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筆記/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南越筆記
卷四
卷五 

卷四[编辑]

雷神[编辑]

雷州英榜山有雷神廟。神端冕而緋,左右列侍天將。一輔髦者,捧圓物,色堊,為神之所始,蓋鳥卵云。堂後又有雷神十二軀以應十二方位及雷公、電母、風伯、雨師像。其在堂復,則雷神之父陳氏鉷也。誌稱陳時雷州人陳鉷無子,其業捕獵,家有九耳犬甚靈。凡將獵,卜諸犬耳。一耳動則獲一獸,動多則三四耳,少則一二耳。一曰出獵,而九耳俱動。鉷大喜,以為必多得獸矣。既之野,有叢棘一區,九耳犬圍繞不去。異之,得一巨卵,徑尺。攜以歸,雷雨暴作,卵開,乃一男子。其手有文,左曰雷,右曰州。有神人嘗入室中乳哺,鄉人以為雷種也,神之。天建三年,果為雷州刺史。名曰文玉。既沒,神化大顯,民因祀以為雷神。此事誕甚,然厥初生民,皆繇氣化。鳦卵吞於簡狄,帝武感乎薑原。神聖之生,天必示之怪異。況雷於天地為長子,《易》曰:「震一索而得男。」神生於霹靂,為天地始陽所孕,理或有之。

羅浮君[编辑]

羅浮山,洞名朱明耀真之天,青精朱靈芝治之。今山中伏虎岩上有朱子庵,蓋青精之所嘗居。青精者,羅浮始開闢之人,故居人稱之曰青精君,而號華子期曰玉源君。子期,淮南人,相傳角裏先生弟子居羅浮玉源。玉源在分水奧,所謂泉源福地也。他如陰長生居鐵橋,葛孝先居飛雲頂,鮑靚居酥醪觀,葛稚川居麻姑峰下,單道開居石室,蘇元朗居青霞谷,軒轅集居蛇穴,是皆羅浮君所與共治斯山者。羅浮君亦稱四百三十二君,蓋山之神也。羅浮君每嘗出見,陳武帝時見於大石樓上,長三丈所,通體皓然,衣服楚麗。山中人莫不伏拜。其祀肇於晉,著於唐,唐元宗嘗於五龍堂南築壇以禱,使道士申太芝王之又於都虛觀置守祠者十家。宋乃著為令。歲十月下元長吏醮山以禮事神。淳熙甲午,守臣王寧奉祀。有慶雲起於祠所,五色輪囷,繪圖以奏,謂為太平之應。而先朝永樂中遣官設醮,瘞所降玉簡於觀中,蓋皆以羅浮之神絕靈,為望秩所必焉者也。

南海神[编辑]

南海神廟在波羅江上,建自隨開皇年。大門內有宋太宗碑、明太祖高皇帝碑。其在香亭左右,則列宗禦祭文,使臣所勒者也。韓昌黎碑在東廊。宋循州刺史陳諫重書。神自唐開元時祭典始盛,嘗冊尊為廣利王。歲以立夏氣至,命廣州刺史行事祠下,祝文書御名。宋真宗錫王玉帶。至和元年,加王冕九旒,犀簪導青纊充耳,青衣五章,朱裳四章,革帶鉤<角>,綪韍素單,大帶錦綬,劍佩履襪,內出花釵九株,袿,衤屬,簪,鈿,署曰:賜明順夫人。明順者,王之夫人,皇祐所封號也。元時數遣使奉錦幡、銷金幡、金銀香盒。吳萊《古跡記》言南海廟有玉簡、玉簫、玉硯、象鞭;林靄所獻銅鼓,面闊五尺,臍隱起,有海魚蝦蟆周匝;及宋真宗所賜玉帶、蕃國刻金書表、龍牙、火浣布,今皆不存。洪武六年賜黃金香盒,重十六兩,黃綾幡一副。藩臬大夫每春秋仲月壬日致祭。先出香盒於官庫,齎至神前,祭畢,復歸藏焉。

禾穀夫人[编辑]

香山村落多祀禾穀夫人,或以為後稷之母姜原云。

伏波神[编辑]

伏波神為漢新息侯馬援。侯有大功德於越,越人祀之於海康、徐聞,以侯治瓊海也。又祀之於橫州。以侯治烏蠻大灘也。灘在橫州東百餘里,為西南湍險之最。舟從牂牁至廣必經焉。灘有四:曰雷霹,曰龍門。曰虎跳,曰掛舵。每灘四折,折必五六里,出入亂石叢中,勢如箭激,數有破溺之患。夾岸皆山,侯廟在其北麓。凡上下灘者,必問侯。侯許,乃敢放舟。每歲,侯必封灘十餘日,絕舟往來。新舟必磔一白犬以祭,有大風雨,侯輒駕銅船出灘,櫓聲喧豗,人不敢開篷竊視。晴霽時,有銅篙鐵槳浮出,則橫水渡船必破覆,須祭礻襄之乃已。此皆侯之神靈所為云。凡過灘,每一舟撥招者四人,使舵者四人,前立望路者一人,左右側堅其掌,則舵隨之。然此地僅一姓人知水道,世為灘師,餘入則否,其人亦馬流遺裔也。灘為交趾下流。徵側叛時,侯疏鑿以運樓船,至今石勢縱橫,宛如壁壘,大小石分曹角斗,奇陣森然,戈甲之聲,喧闐十餘里外。侯威靈蓋千年一曰也。祠中床、帳、盤、盂諸物,祝人拂拭惟謹。居民每食必以祭,事若嚴君。予亦嘗以交趾簳珠為薦。簳珠者,薏苡也。

飛來神[编辑]

羅定州西五里許地曰牛頭灣。有尉佗廟。萬曆間,廟乘風雨飛越數里,至玉樹岡。譚石鄉民乃增飾而祀之,號其神曰飛來神,廟曰飛來廟。其鍾與香爐未飛去者,數移人廟而數去。

天妃[编辑]

天妃,海神。或以為太虛之中,惟天為大,地次之。故天稱皇,地稱後。海次於地,故稱妃。然今南粵人皆以天妃為林姓云。

龍母[编辑]

龍母溫夫人者,晉康程水人也。秦始皇嘗遣使盡禮致聘,將納夫人後宮。夫人不樂,使者敦迫上道。行至始安,一夕,龍引所乘船還程水。使者復往,龍復引船以歸。夫人沒,葬西源上。龍嘗為大波,縈浪轉沙以成墳。會大風雨,墓移江北。每洪水淹沒,四周皆濁,而近墓數尺獨清。墓之南有山,天將雨,雲氣必先群山而出。樹林陰翳,有數百年古木,人不敢伐,以夫人有神靈其間云。夫人姓蒲,誤作溫。然其墓當靈溪水口,靈溪一名溫水,以夫人姓溫故名。或曰,溫者,媼之訛也。

鬥姥[编辑]

鬥姥像在肇慶七星岩,名摩利支天菩薩亦名天後。花冠瓔珞,赤足,兩手合掌,兩手擎日月,兩手握劍。天女二,捧盤在左右。盤一羊頭,一兔頭。前總製熊文燦之所造也。文燦招撫鄭芝龍時,使芝龍與海寇劉香大戰。菩薩見形空中,香因敗滅。文燦以為:菩薩即元女。蚩尤為暴時,黃帝仰天而數,天遣元女下授黃帝兵符,伏蚩尤。又嘗下天女曰魃,以止蚩尤風雨。古聖人用兵,皆以神女為助,於是傾貲十餘萬為宮殿極其壯麗以答之。

花王父母[编辑]

越人祈子必於花王父母。有祝辭云:「白花男,紅花女。」故婚夕親戚皆往送花,蓋取《詩》華如桃李之義。

金華夫人[编辑]

廣州多有金花夫人祠。夫人字金華,少為女巫,不嫁,善能調媚鬼神。其後溺死湖中,數日不壞。有異香,即有一黃沉女像容貌絕類夫人者浮出,人以為水仙,取祠之,因名其地曰仙湖。祈子往往有驗。婦女有謠云:「祈子金華,多得白花。三年兩朵,離離成果。」越俗今無女巫,惟陽春有之。然亦自為女巫,不為人作女巫也。蓋婦女病,輒跳神。愈則以身為賽。垂髾盛色,纏結非常。頭戴鳥毛之冠,綴以纓珞。一舞一歌回環宛轉,觀者無不稱豔。蓋自以身為媚。乃為敬神之至云。女巫,瓊州特重。每神會,必擇女巫之妓少者,唱蠻詞,吹黎笙以為樂。人妖淫而神亦爾,尤傷風教。

東莞城隍[编辑]

洪武二年三月朔,上在朝陽殿,夢一臣襆頭象簡,一白髯老者隨之,山呼舞蹈,稱臣東莞城隍。老者,縣中缽盂山土地。謹奏陛下,東莞歲中致祭無祀,一次不敷,乞敕有司遞年祭三次,庶幽魂得以均沾。上覺而異之,召禮部議,乃封東莞城隍顯,佑伯,仍管城隍司事。賜伯爵儀仗,暨異錦龍緞一端,印曰「東莞縣城隍之印」。遞年三月三日、九月九日,有司以少牢致祭,別頒敕封缽盂山土地,賜以冠帶。詔東莞及天下無祀者,歲中清明日、七月望日、十月朔日致祭,著為令。

南越人好巫[编辑]

南越人好巫。葉石洞為惠安宰,淫祠盡廢,分違師巫充社夫,遇水旱癘疫,使行禳禮。又遵洪武禮制,每裏一百戶立壇一所,祭無祀鬼神。祭日皆行儺禮。尋常有病,則以酒食置竹箕上,當門巷而祭,曰「設鬼」,亦曰「拋撒」。或作紙船、紙人燔之。紙人以代病者,是曰「代人」。人以鬼代,鬼以紙代。博羅之俗,正月二十日以桃枝插門,童稚則以桃葉為佩,曰禁鬼也。廣州婦女患病者,使一嫗左持雄雞,右持米及箸,於「閭巷間嗥曰:某歸!則一嫗應之曰某歸矣。其病旋愈,此亦招魂之禮,是名「雞招」。人知越有雞卜,不知復有雞招。亦曰「叫雞米」云。至始死,則招師巫開路。安崖有二司神者,一曰降魂童言曰:欲與蕭公鬥法。於是二司神各發馬腳。馬腳者,神所附之人也。以槍自刺其腹,洞貫焉。刺咽,亦如之。有疾病者許火棚。既愈,如數伐薪,請二司神酬願,病者率眾輿二司神跣行烈焰,毫髮無損。廣有二界神。香人有爭鬥,多向三界神乞蛇以決曲直。蛇所向作咬人勢,則曲;背則直。或以香花錢米迎蛇至家,囊蛇而探之。曲則蛇咬其指;直則已。有許願者不還,蛇則騰至入家,索飲食。又或有仇怨,於神前書其人年生八字,以碗覆之。神前碗大小紛然,無有敢動其一者。有急腳先鋒神者,凡男女將有所私,從而禱之,往往得其所欲,以香囊酬之,神前香囊堆積。乞其一二,則明歲酬以三四。新興有東山神者,有處女采桑過焉。歌曰:「路邊神,爾單身。一蠶生二繭,吾舍作夫人」。還家,果一蠶二繭,且甚巨。是夜,風雨大作,女失所之。有一紅絲自屋起,牽入廟中。追尋之,兀坐無聲息矣。遂泥而塑之,稱羅夫人。番禺石壁有恩情神者,昔有男女二人於舟中目成,將及岸,女溺於水,男從而援之,俱死焉。二屍浮出,相抱不解。民因祠以為恩情廟,此皆叢祠之淫者。

冼夫人廟[编辑]

冼夫人廟在高州。按志,冼洗,高涼人。其家世為南越首領,轄部落十餘萬。冼幼賢明,曉兵略,善撫部眾。羅州刺史馮融聞其賢,為子寶求娶焉。侯景反,高州刺史李遷仕召寶,冼止之曰:刺史無故不當召,欲邀君共反耳。既而遷仕果反,冼自將千餘人襲擊,大破之,遂與陳霸先會於贛右。還謂寶曰:陳都督非常人也。厚資給之。陳永定間廣州刺史歐陽紇反,發兵拒之,紇徒潰散,冊冼為石龍郡大夫人,賜繡幰鹵簿如刺史。及隋繼陳,隋高祖遣韋洸安撫嶺外,冼因陳主遺之書,令其歸化,遂遣孫暄迎洸,嶺南遂安。未幾,番禺王仲宣反,又遣孫盎進兵攻破仲宣。冼被甲領彀騎巡撫諸州。高祖異之,冊為譙國夫人,仍開幕府,為置官屬給印章,便宜行事。年八十卒,諡誠敬夫人。

韶州蘇黃墨跡[编辑]

政寶堂石刻在韶州府治西,蘇軾、黃庭堅墨跡。楊萬里跋云:「嶺南無二先生帖,大似魯人不識麟。」惟韶有之。精光異氣,上燭南斗。

海瓊子[编辑]

白玉蟾本葛長庚也,隨父任之瓊,自號海瓊子。博洽群書,善隸篆,兼工梅竹,嗣以仙去。王忠銘序文云:「文章之變,不可勝窮。而其發於性術也亦異。吾鄉自白海瓊仙而邱文莊相。二先生詩文出,業已彪炳藝林,為出世經世者之宗,後有作者,不可及已。」

桂陽周府君碑[编辑]

舊志碑跋云《歐文右桂陽周府君碑》。按《韶州圖經》載《桂陽太守周府君碑》,其廟在樂昌縣西武溪上。武溪驚湍激石數百里。昔馬援南征,其門人袁寄生善吹笛,援為作歌和之,名曰《武溪深》。周使君開此溪,合湞水。桂陽人為立廟刻石。又云,碑在廟中,郭蒼文。今碑文磨滅。府君字君光,而名已訛缺不可辨。《圖經》亦不著其名,《後漢書》又無傳,不知為何人也。《南豐集》云:熙寧間某從知韶州,王之材求得此本,並以書來曰:按《曲江圖經》,周府君名昕字君光,則永叔未之詳也。又有碑陰,列故吏工師官號姓名。之材並模以來,永叔亦未之得也。其碑「曲江」字皆作「曲紅」,而「蒼江」字、「江夏」字,亦作「紅」,蓋古字通用,不可不知。此學者所以貴乎博覽也。

韓文公祠[编辑]

韓文公祠在潮州府治後。《竹坡詩話》云:「韓祠有異木,世傳退之手植。去祠十餘步種之輒萎。有題詩者云:「韓木有青春谷暖,鱷魚無種海潭清。」潮陽東山有二峰,曰雙旌石。昌黎嘗建亭於此。鱷溪在府城東。溪有鱷魚食民畜產且盡,昌黎作文驅之。是夕,風雨大震,西徙六十里,民賴以安。

連州二詩人[编辑]

石文德孟賓於皆連州人。石有《楚王夫人輓歌》云:「月沉湘浦冷,花謝漢宮秋。」楚王異之,授水部,號其鄉為儒林鄉。孟亦官水部,以詩名。陳堯佐序其詩云:「如百丈懸流灑落蒼翠間,清雄奔放,望之豎人毛骨。五季詞人,無有過之者。」

白沙先生[编辑]

陳獻章字公甫,新會人。正統間鄉薦第九,兩上春官。過臨州謁吳與弼,有解悟。比歸,聲名蔚起。時錢浦謫順德,見而知其醇儒,雅重之,勸之竟業。成均時,祭酒邢讓命和楊龜山《此日不再得》詩,覽之,驚曰:「警敏絕倫,青於藍矣。」闕下競傳之。南歸,從學日益眾。於是天下無不知有陳白沙也。有司屢薦,勉起赴京,以母老身病上疏,詔許之,授翰林檢討,得家居,以紹明聖學為己任。及門如遼東賀欽之、嘉魚李承基、番禺張詡、增城湛若水、東莞林光皆紹江門之緒。其詩自名其家,書法宗晉唐。晚喜為苑筆書,世競珍焉。《通志》廬阜精舍在新會縣南小廬山上,距江門二里,陳獻章建白沙村名。

六如亭[编辑]

東坡故居在惠州府城白鶴峰下。昔有白鶴觀,東坡寓此。有詩云:「為報先生春睡足,道人輕撞五更鍾。」傳至京師,章惇笑曰:「蘇子尚爾快活耶?」復貶昌化。六如亭在府城南豐湖上,侍妾朝雲葬此。

載酒堂[编辑]

東坡以別駕安置儋州,時負大瓢行歌田畝間。有饁婦年已七十,謂曰:「內翰昔日榮貴,一場春夢耶?」東坡大然之,因呼為春夢婆。今儋州有載酒堂。

蘇泉[编辑]

瓊州城東有浮粟泉,因蘇文忠飲此得名。今俗稱蘇泉。

枕書堂[编辑]

宋包拯合淝人,知端州。蒞事明察,不遺隱伏。端產硯,前守緣供貢率取數十倍以事權貴。拯命製者止足貢數,歲滿不持一硯歸。尋擢龍圖閣待制,拜樞密,童稚婦女皆知其名。志載枕書堂在郡治東,菊圃在郡廳西,拯建。

花船[编辑]

粵郡遍集舟航,廣州城外載酒移棹春遊者名曰花船。又有高尾艇、檳榔艇諸名。船戶間有鬻色者,此風近巳懲格。《清異錄》云:四方指南海為煙月作坊,以言風俗尚淫。今汴中鬻色戶甚夥,至於男子。舉體自輕,遂成蜂窠巷陌,又不止煙月作坊也。

河船[编辑]

自肇慶至河頭所乘舟楫,皆稱河船。輕利淺窄,首尾尖銳,婦人俱能操篙櫓。風帆皆以蒲席合成,各隨大小縫就。往往兩帆斜繫,迎風如蝶翅,沿溪收放,卻極穩便。

 卷三 ↑返回頂部 卷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