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村輟耕錄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總目 南村輟耕錄 卷之一
元 陶宗儀 撰 吳潘氏滂憙齋藏元刊本
卷之二

列聖授受正統

 始祖諱孛端义兒

 烈祖神元皇帝諱也速該姓竒渥温氏

 太祖應天啓運聖武皇帝諱鐵木真囯語曰成𠮷思

  宋開禧二年丙寅十二月即位于斡難河自號可汗

  至宋寳慶三年丁亥七月己丑崩于薩里川在位二

  十二年壽六十六𦵏起輦谷

 太宗英文皇帝諱窩闊台

  宋紹定二年己丑八月己未即位于忽魯班雪不只

  至宋淳祐元年辛丑十一月崩于胡䦨山在位一十

  三年壽五十六𦵏起輦谷 太皇后秃里吉納臨朝

  稱制皇后乃馬真氏

 睿宗仁聖景㐮皇帝諱拖雷

  憲宗追謚

 定宗簡平皇帝諱貴由

  宋淳祐二年壬寅至乙巳皇后當國丙午七月歸政

  即位于荅蘭荅八思至戊申三月崩于胡眉斜陽吉

  兒在位三年壽四十三𦵏起輦谷皇太后秃里吉納

  復治國事

 憲宗桓肅皇帝諱蒙哥

   宋淳祐十一年辛亥六月即位于闊帖兀阿蘭至宋

   開慶元年己未七月二十七日癸亥崩于鈎魚山在

   位九年壽五十

  世祖聖徳神功文武皇帝諱忽必烈囯語曰薛禅

   宋景定元年庚申四月一日戊辰即位于開平建元

   中統至至元三十一年甲午正月十九日庚午崩于

   紫檀殿在位三十五年壽八十𦵏起輦谷 中統四

   至元三十一

  𥙿宗文惠明孝皇帝諱真金

   成宗追謚

 順宗昭聖衍孝皇帝諱荅刺麻八刺

  武宗追謚

 成宗欽明廣孝皇帝諱銕木耳國語曰完者篤

  至元三十一年甲午四月十四日甲午即位于上都

  改至元三十二為元貞至大徳十一年丁未正月八

  日癸酉崩于王徳殿在位十三年壽四十二𦵏起輦

  谷 元貞二 大徳十一

 武宗仁惠宣孝皇帝諱海山囯語曰曲律

  大徳十一年丁未五月十一日甲戌即位于上都十

  二月詔改大徳十二為至大至四年辛亥正月八日

  庚辰崩于玉徳殿在位四年壽三十一𦵏起輦谷

  至大四

  仁宗聖文欽孝皇帝諱爱育𥠖㧞刁八逹囯語曰普顔篤

   至大四年辛亥三月十八日庚寅即位于大明殿九

   月壬子詔改至大五為皇慶至延祐七年庚申正月

   二十一日辛丑崩于光天宫在位九年壽三十六𦵏

   起輦谷 皇慶二 延祐七

  英宗睿聖文孝皇帝諱碩徳八刺囯語曰革堅

   延祐七年庚申三月十一日庚寅即位十二月乙巳

   詔改延祐八為至治至三年癸亥八月四日癸亥遇

   弑崩于上都途中南坡行幄在位四年壽二十一從

   𦵏諸帝陵 至治三

  顯宗光聖仁孝皇帝諱甘刺麻

   泰定追謚今出廟

  泰定皇帝諱也先帖木兒元封𣈆王

   至治三年癸亥九月四日癸巳即位于上都龍居河

   十二月丁亥昭改至治四為泰定至五年戊辰二月

   庚申改致和七月十日庚午崩文宗追廢在位五年

   壽二十六 泰定四 泰定伍 改致和文宗即改

   天暦

  明宗翼獻景孝皇帝諱和世刺囯語曰忽都篤

   天暦二年己巳正月二十八日丙戌即位于和寕北

   八月二日大駕次王忽察都六日暴崩不改元在位

   八月壽三十𦵏起輦谷

  文宗聖明元孝皇帝諱脫脫木兒囯語曰扎牙篤

   致和元年戊辰九月十三日壬申即位于大明殿改

   元天暦詔譲大兄明宗明年己巳五月帝發京師北

   迎八月二日丙戌遇于王忽察都庚寅明宗暴崩巳

   亥復即位于上都至三年庚午五月戊午改至順至

   三年壬申八月十二日己酉崩在位五年壽二十九

   𦵏起輦谷後至元六年庚辰六月丙申以帝謀不軌

   使明宗飲恨而崩詔撤其廟主 天暦二 至順三

  寕宗冲聖嗣孝皇帝諱懿璘質班

   至順三年壬申十月四日庚子即位于大明殿至十

   一月十六日壬午崩不改元年七𡻕𦵏起輦谷

  今上皇帝御名妥歡帖睦爾

   至順四年癸酉六月八日己巳即位于上都十月戊

   辰改元元統至三年乙亥十一月辛丑改至元至七

   年正月一日改至正 元統二  至元六

   至正今二十六年

氏族

 蒙古七十二種

   阿刺刺    扎刺兒歹    忽神忙兀歹

   瓮吉刺歹   晃忽攤      永吉列思

   兀魯兀    郭兒刺思     别刺歹

   怯烈歹    秃别歹     八魯刺忽

   曲吕律    也里𠮷斤    扎刺只刺

   脫里别歹   塔塔兒      哈答兒

   散兒歹    乞要歹      列木歹

   顔不花歹   歹列里飬賽   散木兀歹

   滅里𠮷歹   阿火里𠮷歹   兀羅歹

   别帖里歹   蠻歹       也可抺合刺

   那顔𠮷歹   阿塔里𠮷歹   亦乞列歹

   合惑乞歹   木里乞      外兀歹

   外抺歹    阿兒刺歹    伯要歹

   SKchar古歹    外刺歹      末里乞歹

   許火歹    晃兀攤     别速歹

   顔不萆歹   木温塔歹    忙兀歹

   塔塔歹    那顔乞台    阿塔力吉歹

   忽神     塔一兒      元魯歹

   撒木歹    滅里𠮷     阿火里力歹

   扎馬兒歹   兀羅羅歹    答答兒歹

   别帖乞乃蠻歹 也可林合刺   瓮吉歹

   木里歹    忙古歹     外抺歹乃

   朶里别歹  八憐      察里𠮷歹

   八魯忽歹   哈答歹      外刺

  色目三十一種

   哈刺魯    欽察       唐兀

   阿速     秃八       康里

   苦里魯    刺乞歹     赤乞歹

   畏吾兀    回回       乃蠻歹

   阿兒渾    合魯歹     火里刺

   撒里哥    秃伯歹      雍古歹

   賽亦思    夯力       苦魯丁

   貴赤     匣刺魯      秃魯花

   哈刺吉答歹 拙兒察歹    秃魯入歹

   火里刺    甘木魯      徹兒哥

   乞失迷兒

  漢人八種

   契丹      髙麗       女直

   竹因歹    术里闊歹    竹温

   竹赤歹    渤海女直同

  金人姓氏

   完顔漢姓曰王  烏古論曰商   乞石烈曰高

   徒單曰杜   女奚烈曰𭅺   兀顔曰朱

   蒲察曰李   顔盞曰張    温迪罕曰温

   石抹曰蕭   奥屯曰曹    孛术魯曰魯

   移刺曰劉   斡勤曰石    納刺曰康

   夾谷曰全   裴滿曰麻    尼忙古曰魚

   斡准曰趙   阿典曰雷    阿里侃曰何

   温敦曰空  吾魯曰惠   抹顔曰孟

   都烈曰强  散答曰駱   呵不哈曰田

  烏林答曰蔡 僕散曰林   术虎曰董

  右里甲曰汪

 至元十一年甲戌宋之咸淳十年也秋七月

  世祖命中書右丞相伯顔摠制大軍取宋諭之(⿱艹石)曰朕

 聞曹彬不嗜殺人一舉而定江南汝其體朕心法彬事

  毋使吾赤子横罹鋒刃伯顔叩首奉命惟謹既而混一

 職方豈非不嗜殺人之驗與

 明年乙亥春諸郡望風降敗丞相伯顔遣貟外𭅺石天麟

 詣闕奏聞

 世皇喜顧謂侍臣曰朕兵巳到江南宋之君臣必知恐

 畏茲(⿱艹石)遣使議和邀索𡻕幣想無不從者遂敕伯顔按

 兵乃命禮部尚書廉希賢侍𭅺嚴忠範計議官宋徳秀

 祕書丞柴紫芝等齎奉國書使宋次建康希賢等借兵

 衞送伯顔曰方今两軍相阨互有設險宜令行人先往

 道意(⿱艹石)便擁兵前進吾恐别生罅𨻶則和議之事必難

 成矣希賢等謹請乃簡閱銳卒五百𢌿之至獨松関戍

 関者宋浙西安撫司𠫵議官張濡也以為北兵叩関率

 衆掩擊殺忠範執希賢希賢亦病創死 世皇聞之大

  怒趣進攻嗟夫宋之亡也非有桀紂之惡特以始之以

  拘留使者肇天兵之興終之以誤殺使者激

 世皇之怒耳藉使獨松之使不死宋之存亡未可知其亦

  有數也與

 明年正月甲申丞相伯顔駐軍皐亭山宋奉表及國壐以

 降遣千戸嚢加歹等入城慰諭令居民門首各貼好𭠘

  拜三字及聞益王廣王如婺州即命分兵守屯諸門范

  文虎安營浙江沙滸太皇太后望祝曰海(⿱艹石)有𤫊當使

  波濤大作一洗而空之潮汐三日不至軍馬晏然文虎

 吕文煥壻安慶守臣降扵我者

宋之興始於後周恭帝顯徳七年恭帝方八𡻕及其亡也

 終扵少帝徳祐元年少帝時四𡻕名顯而顯徳二字竟

 與得國時合周以主㓜而失國宋亦以主㓜而失國周

 有太后在上宋亦有太后在上始終興亡之數昭然如

 此

萬𡻕山在大内西北太液池之陽金人名瓊花島中統三

 年脩繕之其山皆以玲瓏石疊罍峰巒𨼆映松檜隆欝

 秀(⿱艹石)天成引金水河至其後轉機運紏汲水至山頂出

 石龍口注方池伏流至仁智殿後有石刻蟠龍昻首噴

 水仰出然後東西流入于太液池山上有廣寒殿七間

 仁智殿則在山半為屋三間山前白玉石橋長二百尺

 直儀天殿後殿在太液池中之圓坻上十一溋正對萬

 𡻕山山之東為靈囿竒獸珍禽在焉車駕𡻕巡上都先

 宴百官于此浙省叅政赫徳爾嘗云向任留守司都事

 時聞故老言國家起朔漠日塞上有一山形埶䧺偉金

 人望氣者謂此山有王氣非我之利金人謀欲厭勝之

 計無所出時國巳多事乃求通好入貢既而曰它無所

 冀願得某山以鎮壓我土耳衆皆鄙𥬇而許之金人乃

 大發卒鑿掘輦運至幽州城北積累成山因開挑海子

 栽植花木營構宫殿以為㳺幸之所未幾金亡 世皇

徙都之至元四年興築宫城山適在禁中遂賜今名云

 留守司在宫城西南角樓之南專掌宫禁工𭛠者

世皇取江南 大軍次黄河苦乏舟擑夜夣一老叟曰陛

 下欲渡河當隨我來引至一所指曰此即是巳 帝遂

 以物標識之及覺歴歴可記明日循行河滸尋夣中所

 見䖏果是方驚顧間忽有人進曰此間水淺可渡時帝

 徴夣中語因謂曰汝能先渉否其人乃行大軍自後從

 之無一不濟 帝欲重旌其功對曰富與貴悉非所願

 但得自在足矣遂封爲答刺罕與五品印撥三百戸以

 食之今其子孫尚有存者此事楊元誠太史瑀所云

 世皇下江南檄枚舉賈似道無君之罪宋國臣民其不誠

 服者與其文曰宅中圖大天開一統之期自北而南雷

 動六師之衆先謂吊民而伐罪盖将用夏而變夷欲制

  江浙以削平極汝海隅而混一堪嗟此宋信任非人處

 之師相之尊委以國柄之重世濟其惡真兇悖之賈充

 謀及迺心效姦雄之曹操不學無識舞術弄𫞐誇滸黄

 僅免其身比河清莫大之績承君之寵如彼之專貪天

 之功確乎不㧞惜官爵以摠寳貨苛條法以苦賢才奪

 土田而無地可耕變𨵿㑹而物價溢湧藉鄙猥者伴食

 於廟堂任反側者失兵於邊徼恬視雷星之召異罔聞

 水火之降災滿朝皆其私人用将因其重賂用白剳而

 破世守之法曲丹筆而容天討之刑民心巳離而不知

 天命将革而未悟方且貪湖山之樂聚寳玉之珍弗頋

 毋死奪制以貪榮乃乘君寵立㓜而固位以巳峻功碩

 徳而自比於周公欺人寡婦孤兒反不如於石勒深懐

 禍慝恣肆姦邪合正兩觀之誅可紓百姓之怒我

 大元皇帝聰明智睿神武慈仁焚香祝天誓莫殺而混

 海宇振兵畧地隨所向而宣皇威一戰乘勝而渡江諸

 将列降而獻土厥魚稽首迎我前矛後實先聲易如破

 竹昭天順人信之𦔳成我風行草偃之功合宇宙以清

寕蘇人民而鎮撫恩寛㓜主以下罪止元惡之身自今

 檄到應守令以境土𭠘拜除大支犒賞外仍其官職謹

 檄

大元受天命肇造區夏列聖相承至于 世皇至元𥘉尚

 未遑興建宫闕凡遇稱賀則臣庶皆集帳前無有尊卑

貴賤之辨執法官厭其喧雜揮杖擊逐去而復來者數

 次翰林承㫖王文忠公時兼太常卿慮将貽𥬇外國

 奏請立朝儀遂如其言

皇慶癸丑冬十一月詔曰其以皇慶三年八月天下郡縣

 興其賢者能者充賦有司明年二月會試京師中選者

朕将親䇿焉按遺山元公好問所撰廉訪使楊文憲公

墓碑云 太宗即位之十年戊戌開舉選特 詔宣

徳課稅使劉公用之試諸道進士公試東平两平賦論

第一奏授河南路徴收課稅所長官兼廉訪使則國朝

科舉之設己肇於此SKcharSKchar七十餘年而 普顔篤皇帝

克不墜 祖宗之令典尊號曰 仁不亦宜乎𥘉焉試

論賦盖又宋金餘習後則一以經學為夲非復向時比

汲郡王公玉堂嘉話云宋未下時江南謠云江南(⿱艹石)破百

 鴈來過當時莫喻其意及宋亡盖知指丞相伯顔也

太宗時諸國來朝者多以冐禁應死耶律文正王楚材進

 奏曰願無汗白道子從之盖國俗尚白以白為吉故也

大徳七年詔内外官年及七十並聴致仕時郭守敬字(⿱艹石)

 思順徳邢臺人知太史院事以舊臣且熟朝廷所施為

 獨不許其請至今翰林太史司天官不致仕者咸自公

 始

答刺䍐譯言一國之長得自由之意非勲戚不與焉太祖

 龍飛日朝廷草創官制簡古惟左右萬戸次及千户而

 巳丞相順徳忠獻王哈刺哈孫之曽祖啓昔禮以英材

 見遇擢任千戸錫號答刺䍐至元壬申 世祖録勲臣

後拜王宿衞官𥫄號答刺䍐己丑秋八月太宗即皇

帝位耶律文正王時為中書令定冊立儀禮皇族尊長

 皆令就班列拜尊長之有拜禮盖自此始

内八府宰相八員視二品秩而不降授宣命時中書照㑹

 之任而已𭔃位於翰林之埽鄰埽鄰宫門外院官㑹集

 處也所職視草制(⿱艹石)詔赦之文則非其掌也至於院之

 公事亦不得與焉例以國戚與勲貴之子弟充之

國朝有四怯薛太官怯薛者分宿衛供奉之士為四畨畨

 三晝夜凡 上之起居飲食諸服御之政令怯薛之長

 皆摠焉中有雲都赤乃侍衛之至親近者雖官隨朝諸

 司亦三日一次輪流入直負骨朶於肩佩環刀於要或

 二人四人多至八人時(⿱艹石) 上御控鶴則在宫車之前

 上御殿廷則在墀陛之下蓋所以虞姦回也雖宰輔之

 日覲清光然有所奏請云都赤在固不敢進今中書移

 咨各省或有湏備録奏文事者内必有云都赤某等以

 此之故余又究骨朶字義嘗記宋景文筆記云関中人

 以腹大為SKchar𦘴上音孤下音都俗因謂杖頭大者赤曰SKchar

 訛為骨朶朶平聲

國朝鎮殿将軍募選身驅長大異常者充凡有所請給名

 曰大漢衣粮年過五十方許岀官

貴由赤者快行是也毎𡻕一試之名曰放走以脚力便捷

 者膺上賞故監臨之官齊其名數而約之以繩使無後

 先𠫵差之争然後去繩放行在大都則自河西務起程

 (⿱艹石)上都則自𭰖河兒起程越三時走一百八十里直

 御前俯伏呼萬𡻕先至者賜銀壹餅餘則段疋有差

昔寳赤鷹房之執𭛠者毎𡻕以所飬海青獲頭鵝者賞黄

 金壹錠頭鵝天鵝也以首得之又重過三十餘斤且以

 進御膳故曰頭


南村輟耕録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