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論「第三種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談金聖嘆 又論「第三種人」
作者:魯迅
1933年6月4日
「蜜蜂」與「蜜」
本作品收錄於《南腔北調集

本篇写于1933年6月4日,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三年七月一日《文學》第一卷第一號。

  戴望舒先生遠遠的從法國給我們一封通信,敘述著法國A.E.A.R.(革命文藝家協會)得了紀德的參加,在三月二十一日召集大會,猛烈的反抗德國法西斯諦的情形,並且紹介了紀德的演說,發表在六月號的《現代》上。法國的文藝家,這樣的仗義執言的舉動是常有的:較遠,則如左拉為德來孚斯打不平,法朗士當左拉改葬時候的講演;較近,則有羅曼羅蘭的反對戰爭。但這回更使我感到真切的歡欣,因為問題是當前的問題,而我也正是憎惡法西斯諦的一個。不過戴先生在報告這事實的同時,一併指明了中國左翼作家的「愚蒙」和像軍閥一般的橫暴,我卻還想來說幾句話。但希望不要誤會,以為意在辯解,希圖中國也從所謂「第三種人」得到對於德國的被壓迫者一般的聲援,——並不是的。中國的焚禁書報,封閉書店,囚殺作者,實在還遠在德國的白色恐怖以前,而且也得到過世界的革命的文藝家的抗議了。我現在要說的,不過那通然裡的必須指出的幾點。

  那通信敘述過紀德的加入反抗運動之後,說道——「在法國文壇中,我們可以說紀律是『第三種人』,……自從他在一八九一年……起,一直到現在為止,他始終是一個忠實於他的藝術的人。然而,忠實於自己的藝術的作者,不一定就是資產階級的『幫閒者』,法國的革命作家沒有這種愚蒙的見解(或者不如說是精明的策略),因此,在熱烈的歡迎之中,紀德便在群眾之間發言了。」

  這就是說:「忠實於自己的藝術的作者」,就是「第三種人」,而中國的革命作家,卻「愚蒙」到指這種人為全是「資產階級的幫閒者」,現在已經由紀德證實,是「不一定」的了。這裡有兩個問題應該解答。

  第一,是中國的左翼理論家是否真指「忠實於自己的藝術的作者」為全是「資產階級的幫閒者」?據我所知道,卻並不然。左翼理論家無論如何「愚蒙」,還不至於不明白「為藝術的藝術」在發生時,是對於一種社會的成規的革命,但待到新興的戰鬥的藝術出現之際,還拿著這老招牌來明明暗暗阻礙他的發展,那就成為反動,且不只是「資產階級的幫閒者」了。至於「忠實於自己的藝術的作者」,卻並未視同一律。因為不問那一階級的作家,都有一個「自己」,這「自己」,就都是他本階級的一分子,忠實於他自己的藝術的人,也就是忠實於他本階級的作者,在資產階級如此,在無產階級也如此。這是極顯明粗淺的事實,左翼理論家也不會不明白的。但這位——戴先生用「忠實於自己的藝術」來和「為藝術的藝術」掉了一個包,可真顯得左翼理論家的「愚蒙」透頂了。

  第二,是紀德是否真是中國所謂的「第三種人」?我沒有讀過紀德的書,對於作品,沒有加以批評的資格。但我相信:創作和演說,形式雖然不同,所含的思想是決不會兩樣的。我可以引出戴先生所紹介的演說裡的兩段來——「有人會對我說:『在蘇聯也是這樣的。』那是可能的事;但是目的卻是完全兩樣的,而且,為了要建設一個新社會起見,為了把發言權給與那些一向做著受壓迫者,一向沒有發言權的人們起見,不得已的矯枉過正也是免不掉的事。

  「我為什麼並怎樣會在這裡贊同我在那邊所反對的事呢?那就是因為我在德國的恐怖政策中,見到了最可歎最可憎的過去底再演,在蘇聯的社會創設中,我卻見到一個未來的無限的允約。」

  這說得清清楚楚,雖是同一手段,而他卻因目的之不同而分為贊成或反抗。蘇聯十月革命後,側重藝術的「綏拉比翁的兄弟們」這團體,也被稱為「同路人」,但他們卻並沒有這麼積極。中國關於「第三種人」的文字,今年已經匯印了一本專書,我們可以查一查,凡自稱為「第三種人」的言論,可有絲毫近似這樣的意見的麼?倘其沒有,則我敢決定地說,「不可以說紀德是『第三種人』」。

  然而正如我說紀德不像中國的「第三種人」一樣,戴望舒先生也覺得中國的左翼作家和法國的大有賢愚之別了。他在參加大會,為德國的左翼藝術家同伸義憤之後,就又想起了中國左翼作家的愚蠢橫暴的行為。於是他臨末禁不住感慨——

  「我不知道我國對於德國法西斯諦的暴行有沒有什麼表示。正如我們的軍閥一樣,我們的文藝者也是勇於內戰的。在法國的革命作家們和紀德攜手的時候,我們的左翼作家想必還在把所謂『第三種人』當作唯一的敵手吧!」

  這裡無須解答,因為事實具在:我們這裡也曾經有一點表示,但因為和在法國兩樣,所以情形也不同;刊物上也久不見什麼「把所謂『第三種人』當作唯一的敵手」的文章,不再內戰,沒有軍閥氣味了。戴先生的豫料,是落了空的。

  然而中國的左翼作家,這就和戴先生意中的法國左翼作家一樣賢明瞭麼?我以為並不這樣,而且也不應該這樣的。如果聲音還沒有全被削除的時候,對於「第三種人」的討論,還極有從新提起和展開的必要。戴先生看出了法國革命作家們的隱衷,覺得在這危急時,和「第三種人」攜手,也許是「精明的策略」。但我以為單靠「策略」,是沒有用的,有真切的見解,才有精明的行為,只要看紀德的講演,就知道他並不超然於政治之外,決不能貿貿然稱之為「第三種人」,加以歡迎,是不必別具隱衷的。不過在中國的所謂「第三種人」,卻還複雜得很。

  所謂「第三種人」,原意只是說:站在甲乙對立或相鬥之外的人。但在實際上,是不能有的。人體有胖和瘦,在理論上,是該能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種人的,然而事實上卻並沒有,一加比較,非近於胖,就近於瘦。文藝上的「第三種人」也一樣,即使好像不偏不倚罷,其實是總有些偏向的,平時有意的或無意的遮掩起來,而一遇切要的事故,它便會分明的顯現。如紀德,他就顯出左向來了;別的人,也能從幾句話裡,分明的顯出。所以在這混雜的一群中,有的能和革命前進,共鳴;有的也能乘機將革命中傷,軟化,曲解。左翼理論家是有著加以分析的任務的。

  如果這就等於「軍閥」的內戰,那麼,左翼理論家就必須更加繼續這內戰,而將營壘分清,拔去了從背後射來的毒箭!

  (六月四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