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真經註疏/卷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南華真經註疏
◀上一卷 卷四 內篇養生主第三 下一卷▶


南華真經注疏卷之四

河南郭象注

唐西華法師成玄英疏

內篇養生主第三[编辑]

夫生以養存,則養生者理之極也。若乃養過其極,以養傷生,非養生之主也。

吾生也有涯,

〔注〕所稟之分各有極也。

〔疏〕涯,分也。夫生也受形之載,稟之自然,愚智脩短,各有涯分。而知止守分,不蕩於外者,養生之妙也。然黔首之類,莫不稱吾,則凡稱吾者,皆有極者也。

而知也無涯。

〔注〕夫舉重擔輕而神氣自若,此力之所限也。而尚名好勝者,雖復絕膂,猶未足以慷其願。此知之無涯也。故知之為名,生於失當而滅於冥極。冥極者,任其至分而無豪銖之加。是故雖負萬鈞,苟當其所能,則忽然不知重之在身;雖應萬機,泯然不覺事之在己,此養生之主也。

〔疏〕所稟形性,各有限極,而分別之智,徇物無涯。遂使心因形勞,未嫌其願,不能止分,非養生之主也。

以有涯隨無涯,殆已;

〔注〕以有限之性尋無極之知,安得而不困哉。

〔疏〕夫生也有限,智也無涯,是以用有限之生逐無涯之智,故形勞神弊而危殆者也。

已而為知者,殆而已矣。

〔注〕已困於知而不知止,又為知以救之,斯養而傷之者,真大殆也。

〔疏〕無涯之智,已用於前,有為之學,救之於後;欲不危殆,其可得乎。

為善無近名,為惡無近刑。

〔注〕忘善惡而居中,任萬物之自為,問然與至當為一,故刑名遠己而全理在身也。

〔疏〕夫有為俗學,抑乃多徒,要功而言,莫先善惡。故為善也無不近乎名譽,為惡也無不鄰乎刑戮。是知俗智俗學,未足以救前知,適有疲役心靈,更增危殆。

綠督以為經,

〔注〕順中以為常也。

〔疏〕綠,順也。督,中也。經,常也。夫善惡兩忘,刑名雙遣,故能順一中之道,處真常之德,虛夷任物,與世推遷。養生之妙,在乎玆矣。

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養親,

〔注〕養親以適。

可以盡年。

〔注〕苟得中而冥度,則事事無不可也。夫養生非求過分,蓋全理盡年而已矣。

〔疏〕夫惟妙拾二偏而處於中一者,故能保守身形,全其生道。外可以孝養父母,大順人倫,內可以攝衛生靈,盡其天命。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錡,書然嚮然,奏刀駱然,

〔疏〕庖丁,謂掌廚丁役之人,今之供膳是也。亦言:丁,名也。文惠君,即梁惠王也。解,宰割之也。崎,下角刺也。言庖丁善能宰牛,見其問理,故以其手搏觸,以肩倚著,用腳踏履,用膝刺築,遂使皮肉離析,奢然嚮應,進奏鸞刀,駱然大解。此蓋寄庖丁以明養生之衍者也。

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

〔注〕言其因便施巧,無不閑解,盡理之甚,既適牛理,又合音節。

〔疏〕桑林,殷湯樂名也。經首,咸池樂章名,則堯樂也。庖丁神彩從容,妙盡牛理;既而改割聲嚮,雅合官商,所以音中桑林,韻符經首也。

文惠君曰:譆,善或。技蓋至此乎?

〔疏〕譆,歎聲也。惠君既見庖丁因便施巧,奏音節,遠合樂章,故美其技衛一至於此者也。

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

〔注〕直寄道理於技耳,所好者非技也。

〔疏〕拾釋鸞刀,對答養生之道,故倚技衛,進獻於君。又解:進,過也。所好者養生之道,過於解牛之技耳。

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牛者。

〔注〕未能見其理問。

〔疏〕始學屠宰,未見閒理,所睹唯牛。亦猶初學養生,未照真境,是以觸途皆礙。

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也。

〔注〕但見其理問也。

〔疏〕操刀既久,頻見理間,所以纔睹有牛,已知空卻。亦猶服道日久,智照漸明,所見塵境,無非虛幻。

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

〔注〕閤與理會。

〔疏〕遇,會也。經乎一十九年,合陰陽之妙數,率精神以會理,豈假目以看之。亦猶學道之人,妙契至極,推心靈以虛扇,豈用眼以取塵也。

官知止而神欲行。

〔注〕司察之官廢,縱心而順理。

〔疏〕官者,主司之謂也;謂目主於色耳司於聲之類是也。既而神遇,不用目視,故眼等主司,悉皆停廢,從心所欲,順理而行,善養生者,其義亦然。

依乎天理,

〔注〕不橫絕也。

〔疏〕依天然之勝理,終不橫截以傷牛。亦猶養生之妙道,依自然之涯分,叉不責生以夭折也。

批大卻,

〔注〕有際之處,因而批之令離。

〔疏〕間鄰交際之處,用力而批戾之,令其筋骨各相離異。亦猶學道之人,生死窮通之際,用心觀照,令其解脫。

導大竅,

〔注〕節解竅空,就導令殊。

〔疏〕竅,空也。骨節空處,蹴導令殊。亦猶學人以有資空,將空導有。

因其固然。

〔注〕刀不妄加。

〔疏〕因其空卻之處,然後運刀,亦因其眼見耳聞,叉不妄加刀然也。

技經肯縈之未嘗,

〔注〕技之妙也,常遊刃於空,未嘗經藥於微礙也。

而況大輒乎。

〔注〕軏,戾大骨,鈕刀刃也。

〔疏〕肯榮,肉著骨處也。軏,大骨也。夫技衍之妙,遊刃於空,微礙尚未曾經,大骨理當不犯,況養生運智,妙體真空,細惑尚不染心,贏塵豈能累德。

良庖歲更刀,割也;

〔注〕不中其理間也。

〔疏〕良善之庖,猶未中理,經乎一歲,更易其刀。況小學之人,未體真道,證空拾有,易奪之心者矣。

族庖月更刀,折也。

〔注〕中骨而折刀也。

〔疏〕況几鄙之夫,心靈閤塞,觸境皆礙,叉損智傷神。

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注〕硎,砥石也。

〔疏〕硎,砥礪石也。十陰數也;九,陽數也;故十九年極陰陽之妙也。是以年經十九,牛解數千,遊空涉虛,不損鋒刃,故其刀銳利,猶若新磨者也。況善養生人,智窮空有,和光處世,妙盡陰陽。雖復千變萬化,而自新其德,參涉萬境,而常湛凝然矣。

彼節者有間,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

〔疏〕彼牛骨節,素有間部,而刀刃鋒銳,薄而不厚。用無厚之刃,入有問之牛,故遊刃恢恢,叉寬大有餘矣。況養生之士,體道之人,運至忘之妙智,遊虛空之物境,是以安排造適,閑暇有餘,境智相冥,不一不異。

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疏〕重疊前文,結成其義。

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

〔注〕交錯聚結為族。

休然為戒,視為止,

〔注〕不復屬目於他物也。

行為遲。

〔注〕徐其手也。

〔疏〕節骨交聚磐結之處,名為族也。雖復遊刃於空,善見其卻,每至·交錯之處,未嘗不留意艱難,為其休惕戒慎,專視徐手。況體道之人,雖復達彼虛幻,至於境智交涉,鈴須戒慎艱難,不得輕染根塵,動傷於寂者也。

動力甚微,諜然已解,

〔注〕得其宜則用力少。

如土委地。

〔注〕理解而無刀進,若聚土也。

〔疏〕謀,化百反。謀然,骨肉離之聲也。運動鸞刀,甚自微妙,依於天理,所以不難,如土委地,有何蹤跡。況運用神智,明照精微,涉於塵境,曾無里礙,境智冥合,能所泯然。

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

〔注〕逸足容豫自得之謂。

〔疏〕解牛事訖,閑放從容,提挈鸞刀,彷徨徙倚。既而風韻清遠,所以高視四方,志氣盈滿,為之躊躇自得。養生會理,其義亦然。

善刀而藏之。

〔注〕拭刀而技之也。

〔疏〕善能保愛,故拭而茨之,況美攝生人,光而不耀。

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注〕以刀可養,故知生亦可養。

〔疏〕魏侯聞庖丁之言,遂悟養生之道也。美其神妙,故歎以善哉。

公文軒見右師而驚曰:是何人也?惡乎介也?

〔注〕介,偏刖之名。

〔疏〕姓公文,名軒,宋人也。右師,官名也。介,刖也。公文見右師刖足,故驚問所由,於何犯件而致此殘刖於足者也?

天與,其人與?

〔注〕知之所無奈何,天也。犯其所知,人也。

〔疏〕為稟自天然,少玆一足?為犯於人事,故被虧殘?此是公文致問之辭故也?

曰:天也,非人也。天之生是使獨也。

〔注〕偏刖日獨。夫師一家之知而不能兩存其足,則是知之無所奈何。若以右師之知而叉求兩全,則心神內困而形骸外弊矣,豈直偏刖而已哉。

〔疏〕夫智之明閣,形之虧全,並稟自天然,非關人事。假使犯於王憲,致此形殘,亦是天生頑愚,謀身不足,直知由人以虧其形,不知由天以閤其智,是知有與獨,無非

命也。

人之貌有與也。

〔注〕兩足共行日有與。有與之貌,未有疑其非命也。

以是知其天也,非人也。

〔注〕以有與者命也,故知獨者亦非我也。是以達生之情者不務生之所無以為,達命之情者不務命之所無奈何也,全其自然而已。

〔疏〕與,共也。凡人之貌,皆有兩足共行,稟之造物。故知我之一腳遭此形殘,亦無非命也。欲明窮通否泰,愚智虧全,定乎冥兆,非由巧拙。達斯理趣者,方可全生。

澤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飲,不薪畜乎樊中。

〔注〕薪,求也。樊,所以籠雉也。夫俯仰乎天地之間,逍遙乎自得之場,固養生之妙處也。又何求於入籠而服養哉。

〔疏〕薪,求也。樊中,雉籠也。夫澤中之雉,任於野性,飲啄自在,放曠逍遙,豈欲入樊龍而求服養。譬養生之人,蕭然嘉遁,唯適情於林籟,豈企羨於榮華,又解:澤

似雉而非,澤尾長而雉尾短,澤雉之類是也。

神雖王,不善也。

〔注〕夫始乎適而未嘗不適者,忘適也。雉心神長王,志氣盈豫,而自放於清曠之地,忽然不覺善為之善也。

〔疏〕雉居山澤,飲啄自在,心神長王,志氣盈豫。當此時也,忽然不覺善之為善,既遭樊籠,性情不適,方思昔日,甚為清暢。烏既如此,人亦宜然。欲明至適忘適,至善忘善。

老聰死,秦失弔之,三號而出。

〔注〕人弔亦弔,人號亦號。

〔疏〕老君即老子也。姓李,名耳,字伯陽,外字老聘,大聖人也,降生陳國苦縣。當周平王時,去周,西度流沙,適之屬賓。而內外經書,竟無其述,而此獨云死者,欲明死生之理泯一,几聖之道均齊。此蓋莊生寓言耳,而老君為大道之祖,為天地萬物之宗,豈有生死哉。故託此言聖人亦有死生,以明死生之理也。故老君降生行數昇天,備載者經,不具言也。秦失者,姓秦,名失,懷道之士,不知何許人也。既死且弔,爰洎三號。而俯跡同凡,事終而出也。

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

〔注〕怪其不倚戶觀化,乃至三號也。

〔疏〕秦失老君,俱遊方外,既號且弔,豈日清高,故門人驚疑,起非友之問。

曰:然。

〔疏〕然,由是也。秦失答弟子云,是我方外之友。

然則弔焉若此,可乎?

〔疏〕方外之人,行方內之禮,號弔如此,於理可乎?未解和光,更玫斯問者也。

曰:然。

〔注〕至人無情,與眾號耳,枚若斯可也。

〔疏〕然,猶可也。重寂相即,內外冥符,故若其可也。

始也吾以為其人也,而今非也。

〔疏〕秦失初始入弔,謂哭者是方外門人,及見哀慟過,知非老君弟子也。

向吾入而弔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會之,必有不薪言而言,不薪哭而哭者。

〔注〕嫌其先物施惠,不在理上住,故致此甚愛也。

〔疏〕薪,求也。彼,眾人也。夫聖人虛懷,物感斯應,哀憐兆庶,愍念蒼生,不待勤求,為其演說。故其死也,眾來聚會,號哭悲慟,如於母子。斯乃凡情執滯,妄見死生,感於聖恩,政此哀悼。以此而測,故知非老君門人也。

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

〔注〕天性所受,各有本分,不可逃,亦不可加。

〔疏〕是,指斥哭人也。倍,加也。言逃遁天然之性,加添流俗之情,妄見死之可哀,故忘失所受之分也。

古者謂之遁天之刑。

〔注〕感物大深,不止於當,遁天者也。將馳驚於憂樂之境,雖楚戮未加而性情已困,庸非刑哉。

〔疏〕夫逃遁天理,倍加俗情,哀樂經懷,心靈困苦,有同捶楚,寧非刑戮。古之達人,有如此議。

適來,夫子時也;

〔注〕時自生也。

適去,夫子順也。

〔注〕理當死也。

〔疏〕夫子者,是老君也。秦失欺老君大聖,妙達本源,故適爾生來,皆應時而降誕;蕭然死去,亦順理而反真耳。

安時而處順,一辰樂不能入也。

〔注〕夫哀樂生於失得者也。今玄通合變之士,無時而不安,無順而不處,冥然與造化為一,則無往而非我矣,將何得何失,孰死孰生哉。故任其所受,而哀樂無所措其問矣。

〔疏〕安於生時,則不厭於生;處於死順,則不惡於死。千變萬化,未始非吾,所適斯適,故憂樂無措其懷矣。

古者謂是帝之縣解。

〔注〕以有係者為縣,則無係者縣解也,縣解而性命之情得矣。此養生之要也。

〔疏〕帝者,天也。為生死所係者為縣解,則無死無生者縣解也。夫死生不能係,憂樂不能入者,而遠古聖人謂是天然之解脫也。且老君大聖,冥一死生,豈復逃遁夭刑,馳驚憂樂?子玄此注,失之遠矣。若然者,何謂安時處順,帝之縣解乎?文勢前後,自相鋒循。是知遁天之刑,屬在哀慟之徒,非關老君也。

指窮於為薪,火傳也,

〔注〕窮,盡也;為薪,猶前薪也。前薪以指,指盡前薪之理,故火傳而不滅;心得納養之中,故命續而不絕;明夫養生乃生之所以生也。

〔疏〕窮,盡也。薪,柴樵也。為,前也。言人然火,用乎前之,能盡然火之理者,前薪雖盡,後薪以續,前後相繼,故火不滅也。亦猶善養生者,隨變任化,與物俱遷,故吾新吾,曾無係戀,未始非我,故續而不絕者也。

不知其盡也。

〔注〕夫時不再來,今不一停,故人之生也,一息一得耳。向息非今息,故納養而命續;前火非後火,故為薪而火傳,火傳而命續,由夫養得其極也,世豈知其盡而更生哉。

〔疏〕夫迷忘之徒,役情執固。豈知新新不住,念念遷流,昨日之我,於今已盡,今日之我,更生於後耶,舊來分此一篇為七章明義,觀其文勢,過為繁冗。今將為善合於第一,指窮合於老君,總成五章,無所猜嫌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