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雷集 (四部叢刊本)/詩曆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詩曆題辭 南雷集 詩曆序
清 黃宗羲 撰 清 子黃百家 撰附錄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原刊本
詩曆目録

舊詩序


太史公曰詩三百篇大抵聖賢發憤之所爲作也以予論


之當周之盛刑賞明於上而公道昭治化休明士生其世


雖有怨誹無所用之詩三百篇非皆變風變雅如詩人所


謂怨也葢有在父子兄弟朋友夫婦之際而吾獨於君臣


之義隱約其意焉以爲詩人之㫖庻幾冀其一悟非自處


於怨巳耳上之賞罰不明而後下之人乃有以怨行其私


如檀弓所載居父母兄弟之讎及周禮調人之篇者雖傳


記所不廢然使有明王在上公道昭而賞罰行何待使其

人避之海外千里之遠又何至使爲人子者有終不能報


而至不與不共戴天哉無怪先儒以禮傳出漢儒之手不


足深信而詆周禮爲戰國隂謀之書也乙丑丙寅間搢紳

之禍極矣正人君子駢SKchar詔獄而餘姚白安黃公與焉當


是時逆璫借外廷以攻君子非先帝意也公有子大冲博


學能古文詞尤攻爲詩讀所爲老狐行若未嘗怨誹其上


而一時受禍之深所以致禍之由讀者如見其人葢深於


詩人之意者人知太冲之㣲文深遠而不知今上之誅賞


爲能大慰忠臣孝子之心是以怨誹而不亂也吾所謂刑

賞明於上而公道昭今非其時與葢於是歎檀弓周禮之


記果未必岀於聖人之書矣先時芝產於詔獄而諸君子


之禍興天禍君子於獄而瑞先之然非聖人中興諸君子


得褒顯贈謚庇及泉壤芝雖瑞與凡艸等耳吾於是而愈


誦上之英明神武濳消大變爲合德干天地也稽紹王裒


一仕而致身蕩隂之役一終身不仕而門人爲之廢蓼莪

彼其主化家爲國而君臣之分有可議者非今日比也吾

願太冲勉之社盟弟艾南英序

黃太冲勾餘才士故侍御贈太僕卿白安公之嗣子也太

僕公負中正之節攖逆黨之燄抗疏直言殞身北寺天下

莫之敢明太冲以弱冠伏闕訟𡨚義動當世咸曰忠臣之

有子也如是太冲雖才何暇以文采自見與才人韻士争

尺寸之席哉壬申冬崑山朱浮石先生以太僕公門人手

太冲所爲詩一册示予因傷太僕公事聲淚俱至汝南郭

亮之風千載再見然予讀太冲詩感憤寓物之言十之一

詠事十之三贈答十之五閨語十之一未嘗自譜其年月

以其詞繹其志葢發憤於太僕之所爲作多矣此浮石先

生所以悲也古人忠孝之語哀激所次有脊有倫况出之

䧺文博學之輩衝之日而被之音天地鬼神感通之至數

該焉葢不求爲韻語而不能不爲韻語所謂長言之不足

又從而詠歎之是也何足怪哉三百篇之亡乃有離騷遂

接風雅爲後詞賦之祖夫屈子義兼親賢使不遘上官子

蘭之徒騷亦不作騷之爲言憂也故屈原特以其憂傳而

千餘年之後宋遺民謝翺者復以其哭不朽晞髮諸詩先

儒以爲直遡盛唐以上夫臯羽世經義之學應進士之科

使不罹宋季之難感文信之SKchar詩亦不作故臯羽之詩乃

與其𡘜俱由此言之情不絕語必不至文字皆然而况詩

之道乎太冲英才磊落挾以少年之氣今具詩幽折陟㧞

而忳悒多思與老成積於世故者相𩔖其鐵琴SKchar戰馬老

狐行諸篇命事稱名亦頗與原之山鬼國殤翺之鐡如意

玉麈尾同至其紅閨麗事諸詩豈所謂托情男女亦宓妃

佚女洗藍曲楚女謠之致類乎何其情之峭以深也哀心

感才無言不疾故曰發憤於太僕之所爲作多矣夫道彌

往而風彌厲古今皆然文字之槩亦觀世之理也惟太冲

負忠孝之極思佚按衍於心者旣甚而後溢之爲詩故不

獨有詩而詩復鏗急絕人風氣逼古此予所以例之屈原

之憂與臯羽之𡘜而爲言耳不然太冲遭遇明聖忠臣之

魂巳雪黨人之碑旣踣以彼其才進用於世非二子之所

可同日而語也社盟弟羅萬藻序

余属李昭武先生門下士得接侍言論因備知黃白安先

生之品與先生之子太冲之才當天啓之季逆奄煽𦦨禍

難隂流海水羣飛蔽于天沆舉朝戒於㐫威藏頭過身先

生獨與李仲達先生奮起而擊之矯手不屈志凌雲日卒

以倡忠臣之氣而寒逆賊之心使創慮難圖者知國有人

焉猶不敢速動於惡以遂其今將之心事隔于人存而機

啓於身後則先生之以爾先生以一身而易天下則莫不

利易也當先生擊之之時使天子覺悟此時天下之禍未

深不過執退之使奉祀陪京而巳又使逆璫狂僣稍革薄

先生之罰謫止一官如此禍有所止無以激發天下之人

之心以是爲先生之功先生之功僅也今皆翩然反之璫

之禍天下與璫之禍先生至於如此之極而後璫之深禍

隨之然則先生雖一瞑而萬世不視其爲視也多矣太冲

之文猶先生之節也方先生之不受誅盗有寵未可得也

太冲如將磒焉尸行者漏命頃刻太冲無所爲者臣子一

例爲SKchar而𬽦生君奚可設逆璫有所出事而以黄氏一

塊肉飽于方斧是再殺其父也太冲痛難在身亦焉忍

寄血誠于悲響哀鳴嗷嗷而巳夫先生SKchar而後逆璫生逆

璫生而後天下之毒甚與天下之憤深天下之毒甚天下

之憤深然後逆璫之誅確而先生之功高此理之自然無

可疑者然雖理之自然未必事之决然也理然而事不必

然則先生之目瞑乎未平是未可知也國創一日不除則

先生之志一日不快先生之志一日不快則爲先生之子

者枕戈待旦思一决以衝𬽦人之胸者無時而釋事也事

不得出而徒寄之言以瀉之雖欲持平奉吉其可得乎今

也竊國之奸先帝欲誅而未遑與先生欲誅而不得者天

子聖神獨奮乾㫁而誅之日月清夷風塵不動思其國福

者拊乎感其家禍者愜心迄情盡意無復遺憾先生以爲

可以瞑目而無憂矣先生不難殺身凡以求此也求遂欲

得而又何恨焉先生而在方變昔日𥪡髮裂眥之封事爲

今日呼嵩告廟之聲歌典午成而王生廢業逆璫敗而黃

子行歌此固忠臣孝子之行也孔門服闋予之琴有成聲

者先生制禮太冲其敢過之也夫社盟弟陳際㤗序

 三序皆少時舊稿今無一存者有此以識知已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