厯代帝王宅京記 (四庫全書本)/卷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厯代帝王宅京記 卷六 卷七

  欽定四庫全書
  歴代帝王宅京記卷六
  崑山顧炎武撰
  關中四
  漢
  上林苑以下苑囿漢上林苑即秦之舊苑也漢書云武帝建元三年開上林苑東南至藍田宜春鼎湖御宿昆吾旁南山而西至長楊五柞北繞黄山瀕渭水而東周袤三百里離宫七十所皆容千乘萬騎漠宫殿疏云方三百四十里漢舊儀云上林苑方三百里苑中養百獸天子秋冬射獵取之帝初修上林苑羣臣逺方各獻名果異卉三千餘種植其中亦有製為美名以標竒異苑中有昆明觀武帝置又有繭觀漢書元后傳春幸繭觀率皇后列侯夫人桑師古曰漢宫閣疏云上林苑有繭觀平樂觀逺望觀燕昇觀觀象觀便門觀白鹿觀三爵觀陽祿觀隂徳觀鼎郊觀樛木觀椒唐觀魚鳥觀元華觀走馬觀柘觀上蘭觀元后傳校獵上蘭師古曰上蘭觀名在上林中郎池觀當路觀皆在上林苑又舊儀曰上林有令有尉禽獸簿記其名數張釋之傳上問上林尉諸禽獸簿又有上林詔獄主治苑中禽獸之事屬水衡又上林苑中有六池市郭宫殿魚臺大臺獸園西京雜記云茂陵富民袁廣漢藏鏹巨萬家僮八九百人于北山下築園東西四里南北五里激流水注其中搆石為山高十餘丈連延數里養白鸚鵡紫鴛鴦犛牛青兕竒獸珍禽委積其間積沙為洲峙激水為波濤致江鷗海鶴孕雛産鷇延浸林池竒樹異草靡不培植屋皆徘徊連屬重閣修廊行之移晷不能徧也廣漢後有罪誅没入為官園鳥獸草木皆移入上林苑中
  甘泉宫 武帝置縁山谷行至雲陽三百八十一里西入扶風北周囘五百四十里苑中起宫殿臺閣百餘所有仙人觀石闕觀封巒觀鳷鵲觀
  御宿苑 在長安城南御宿川中漢武帝為離宫别館禁禦人不得入往來逰觀止宿其中故曰御宿三秦記云御宿園出栗十五枚一勝大梨如五勝落地則破其取梨先以布囊盛之號曰含消此園梨也漢書百官表水衡都尉武帝元鼎二年初置掌上林苑屬官有御羞令丞如淳曰御羞地名也在藍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傳謂之御宿師古曰御宿則今長安城南御宿川也不在藍田羞宿音相近故或云御羞或云御宿耳羞者珍羞所出宿者止宿之義 元后傳作籞宿
  思賢苑 西京雜記曰孝文帝為太子立思賢苑以招賔客苑中有堂室六所客館皆廣廡高軒屏風幃褥甚麗
  博望苑 武帝為太子開博望苑以通賓客在長安城南杜門外五里有遺址
  西郊苑 漢西郊有苑囿林麓藪澤連亘繚以周垣四百餘里離宫别館三百餘所按此疑是苑囿之總名非别有一西郊苑樂逰苑 在杜陵西北宣帝神爵三年關中記曰宣帝立廟於曲江之北號樂逰按其處則今之所謂樂逰廟是 西京雜記曰樂逰苑自生玫瑰樹樹下有苜蓿苜蓿一名懐風時人或謂之光風風在其間常蕭蕭然日照其花有光采故名苜蓿為懐風茂陵人謂之連枝草宜春下苑 在杜陵東晉灼曰史記云葬二世杜南宜春苑中師古曰宜春下苑即今京城東南隅曲江是 貢禹𫝊謂省宜春下苑以與貧民即此
  廣明苑 水經注其一渠東逕奉明縣廣城鄉之廣明苑南史皇孫及王夫人葬於郭北宣帝遷苑南以為悼園益園民千六百家立奉明縣以奉二園園在東都門昌邑王賀自霸陵御法駕郎中令龔遂驂乘至廣明東都門是也
  三十六苑 漢儀注太僕牧師諸苑三十六所分布北邊西邊以郎為苑監官官奴婢三萬人養馬三十萬匹養鳥獸者通名為苑故謂牧馬處為苑
  梨園 雲陽宫記曰雲陽車箱坂下有梨園一頃梨數百株青翠繁密望之如車葢
  昆明池以下池沼漢武帝元狩四年穿在長安西南周回四十里西南夷𫝊曰天子使使求身毒國而為昆明所閉天子欲伐之昆明國有滇池方三百里故作池以象之以習水戰因名曰昆明池漢書曰元狩三年减隴西北地上郡戍卒之半及吏弄法者謫之穿此池食貨志曰時越欲與漢用船戰逐乃大修昆明池三輔舊事曰昆明池地三百三十二頃中有戈船各數十樓船百艘船上建戈矛四角悉垂旛旄旍葆麾盖照灼涯涘舊圖曰上林苑有昆明池周匝四十里廟記曰池中後作豫章大船可載萬人上起宫室因欲㳺戱養魚以給諸陵祭祀餘付長安尉西京雜記作付長安市賣之三輔故事又曰池中有豫章臺及石鯨刻石為鯨魚長三丈每至雷雨常鳴吼鬛尾皆動西京雜記曰後世祭之以祈雨往徃有騐一説甘泉宫南有昆明池池有靈波殿皆以桂為殿柱風來自香又曰池中有龍首船常令宫女泛舟池中張鳯葢建華旗作櫂歌雜以鼔吹帝御豫章觀臨觀焉關輔古語曰昆明池中有二石人立牽牛織女于池之東西以象天河張衡西京賦曰昆明堂沼黒水元址牽牛立其右織女居其左今有石父石婆神祠在廢池疑此是也武帝初穿池得黒土帝問東方朔朔曰西域胡人知之乃問之西域人曰刼燒之餘灰也魏書世祖太平真君元年二月發長安五千人浚昆明池 高祖太和二十一年四月戊寅幸昆明池周書閔帝欲觀魚于昆明池博士姜須諌乃止 明帝二年六月辛未幸昆明池 隋書文帝開皇十二年七月壬戌幸昆明池 舊唐書高祖武徳六年三月乙未幸昆明池宴百官 九年三月辛夘幸昆明池 太宗貞觀五年正月癸酉大蒐于昆明池 代宗大歴二年二月壬午幸昆明池踏青 武宗紀㑹昌元年二月壬寅幸昆明池 陳王固聘西魏宴昆明池魏人以南人嗜魚大設罟網固以佛法呪之遂一鱗不獲 周太祖往昆明池觀漁行至城西漢故倉地顧問左右莫有知者或曰蘇綽博物多通請問之太祖召綽綽具以狀對綽有口辯應對如流太祖益嘉與綽並馬徐行而至他竟不設網罟而還徳宗貞元十三年命京兆尹韓皋充使浚之追尋漢制引交河澧水合流入池
  鎬池 在昆明池北即周之故都也廟記曰長安城西有鎬池在昆明池北周匝二十五里溉地三十三頃史記秦始皇三十六年使者從關東夜至華隂平舒道有人持璧遮使者曰為吾遺鎬池君因言曰今年祖龍死使者問其故忽不見置其璧去使者奉璧具以聞始皇黙然良久曰山鬼不過知一歳事也退言曰祖龍者人之先也使御府視璧乃二十八年渡江所沈璧也滄池 在長安城中舊圗云未央宫有滄池言池水蒼色也水經注曰沈水枝渠于章門西引水入城東為滄池池在未央西
  太液池 在長安故城西建章宫北未央宫西南太液者言其津潤所及廣也關輔記云建章宫北有池以象北海刻石為鯨魚長三丈漢書曰建章宫北治大池名曰太液池中起三山以象瀛洲蓬萊方丈刻金石為魚龍竒禽異獸之屬廟記曰建章宫北池名太液周囘十頃有採蓮女鳴鶴之舟三輔舊事云日出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谷浴于咸池即虞淵即暮此池象之也昭帝始元元年春黄鵠下建章宫太液池西京雜記曰太液池邊皆是雕胡紫蘀緑節之類菰之有米者長安人謂之雕胡葭蘆之米解葉者謂之紫蘀菰之有首者謂之緑莭其間鳬雛雁子布滿充積又多紫龜緑鼈池邉多平沙沙上鵜鶘鷓鴣鵁鶄鴻鵵動輒成羣 又曰太液池中有鳴鶴舟容與舟清曠舟採菱舟越女舟太液池西有一池名孤樹池池中有洲洲上煔樹一株六十餘圍望之重重如盖故取為名 王嘉拾遺記曰成帝嘗以秋日與趙飛燕戱於太液池以沙棠木為舟以雲母飾于鷁首一名雲舟又刻桐木為虬龍雕飾如真夾雲舟而行以紫桂為舵及觀雲棹水玩擷菱蕖帝毎憂輕蕩以驚飛燕命佽飛之士以金鎖纜雲舟于波上毎輕風時至飛燕殆欲隨風入水帝以翠纓結飛燕之裙今太液池尚有避風臺即飛燕結裙之處
  唐中池 周回十二里在建章宫太液池旁
  百子池 在建章宫西西京雜記曰漢時宫中嘗以七月七日臨百子池作于闐樂
  十池 上林苑有初池糜池牛首池司馬相如上林賦曰濯鷁牛首郭璞注曰牛首池在豐水西北近漕河蒯池積草池西京雜記曰池中有南越王趙佗所獻珊瑚樹高一丈二尺一本三柯有四百六十二條名曰絳火樹夜有光景常欻然東陂池西陂池當路池大臺池郎池牛首池在上林苑中西頭蒯池生蒯草以織席西陂池郎池皆在古城南上林苑中陂郎二水名因為池初學記引三秦記曰漢上林有池十五所承露池昆靈池池中有倒披蓮連錢荇浮浪根菱天泉池上有連樓閣道中有子宫㦸子池龍池魚池牟首池蒯池菌鶴池西陂池當路池東陂池太一池牛首池積草池糜池舎利池百子池以上共十名未詳
  少府佽飛外池 漢儀注佽飛具矰繳以射鳬雁給祭祀故有池孝元紀初元二年詔罷少府佽飛外池嚴禦池田假與貧民
  酒池 在長安故城中廟記曰長樂宫中有魚池酒池池上有肉炙樹秦始皇造漢武行舟于池中酒池北起臺天子于上觀牛飲者三千人又曰武帝作以夸羌胡飲以鐡盃重不能舉皆抵牛飲西征賦云酒池監于商辛追覆車而不悟
  影娥池 在建章宫武帝鑿池以玩月其旁起望鵠臺琳池 昭帝始元元年穿廣千步王嘉拾遺記曰池中植分枝荷一莖四葉狀如駢葢日照則葉低䕃根莖若葵之衛足名曰低光荷實如元珠可以飾佩花葉葳蕤芬馥之氣徹十餘里食之令人口氣常香益脈治病帝時命水嬉㳺燕永日以文梓為船木蘭為舵刻飛燕翔鷁飾于船首隨風輕漾畢景㤀歸起商臺于池上今臺無遺址溝池已平又曰元鳯二年于琳池之南起桂臺以望逺東引太液之水有一連理桂樹上枝跨于渠水下枝隔岸而南生于上枝同一株
  鶴池 在長安城西
  盤池 在長安城西北
  氷池 在長安西舊圗云西有彪池亦名聖女泉盖氷彪聲相近而訛也
  蒲池 漢書郊祀志五帝廟臨渭其北穿蒲池
  靈臺以下臺榭在長安西北八里漢始曰清臺本為候者觀陰陽天文之變更名曰靈臺郭緣生述征記曰長安宫南有靈臺高十五仭上有渾儀張衡所制又有相風銅鳥遇風乃動有銅表高八尺長一丈三尺廣尺二寸題曰太初四年
  柏梁臺 武帝元鼎二年起在未央宫北門内三輔舊事云以香柏為梁也帝嘗置酒其上詔羣臣和詩能七言詩者乃得上五行志太初元年十月未央宫柏梁臺災
  漸臺 在未央宫高十丈一作三十丈漸侵也言為池水所漸一説漸臺星名也晉天文志漸臺四星在織女東南臨水之臺也水經注曰未央宫西有滄池池中有漸臺師古曰未央殿西南有滄池池中有漸臺漢兵起王莽死于此臺南有璧門三層高三十餘丈中殿十二問階陛咸以玉為之鑄銅鳯五丈飾以黄金樓屋上椽首薄以玉璧因曰璧玉門也
  神明臺見建章宫
  凉風臺 在長安故城西建章宫北關輔記曰建章宫北作凉風臺積水為樓
  長樂宫有魚池臺酒池臺秦始皇造又有著室臺鬭雞臺走狗臺壇臺漢韓信射臺又未央宫有果臺東西山二臺未央宫有鈎弋臺通靈臺望鵠臺眺瞻臺桂臺商臺避風臺並見上
  通天臺 武帝元封二年作甘泉通天臺漢舊儀云通天者言此臺高通于天也漢武故事築通天臺于甘泉去地百餘丈雲雨悉在其下望見長安城武帝時祭泰一上通天臺舞八歳童女三百人祠祀招仙人祭泰一云令人升通天臺以候天神天神既下祭所若大流星乃舉烽當作爟火而就行宫望拜上有承露盤仙人掌擎玉杯以承雲表之露元鳯間臺自毁榱桶皆化為龍鳯隨風雨飛去西京賦云通天眇而竦峙徑百常而莖擢上瓣華以交紛下刻陗其若削亦曰候神臺又曰望仙臺以候神明望神仙也
  長楊榭 在長楊宫秋冬校獵其下命武士搏射禽獸天子登此以觀臺上有木曰榭
  豫章觀以下觀閣武帝造在昆明池中亦曰昆明觀一説曰上林苑中有昆明池館桓譚新論云元帝被疾逺求方士漢中送道士王仲都詔問所能對曰能忍寒乃以隆冬盛寒日令袒載駟馬于上林昆明池上環以氷而御駟者厚衣狐裘寒戰而仲都無變色臥于池上曛然自若即此也
  飛亷觀 在上林苑武帝元封二年作飛㢘神禽能致風氣者武帝以銅鑄置觀上因以爲名高四十丈後漢明帝永平五年至長安迎取飛㢘并銅馬置上西門外為平樂觀董卓悉銷以為錢
  屬玉觀 在扶風屬玉水鳥似鵁鶄以名觀也宣帝甘露二年行幸萯陽宫屬玉觀
  青梧觀 在五柞宫之西西京雜記曰觀前有三梧桐樹下有石麒麟二枚刋其脇文字是秦始皇驪山墓上物也頭高一丈三尺東邊者前左脚折去有赤如血父老謂其有神皆含血屬筋焉
  射熊觀 在長楊宫
  石闕觀封巒觀 雲陽宫記云宫東北有石門山岡巒糾紛干霄秀出有石巖容數百人上起甘泉觀甘泉賦云封巒石闕彌迤乎延屬
  白楊觀 在昆明池東
  長平觀 在池陽宫臨涇水亦作館元后𫝊登長平館臨涇水而覽焉 後漢書獻帝紀韓遂馬騰與郭汜樊稠戰于長平觀遂騰敗績注前書音義曰長平阪名也上有觀在池陽宫南去長安五十里
  龍臺觀 在豐水西北近渭
  涿木觀 在上林苑
  細栁觀 在長安西北三輔舊事云漢文帝遣將軍周亞父屯細栁今呼古徼是也
  仙人觀霸昌觀蘭池觀安臺觀淪沮觀在城外又有禁觀董賢觀蒼龍觀當市觀旗亭樓馬伯騫樓在城内繭館 漢宫闕疏云上林苑有繭館葢蠶繭之所也麒麟朱鳥龍興含章皆館名
  石渠閣 蕭何造其下礲石為渠以導水若今御溝因為閣名所藏入關所得秦之圗籍至成帝又於此藏秘書焉三輔故事云在未央宫殿北甘露中五經諸儒雜論于石渠閣
  天祿閣 藏典籍之所在未央宫殿北漢宫殿疏云天祿麒麟閣蕭何造以藏秘書處賢才也劉向于成帝之末校書天祿閣專精覃思夜老人著黄衣植青藜杖扣閣而進見向暗中獨坐誦書老父乃吹杖端煙然因以見向授五行洪範之文恐辭説繁廣忘之乃裂裳及紳以説其言至曙而去請問姓名云我是太乙之精天帝聞夘金之子有博學者下而觀焉乃出懐中竹牒有天圖地文之書曰余略授子焉至子歆従授其術向亦不悟此人焉
  麒麟閣 在未央宫廟記云蕭何造張晏曰武帝獲麒麟時作漢書宣帝思股肱之美乃圗霍光等十一人于麒麟閣三秦記云未央宫有堯閣廟記云未央宫有白虎閣屬車閣掖門 漢書吕后紀朱虚侯章從太尉勃請卒千人入未央宫掖門師古曰非正門而在兩旁若人之臂掖也永巷 永長也宫中之長巷幽閉宫女之有罪者武帝時改為掖庭置獄焉列女傳周宣王姜后脫簮珥待罪永巷
  辟雍 在長安城西七里漢書河間獻王來朝獻雅樂武帝謝之三雍宫即此禮樂志曰成帝時犍為郡水濵得古磬十六枚劉向説帝宜興辟雍焉 水經注曰渭水又東合漕渠又東逕長安縣東逕明堂南舊引水為辟雍處在鼎路門東七里其制上圎下方九宫十二室四嚮五色堂北三百歩有靈臺是漢平帝永始四年立渠南有漢故圎丘成帝建始二年罷雍五畤始祀皇天上帝于長安南郊應劭曰天郊在長安南即此也
  明堂 在長安西南七里漢書曰武帝初即位嚮儒術以文學為本議立明堂于城南以朝諸侯應卲注曰漢武帝造明堂王莾修飾令大
  圓丘 在昆明故渠南高二丈周回百二十歩
  太學 在長安城西北七里王莽作宰衡時建弟子舍萬區起市郭上林苑中三輔舊事云漢太學有市有獄漢立四廟祖宗廟異處不序昭穆
  太上皇廟 在長安故城中香室街南鴻翔府北關輔記曰在酒池北
  高祖廟 在長安故城中關輔記曰秦廟中鐘四枚皆在漢高祖廟中三輔舊事云高廟鐘重十二萬觔漢舊儀云高祖廟鐘十枚各受十石撞之聲聞百里漢書文帝時盜取高廟玉環故事云光武至長安以宗廟燒蕩為墟乃徙都雒陽取十廟合于高廟作十二室太常卿一人别治長安主知高廟事高廟有便殿凡言便殿便室便坐者皆非正大之處所以就便安也
  高園 於陵上作之既有正寢以象平生正殿路寢也又立便殿于寢側以象休息閒宴之處也
  原廟 孝恵更于渭北建高帝廟謂之原廟漢書叔孫通傳曰惠帝為東朝長樂宫及閒往師古曰非大朝時中間小謁見數蹕煩民作復道復讀曰複方築武庫南如淳曰方始築武庫南也通奏事因請間曰陛下何事築復道高帝寢衣冠月出逰高廟應劭曰月旦出高帝衣冠備法駕名曰㳺衣冠晉灼曰黄圗高廟在長安城門街東寢在桂宫北子孫奈何乘宗廟道上行哉𠅤帝懼曰急壞之通曰人主無過舉師古曰舉事不當有過失今己作百姓皆知之矣願陛下為原廟渭北師古曰原重也先已有廟今更立之故云重也衣冠月出㳺之葢廣宗廟大孝之本上乃詔有司立原廟
  𠅤帝廟 在高帝廟後
  文帝廟 號顧成見上
  景帝廟 號徳陽宫史記孝景中四年二月置徳陽宫瓚曰是景帝廟也帝自作之諱不言廟故號為宫
  武帝廟 號龍淵今長安西茂陵東有其處作銅飛龍故以名
  昭帝廟 號徘徊
  宣帝廟 號樂游見上
  元帝廟 號長夀
  成帝廟 號陽池
  太上皇有寢廟園原廟昭靈后武哀王昭哀后皆有園孝𠅤皇帝有寢廟園孝文太后孝昭太后皆有園寢衛思后皇祖悼考皆有廟園廟曰奉明
  元成之世祖宗廟在郡國者六十八合百六十七所京師自高祖至宣帝與太上皇悼皇考各自居陵旁立廟并為百七十六又園中各有寢便殿日祭于寢月祭於殿時祭于便殿寢日四上食廟歳二十五祠便殿歳四祠又月一游衣冠四時祭宗廟用太牢列侯皆獻酎金以助祭諸侯王及列侯歳時詣京師侍祠助祭
  南北郊天郊在長安城南北郊在長安城北所屬掌治壇墠郊宫歳時供帳以奉郊祀武帝定郊祀之事祠太乙于甘泉圎丘取象天形就陽位也祀后土于汾隂澤中方丘取象地形就隂位也至成帝徙泰畤后土于京師始祀上帝于長安南郊祀后土于長安北郊
  漢初除秦社稷立漢社稷其後又立官社配以夏禹而不立官稷至平帝元始三年始立官稷于官社之後太上皇陵 高帝葬太上皇于櫟陽北原因置萬年縣于櫟陽大城内以為奉陵邑其陵在東者太上皇在西者昭靈后也太祖初居櫟陽故太上皇因在櫟陽十年太上皇崩葬北園
  高祖長陵 在渭水北去長安三十五里山東西廣一百二十步高十三丈長陵城周七里一百八十步因為殿垣門四出及便殿掖庭諸官寺皆在中
  吕后陵 在高祖陵東按史記高后合葬長陵注云漢帝后同塋則為合塟不合陵也
  𠅤帝安陵 去長陵十里在長安城北三十五里安陵有果園鹿苑云
  文帝霸陵 在長安城東七十里因山為藏不復起墳就其水名以為陵號
  景帝陽陵 在長安城東北四十五里按景帝五年作陽陵山方百二十步高十丈
  武帝茂陵 在長安城西北八十里建元二年初置茂陵邑本槐里縣之茂鄉故曰茂陵周回三里三輔舊事云武帝于槐里茂鄉徙戸一萬六千置茂陵高一十四丈一百步茂陵園有鶴觀
  昭帝平陵 在長安城西北七十里去茂陵十里宣帝杜陵 在長安城南帝在民間時好逰鄠杜間故葬此
  元帝渭陵 在長安城北五十六里
  成帝延陵 在扶風去長安六十二里王莽時遣使壊渭陵延陵園門罘罳曰毋使民復思也又以墨色洿其周垣
  哀帝義陵 在扶風渭城西北原上去長安四十六里平帝康陵 在長安北六十里興平原口
  文帝母薄太后南陵 在霸陵南故曰南陵
  昭帝母趙媫妤雲陵 在雲陽甘泉宫南今人呼為女陵
  李夫人墓 在茂陵西北一里東西五十步南北六十步高八丈俗名英陵亦曰集仙臺
  漢有長水中壘屯騎虎賁越騎步兵射聲胡騎八營宿衞王宫周廬直宿處
  虎威章溝皆署名
  武庫 在未央宫蕭何造以藏兵器水經注昆明故渠出二宫之間又東歴武庫北樗里子葬于此史記樗里子名疾秦𠅤王異母弟也滑稽多智秦人號曰智囊葬于渭南章臺之東曰後百歳當有天子之宫夾我墓樗里子疾室在昭王廟西渭南隂郷樗里故俗謂之樗里子至漢興長樂宫在其東未央宫在其西武庫正值其基秦人諺曰力則任鄙智則樗里 田蚡傳嘗請考工地益宅上怒曰君何不遂取武庫
  靈金内府 太上皇㣲時佩一刀長三尺上有銘字難識傳云殷高宗伐鬼方時所作也高祖以之斬白蛇及定天下藏於寳庫守藏者見白氣如雲出戸狀若龍蛇吕后改庫曰靈金藏𠅤帝即位以此庫貯禁兵器名曰靈金内府
  太倉 蕭何造在長安城外東南在禁苑西北距中衛橋與長安故城相接四面俱十三里亦𨽻苑中
  細栁倉嘉倉 在長安西渭水北古徼西有細栁倉城東有嘉倉
  未央大廏 在長安故城中漢官儀曰未央宫六廏長樂承華等廏令皆秩六百石
  翠華廏大略廏果馬廏軛梁廏騎馬廏大宛廏胡河廏騊駼廏皆在長安城外
  霸昌觀馬廏 在長安城外
  都廏天子車馬所在中廏皇后車馬所在
  獸圏九彘圏一 在未央宫中郡國志曰虎圏在通化門東二十五里文帝問上林尉及馮媛當熊皆在此處獸圏上有樓觀蠶室 行腐刑之所也司馬遷下蠶室
  鐘室 在長樂宫吕后傳韓信置鐘室中
  作室 尚方工作之所
  蠻夷邸 在長安城内藁街師古曰若今鴻臚客館
  横橋 三輔舊事云秦造横橋漢承秦制廣六丈三百八十步置都水令以掌之號為石柱橋漢末董卓燒之水經注曰橋之北首壘石水中故謂之石柱橋
  渭橋 在長安城三里跨渭水為橋秦始皇造刻石作力士孟賁等像
  霸橋 在長安東跨水作橋漢人送客至此橋折栁贈别王莽時霸橋災
  便門橋 武后作見上
  飲馬橋 在宣平城門外
  楊溝 長安御溝謂之楊溝謂植高楊于其上也長安九市 廟記云長安市有九各方二百六十六步六市在道西三市在道東凡四里為一市致九州之人在突門夾横橋大道市樓皆重屋又曰旗亭樓在杜門大道南又有當市橋有令署以察商賈貨財買賣貿易之事三府都尉掌之直市在富平津西南二十五里秦文公造物無二價故以直市為名班固西都賦云九市開場貨别隧分張衡西京賦云廓開九市通闤帶闠旗亭五重俯察百隧是也又有栁市漢宫闕疏細栁倉有栁市東市西市在醴泉坊𠅤帝紀六年六月起長安西市郡國志長安大俠萬子夏居栁市史記司馬季主卜于東市鼂錯朝服斬于東市西京雜記曰漢元始間太學列槐數百行諸生朔望㑹市各持其土物及經書買賣議論謂之槐市 漢書百官表京兆有長安市令丞馮翊有長安四市長丞 食貨志莽于長安及五都立五均官更名長安東西市令及洛陽邯鄲臨淄宛城都市長皆為五均司市稱司東市稱京西市稱畿洛陽稱中餘四都各用東西南北為稱皆置交易丞五人錢府丞一人
  長安八街九陌 有香室街夕隂街尚冠前街三輔舊事云長安城中八街九陌漢書劉屈𣯛妻梟首華陽街京兆尹張敞走馬章臺街陳湯斬郅支王首懸藁街長安城中閭里 長安閭里一百六十室居櫛比門巷修直潘岳西征賦尚冠修成黄棘宣明建陽昌隂北煥南平李善注皆里名漢書萬石君石奮徙家長安戚里宣帝為曽孫舎長安尚冠里劉向列女傳莭女長安人昌里人也









  歴代帝王宅京記卷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