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真經註疏/卷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南華真經註疏
◀上一卷 卷三十二 雜篇說劍第三十 下一卷▶


南華真經注疏卷之三十二

河南郭象注

唐西華法師成玄英疏

雜篇說劍第三十[编辑]

昔趙文王喜劍,劍士夾門而客三千餘人,日夜相擊於前,死傷者歲百餘人,好之不厭。如是三年,國衰,諸侯謀之。

〔疏〕趙惠王,名何,趙武靈王之子也。好擊劍之士,養客三千,好無厭足。其國衰弊,故諸侯知其無道,共相謀議,欲將伐之也。

太子悝患之,募左右曰:孰能說王之意止劍士者,賜之千金。左右曰:莊子當能。

〔疏〕悝,趙太子名也。厭患其父喜好干戈,故欲千金以募說士。莊子大賢,當能止劍也。

太子乃使人以千金奉莊子,莊子弗受,與使者俱,往見太子曰:太子何以教周,賜周千金?太子曰:聞夫子明聖,謹奉千金以幣從者,夫子弗受,悝尚何敢言。

〔疏〕欲教我何事,乃賜千金?既見金多,故問。太子曰:聞莊子賢哲聖明故,所以贈千金以充從車之幣帛也。

莊子曰:聞太子所欲用周者,欲絕王之喜好也。使臣上說大王而逆王意,下不當太子,則身刑而死,周尚安所事金乎?使臣上說大王,下當太子,趙國何求而不得也。太子曰:然。吾王所見,唯劍士也。莊子曰:諾。周善為劍。太子曰:然吾王所見劍士,皆蓬頭突鬢垂冠,曼胡之纓,短後之衣,瞋目而語難,王乃悅之。今夫子必儒服而見王,事必大逆。

〔疏〕髮亂如蓬,鬢毛突出,鐵為冠,垂下露面。曼胡之纓,謂屯項項抹額也。短後之衣,便於武事。瞋目怒眼,勇者之容,憤然真胸,故語聲難瀝。斯劍士之形服也。

莊子曰:請治劍服。治劍服三日,乃見太子。太子乃與見王,王脫白刃待之。莊子入殿門不趨,見王不拜。

〔疏〕夫自得者,內無懼心,故不趨走也。

王曰:子欲何以教寡人,使太子先?

〔疏〕汝欲用何術以教諫於我,而使太子先言於我乎?

曰:臣聞大王喜劍,故以劍見王。王曰:子之劍何能禁制:曰:臣之劍,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王大悅之,曰:天下無敵矣。

〔疏〕其劍十步殺一人,一去千里,行不留住,銳快如是,寧有敵乎。

莊子曰:夫為劍者,示之以虛,開之以利,後之以發,先之以至。願得試之。

〔疏〕夫為劍者道也,是以忘己虛心,開通利物,感而後應,機照物先,莊子之用劍也。

王曰:夫子休就舍,待命令設戲請夫子。

〔疏〕辭旨清遠,感動王心,故令休息,屈就館舍,待設劍戲,然後邀延也。

王乃校劍士七日,死傷者六十餘人,得五六人,使奉劍於殿下,乃召莊子。王曰:今日試使士敦劍。

〔疏〕敦,斷也。試陳劍士,使考教使斷以定勝劣。

莊子曰:望之久矣。

〔疏〕企望日久,請早試之。

王曰:夫子所御杖,長短何如?曰:臣之所奉皆可。

〔疏〕御,用也。謂莊實可擊劍,故問之。

然臣有三劍,唯王所用,請先言而後試。王曰:願聞三劍。曰:有天子劍,有諸侯劍,有庶人劍。王曰:天子之劍何如?曰:天子之劍,以燕谿石城為鋒,齊岱為鍔,

〔疏〕鋒,劍端也。鍔,刃也。燕谿,在燕國;石城,塞外山;此地居北,以為劍鋒。齊國岱岳在東,為劍刃也。

晉魏為脊,周宋為鐔,

〔疏〕鐔,環也。晉魏二國近乎趙地,故以為脊也。周宋二國近南,故以為環也。

韓魏為鋏;

〔疏〕錸,把也。韓魏二國在趙之西,故以為把也。

包以四夷,裹以四時;.

〔疏〕懷四夷以道德,順四時以生化。

纔以渤海,帶以常山;

〔疏〕渤海,滄州也。常山,北岳也。造化之中,以山海鎮其地也。

制以五行,論以刑德;

〔疏〕五行,金木水火土。刑,刑罰;德,德化也。以此五行,匡制區宇,論其刑德,以御群生。

開以陰陽,持以春夏,行以秋冬。

〔疏〕夫陰陽開闢,春夏維持,秋冬肅殺,自然之道也。

此劍,直之無前,舉之無上,按之無下,運之無旁,上央浮雲,下絕地紀。此劍一用,匡諸侯,天下服矣。

〔疏〕夫以道為劍,則無所不包,故上下旁通,莫能礙者;浮雲地紀,豈足言哉。既以造化為功,故無不服也。

此天子之劍也。文王芒然自失,

〔疏〕夫才小聞大,不相承領,故芒然若涉海,失其所謂,類魏惠王之聞韶樂也。

曰:諸侯之劍何如?曰:諸侯之劍,以知勇士為鋒,以清廉士為鍔,以賢良士為脊,以忠聖士為鐔,以豪桀士為鋏。此劍,直之亦無前,舉之亦無上,案之亦無下,運之亦無旁;上法圓天以順三光,下法方地以順四時,中和民意以安四鄉。

〔疏〕四鄉,猶四方也。夫能法象天地而知萬物之情,謂諸侯所以為異也。但能依用此劍而御于邦國,亦宇內無敵。

此劍一用,如雷霆之震也,四封之內,無不賓服而聽從君命者矣。此諸侯之劍也。

〔疏〕易以震卦為諸侯,故雷霆為諸侯之斂也。

王曰:庶人之劍何如?曰:庶人之劍,蓬頭突鬢垂冠,曼胡之纓,短後之衣,瞋目而語難。相擊於前,上斬頸領,下决肝肺。此庶人之劍,無異於鬥雞,一日一命已絕矣,無所用於國事。今大王有天子之位而好庶人之劍,臣竊為大王薄之。

〔疏〕莊子雄辮,冠絕古今,故能說化趙王,去其所好,而結會旨歸,在於此矣。

王乃牽而上殿。宰人上食,王三環之。

〔疏〕環,繞也。王覺己非,深懷慚惡,命莊子上殿以展愧情,繞食三周,不能安坐,氣急心懣,豈復能飧乎。

莊子曰:大王安坐定氣,劍事已畢奏矣。於是文王不出宮三月,劍士皆服斃其處也。

〔疏〕不復受賞,故恨而致死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