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繹史/勘本/卷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南疆繹史勘本
Arrow l.svg上一卷 卷四 粵中紀略第四 永明王 下一卷Arrow r.svg
霅川溫氏原本 古高陽氏勘定

目錄[编辑]

  紀略四

  永明王

  右粵中紀略第四。

  ○嗟夫!粵中之立國也,僅矣。崎嶇黔、粵之間,與蠻獠雜處,鎗攘竄越,幾不暖席;然猶支撐傾側歷十五年。其始也,瞿、嚴綢繆於內,何、堵捍禦於外,陳、張之徒義旗雲舉,輯忠貞營數十萬之眾,分疆駐守;然後金、王反正於江右,成棟投戈於粵左,李、王、楊、沐經營滇、蜀,駸駸乎畫江、漢而守之,似可有為矣。然進寸退尺,朝得夕失,倉卒不能稱有樹立。蓋大命有歸,強陽餘閏,固天之所不能庇者也。自瞿、何致命而後文吏偷安,武將驕暴;倚寇盜為長城,托絕域以寄命。蝥賊內訌,忠良屠戮,而遺燼以息。「詩」曰:『人之云亡,邦國殄瘁』;豈不諒哉!

紀略四[编辑]

永明王[编辑]

  永明王諱由榔,神宗之孫、桂恭王常瀛少子也。常瀛,李貴妃出;萬曆二十九年封。天啟七年,恭王就國衡州。衡在江、湖之表,地僻遠。崇禎九年,封由榔為永明王。十六年張獻忠陷衡州,王由永州入粵西,為賊執,系道州。征蠻將軍楊國威遣部將焦璉率兵至,攀城破械,出之;王病不能行,璉乃負王以趨,渡河始得免。

  乙酉南都覆,□東在籍尚書陳子壯將奉恭王監國,會閩中好王立,遂寢議。是年,恭王薨於蒼梧,遂葬焉。長子安仁王由僾襲封,旋病卒。

  丙戌春,閩中遣司禮太監龐天壽封王為桂王,居肇慶府。

  秋九月,大清兵下汀州。唐王聿鍵就執;粵中總督丁魁楚、巡撫瞿式耜、巡按御史王化澄與舊臣呂大器、李永茂、晏日曙、湯來賀、董天閎、朱治𢢀、周鼎瀚、朱容藩、方以智、林佳鼎、程源等議所立,乃共推永明王。昔者,唐王嘗語群臣曰:『永明神宗嫡孫,統系最正。朕無子,後當屬諸!』時桂大妃王氏曰:『諸臣何患於無君。吾兒仁柔,非撥亂才,願更擇可者!』魁楚等請之堅,遂以冬十月十一日壬午監國肇慶,祭告天地宗廟。以魁楚為東閣大學士兼戎政尚書、大器大學士兼兵部尚書;式耜大學士兼吏部右侍郎,攝尚書事。永茂請終制。化澄以下皆進秩有差。

  壬辰,湖廣督師大學士何騰蛟、巡撫兵部右侍郎堵胤錫等上表勸進,優詔答之。司禮監太監王坤至自汀州,知唐王已殂;群臣請即位。

  是月,大清兵破贛州。魁楚聞報,與太監王坤倉卒奉王奔梧州。

  福王舊輔蘇觀生,粵人也;嘗貽書魁楚欲預擁戴功,遣陳邦彥來勸進。魁楚與觀生素不協,拒之。觀生乃自南韶還師,適唐王弟聿𨮁浮海至廣州;十一月癸卯朔,觀生與布政使顧元鏡、總兵林察等擁聿𨮁入廣州城自立,偽號紹武。招海上鄭、石、馬、徐四姓盜,授總兵官;以與肇慶相拒。

  甲寅,王還肇慶。先是,王出奔時,式耜等力爭之不得。至是,定議迎還,於庚申即位,稱號永曆。追尊皇考曰端皇帝,尊繼母太妃王氏為皇〔太〕后、生母馬氏為皇太妃。冊妃王氏為皇后。上隆武尊號曰思文皇帝。大赦,封太后弟王國璽武靖伯、皇后父王略長洲伯、太妃侄馬九功鎮遠伯。

  使給事中彭耀宣諭廣州,觀生殺之。乃以兵部侍郎林佳鼎總督兵事,御觀生於三水。佳鼎故粵中監司,與林察同姓相善。察使群盜詐降,佳鼎信之;十二月甲戌,乘勝追至三山口,亂作,全師皆覆。佳鼎同僉事夏四敷赴水死,肇慶大震。

  復以王化澄為兵部侍郎,代佳鼎督師。尚書呂大器辭官入蜀,即以化澄行尚書事。李永茂為大學士;未幾,亦罷去。

  時大清遣巡撫佟養甲、總兵李成棟提兵由福建直趨惠、潮,俱下之。望日丁亥,潛師襲廣州,執聿𨮁。觀生自縊,祭酒梁朝鐘、太僕寺卿霍子衡等死之;餘皆降。聿𨮁與周、益、遼等二十四王俱及於難。

  報至肇慶,式耜請守峽口;太監王坤不從。乃以朱治𢢀為兩廣總督,守肇慶;奉王復走梧州。

  是月,大兵取四川,張獻忠伏誅。

  大清順治四年丁亥春正月癸卯朔,永明王在梧州,稱永曆元年。李成棟分兵徇南韶,自率勁卒抵肇慶,朱治𢢀走之。城破,王由梧州走平樂。丁魁楚走岑溪、王化澄走潯州,皆棄王去;從者惟瞿式耜、吳貞毓、吳炳等。李成棟別遣將下高、廉、雷三府。

  癸亥,王由平樂抵桂林,欲幸楚。遣使湖南慰勞督師定興侯何騰蛟等,並趣其兵入衛。

  乙丑,梧州破,廣西巡撫曹曄降。兵科給事中陳邦彥起兵於高明、兵部右侍郎張家玉起兵於東莞。征四川吏部尚書文安之、雲南吏部侍郎王錫袞入閣,道阻不至;乃以翰林學士方以智為東閣大學士,同式耜入閣辦事。未幾,以智為僧去,錫袞尋為沙定洲所殺。以周堪賡、郭都賢、劉遠生等為六卿,丁時魁、金堡等為給事中。

  當是時,獻忠部將孫可望等由蜀至黔,轉入雲南。丁魁楚入岑溪,輜重累多,舳艫相屬;為大兵追及,薙發以降。李成棟與有隙,錄其家數百人殺之;魁楚乞一子,成棟笑曰:『汝身且莫保,尚求活人耶?』至藤江,並殺之。平樂亦不守。桂林聞報,大恐;會武岡鎮將劉承胤以兵至全州,王坤請赴之。

  二月丙戌,王如全州。瞿式耜極陳桂林形勢,請留;不聽。因日請留守,與城存亡,許之;進文淵閣大學士兼吏、兵二部尚書督師,賜劍便宜從事,以總兵新興伯焦璉兵隸麾下。封劉承胤安國公;陳邦傅思恩侯,守昭平。錦衣指揮馬吉翔、郭承昊、嚴雲從等皆為伯;御史毛壽登爭之。吉翔怒,激承胤脅王杖壽登並劉湘客、吳德藻、萬六吉於牙門外,承胤又為申救得免,皆奪職。以禮部尚書吳炳兼東閣大學士,入閣辦事。承胤以五千人援桂林,挾王歸武岡州。

  三月癸亥,王至武岡,改曰奉天府;以岷王府為行宮。大清兵攻桂林,與焦璉連戰城下,退屯昆陽。

  封式耜臨桂伯、璉新興伯。

  是時,長沙、常德俱失。何騰蛟與郝永忠等退保衡州。張先璧走寶慶,堵胤錫走永定衛。忠貞營李赤心等攻荊州不克,潰入歸、巫兩江間,馬進忠、王有才等遁五溪山中。先,承胤所遣桂林援兵在城與焦兵主客不和,擊傷璉,大掠而去;式耜檄誅首惡二十餘人,劾承胤馭兵無狀。武岡遠在寶慶西,惟依承胤為重,政事皆取決焉;承胤遂專恣益甚。

  夏六月庚午朔,何騰蛟朝行在;王慰勞再三,賜金幣,以趙印選、胡一青兵隸之。承胤前在湖南以騰蛟薦,受節制;騰蛟以藤溪之捷,請加永忠援剿左將軍、先璧右將軍,承胤怒。至是,以長沙不守,奏解騰蛟兵柄。王乃密召騰蛟入,將以圖承胤也;先璧劾承胤專擅,騰蛟翻和解之。

  大學士陳子壯起兵九江鎮,與張家玉等破東莞、高明諸縣。

  秋七月甲辰,進圍廣州,不克。命騰蛟督諸鎮兵守衡州;未至,衡州已破,永忠等南走。騰蛟退保永州。湖南巡撫章曠徇永安,卒於軍。

  八月己巳朔,以戶部侍郎嚴起恆為東閣大學士。

  壬午,大清兵破寶慶,直趨奉天城外;劉承胤拒戰敗績,舉城降。參將謝復榮戰死。馬吉翔等奉王及兩宮斬關出,夜走靖州。出古泥,總兵官侯性、司禮太監龐天壽將兵入衛,以舟來迎;由信道縣入蠻境,達柳州。會天雨,宮眷、內豎狼籍泥淖中,饑餓無人色;性供帳儲備。王喜,封性商邱伯,以天壽掌司禮監印。大學士吳炳扈世子以行,中道被執,死之。

  九月,王在柳州;式耜請回桂林。我兵李成棟破清遠,兵科給事中陳邦彥被執,不屈見殺。

  冬十月,土司單鳴珂與守道龍文明挾仇相攻,陷柳州;文明走,鳴珂大掠城中,矢及王舟。

  丁丑,王南走象州。

  兵部尚書張家玉兵敗,死之。

  時大清兵已定湖南,西入黎平,永州亦破;郝永忠、盧鼎等俱還桂林。何騰蛟與嚴起恆、劉湘客隨至,與留守瞿式耜議分地給諸將,俾各自為守。式耜督焦璉兵已先復陽朔及平樂府,陳邦傅亦由濱州復潯州,合兵復梧州,粵西全省稍定。

  十一月丁酉朔,王回桂林,式耜與起恆、化澄並入直,騰蛟督師出全州。王坤、龐天壽掌司禮監事。

  大清兵破高州;大學士陳子壯被執不屈,磔死。

  大清順治五年戊子春正月丁酉朔,王在桂林,稱永曆二年。巡按御史錢邦芑疏報四川全省恢定九州一百三十餘縣,王視朝受賀。敘全州功,晉騰蛟定興侯、柱國太師,兵部尚書,趙印選新寧伯,胡一青興寧伯,焦璉新興侯;封王祥等侯伯職有差。擢邦芑右僉都御史,巡撫四川。

  癸亥,江西提督金聲桓、王得仁叛大清,以南昌內附。

  二月,大兵至靈州。廣東巡撫佟養甲與總兵李成棟亦叛之,以地內附。郝永忠之兵潰於興安,奔還桂林;縱兵大掠,挾王夜走南寧。滇營兵亦入城縱火相攻,朝士皆被僇辱。騰蛟在永福聞警馳回,與式耜同調諸鎮兵入城守御。

  三月丁巳,大清兵至桂林北門;式耜城守,騰蛟等拒戰,卻之。時大兵聞江西叛,遂旋師。

  金聲桓使人間道齎佛經置密疏其中,赴南寧輸款。

  以禮部侍郎朱天麟為禮部尚書,旋進東閣大學士。王應熊卒。進呂大器為少傅,盡督西南諸軍,代應熊;賜劍,便宜從事。

  閏三月丙寅朔,王子慈烜生,大赦;正妃王氏出。

  夏四月乙未朔,遣吏部侍郎吳貞毓、商邱伯侯性敕勞李成棟於廣東,封惠國公;並封佟養甲襄平伯。

  五月,何騰蛟復全州。壬午,復寶慶。

  六月甲午朔,王幸潯州。封陳邦傅慶國公。

  秋七月甲子朔,次梧州,謁興陵。成棟請移駐廣東,使其將羅成耀率甲士五千迎駕。瞿式耜請回桂林;眾議肇慶監國之地,居兩省中,遂移居焉。

  八月癸巳朔,王還肇慶。拜成棟翊明大將軍;以其子李元胤為錦衣衛指揮使,掌絲綸房事。袁彭年為左都御史彭年以廣東布政使與成棟密謀內附者也

  宗室朱容藩自稱楚世子、天下兵馬副元帥,建行臺於夔州;督師呂大器傳檄諸路聲其罪,命川將李占春誅之。

  九月,召舊輔何吾騶、黃士俊入閣。

  冬十月,何騰蛟攻永州、衡州,克之。成棟命其子元胤以兵三千宿衛,遂為禁旅。

  是時,江西、廣東俱復,惟贛州為高進庫所守;金聲桓使王得仁攻之不能克,命成棟率師助之。比成棟至,而大清兵已抵南昌,得仁還救;成棟戰不利,退屯南康。

  十一月,盜殺佟養甲於梧州。

  李亦心與大兵戰,破線國安於湘潭,遂復益陽、湘潭、湘鄉、衡山等縣。堵胤錫圍長沙。

  十二月辛丑朔,封李元胤南陽伯、馬吉翎文安侯。

  長沙告急,諸將潰,騰蛟退保湘潭。

  大清順治六年春正月庚申朔,王在肇慶,稱永曆三年。

  壬申,朱天麟罷。

  戊寅,南昌破;金聲桓、王得仁皆死。

  二月庚寅朔,湘潭破,馬進忠敗走。督師定興侯何騰蛟被執,不屈;至長沙死之。李成棟亦敗於信豐,渡河墮水死。事聞,王震悼,贈騰蛟中湘王,謚「忠烈」;成棟寧夏王、聲桓南昌王,設壇祭之。以杜永和為兩廣總督;駐廣州;羅成耀守南雄。

  忠貞營之眾亦潰於茶陵,由道州以入粵西。堵胤錫以胡一青、趙印選兵守衡州。三月,大清兵至,胤錫走道州。衡、永二府俱不守。

  夏四月,孫可望遣使奉表投誠,請封王爵;廷議不可。可望自丁亥春入滇,據有全省,稱國主,以干支紀年;其黨李定國等抗不相下。雲南監軍楊畏知誘之來歸,冀得封以制其黨。議久不決;武康伯胡執恭駐思恩,便宜矯冊印入滇封可望為秦王,而肇慶不知也。

  六月己丑朔,堵錫胤至肇慶,加文淵閣大學士、封光化伯;使招李赤心等出楚。

  秋七月,實封可望為平遼王,賜名朝宗;劉文秀、李定國、艾能奇等皆為公。可望卻不受。

  冬十月己丑,馬進忠、王進才克武岡;乙卯,克寶慶、靖州。

  何吾騶、王化澄罷。封黔鎮皮熊為匡國公、滇鎮王祥為忠國公,防守滇、黔。

  十一月辛巳,督師大學士堵胤錫卒於潯州;贈潯國公。

  十二月戊申,以史館乏員,王親試士;取劉𦶜、錢東錫、楊在、李來、吳龍楨、姚子壯、塗宏猷、楊致和八人,俱授庶吉士。

  大兵入粵東,羅成耀自南雄遁回。

  大清順治七年庚寅春正月乙卯朔,王在肇慶,稱永曆四年。

  己未,聞庾關不守,問備御之策;群臣無對。

  辛酉,王登舟。

  戊辰,韶州復破。辛未,王西幸。問戎政尚書劉遠生、給事中金堡宣諭廣州諸將,令杜永和出師;留馬吉翔、李元胤居守。

  庚辰,王至梧州,駐舟江干。內閣黃士俊以疾歸,召朱天麟入直。

  二月,大清兵至廣州,圍之。調陳邦傅、高必正等東援。

  丁亥,戶部尚書吳貞毓等合疏論袁彭年、金堡、丁時魁、蒙正發、劉湘客朋黨誤國十大罪。王以彭年反正有功,置不問:餘下錦衣獄遣戌。

  戊戌,大兵破武岡,馬進忠退守靖州。

  三月己未卯刻,日赤如血。

  五月,必正與邦傅相讎殺,率所部西回;惟邦傅出屯肇慶。馬寶等襲清遠,敗歸。李元胤、馬吉翔進駐三水,觀望不敢進。而梧州郝永忠、惠州黃應傑俱已降,廣州被圍日久不能救;惟進封杜永和等為侯,以虛名慰勞而已。

  六月,文安之入朝,命入閣辦事。

  秋八月,孫可望復遣使至梧州,自稱秦王,且以不願改號為請;付從官集議。

  九月,可望由雲南東襲貴州;皮熊走清浪,追執之,奪其兵。又使賀九儀襲遵義,滇鎮王祥師敗,自刎死。於是張先璧、馬進忠等皆歸可望,勢益強,地與粵西相接矣。

  冬十月辛巳朔,日有食之。

  十一月辛亥,廣州破,范承恩降;杜永和奔瓊州。

  甲寅,桂林破,留守大學士瞿式耜、總督兵部侍郎張同敞皆死之。初,衡、永俱破,胡一青、趙印選等南走粵,式耜命與焦璉、楊國棟等扼榕江。既而全州復破,榕江盡潰。

  報至梧州,乙卯,王乘唬船夜發;比曉,從官踉蹌遁走。陳邦傅在清遠聞廣州失,飛帆先歸,劫從官於藤江,部郎潘駿觀、童英、許王鳳等皆被殺。內閣王化澄、吏部尚書晏清等俱走北流,不得達。馬吉翔、李元胤追及於南寧,從官稍集,饑凍無人色;乃括行槖並吉翔所獻金四千,散給之。趙印選、胡一青率滇兵駐濱州。

  袁彭年自佛山遁,復投大軍降。

  十二月,命文安之出督師,經略川、秦、楚、豫。封趙印選為開國公、胡一青為衛國公、王光興等俱為侯伯;所謂十三家之兵也。

  《勘本》曰:此粵中紀略,亦多簡脫不完處。今從天末山樵《南樵外紀》增益之,分作上下兩卷;然猶有所未盡也。案時以逆臣翻覆,政令靡常;金聲桓之於江右、李成棟之於粵中,交錯其會,紀載亦未能盡晰。溫氏以成棟事附其子元胤傳,今《勘本》並削諸,因節其翻覆厓略於此。方大兵之下嶺也,成棟以降將先驅,摧鋒拓地,皆出其力;佟養甲以重臣視師,拱手受成而已。及奏功,養甲得為制府,而成棟仍官總兵加都督銜。上事日,戎服廷參,心怏怏;所取故明印信迨五十顆,而獨匿「總制」印不繳。爾際閣部陳子壯、尚書張家玉、給事陳邦彥及霍師連、韓如璜輩兵四起,成棟猶盡力相赴;而所望殊遷,終不得。時袁彭年為布政使,乃密與之謀。會贛州告急,養甲撥餉八萬,令成棟往援之;彭年故言額匱,遷延不發。成棟潛招花山群盜大至廣州,郭門晝閉;紿養甲曰:『乾州旦暮亡,而此間土寇深,五嶺且不保。彼聲言復故國耳,曷若權宜許之,俟治軍再剿!』養甲故庸懦,知其不可而無如何。群盜受所指,縱火焚野,呼聲震天地;不得已,出示安民,但書「甲子」。榜既下,成棟宣言曰:『制府降矣!』即用所藏總制印,奉永曆朔,上表南寧;養甲倉皇遜位。王遂加成棟大將軍、惠國公,養甲兵部尚書、襄平伯。先是,陳閣部子壯之死,養甲寸磔之,投骨四郊。論者謂子壯先朝大臣起兵,亦各為其主。殺之足矣,而乃處以極刑;且未足,而至無完骸,忍過矣!至是,子壯贈太師、番禺侯,謚「文忠」;即遣養甲為諭祭使,養甲媿欲死。而遺臣又時相挫辱,乃密令人齎表北行,將自歸,為邏者所得。旋遣祭興陵即桂端王墓;成棟子元胤以兵擒之江中,磔殺之。元胤恃功浸驕,父子且不相屬。後成棟於國事復多觀望;江右告急,將兵往援,而遷延不進。渡橋馬蹶,人馬俱墜下,直立水中以死。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南疆繹史/勘本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