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陔草堂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陔草堂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五

予友陳吉甫,卜居於縣城之東南門須浦之上。蓋自門南出,為走松江之道,江之南北村民有徵召會集,必由於此,故為市頗囂雜。而吉甫之宅在浦西,予家舊居東南門,所謂河西者也。而浦所自出,為縣之隍,婁水循是而東,至太倉入海。舟行晝夜,叫呼不絕。吉甫家負隍而並浦,獨蕭然有林野之趣。於其居之後,為堂若干楹,前臨小池,有亭榭花石,池南有幽徑,西出則平疇曠然。堂之西為圃,多竹樹花果,又有堂若干楹,吉甫以為娛親之所,故以「南陔」名焉。予讀《詩·小雅》,至於《六月》之序,以為自《鹿鳴》至《菁菁者莪》二十二詩,蓋先王之所以治天下者,盡在於是。「《小雅》既廢,則四夷交侵,而中國微矣。」然是詩必以《南陔》為之本。人無孝友之心,則君臣、兄弟、朋友,何由而得其敘?和樂、忠信、廉恥、禮義,何由而得其道?法度、蓄積、師眾、征伐、功力,何由而得其度?福祿何由而綏?陰陽何由而得其理?賢者何由而得其所?萬物何由而遂?為國之基何得不墜?恩澤何得不乖?萬物何得不失其道理?萬國何得不離?諸夏何得不衰?此四夷之所以交侵,而中國微也。故鄉飲酒禮、燕禮,皆鼓瑟歌《鹿鳴》《四牡》《皇皇者華》,然後笙堂下奏《南陔》、《白華》、《華黍》。蓋外盡君臣,而內反之父子之際,而王道備矣。漢儒掇拾於秦火之後,亡逸此篇,至今遂以笙奏有聲而無辭,而不知古《詩》三百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舞》、《雅》、《頌》之音,若本無其辭,而何以有《南陔》、《白華》、《華黍》之篇名?今世所傳《新宮》、《采齊》、《狸首》、《驪駒》,及《三豳》、《三夏》、《九夏》之類,其辭逸者固多也。束廣微《補亡》之篇,庶亦近之,而用意止於晨羞夕膳之間。求之於詩《卷耳》、《采蘋》諸作,雖閑淡而意深遠,至如《陟岵》、《蓼莪》,有幽遐罔極之思,束氏不能及也。

吉甫之尊人,與家君同學,既老,又同與社會。在社中,終日忻忻,飲酒必醉而後去。而平生有孝友之行,吉甫又能承奉之,則凡登其堂者,如聞鍾鼓,如聆笙瑟,而可以知《南陔》之詩不亡矣。予是以推《小雅》之意義而著之。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