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偕同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神州日报》的“□蝯”做了一条时评说:“吾所最不解者,以欧人学术之邃密,犹极尊重我之文化,至以我国文学教其国人,而我国人之高谈文学革命者,乃欲废弃汉字而别以拉丁文字为国文。”敬告□□先生,你若不懂得我们的主张,何不买本《新青年》看看?何必把耳朵当作眼睛?至于欧人的学术,先生难道不知道他们不但研究中国文,还在研究猴子的语言咧!

  (原载1919年8月24日《每周评论》第36号,署名天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