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任少詹事張君權厝銘并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原任少詹事張君權厝銘并序
作者:姚鼐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惜抱軒文集/卷12

    君諱曾敞,字塏似,桐城張太傅文端公之曾孫,禮部侍郎諱廷璐之孫,翰林院侍講諱若需之子。年二十一,中乾隆十六年進士,改庶吉士,授翰林院檢討。自文端至君,為翰林四世矣。是時,君家太保文和公解為相,歸而侍講及群從在朝為翰林者四人,君年最少,材器通美,究識古今事宜、國家典故,而持己清峻,人謂君且繼其家兩相國後也。

    君為檢討十餘年,值御試翰林,名列第五,進侍讀,充日講起居注官,四遷至詹事府少詹事兼侍讀學士。又值試翰林,列第三,當進官,詔特褒君而未及遷。

    自有記注官,君家世職之,及君尤講正體例,嘗獨任一館之事。諸城劉文正公為掌院,每歎異君。君疾士大夫骫骳隨俗,節概不立,欲以身正之,見於辭色,眾頗憚焉。

    君三為順天鄉試同考官,有公廉名。逮己丑科會試,復同考。時,武進劉文正公為考官,知君可信,君所薦卷,中者較他房多且再倍。君又以嶢然獨立,稍自喜也。於是榜發磨勘,有摘君所薦舉人梁泉卷疵纇數十,當斥革。吏遂傅君法,革職提問。會考驗無纖毫私狀,而梁泉故鄉舉第一,詔卒復梁泉舉人,君雖釋罪而竟廢矣。於是,惜君者莫不咎當時議君之重,而謂兩劉相國宿知君賢,而不能為一言於上,而顧使疾君者得其快。嗟乎!君進非人所得援,其退非人所得沮,天則使君仕不究其才、而志不信於世也,而何咎邪?

    其後,君以萬壽加恩,復五品頂帶,歸主晉陽、江漢、大梁三書院。乾隆四十二年正月,卒於大梁,年四十七。始娶姑女姚氏,生一女,適孫起衠。再娶定興鹿氏,生子元艮。側室生子元襲、元袞。其亡也,長子才十二歲。

    君少而孝友,持喪以禮。於族姻朋友,事雖難成者,任之必盡其勞,謀之必竭其慮。雖疏遠,以急投之必應。乙亥之歲,江南饑,君居侍講憂在里,倡捐米出賑平糶,晝夜營之,以活一縣之眾,又以糶餘錢積穀,以待歲祲,今吾鄉所謂永惠倉也。

    為文工為應制之體,尤好古人文章,托意深邈,而不比於時者。仕方顯而為詩示余,多憤慨深鬱之詞,蓋其所志遠矣。君與余家世姻,少相知,又嘗重余文。君喪之歸也,余既以辭祭而哀之,乃復為其權厝室銘曰:

    綺組會者絲邪!而孰為之機邪?鳴者匏簧邪!而孰噏以揚邪?物或以冬榮,或盛夏而先零,孰主是而為之虧成?以盛族有君,志則抗而節弗汙,既駕而騖,而躓於中路,芒乎吾奚知其故?維紀其人而如可以呼。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