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人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原人上 原人下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3

自黃帝、堯、舜至周之中葉,僅二千年,其民繁祉老壽,恒數百年不見兵革,雖更姓易代,而禍不延於民。降及春秋,脊脊大亂,尚賴先王之遺澤以相維持,會盟討伐,征辭執禮,且其時戰必以車,而長兵不過弓矢,所謂敗績,師徒奔潰而已。其俘獲至千百人,則《傳》必特書以為大酷焉。自戰國至元、明,亦二千年,無數十年而無小變,百年、二百年而不馴至於大亂者。兵禍之連,動數十百年;殺人之多,每數十百萬。歷稽前史所載民數,或十而遺其四三焉,或十而遺其一二焉。何天之甚愛前古之民,而大不念後世之民也!

《傳》曰:「人之於天也,以道受命,不若於道者,天絕之也。」三代以前,教化行而民生厚,舍刑戮放流之民,皆不遠於人道者也,是天地之心之所寄,五行之秀之所鍾,而可多殺哉!人道之失,自戰國始。當其時,篡弑之人列為侯王,暴詐之徒比肩將相,而民之耳目心志移焉,所尚者機變,所急者嗜欲,薄人紀,悖理義,安之若固然。人之道既無以自別於禽獸,而為天所絕,故不復以人道待之,草禽獮而莫之憫痛也。秦、漢以還,中更衰亂,或有數十百年之安,則其時政事必少修明焉,人風必少淳實焉。而大亂之興,必在政法與禮俗盡失之後,蓋人之道幾無以自立,非芟夷蕩滌不可以更新。至於禍亂之成,則無罪而死者,亦不知其幾矣!然其間得自脫於瘡痍之餘,剝盡而復生者,必於人道未盡失者也。嗚呼!古之人日夜勞來其民,大懼其失所,受於天耳。失所受而不自知,任其失而不為之所,其積也,遂足以干天禍而幾盡其類,此三王之德所以侔於天地也與!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