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弈論
作者:韋曜
    文選卷52

      蓋君子恥當年而功不立,疾沒世而名不稱,故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是以古之志士,悼年齒之流邁,而懼名稱之不建也。勉精厲操,晨興夜寐,不遑寧息。經之以歲月,累之以日力。若寗越之勤,董生之篤,漸漬德義之淵,棲遲道藝之域。且以西伯之聖,姬公之才,猶有日昃待旦之勞,故能隆興周道,垂名億載。況在臣庶,而可以已乎?

      歷觀古今功名之士,皆有積累殊異之跡,勞神苦體,契闊勤思,平居不惰其業,窮困不易其素。是以卜式立志於耕牧,而黃霸受道於囹圄,終有榮顯之福,以成不朽之名。故山甫勤於夙夜,而吳漢不離公門,豈有遊惰哉?

      今世之人,多不務經術,好翫博弈,廢事棄業,忘寢與食,窮日盡明,繼以脂燭。當其臨局交爭,雌雄未決,專精銳意,神迷體倦,人事曠而不脩,賓旅闕而不接,雖有太牢之饌,韶夏之樂,不暇存也。至或賭及衣物,徙棋易行,廉恥之意弛,而忿戾之色發。然其所志不出一枰之上,所務不過方罫之間;勝敵無封爵之賞,獲地無兼土之實。技非六藝,用非經國。立身者不階其術,徵選者不由其道。求之於戰陣,則非孫吳之倫也;考之於道藝,則非孔氏之門也;以變詐為務,則非忠信之事也;以劫殺為名,則非仁者之意也。而空妨日廢業,終無補益。是何異設木而擊之,置石而投之哉!且君子之居室也,勤身以致養;其在朝也,竭命以納忠;臨事且猶旰食,而何暇博弈之足躭?夫然,故孝友之行立,貞純之名章也。

      方今大吳受命,海內未平,聖朝乾乾,務在得人;勇略之士,則受熊虎之任;儒雅之徒,則處龍鳳之署。百行兼苞,文武並騖。博選良才,旌簡髦俊。設程試之科,垂金爵之賞。誠千載之嘉會,百世之良遇也。當世之士,宜勉思至道,愛功惜力,以佐明時。使名書史籍,勳在盟府。乃君子之務,當今之先急也。

      夫一木之枰,孰與方國之封;枯棋三百,孰與萬人之將。袞龍之服,金石之樂,足以兼棋局而貿博弈矣。假令世士,移博弈之力用之於詩書,是有顏閔之志也;用之於智計,是有良平之思也;用之於資貨,是有猗頓之富也;用之於射御,是有將帥之備也。如此,則功名立而鄙賤遠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