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村輟耕錄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十八 南村輟耕錄 卷之二十九
元 陶宗儀 撰 吳潘氏滂憙齋藏元刊本
卷之三十

南村輟耕録卷之二十九

         天台陶 宗儀 九成

張士誠第九四淮南泰州白駒塲人泰州地濵海海上塩

 塲三十有六𨽻两淮運塩使司士誠與弟士義士徳士

 信並駕運塩綱船兼業私販初無異扵人先是中書省

 右丞相脫脫在任災異疊見黄河變遷至正十一年

 工部尚書賈魯𭛠民夫一十五萬軍二萬决河故道民

 不𦕅生河南韓山童首事作亂以弥勒佛出世爲名誘

 集無頼𢙣少燒香結㑹漸致滋蔓䧟淮西諸郡継而湖

 廣江西荆襄等䖏皆淪賊境山東杜遵道以李氏子爲

 主起汝寕蕭縣李二老彭張君用攻䧟徐州李二號芝

 麻李鄒普勝徐夀輝即真一㩀蘄黄鎮南班㩀江東又

 有毛貴陳友諒輩不可枚數分㩀各䖏方國珍弟兄嘨

 聚台州海上朱定一陳賢五江宗三作亂江隂初王克

 柔者亦泰州人家富好施多結游俠将為不𮜿髙郵知

 府季齊收捕于獄李華甫與䞛張四素感克柔恩謀聚

 衆劫獄齊以克柔觧發楊州後招安華甫為㤗州判四

 為千夫長十三年五月士誠又與華甫同謀起事未幾

 士誠黨與十有八人共殺華甫遂併其衆焚掠村落驅

 民為盗䧟通泰髙郵自號誠王改元天祐設官分職把

 截要衝南北梗塞立淮南中書省扵楊州以阨其勢既

 而亦招安之立義兵元帥府以官其黨然徂詐百出卒

 不就降殺知府李齊十五年五月攻破楊州路殺淮南

 行省叅政趙璉士義𬒳獲伏誅既而退還髙郵至九月

 二十五日又攻破楊州⿺辶商湖廣行省右丞阿魯恢引苗

 軍來十月𥘉一日復退丞相脫脱親捴大軍以擒之衆

 號百萬旌旗輜重首尾千里以為髙郵刻日可平然脫

 脱與弟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児專𫞐日乆及出師遂有

 議其後者詔脫脫安置淮安路也先帖木児安置寕夏

 路别選相臣統其兵詔未下時部将董摶霄毎對脫脫

 言天兵南下𫝑如破竹今老師費財何面目歸報

 天子不若先攻其易脫脫從其言分兵破天長六合賊

 皆潰散𠩄殺者悉良民及攻髙郵隳其外城城中震恐

 自分亡在旦夕忽聞詔觧其𫞐勇氣百倍岀城拒敵諸

 衞鐵甲軍抱不平者盡皆散去或相聚山林為盜髙郵

 不可得而復矣江隂群㓂互相吞啖江宗三朱英分黨

 𢦤殺宗三将入城殺英州之僚佐無如之何遂申白江

 浙行省云朱英謀反省差元帥觀孫壓境觀孫利其貨

 賂逗遛不進英因乗間挈家逸去過江求救扵士誠仍

 質妻子借兵復讎士誠𥘉亦疑惑弗聼英盛陳江南土

 地之廣錢糧之多子女玉帛之富以動其中於是先遣

 士徳率髙郵賦衆擊橫坍渡福山十六年正月朔攻破

 常熟州江南自兵興以来官軍死鋒鏑郡縣荐罹饑饉

 郷村農夫離父母棄妻子投充壮丁生不習兵而驅之

 死地以故烏合瓦觧卒無成功江浙行省丞相逹識帖

 木児有旨得便冝行事陞漕運萬戸脱因為叅政統領

 官軍民義捍禦境上平江逹魯花赤六十病亡陞松江

 府逹魯花赤哈散沙為平江達魯花赤領兵出戰除都

 水庸田使貢師泰為平江摠管巡守城池呉江境上止

 有元帥王與敬官軍一𢧐而敗死者過半殘兵千餘欲

 走入城城中閑門不納退屯嘉興旋抵松江士誠賊衆

 𦂯三四千人長軀而前直造北門弓不發矢劒不接刃

 明旦縁城而上遂㩀有平江路二月壬子朔也刼掠姦

 殺𢡖不忍言脫因匿俞家園自刎不死㳺兵殺之哈散

 沙在境外聞城破自溺死既時崑山嘉定崇明州人相

 継来降維楊蘇昌齡比先避亂居呉門士徳用為叅謀

 稱曰蘇學士毀承天寺佛像為王宫易平江路為隆平

 郡立省院六部百司凡有寺觀菴院豪門巨室将士爭

 奪分占而居了無虚者㡬月進攻嘉興全師覆𣳚與敬

 㩀松江叛以城降常州豪侠黄貴甫問道歸欵許為内

 應不𢧐而城破易爲毗𨹧郡分兵入湖州一鼓而得易

 爲吳興郡隆平太守周仁家本鍜工稍習吏事性資深

 刻與士徳同心僇力躬親細故三月癸巳士誠来自髙

 郵服御器用皆假乗興改至正十六年天祐三年

 號大周暦曰明時設學士員開弘文館以隂陽術人李

 行素爲丞相弟士徳爲平章提調各郡兵馬蔣輝爲右

 丞鎮呉興史文炳爲樞宻院同知鎮松江郡州縣正官

 郡稱太守州稱通守縣仍曰尹郡同如稱府丞知事曰

 從事餘則損益而巳南向欲取嘉興嘉興則有叅政楊

 完者統領苗獠猺撞名曰答刺罕守禦甚堅屢攻不克

 秋八月文炳大舉兵臨其東門悉為𠩄殱文炳僅以身

 免士徳又與與敬提兵入杭州軍器甚銳杭州大軍歛

 鋒不敵丞相退避蕭山士徳軍檢刮虜掠羅木營萬户

 普賢奴乃慶元路萬戸金駒児之子年未弱冠智勇過

 人率兵先出完者部領苗軍継進民亦挺身巷𢧐士徳

 大潰收拾殘兵十喪八九及攻海塩又為乍浦鍾氏𠩄

 撓後得馬道驍勇擒獲苗軍無筭西南接境頼此無虞

 不然松江非士誠有矣崑山數為方國珍海軍攻擊託

 丁氏徃来說合結為婚姻崑山之民幸遂蘇息湖之長

 興武康與廣徳相界花鎗軍出𣳚之地雖互有勝負

 亦不勝其苦𠩄跨三州皆隣勍敵可畏者特集慶一軍

盛陸路則無錫宜興長興水路則太湖士馬震耀舳艫

相衘自後長興䧟常州又䧟士徳𢧐敗𬒳縛致集慶

俾其作書勸士誠歸附士徳以身徇之終無降意士誠

𫝑竆力迫願就丞相招安使者徃返訖莫成就仁親詣

江浙省堂具陳自願休兵息民之意議始定時十八年

秋八月也朝廷詔赦其罪後授士誠太尉開府平江士

誠以下授爵有差立江淮分省江浙分樞宻院于平江

以設其官属

道家者流爲人典行醮事曰髙功其有行業精白者則必

移檄南岳魏夫人請借仙鶴或二隻或四𨾏青鸞導衛

翔鶩澄空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道妙徃住親見之偶讀本草有云降真

香出黔南伴和諸雜香燒煙直上天召鶴得盤旋於上

注按仙傳云燒之或引鶴降醮星辰焼之甚爲第一度

籙燒之功力極驗若然則鶴之来香𠩄致也非歟

長編𠩄載宋二十一帝盖自順宣僖三祖及太祖太宗真

仁英神哲徽欽髙孝光寕理度少帝并端宗帝昺也

吾衍子行間居録云舜生諸馮及馮婦等皆音皮氷切古

不音符容切也馮婦與徐夫人皆男子三國時有暨艶

乃吳人附陸抗傳當音結不音暨也

條侯周亞夫自未侯為河内守時許負相之曰君後三𡻕

 而侯見史記絳侯傳註謂索隠曰應劭云負河內温人

 老嫗也按楚漢春秋髙祖封負為鳴雌侯是知婦人亦

 有封邑

趙公琪字元徳官至贈湖廣行省叅政謚文惠臨淄人飄

 然有神仙思常使方士燒水銀硫黄朱砂黃金䓁物為

神丹以資服食有玉溪李簡易先生者得道為神仙數

 訪公授以其術乆乆隠去人或以為不死公思之一日

 見其至喜而固之先生曰吾逺来甚𤍠請具浴公即具

 浴先生就浴室乆之不聞聲日且暮公親𠋫之見有光

昱然在水上圓如初日出不復見先生𠩄在先生書蔵

公家今稍稍傳人間虞文靖序其事如此云

甞讀金黄華老人詩有招客先開四十雙之句殊不可暁

近讀雲南雜誌曰夷有田皆種稲其佃作三人使二牛

前牽中壓而後驅之犁一日為一双以二乏為已二已

為角四角為双約有中原四𠭇地則老人之詩意見矣

骨咄犀蛇角也其性至毒而能觧毒盖以毒攻毒也故曰

蠱毒犀唐書有古都國必其地𠩄産今人訛為骨咄耳

奉化陳氏婦以貞節稱者五人初陳元娶竺氏生子侗而

 元卒笁氏年𦆵二十二義不𠕂適後三十三年卒侗娶

 璩氏生子瑞泰二人侗亦以疾夭璩氏年二十六後五

  十八年卒瑞娶王氏生子通甫而瑞復夭王氏年三十

 後五十五年卒通甫娶樓氏樓氏甫笄歸于陳至二十

  六而寡父母欲奪其志泣下從其姑王氏年老樓氏事

  之尤謹姑卒斂𦵏悉如禮子四人長飬才娶樓氏生子

 孟雍孟熈而飬才遘疾不逾方卒時樓氏年二十六所

 守如其姑云

 隴西李子平氏子茂徳聘同郡張氏女年十七歸李氏生

  子庸甫六𡻕而寡舅姑憐其少也欲嫁之使左右風之

  即引刀截髮以見志乃止荗徳之弟仲徳亦蚤卒其妻

張氏年二十有八生子慶方齓亦誓不𠕂適從弟希賢

妻陳氏年二十有四希賢卒時其子度方孕四月守志

益堅一門三婦以貞白聞庸至正間任至同知濟南路

捴管府事推恩贈父同知益州路摠管府事隴西郡伯

毋封隴西郡夫人再調關襄宣慰階中奉大夫而夫人

始卒

黄龍洞在呉興郡北去城闉廿里枕太湖其山皆怪石林

 立中有一石最尊上大其本小危立如幢自石上湧起

輕撼則揺動稍加力排輒不動人甚異之洞旁壁立千

仞頫瞰不能見底𭠘以石下應以聲呼則相答深窅不

 測每𡻕旱郡民禱之東坡先生曽遊題詩述龍之迹山

 谷先生書黄龍洞三字刻猶存

 王古心先生筆録内一則云方外交青龍鎮隆平寺主蔵

 僧永光字絶照訪予觀物齋時年巳八十有四話次因

 問光前代蔵經接縫如一線𡻕乆不脫何也光云古法

 用楮樹汁飛麫白芨末三物調和如糊以之黏接紙縫

 永不脫觧過如膠⿰氵𭝠之堅先生上海人

 人欲娶妻而未得謂之㝷河覔井已娶而料理家事謂之

 擔雪填井男婚女嫁財禮奩具種種不可闕謂之投河

 奔井凡納婢僕初来時曰擂盤珠言不撥自動稍乆曰

筭盤珠言撥之則動既乆曰佛頂珠言終日凝然雖撥

亦不動此雖俗諺實切事情

一錢太守劉寵廟在紹興錢清鎮■王叙能叅政過廟下

賦詩曰劉寵清名舉丗傳至今遺廟在江邉近来仕路

多能者也學先生㨂大錢

全真紀實云金主亮貞元元年有吏員咸陽人王中孚者

倡全真教談馬丘劉和之其教盛焉章宗泰和四年

學士作紫微觀記𠩄載詳悉

馬伯傑山東邹縣人父某拜江南行臺監察御史不以家

行傑獨與毋居盜起汝頴轉畧齊魯境傑負毋匿草間

毋死倉卒不能具棺歛聚石𦵏鄆地西盜入鄆城傑伏

于墓上衆欲驅而前脅以白刃傑大慟曰毋在此毋在

此盗曰此孝子也乃舍之復遺以衣糧既而邑刳于兵

 失墓𠩄在求之二年得於榛莾中故衣尚存始克遷祔

祖塋御史轉浙西憲僉留江南者八年遂冒鋒鏑間走

數千里省之錢唐人咸稱為馬孝子云

天台金沙里女王静安年十七歸同邑楊伯瑞瑞為樞宻

院断事官未㡬死于兵静安守節不嫁權貴争求之至

截髮自剄不殊

宋葉寘坦齋筆衡云陶器自舜時便有三代迄于秦漢𠩄

 謂甓器是也今土中得者其質渾厚不務色澤末俗尚

 靡不貴金玉而貴銅磁遂有祕色窑器丗言錢氏有國

 日越州焼進不得臣庶用故云祕色陸龜蒙詩九秋風

 露越窑開奪得千峯翠色来如向中霄盛沆瀣共𥞇中

 散闘遺桮乃知唐世巳有非始於錢氏本朝以定州白

 磁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鄧耀

 州悉有之汝窑為魁江南則䖏州龍泉縣窑質頗麄厚

 政和間京師自置窑焼造名曰官窑中興渡江有邵成

 章提舉後苑號邵局𥫄故京遺製置窑于修内司造青

 噐名内窑澄泥為範極其精緻油色瑩徹為世𠩄珍後

郊壇下别立新窑比舊窑不侔矣餘如烏𭰖窑餘杭窑

續窑皆非官窑比(⿱艹石)謂舊越窑不復見矣

上古無墨竹挺㸃漆而書中古方以石磨汁或云是延安

 石浪至魏晋時始有墨丸乃漆煙松煤夾和為之𠩄以

𣈆人多用凹心硯者欲磨墨貯瀋耳自後有螺子墨亦

墨丸之遺製唐髙麗𡻕貢松煙墨用多年老松煙和麋

鹿膠造成至唐末墨工奚超與其子廷珪自易水渡江

遷居歙州南唐賜姓李氏廷珪父子之墨始集大成然

 亦尚用松煙廷珪𥘉名廷邽故世有奚廷珪墨又有李

 廷珪墨或有作庭珪字者偽也墨亦不精宋熈豊間張

 遇供御墨用油煙入腦麝金箔謂之龍香劑元祐間潘

 谷墨見稱扵時自後蜀中蒲大韶梁杲徐伯常及雪齋

 齊峯葉茂實翁彦卿等出世不乏墨惟茂實得法清黒

 不凝滯彦卿莫能及中統至元以来各有𠩄傳可以倣

 古

 唐

  祖敏    奚鼐易水  奚  鼏鼐之弟

  奚起鼏之子 陳 朗兖州  王  君得

  柴珣並唐末五

 南唐

   李超鼐之子始居歙州南唐賜姓李氏

   李廷珪  李廷寛  李承宴 超之子

   李文用承宴之子

   李惟慶 李惟一  李仲宣皆文用子

   耿遂仁歙州  耿  文政  耿文夀皆遂仁子

   耿徳 耿盛

   盛匡道宣州  盛  通 盛眞 盛舟 盛信

   盛浩

  宋

   張遇 潘衡 蒲大韶欵曰書窓輕音煤佛帳餘韻

   葉世英嘗造徳壽宫墨 朱 知常欵曰朱知常香齊  梁  果

   徐知常  葉邦甞造復吉殿墨  雪  齋欵曰雪齋墨寳

   李世英欵曰叢桂堂李丗英  胡  友直  潘衡孫秉彛

   周朝式  李丗英男克㳟  樂温  蒲彦輝

   劉文通  郭忠厚  鏡湖方氏  黃表之

   齊峯 劉士先甞造緝熈殿墨  寓  菴得李潘心法

   俞林 丘  謝東 徐禧  葉茂實三衢

   翁彦卿

  元

   潘雲谷清江  胡  文中長沙 林 松泉錢唐

    扵材仲宜興  杜  清碧武夷  衞  學士松江

    黃脩天台  朱  萬𥘉豫章 丘 可行金溪

    丘丗英  丘南傑皆可行子

 斵琴名手

  隋

   趙耴利

  唐

   雷霄      雷威      雷珏

   雷文       雷迅      郭亮一作諒皆蜀人

   沈鐐      張龯皆江南人金儒大中進士

   僧三慧大師

  宋

   蔡     朱仁濟      衛中正慶暦中道士

   趙仁濟興囯中馬希仁     馬希先一作仙崇寧中

   金淵紹興𥘉  金  公路即金道紹㒷𥘉 陳 亨道髙宗朝

   嚴撙     馬大夫     梅四官人

   龔老應  林  杲東卿

  元

   嚴古清㳟字子安撙之孫梅四之壻     施     溪雲

   施谷雲    施牧洲

古琴名

  冰清 春雷 玉振 黃鴣 秋嘯 鳴玉

  瓊嚮 秋籟 懐古 南薫 大雅 松雪

  浮磬 奔雷 存古 寒玉 百衲 響泉

  冠古 韻磬 渉深 天球

  混沌材    萬𡋹松   雪夜冰

  玉澗鳴泉  石上清泉  秋塘寒玉

  九霄環佩

至正丙申髙郵兵累攻嘉興不克或人撰戲語云史師一

 日下令行兵𠫵謀掌史進言自古行師必先祭旗史曰

 王元師破松江時曽祭否荅曰不𥙊史曰王元師不祭

 我也不祭盖𥙊濟字音同傳以為𥬇又有一說紅軍與

 苗軍戰不勝禀主帥曰彼中軍前有十丈大旗旗上篆

 書大元統兵官五字帥曰我此間亦效之旗成軍吏禀

 𠩄寫何字帥曰八分書寫趙王令既而冩趙字未成才

 冩得走字傳報苗軍到走走走二說皆可捧腹

 日家者流以日月五星及計羅炁孛四餘氣SKchar2度過宫遅

 留伏逆推人之生年月日時可以知休咎定壽夭其書

 曰百中經經首有安命法曰周天𪧐度十二宫安命例

 凡十葉有術士以其例節為一葉簡明易見其法但看

 本生日太陽𠩄𨇠何度便以本生時加在上向下逐宫

 虚數如下面已盡則又於此行自上而下見卯住即是

 此度安命真捷徑也

泗州塔下相傳泗州大聖鎖水毋䖏繆也按地志云水神

在臨淮縣龜山之下形若獼猴縮鼻高額青軀白首金

 目雪牙頸伸百尺力踰九象禹獲之鎖其頸扵龜山之

足淮水乃安流注海迩来漁者知鎖𠩄在古嶽瀆經云

禹治水三至桐柏𫉬淮渦水神曰無支祁乃命庚辰制

之鎖子龜山之足淮水乃安唐永泰初楚州有漁人夜

釣山下其鈎為物𠩄製沈水視之見大鐵鎖繞山足一

獸形如青猿兀若昏醉涎沫腥穢不可近又東坡濠州

塗山詩川鎖支祁水尚渾註程演曰異聞集載古嶽瀆

經禹治水至桐柏山獲淮渦水神名曰巫支祁善應對

辯淮之淺深源之逺近而神曰庚辰者鎖扵龜山之足

淮乃安流唐時有漁者釣得一古鎖牽出其末有如猕

候者盖此物也國史𥙷曰楚州漁人扵淮中釣得古銅

鎖刺史李陽大集人力引之鎖窮有青獼猴躍出水而

逝山海經水獸好為雲雨禹鎖扵軍山之下其名曰無

支祁

洞庭劉氏有夫葉正甫乆客都門因𭔃衣侑以詩云情同

牛女隔天河又喜秋来得一過𡻕𡻕𭔃𭅺身上服絲絲

是妾手中梭剪聲自覺和腸断線脚那能抵淚多長短

只依先去様不知肥瘦近如何

南村輟耕録卷之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