厯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 (四庫全書本)/卷1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八 厯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 卷十九 卷二十

  欽定四庫全書
  歴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卷十九
  宋 薛尚功 撰
  漢器款識
  鑪 壺 巵 律管 匜 洗 鉦
  齊安鑪


  齊安宫銅熏鑪容五升具葢重五斤六兩神爵四年典宫嗇夫忠佐史工司馬讓造第一百三十一廿三
  右銘藏廬江李氏考古云齊安宫未可攷銘云重五斤六兩以今權校之三兩十八銖當漢之一斤
  蓮勺鑪








  按劉原父先秦古器記云右一器上為山下為槃世俗謂之博山鑪然按其刻曰蓮勺宫銅一斗鼎非博山者蓮勺則宣帝居民間時嘗困處也至今櫟陽界去長安七十餘里疑漢于其地亦有離宫刻又云五鳯三年五月己丑工渭成徐安守屬定昌造又按歐陽公集古録云林華觀行鐙銘一蓮勺宫博山鑪下槃銘一皆漢五鳯年造林華觀漢書不載宣帝本紀云困於蓮勺鹵中註云縣也亦不云有宫葢秦漢離宫别舘不可勝數非因事見之則史家不能備載也余所集録古文自周穆王以來莫不有之而獨無前漢時字求之久而不獲每以為恨嘉祐中友人劉原父出為永興守長安秦漢故都多古物竒器湮沒于荒基敗冡往往為耕夫牧豎得之遂復𫝊于人間而原父又雅喜藏古器由此所獲頗多而以余方集古文故毎以其銘刻為遺既獲此二銘其後又得谷口銅甬乃甘露中造由是始有前漢時字以足余之所闕而大償其素願焉余所集録既博而為日滋久求之亦勞得于人者頗多而㝡後成余之志者原父也故特誌之

  博山鑪


  右銘藏廬江李氏考古云宫太子山重一斤七兩中間荇葉有文曰天興子孫又曰富貴昌□按漢故事曰太子服用則有銅博山香鑪晉東宫舊事曰太子服用則有銅博山香鑪二鑪象海中博山下槃貯湯使潤氣蒸香以象海之囬環此器世間亦有之形制大同而不一曰天興子孫又曰富貴昌宜者善頌之辭也


  丞相府漏壺


  二十一斤十二兩六年三月己亥年史神工譚正丞相府
  考古云銘二十有一字按此器制度其葢有長方孔而壺底之上有流筩乃漏壺也
  太宫壺




  博古録云銘三十二字按建武者漢之年號也東漢之盛惟建武永平號為極治而光武之初嵗稱建武歴三十一年復改建武中元而此曰建武者葢即位之年號非建武中元之年也二十年嵗在甲辰乃東夷率衆内附正極治之時自伍輿至蒼省葢其工造與夫監掾之姓名耳此器體類壺而銘曰鐘者字書以鍾字从金从重以正為體葢飲無以節之則流而生禍所以銘鍾者欲其止而不流葢壺以取形鍾以示戒故説文以鍾為酒器其義如之
  綏和壺






  按漢成帝即位二十有五年始改元綏和而此壺作於是嵗也凡漢必謹其嵗月與夫造器之官如曰䕶級掾臨主守右丞同守令寶省者是也
  建光巵


  銘六字曰建光中室有四按東漢孝安帝即位之十六秊名其年紀曰建光是器葢于建光中造也中室之稱者宜其有五室而此特中室之器耳葢漢武立帳則有甲乙言中室有四則其他亦或有數也
  律管



  <span id="六吕始建國元年正月">[[#六吕始建國元年正月|六吕始建國元年正月]]
  癸酉朔日制
  右銘藏晁無咎學士家云始建國元年正月癸酉朔日制按漢書律歴志古以竹與玉為之平帝時王莽始易以銅又漢書莽以十二月朔癸酉為建國元年正月之朔二説皆合也
  陽嘉洗



  陽嘉四年朔令
  銘云陽嘉四年朔令按孝順帝即位之十年改年紀曰陽嘉凡四秊兹器曰陽嘉四年葢謹其所造之嵗也曰朔者朔月也曰令者時令也字之右狀魚之形字之左復作鷺以鷺習水而捕魚其猶習於禮而得民之□也洗盥手之器于此以奉祭祀交神人非茍然者謹其嵗時且象而視之葢不能無微意耳
  長宜子孫洗


  長宜子孫
  宜子孫洗


  考古云按舊禮圖云洗丞槃棄水之器其外畫水紋菱花及魚以飾之唐㑹要云上元二年髙宗命韋𢎞機營東都上陽宫於曲澗䟽建隂殿掘得古銅似盆而洗中有蹙起雙鯉之狀魚間有四篆字長宜子孫與此器同皆漢洗也
  雙魚四錢大洗


  銘曰富貴昌宜者亦善頌之辭也
  平周鉦


  按古器物銘云右銅鉦云平周金銅鉦重六斤八兩背文云平定五年受圜隂士大夫頗疑前代紀年無為平定者余嘗考之葢非年號也按西漢書地里志平周平定圜隂三縣皆屬西河郡圜隂漢恵帝五年置此葢鉦先藏平周後歸圜隂復以授平定故再刻銘耳所謂五年者當是景帝以前未有年號時也前世既無平定年號而三縣皆隷西河故知其如此又圜隂王莽改曰方隂顔師古曰圜字本作圁縣在圁水之隂因以為名王莽改為方隂則當時已誤為圜今有銀州銀水即是舊名猶存但字變耳其説出於酈道元注水經今按兹當時所刻乃為圜字然則師古何所依據遂以為圁乎恐亦臆説也
  注水匜



  銘二十有二字曰始建國元年正月癸酉朔日制按漢新室當孺子嬰初始元秊戊辰十二月改為建國此言元年正月則是明年己巳嵗制此器也此器形製如盂而淺且其旁復出一流與匜畧不相類迨見其識文乃知匜也然所容三合其器特小恐几格間所用者耳










  歴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卷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