢立。國相意決,皇子持兩端。比以康王起天下兵,皇子議挾宋主以令天下,不使康王逞誌;國相見人心未去,遂表達北朝封宋主為藩輔。

二十三日,少帝詔徐秉哲雲:“身睡土床已及兩旬,所需望竭力應付。”

二十五日,二帥遣蕭慶及歸降內侍承宣使鄧珪持宋主手詔入城,催發人、物。二十六日,宋主遣何入城,平糶安民,並詔徐秉哲津運各項事物、丁口至南薰門、朝天門交納,更令麵奏太上,委曲和親。

割地使劉韜自縊劉家寺寨。

二十八日,開封府饋二帥蔡京、童貫、王黼家歌妓各二十四人,雜入福金帝姬,送皇子寨。姬初受紿於開封府,及見皇子,戰栗無人色,皇子令其婢李氏慰而醉之。自正月二十五日,開封府津送人、物絡繹入寨,婦女上自嬪禦,下及樂戶,數逾五千,皆選擇盛裝而出。選收處女三千,餘汰入城。國相自取數十人,諸將自謀克以上各賜數人,謀克以下間賜一二人。因病汰還千餘,仍令少主傳諭城內補送缺十九字定。初五日,送還少主。初七日,國相回軍,且催騾馬、戒行裝,四壁官亦申報金銀淨盡,任聽皇子駐軍守索外郡續納。忽初四日,宋鄧珪以皇子私納帝姬事漏言,國相知皇子有私意,不欲議和。宋內官藍、醫官周道隆、樂官孟子書輸誠國相,請發窖藏,國相遂大怒,不令少帝歸。

初五日,二帥請少主赴打球會,隨行者何、馮澥、曹輔、郭仲荀四人。入幕,少主西向坐,二帥東向執禮甚恭。酒數行,皇子躬下球場,忽蒲蘆虎大王持詔至,即撤席。少主乞回宮,國相嗬之雲:“尚欲何往?”皇子送少主入齋宮,密語廢立事。吳開、莫儔跪求雲:“倘蒙再造,俟國相回軍後,無論何人何物,惟皇子命。”遂指索帝姬三人、王妃、嬪禦七人。吳開等力請少主手押為信。皇子至國相寨雲:“明詔雖允廢立,密詔自許便宜行事,況已表請立藩,豈容中變?”國相不允。皇子謂:“太祖止我伐宋,言猶在耳,皇帝仰體此意,故令我懣自便。”國相雲:“皇子何私於宋,不顧大害?宋兵尚多,民心未去,如今放手,後患無窮。更立異姓,國勢易動,徐圖混一,豈非善計?”蒲蘆虎雲:“都元帥斜也意同。”皇子怒雲:“南伐我實首謀,我當為政,廢主親屬不能如契丹虐待。”蒲蘆虎兩解之,皇子悻悻而去。蕭慶語國相雲:“廢少主,康王必自立,不似少主庸懦,請再思。”國相雲:“宋若歸誠於我,當保全。”蕭慶遂赴齋宮,少主諸臣不複與議。初六日黎明,二帥令宋主入青城寨,宋官皆從。金兵揮去黃屋夾隊,行抵寨下馬,令跪聽詔,廢為庶人。國相令蕭慶、劉思去少主冠服,宋忠臣李若水抱持禦衣,戟手怒罵,兵士拽出。國相押少主入齋宮,令書諭留守,並啟道宗,限七日率宮眷出城,推立異姓。又令莫儔、吳開入城宣諭,令鄧珪率內侍百餘人入城,臨守後妃、帝姬、諸王妃,令馮澥、曹輔入侍廢帝,餘臣禁押別室。鄭寬之、梁平、王孝傑、王宗沔自城中出,亦禁押。初七日,令騎兵萬人自南薰門排屯至青城劉家寺,兩帥駐南薰門甕城下。及午,太上率妻妾、子婦婿、女奴婢絡繹而出,我兵監押轎車之中,抵甕城,令內侍指認點驗後,太上、後妃、諸王、帝姬皆乘車轎前進;後宮以下,騎卒背負疾馳。申刻,令鄧珪入城搜捉。二帥返青城,送太上入齋宮,責其敗盟,太上抗辯不屈。二帥斥之雲:“不允和親,全為囚俘,何顏向人?”太上雲:“我與若伯叔,各主一國。國家各有興亡,人各有妻孥,請二帥熟思。”國相雲:“自來囚俘皆為仆妾,因先皇帝與汝有恩,妻子仍與團聚,餘非汝有。”揮令出,見少帝,相顧號泣。二帥仍至青城,遣後妃五人,諸王二十八人,皇孫十六人,駙馬七人赴齋宮缺三十六字戌刻,鄧珪又押送宮眷七百餘人至青城劉家寺。

是夜,國相宴諸將,令宮嬪等易露台歌女表裏衣裝,雜坐侑酒。鄭、徐、呂三婦抗命,斬以徇。入幕後,一女以箭鏃貫喉死。

烈女張氏、陸氏、曹氏抗二太子意,刺以鐵竿,肆帳前,流血三日。初七日,王妃、帝姬入寨,太子指以為鑒,人人乞命。命福金帝姬撫慰之,令施膏沐,易後宮舞衣入帳侍宴。缺二十七字初八日,又解到王妃、帝姬六人。兩帥遣吳開、莫儔入城,催立異姓。孫傅等投狀,請立趙氏,不許。初九日、初十日,又解到王妃、帝姬九人。

帥府令吳開、莫儔入城,宣付劄牒,布告四方。入暮回寨,攜來孫傅、張叔夜請立趙氏狀。十一日,宋官上舉張邦昌狀,孫傅、張叔夜不簽書。

午後,朱皇後、太子、公主等出城,安置齋宮。搜出王妃、帝姬四人,津送劉家寺。

十二日,拘孫傅、張叔夜入青城塞,遣吳開、莫儔傳諭宋官,立張邦昌為楚帝。秦檜上書帥府有異議,拘其家屬至。

十四日,青城木寨成,國相令舊選童女、隨來宮女、新取宗戚婦女居之。十五日,建安郡王趙楧死。有李浩者,貌似相國公,誤拘入齋宮。宋廢主謀遣相國脫走,以浩為代。無隙可走,遂秘建安喪,以相國代楧。

十六日,帥府令婦女已從大金將士,即改大金梳裝,元有孕者,聽醫官下胎。

帥府牒城內官依舊視事,遣李若水入城安撫,李抗不行。奉朝命,俘獲人畜,如契丹例分別貢賞。趙構作速催回,毋滋遺孽。十七日,國相宴皇子及諸將於青城寨,選定貢女三千人,犒賞婦女一千四百人,二帥侍女各一百人。

十八日,皇子宴國相、諸將及宋廢帝、後,為太平合歡宴。巳刻入座,國相、皇子、闍母、額魯觀、穀神、阿懶、撻懶、蒲蘆虎、設也馬、斜保十人,及宋太上、鄭後、廢帝、朱後,皆堂上,席二人。三十二將皆堂下。斜保請皇子出妃姬二十人、歌妓三十二人侑酒。宋帝、後避席,國相不許。席散,皇子語太上曰: “設也馬悅富金帝姬,請與之。”太上曰:“富金已有家,中國重廉恥,不二夫,不似貴國之無忌。”國相怒曰:“昨奉朝旨分俘,汝何能抗?”令堂上客各挈二人。太上亦怒曰:“上有天,下有地,人各有女媳。”國相嗬出之。鄭後見侄婦在堂下,跪求國相雲:“妾家不與朝政,求放還。”國相頷之,令挈侄婦去。

十九日,二帥以寨中鬼魅不靖,取禪僧五十四人諷經。二十日,信王妃自盡於青城寨;各寨婦女死亡相繼,並搜得所攜金銀飾物,帥府令城官續括金銀並宗屬。

二十一日,二帥授李若水、王履官,不屈,被戕。二十二日,宋康王母韋氏至自齋宮,與妻邢氏同禁壽聖院。國相令宋太上手諭康王回京,分使投送。

二十三日,諸將答宴,二帥奉皇帝指揮:趙桓出降以前,自請更立賢君。念知悔禍,俯予優容,準以子姓為藩輔。應趙佶、趙桓家屬,仰元帥府詳奏,自餘俘獲人畜,仍依曩例貢賞。明日,額魯觀、多昂木、阿懶、蒲蘆虎、固新、撻懶,歸所取十二人至壽聖院,二帥及真珠、寶山大王留弗歸。

二十四日,儀福帝姬病,令歸壽聖院。

帥府急班師,銀帛未齊。又探得康王令宗澤屯澶州,閭邱升屯濮州,黃潛善屯曹州,趙野、範訥屯南京,向子野屯钜野,何誌同屯許州;提舉官梅執禮、程振、陳知質、安扶集城中潰卒內應。遂殺執禮等,並執根括官胡唐老、胡舜陟、姚舜明、王俁,鞭背各二百,限五日繳齊。複榜城中,逾期不齊,縱兵大索。

二十五日,仁福帝姬薨劉家寺。

二十六日,萬戶賽裏令千戶國祿都投書帥府,其弟野利代聘多富帝姬,見歸帥府,求賜釋付。二帥大詫,詢帝姬,雲:“出城轎破,時番將脅入民居,令小番傳語雲:‘兄為北國大王,不異南朝富貴。’使受香囊,未解其意。”二帥怒,斬野利於南薰門。

二十七日,帥府餞張邦昌,語以推戴事,邦昌痛哭倒地。二十八日,賢福帝姬薨劉家寺。

三月一日,帥府聞城中有變,令王汭勸邦昌入城撫循,並指揮城民:三日不立邦昌,縱兵洗城。初三日,官民上推戴張邦昌狀。

初四日,阿懶監押書籍、禮器千五十車北渡陽武,詭立宋帝、後幟,覘康王動靜。

初六日,城中吳革兵起,謀誅範瓊、徐秉哲、左言、王時雍輩。事泄,為瓊所殺。

初七日,帥府令蕭慶、耶律廣、王汭等奉冊寶入城,立邦昌為楚國皇帝。保福帝姬薨劉家寺。初九日,邦昌遣邵溥、範瓘來寨報謝。

初十日,我軍敗康王於開德、興仁、濮州。十一日,婁室孛堇又敗之千秋鎮。

帥府以宋華國靖獻夫人李氏及宮人十輩賜邦昌為後,令郎君等護送入宮。邦昌宴犒之,令舊宮人清歌勸酒。

十二日,又敗康王之兵於南華,摧其將宗澤、權邦彥車陣。帥府榜示各路雲:宋主父子眷屬並已北遷。

十三日,開封府申解金銀表緞並鄆王姬王氏至劉家寺。王氏自盡,年十六。正文缺三十三字。

十五日,張邦昌至青城寨求減歲幣,止搜括,緩遷都,存陵廟,許之。

十八日,得阿懶報,河北無警,二帥令諸軍戒裝。張邦昌請宴二帥於宋宮,設也馬、斜保往代。十九日,康王軍破我洛陽,高世則被害。

二十一日,宋少帝諭王時雍、徐秉哲雲:“社稷、山河素為大臣所誤,今日使我父子離散,追念痛心,悔恨何及?以治行缺少廚中所用什物,煩於左藏庫支錢三千貫收買,津運至此。早晚成行。請勉事新君,無念舊主。”

二十二日,帥府贈太上銀三千兩、表緞四端、火燎頭籠四具。

二十三日,邦昌乞還馮澥、曹輔、汪藻、譚世績、孫覿、徐天民、蘇餘慶、郭仲荀、沈晦、路允迪、黃夏卿,二帥察其庸懦,遣還。又乞還諸王夫人、諸帝姬,不許。

二十四日,帥府歸香雲帝姬、金兒帝姬、仙郎帝姬三喪,宋臣十一人、婦稚三千人入城。二十五日,傳檄四方:令諸軍於二十八日下城。二十六日,遣多昂幟烈率兵二萬,押送宗室、附馬家屬三千餘人及金銀表緞車北歸。

遣還鄭後家屬。

二十七日,守城千戶陸篤詵殺其兄尚富皂。尚守南薰門,踞大宅,淫及陸所掠女,陸殺兄遁。宗姬、宗婦十七人在所掠中,遂歸寨。夜,宋廢帝望城奠別,伏地大哭,天地為愁,城震有聲。正文缺四十九字。

二十八日,帥府貽書邦昌,減歲幣錢一百萬貫、銀絹二十萬匹兩。

黎明,宋太上等抵劉家寨,國相馳馬至雲:“有詔見立張邦昌為楚帝。古無不亡之國,想宜領會。趙佶與太祖皇帝先立盟好,今知悔禍,可封為天水郡王;趙桓可封為天水郡公。妻子相隨,服飾不改,用示厚恩。”又指揮元帥府:叛逆趙構母韋氏,妻邢氏、田氏、薑氏,先遣入京禁押;所貢宋俘趙楧、趙梴及趙楷妻朱氏,趙材妻徐氏,馳速來朝,用別誠偽;餘安養燕山,另候指揮。二帥即遣真珠大王及千戶國祿多、阿替計率騎兵五千監押去。二皇子供太上飯,太上雲:“罪皆在我,請留靖康,封畀小郡。諸王、王妃、帝姬、駙馬不與朝政,請免發遣。”皇子曰:“朝命不可違,此去放心,必得安樂。缺四十字。”午後,令王妃、帝姬出見父母、夫婿,抵暮即令歸幕。幕後為財貨幕,留道宗夫婦宿;前為飲宴幕,留諸王、駙馬宿,聲息相聞。缺四十三字三鼓起程,分作七軍:從官貲重在二軍,太上、諸王、駙馬在三軍,鄭後宮屬在四軍,王妃、帝姬在五軍。額魯觀、蕭慶為都押使,車八百六十餘輛。

四月一日,國相退師,分作五起:寶山大王押朱後一起,固新押貢女三千人二起,達懶押工役三千家三起,高慶裔押少主四起,從河東路進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