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章法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印章法
作者:潘茂弘 明
1625年

落墨[编辑]

落墨原非輕易,仿古印運心機,勿杜撰,增省從古。

章法[编辑]

章法,一方之表,一字不宜,便失一方神氣。有難字,有易字,易字聽其自然,不可強增,又不可尋巧弄奇,要知秦文不搭漢篆,小篆不合六朝,同章則不雜於制度之精神矣。

印有讓體字[编辑]

字有難易,不得不讓,不當讓而讓,反失讓體之義。

字法[编辑]

一字有一字之表,可增則增,當省則省,勿以奇巧而失古法。先識字義,然後落墨。又篆文有通用字,不可不知。

凡習篆,《說文》為根本,能通《說文》則寫不差。又當與《通釋》兼看。

博字[编辑]

學篆字必須博古,始知古字象形、指事、會意等敦樸神氣,皆有妙於《說文》,若看摹文,終是不及。

字空[编辑]

凡印文中有一二字忽有自然空缺,不可映帶者,聽其自然空,古印多如此。

諸印文下有空處,懸之最佳,不可妄意伸開,或加屈曲,務欲填滿。若寫得有道理,自然不覺空也。字多無空,不必問此。

運刀[编辑]

刻印當虛手腕,不可著實,字亦活相有力,緩緩習熟,自然入室。

文、何雕蟲肯綮啟摘要[编辑]

空處立得馬,密處不容針,最忌筆畫勻停,尤嫌棱角峭厲。錯綜中齊整,飛動裏莊嚴;壯健如鐵槍鐵棒,流麗似活龍活蛇;字字相親,筆筆頎盼;秦文遊絲嫋娜,漢篆玉箸端莊;爛銅有爛有鏽,急就有正有斜;龍章繆篆,屈曲盤旋,漢印朱文,平方正直;官印略而私印工,備成體制;篆法古而章法奇,心須有本;肥文貴在骨勝,小篆貴在得體;有骨自然高妙,無徵便覺憎人。

增省務從古法,巧妙非由自才;落墨勿令輕易,行刀切莫矜持;多見自然悟入,操久漸得安閑。

章法論[编辑]

夫作篆凝神靜思,預想字形,須相親顧盼,意在筆前,刀在意後。運刀之法,懸刀而行。懸提則筋骨有餘力,緩急勿失其宜。筋骨者勝,軟弱者敗。苟使成功不就,虛費精神。若非博物之士,不可與辨斯道也。秦文美人纖麗,漢篆隱士精神,六朝雲中飛鶴。肥文壯士力刀,爛銅連理相攜。緩者不得刀急,急者不可刀緩。心手不齊,意後刀前者敗,須要飄揚灑落,出入精神,玄妙之藝也。篆不一體,或平列,或相讓,或大小,或長短,裝束必須疏密不雜,密者欲其舒暢,疏者空處新奇。未作之始,結思成章。然下筆不欲急而須遲,墨先淡而後濃。立志要堅,刀法要力,石色要佳。分清布白,去濁求清。已過莫再修,來往莫相混。平頭齊足,量前顧後。不欲左高而右低,不欲上長而下短。不欲肥,肥則敗;不欲瘦,瘦則病。左右若群臣顧主,轉折如萬水朝宗。蒼古中稍加風味,平淡處略起波瀾。太露鋒芒則字無潤澤,深藏圭角則體不精神。放意則荒,工嚴則勝。假如字之難者,裁而生之;易者,增而加之。其間有方圓肥瘦之分,大小寬窄之別,或左上下勻停,或作左右對半,約方圓於規矩,定平直之準繩。使四方八面俱拱中正,轉折分布皆存古法。分有筋有骨之神,別相迎相送之體。雖字形有千百萬億之殊,然章法不出此篇之外也。秦文難於飄揚,漢篆難於嚴重,大印難於堅密,小印難於舒暢。識此數者,而字之成章必矣。

工墨下刀[编辑]

夫雕蟲篆刻,易識難精,須索精神。或逢得意,落墨求工,方可下刀。苟不工處,還能更飾。若忙錯敗,再加修飾,字跡無神。操藝日久,自得安閑。得意千方猶少,失意一方疑多,得意處,多在快活中想來;敗筆處,還是忙中落墨。

虛心入境[编辑]

名稱千古,必虛心以入其境。唯不自矜,方能得心應手。如自滿之人,必未知精微。要之,錯綜中偏宜齊整,工致處灑落其風情,智者過之,愚者不及矣。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