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村輟耕錄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十九 南村輟耕錄 卷之二十
元 陶宗儀 撰 吳潘氏滂憙齋藏元刊本
卷之二十一

南村輟耕録卷之二十

         天台陶 宗儀 九成

六十甲子之有納音世人鮮知其理甞𮗚筆談有曰六十

 甲子納音盖六十律旋相為宮也一律合五音十二律

 納六十音也凡氣始於東方而右行音起於西方而左

 行隂陽相錯而生変化所謂氣始於東方者四時始於

 木右行傳於火火傳於土土傳于金金傳于水所謂音

始于西方者五音始于金左旋傳于火火傳千木木傳

 于水水傳于土納音与易納甲同法乾納甲而坤納癸始於乾而終于坤納音始于金金乾也

 終于土土坤也納音之法同𩔗娶妻隔八生子此漢志語也此律吕

 相生之法也五行先仲而後孟孟而後季此遁甲三元

 之紀也甲子金之仲黄鍾之啇同位娶乙丑大吕之啇同位調甲与乙丙与

 丁之𩔖下皆倣此隔八下生壬申金之孟夷則之啇隔八謂大吕下生夷則也下皆

 壬申同位娶癸酉南吕之啇隔八上生庚辰金之季姑洗之啇

 此金三元終若只以陽辰言之則依遁甲逆轉仲孟季(⿱艹石)兼妻言則順傳孟仲季也庚辰同位娶

 辛巳仲吕之啇隔八下生戊子火之仲黄鍾之徵金三元終則左行傳南方火也

 戊子娶巳丑大吕之徵生丙申火之孟夷則之徵丙申娶丁酉

 生甲辰火之季姑洗之徴甲辰娶乙巳中吕之徴生壬子木之

 仲黄鍾之角火三元終則左行傳子東方木如是左行至于丁巳中吕之宫

 五音一終復自甲午金之仲娶乙未隔八生壬寅一如

 甲子之法終于癸亥謂㽔賔娶林鍾上生太簇之𩔗自子至于巳為陽

 故自黄鐘至于中吕皆下生自午至于亥為隂故自林

 鍾至于應鍾皆上生甲子乙丑金与甲午乙未金雖同然甲子乙丑為陽律陽律皆下生

 甲午乙未爲陽吕陽吕皆上生六七律相反所以分為一紀也得此一說固巳判然及

 讀瑞桂堂暇録亦論及此則尤明白簡易其曰六十甲

 子之納音此以金木水火土之音而明之也一六為水

 二七為火三八為木四九為金五十為土然五行之中

 惟金木有自然之音水火土必相假而後成音盖水假

 土火假水土假火故金音四九木音三八水音五十火

 音一六土音二七此不易之論也何以言之甲巳子午

 九也乙庚丑未八也丙辛寅申七也丁壬夘酉六也戊

 癸辰戌五也巳亥四也甲子乙丑其数三十有四四者

 金之音也故曰金戊辰巳巳其数二十有八八者木之

 音也故曰木庚午辛未其数三十有二二者火也土以

 火為音故曰土甲申乙酉其数三十十者土也水以土

 為音故曰水戊子己丑其数三十有一一者水也火以

 水為音故曰火凡六十甲子皆然此納音之所起也大

 抵六十甲子暦也納音律也支干納音之别也此天地

 自然之数河圖生数也生者左旋故以中央之土而生

 西方之金西方之金而生北方之水北方之水而生東

 方之木東方之木而生南方之火南方之火而復生中

 央之土洛書剋数也剋者右轉故以中央之土而剋北

 與西北之水北與西北之水而剋西與西南之火西與

 西南之火而剋南與東南之金南與東南之金而剋東

 與東北之木東與東北之木而又剋中央之土此圖書

 生剋自然之数也又見日家一書專觧海中炉中之𩔗

 其辤雖鑿亦自頗通囙併録之曰甲子乙丑海中金者

 子属水又為湖又為水旺之地兼金死於子墓於丑水

 旺而金死墓故曰海中金也丙寅丁夘炉中火者寅為

 三陽卯為四陽火既得地又得寅夘之木以生之此時

 天地開炉萬物始生故曰炉中火也戊辰巳巳大林木

 者辰為原野巳為六陽木至六陽則枝榮葉茂以茂盛

 之木而在原野之間故曰大林水也庚午辛未路𠊓土

 者未中之木而生午位之旺火火旺則土於斯而受刑

 土之始生未能育物猶路𠊓土若也故曰路𠊓土也壬

 申癸酉劒鋒金者申酉金之正位兼臨官申帝旺酉金

 既生旺則誠剛矣剛則無踰於劒鋒故曰劒鋒金也甲

 戌乙亥山頭火者戌亥為天門火照天門其光至髙故

 曰山頭火也丙子丁丑澗下水者水旺於子衰於丑旺

 而及衰則不能為江河故曰澗下水也戊寅巳夘城頭

 土者天干戊已属土寅為艮山土積而為山故曰城頭

 土也庚辰辛巳白鑞金者金飬於辰生於已形質𥘉成

 未能堅利故曰白鑞金也壬午癸未楊栁木者木死於

 午墓於未木既死墓雖得天干壬癸之水以生之終是

 柔弱故曰楊栁木也甲申乙酉井泉水者金臨官申帝

 旺酉金既生旺則水由是以生然方生之際力量未洪

 故曰井泉水也丙戌丁亥屋上土者丙丁属火戌亥為

 天門火既炎上則土非在下而生故曰屋上土也戊子

 己丑霹𮦷火者丑属土子属水水居正位而納音乃火

 水中之火非神龍則無故曰劈歴火也庚寅辛夘松柏

 木者木臨官寅帝旺夘木既生旺則非柔弱之比故曰

 松柏木也壬辰癸巳長流水者辰為水庫已為金長生

 之地金生則水性巳存以庫水而逢生金則泉源終不

 竭故曰長流水也甲午乙未沙中金者午為火旺之地

 火旺則金敗未為火衰之地火衰則金SKchar帯敗而方SKchar

 帶未能斫伐故曰沙中金也丙申丁酉山下火者申為

 地户酉為日入之門日至此時而蔵光故曰山下火也

 戊戌己亥平地木者戍為原野亥為木生之地夫木生

 於原野則非一根一株之比故曰平地木也庚子辛丑

 壁上土者丑雖土家正位而子則水旺之地土見水多

  則為泥也故曰壁上土也壬寅癸夘金箔金者寅夘為

  木旺之地木旺則金羸又金絶於寅胎於卯金既無力

  故曰金箔金也甲辰乙巳覆燈火者辰為食時巳為禺

  中日之将中艷陽之埶光於天下故曰覆灯火也丙午

  丁未天河水者丙丁属火午為火旺之地而納音乃水

  水自火出非銀漢不能有也故曰天河水也戊申巳酉

  大驛土者申為坤坤為地酉為兊兊為澤戊巳之土加

  於坤澤之土非其它浮薄之土也故曰大馹土也庚戌

  辛亥釵釧金者金至戍而衰至亥而病金既衰病則誠

  柔矣故曰SKchar2釧金也壬子癸丑桑柘木者子属水丑属

 金水方生木金則伐之猶桑柘方生人便以餧蠶故曰

 桑柘木也甲寅乙夘大溪水者寅為東北維卯為正東

 水流正東則其性順而川澗池沼俱合而歸故曰大溪

 水也丙辰丁巳沙中土者土庫辰絶巳而天午丙丁之

 火至辰SKchar帶已臨官土既庫絶旺火復與生之故曰沙

 中土也戊午巳未天上火者午為火旺之地未中之木

 又復生之火性炎上及逢生地故曰天上火也庚申辛

 酉石榴木者申為七月酉為八月此時木則絶矣惟石

 榴之木反結實故曰石榴木也壬戌癸亥大海水者水

 SKchar帶戍臨官亥水臨官SKchar帶則力厚矣兼亥為江非它

水之比故曰大海水也

甲己土乙庚金丁壬木丙辛水戊癸火此十干化五行真

氣也其法取𡻕首月建之千如甲巳丙作首丙属火火

生土故化土餘倣此又一說亦通謂遇龍則化龍辰也

 甲巳得戊辰戊属土放化土乙庚得庚辰庚属金故化

金丙辛以下皆然

胡石塘先生甞應聘入京 世皇召見於便殿趋進張皇

 不覺笠子欹側上問曰秀才何學對曰脩身齊家治

國平天下之學上𥬇曰自家一笠尚不端正又能平

 天下耶然憐其貧特授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路儒學教授吁以先生之

學行而不見遇於 明君是果命矣夫

河間路景州蓨縣河滸一土阜相傳為皇舅墓自國家奄

混區夏即有謡云皇舅墓門閉運糧向北去水渰墓門

開運糧却囬来至正辛卯中原大水舟行木杪間及水

退土阜崩圯墓門顕露継後天下多事海道不通先是

張蜕菴翥嘗有詩云青州刺史河上墳墳不可識碑仍

存維舟上讀半磨㓕使君乃縁戚里恩當時賜𦵏宜過

冢闕𣗳立須雄尊豈知𨹧谷有遷変石馬盡没龜趺

蹲馹夫指我元𠊓岸縣官𢙢墜移髙原岸濵徃徃多古

冢零落空餘秋草根至今父老傳䜟記野人之語那是

 論我疑其蔵必深錮或謂巳被湍流吞安得壮士塞河

 水萬古莫今開墓門讀公之詩傷今之世則䜟緯之說

 誠不可誣矣

林昉田間書載㑹友人㳺山檄云人有殘縑敗素繪一山

 一水愛之若寳售之必千金至於目與真景㑹則畧不

 加喜毋乃貴偽而賤真耶求樂之真今日正在我輩春

 雪既霽春風亦和或坐釣於鷗邉或行SKchar於犢外百年

 瞬息𭞹樂㡬何肴核盃盤隨意所命毋以豐約拘也檄

書馳告盍勇而前此文殊清新向予避兵雲間泗濵時

其地有林泉之勝而無烽燧之虞同時嘉遯者皆文人

髙土因倣司馬温公故事俾予作約語云百嵗光隂萬

物乃天地逆旅四時行樂我輩亦風月主人幸居同泗

水之濵況地接九山之勝儘可傍花隨栁庶㡬㳺目騁

懐節序駸駸負芒鞵竹杖盃盤草草何漸野蔌山肴雖

云一餉之清𭞹亦是百年之嘉話敢煩同志互作遨頭

慨元祐之𦒿英衣SKchar逺矣集永和之少長觴咏依然訂

約旣勤踐言勿替用附于此以見真率之㑹不讓㳺山

之樂也

歌兒珠簾秀姓朱氏姿容姝麗雜當今獨歩胡紫山宣

慰極鍾愛之甞擬沉醉東風小曲以贈云錦織江邉翠

竹絨穿海上明珠月淡時風清䖏都隔断落紅塵土一

片閒情任卷 --卷(⿵龹⿱一龴)舒挂盡朝雲暮雨馮海粟先生亦有鷓鴣

 天云十二闌干暎逺眸醉郷空断楚天秋鰕須影薄微

微見龜背紋䡖細細浮紅霧歛翠雲收海霞為帶月為

鈎夜来卷盡西山雨不著人間半㸃愁皆咏簾以寓意

 也由是声譽益彰

至元丙子秋八月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守臣朱煥以城降後於煥之孫

道存家欽覩

世祖招諭詔㫖其文曰上天眷命大元皇帝聖旨諭淮

安州安撫朱煥㩀陳楚客奏臣與朱安撫同年又有通

 家之好自戊午歸順之後不相見者十有八載今王師

 吊伐諸道並進数内一路領漣河清河将士攻取淮東

 未附州郡切𢙢城䧟之日玉石俱焚臣於故人情分不

 容緘黙且彼所以嬰城自守者無它原其本心但未知

 趋向之方𥘉無執迷抗拒之意今大江南北西至全蜀

 悉入版圖若𫎇聖慈特彂使命宣示徳音開其生路彼

 亦識時逹変之士也寧不以数萬生靈為念乎臣昧死

 上言伏候勑㫖准奏仐遣使特㫖前去宣布大信若能

 識時逹変可保冨貴應在城守禦将帥同謀歸順者意

 不殊此故兹詔示想冝知悉至元十二年七月日白麻

 正書北方謂之漢児字聖旨此詔𡻕月在城未降一載

 先則煥之来歸必先有所期矣煥之子徳輝承父䕃仕

 至漢陽同知道存徳輝之子也亦以父䕃仕至江隂知

 事旣而復受偽周户部主事之職将命揚州𬒳執至淮

 安殺之弟兄子姪客居上海又悉死於苗獠之刼掠煥

 之宗族所遺殆無噍𩔗夫煥既不能盡忠於前而道存

 又不能盡忠於後被執遭戮之地適在揚州淮安天之

 報施固其宜也謾書于此以為畔逆之𭄿

 呉興趙公碧瀾宋宗室也老而益貧二妾方少艾慮無以

 安其心因遣之去咸弗肯嫁数献肴酒致殷勤焉公於

 卒也覆諸水曰慎毋再見昔吾割情忍愛以去尓尓弗

 我忘秪攪我心耳既而各與其父母俱至泣而言曰妾

 家毎𡻕請給足可飬贍願執事終身為尼以報主恩公

 遂復留之它日公死果如所言公有寡女復資育之四

 明黄伯成先生甞有詩曰感之以誠感必深應之以

 真應必捷真情一合了弗離聽我長歌碧瀾詞碧瀾亦

 是諸王孫世殊事異老且貧少𨹧尚愛燕玉暖況是當

 時真貴人春衣典盡春寒悄二妾朱顔正姝好忍将羅

 帶拆同心懊恨浮生頭白早珠鈿翠靨幸僅存此時猶

 及嫁夫君十二楼頭燕子去揮手不用留仙裙去妾相

悲兩相約既去猶煩送肴酌主君詎忍覆棄之見此翻

令心緒惡一心專天天得知忍著主衣還事誰遂擕衾

襆與俱来後君死者當為尼碧瀾堂下双溪水使客徃

来豈知此不願新𭞹戀舊思千萬人中兩人耳

懸箕扶鵉召仙徃徃皆古名人髙士来格所作詩文間有

絶佳者意亦英爽不昧之鬼依憑精魄以闡揚其靈恠

 耳友人擕李顧元凱舜舉亦善此術甞召一仙至大書

 曰獨樂園主也可命題衆以咏史請鵉不停留作成長

 篇自非熟於史學者弗能焉殊不知此等為何如鬼

詩曰三皇之前不可傳尭舜垂衣化自然夏衰啇敗兵

 革起征討有罪非傳賢蒼種徳極深厚歴載八百何

 緜緜孔丘孟軻不得位唯有文字登書編春秋筆削嚴

 一字誅𢙣褒善持大𫞐丘明作傳詳本末下迨𢧐國何

 茫然秦皇併吞六王畢始廢封建迷井田功髙自謂傳

 萬世仁義不施徒詫仙東逰弗返祖龍死赤靈火徳明

 中天漢朝文景稱至治刑措可比成康前無端雜用黄

 老術是以未得稱其全王莾賊臣篡漢祚頼有光武如

 周宣雲臺名将應列宿婉婉良䇿扶戎軒絶勝髙祖醢

 彭越可比周召終天年崇儒徃謁曲阜廟典章燦燦羅

 星𨇠後人不省創業苦寵任閹䆠皆貂蟬西園粥爵誠

 可耻黨錮忠士灾何延一朝曹氏帝稱魏銅駝荆𣗥生

 荒煙関張早死後主弱典午自帝開坤埏五胡雲擾乱

 中國五馬南渡何翩翩六朝興廢有得失豈知合併歸

 楊堅瓊花城裏建宫闕汴河春水浮龍船乱離思治否

 復㤗唐室髙祖催飛騫秦王神武不可及遂承天祚傳

 髙玄大綱不正有慚色我甞撫卷 --卷(⿵龹⿱一龴)思其淵紛紛女𥚽握

 神器擾擾藩鎮横戈鋋乗輿避乱数奔竄翠華㡬度遊

 西川黄巢殘賊不忍說白骨山積血成泉侵凌漸使唐

 祚絶江海雖大猶涓㳙朱温降将乃一賊僣號暫時得

 復失後唐石晋暨知逺但以功利不尚徳周家亦僣登

 天基獨有世宗明治術我朝列聖皆深仁天下蒼生得

蘇息史書浩浩充屋棟人主欲𮗚寧遍及小臣繤集作

 通鑑治乱興亡明似日願言乙夜細垂𮗚比羙成王戒

 無𨓜

張春児葉縣軍士李清之妻也年二十青疾革顧謂春曰

吾殆矣汝其善事後人春截髮示信誓弗再適未㡬青

死春慟垂絶且嘱匠人曰造棺宜極大将以盡納亡者

衣服弓劔之属匠如其言既歛乃自經鄰里就用此棺

同𦵏之事上于 朝旌其墓時至正戊子也嗚呼春児

生長寒微不閑禮節尚知夫婦大義如此頋世之名門

 巨族動以衣SKchar自眩徃徃有夫骨未寒而求匹之念巳

 萌于中者豈不為春児萬世之罪人也與

𭔃語林和靖梅花㡬度開黄金臺下客應是不歸来此宋

 㓜主在京都所作也始終二十字含蓄無限凄戚意思

 讀之而不興感者㡬希

孔某者皇慶癸丑間為江浙省SKchar史身軀短小僅與堂上

 公案相等凡呈署牘文必用低凳閣足令髙脫𭭕丞相

 以其先聖子孫而且才學優長甚禮遇之時有 詔許

 文正公從祀夫子廟廷公之子叅知政事𢙣孔風度不

 雅因小過叱之退丞相曰它祖公容得叅政父親坐叅

 政反不容他一箇子孫立邪許大慚

至元間宋文丞相有子出為郡教授行数驛而卒人皆作

詩以悼之閩人翁某一聮云地下脩文同父子人間讀

史各君臣獨為絶唱

鄭所南先生思肖福州連江人宋太學上舎應愽學宏詞

 科剛分有立志㑹 天兵南叩闕上䟽犯新禁衆争目

弗由是遂変今名曰肖曰南義不忘趙北靣它姓也𨼆

 居吳下一室蕭然坐必南向𡻕時伏臘望南野哭再拜

 而返人莫識焉誓不與朔客交徃或於朋友坐上見有

 語音異者便引去人咸知其狷潔亦弗為恠工畫墨蘭

 不妄與人邑宰求之不得聞先生有田三十畆囙脅以

賦𭛠取先生怒曰頭可砟蘭不可畫甞自寫一弓長丈

餘髙可五寸許天真爛熳超出物表題云純是君子絶

無小人深山之中以天為春過齊子芳書塾云此世但

除君父外不曽别受一人恩寒菊云禦寒不藉水為命

去國自同金鑄心其忠肝義膽於此可以見之晚年究

竟性命之學以夀終

霜落風髙恣所如歸期囬首是春𥘉上林天子援弓繳窮

 海纍臣有帛書中統十五年九月一日放雁獲者勿殺

 國信大使郝經書于真州忠勇軍營新館右五十九字

郝公書也公字伯常澤州陵川人世皇召居潜邱嵗己

未扈從濟江授江淮宣慰司副使中統元年拜翰林侍

讀學士充國信使使宋宋館于真州凡十有六年始得

歸此書當在至元十一年是時南北隔絶但知紀元為

中統也先是有以雁献命畜之雁見公輙鼓翼引吭似

有所訴者公感悟擇日率從者具香案北向拜舁雁至

前手書尺帛親繫雁足而縦之後虞人獲之苑中以聞

上惻然曰四十𮪍留江南曽無一人雁比乎遂進師南

伐越二年宋亡至今袐監帛書尚存

李和錢唐人國初時尚在粥故書為業尤精於碑刻凡愽

 古之家或有贗本求一印識毅然弗從其印文李和鑒

 定石刻印

吳楚之地村巫野叟及婦人女子軰多能卜九姑課其法

 折草九莖屈之為十八握作一束祝而呵之兩兩相結

 止留兩端巳而抖開以占休咎若續成一條者名曰黄

 龍儻仙又穿一圈者名曰仙人上馬圈不穿者名曰蟢

窠落地皆𠮷兆也或紛錯無緒不可分理則㓙矣又一

 法曰九天玄女課其法折草一把不計莖数多寡苟用

 筭籌亦可兩手随意分之左手在上竪放右手在下横

 放以三除之不及者為卦一竪一横曰太陽二竪一横

 曰靈通二竪二横曰老君二竪三横曰太吳三竪一横

 曰洪石三竪三横曰祥雲皆吉兆也一竪二横曰太隂

 一竪三横曰縣崖三竪二橫曰隂中皆㐫兆也愚意俗

 謂九姑豈即九天玄女欤離騷經云索璚茅以筳篿𠔃

命靈氛為余卜注曰璚茅靈草也筳小破竹也楚人名

結草折竹以卜曰尊㩀此則亦有所本矣

白翎雀者 國朝教坊大曲也始甚雍容和緩終則急躁

繁促殊無有餘不盡之意竊甞病焉後見陳雲嶠先生

 云白翎雀生於鳥桓朔漢之地雌雄和鳴自得其樂

 世皇因命伶人碩徳閭製曲以名之曲成 上曰何其

 末有怨怒哀𡠉之音乎時譜巳傳矣故至今卒莫能改

 㑹稽張思㢘作歌以咏之曰真人一統開正朔馬上

 鞮鞍手親作教坊國手碩徳閭傳得開基太平樂檀槽

 ⿰含牙呀鳯凰齶十四銀鐶挂氷索摩訶不作兠勒声聽奏

 筵前白翎雀霜皬皬風殻殻白草黄雲日色薄玲瓏碎

 玉九天来乱撒氷花洒毡幕玉翎琤珄起盤礴左旋右

 折入寥廓崒嵂孤髙繞羊角啾啁百鳥紛叅錯須㬰

 倦忽下躍萬㸃寒星墜叢薄䂮然一声震龍撥一十四

 弦喑一抹駕鵝飛起莫雲平鷙鳥東来海天闊黄羊之

 尾文豹胎玉液淋漓萬壽盃九龍殿髙紫帳煖踏歌声

裏𭞹如雷白翎雀樂極哀節婦死忠臣摧八十一年生

草来鼎湖龍去何時囬

漫浪野録云蘇子瞻泛愛天下士無賢不肖𭞹如也甞自

 言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児子由晦

 黙少許可甞戒子瞻擇交子瞻曰吾眼前見天下無一

 箇不好人此乃一病以余言之先生天下士也此其所

 以汎愛天下士頋今之忌才嫉能口尭舜而心盗蹠者

 使先生視之乃土苴之不若矣


南村輟耕録卷之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