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事記/下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卷 古事記
下卷
 

仁德天皇[编辑]

大雀命。坐難波之高津宮。治天下也。此天皇。娶葛城之曾都毘古之女。石之日賣命大后。生御子。大江之伊邪本和氣命。次墨江之中津王。次蝮之水齒別命。次男淺津間若子宿禰命。四柱。又娶上云。日向之諸縣君。牛諸之女。髮長比賣。生御子。波多毘能大郎子。自波下四字以音。下效此。亦名大日下王。次波多毘能若郎女。亦名長日比賣命。亦名若日下部命。二柱。又娶庶妹八田若郎女。又娶庶妹宇遲能若郎女。此之二柱。無御子也。凡此大雀天皇之御子等。并六王。男王五柱。女王一柱。故伊邪本和氣命者。治天下也。次蝮之水齒別命。亦。治天下。次男淺津間若子宿禰命亦。治天下也。此天皇之御世。爲大后。石之日賣命之御名代。定葛城部。亦爲太子。伊邪本和氣命之御名代。定壬生部。亦爲水齒別命之御名代。定蝮部。亦爲大日下王之御名代。定大日下部。爲若日下部王之御名代。定若日下部。又役秦人。作茨田堤。及茨田三宅。又作丸邇池。依網池。又掘難波之堀江而。通海。又掘小椅江。又定墨江之津。於是天皇。登高山見四方之國。詔之。於國中烟不發。國皆貧窮。故自今至三年。悉除人民之課役。是以大殿破壞。悉雖雨漏。都勿修理以椷受其漏雨。遷避于不漏處。後見國中。於國滿烟。故爲人民富。今科課役。是以百姓之榮。不苦役使。故稱其御世。謂聖帝世也。

其大后石之日賣命。甚多嫉妬。故天皇所使之妾者。不得臨宮中。言立者。足母阿賀迦邇嫉妬。自母下五字以音。爾天皇。聞看。吉備海部直之女。名黑日賣。其容姿端正。喚上而使也。然畏其大后之嫉。逃下本國。天皇坐高臺。望瞻其黑日賣之。船出浮海以。歌曰。 淤岐幣邇波。袁夫泥都羅羅玖。久漏邪夜能。摩佐豆古和藝毛。玖邇幣玖陀良須。

故大后。聞是之御歌。大忿。遣人於大浦。追下而。自歩追去。於是天皇。戀其黑日賣。欺大后。曰欲見淡道嶋而。幸行之時。坐淡道嶋。遙望歌曰。 淤志弖流夜。那爾波能佐岐用。伊傳多知弖。和賀久邇美禮婆。阿波志摩。淤能碁呂志摩。阿遲摩佐能。志麻母美由。佐氣都志摩美由。

乃自其嶋傳而。幸行吉備國。爾黑日賣。令大坐其國之山方地而。獻大御飯。於是爲煮大御羹。採其地之菘菜時。天皇。到坐。其孃子之採菘處。歌曰。 夜麻賀多邇。麻祁流阿袁那母。岐備比登登。等母邇斯都米婆。多怒斯久母阿流迦。

天皇上幸之時。黑日賣獻御歌曰。 夜麻登幣邇。爾斯布岐阿宜弖。玖毛婆那禮。曾岐袁理登母。和禮和須禮米夜。

又歌曰。 夜麻登幣邇。由玖波多賀都麻。許母理豆能。志多用波閇都都。由久波多賀都麻。

自此後時。大后爲將豐樂而。於採御綱柏。幸行木國之間。天皇。婚八田若郎女。於是大后。御綱柏積盈御船。還幸之時。所驅使於水取司吉備國兒嶋之仕丁。是退己國。於難波之大渡。遇所後倉人女之船。乃語云。天皇者。此日婚八田若郎女而。晝夜戲遊。若大后。不聞看此事乎。靜遊幸行。爾其倉人女。聞此語言。即追近御船。白之。状具如仕丁之言。於是大后大恨怒。載其御船之御綱柏者。悉投棄於海。故號其地。謂御津前也。即不入坐宮而。引避其御船泝於堀江。隨河而。上幸山代。此時歌曰。 都藝泥布夜。夜麻志呂賀波袁。迦波能煩理。和賀能煩禮婆。迦波能倍邇。淤斐陀弖流。佐斯夫袁。佐斯夫能紀。斯賀斯多邇。淤斐陀弖流。波毘呂。由都麻都婆岐。斯賀波那能。弖理伊麻斯。芝賀波能。比呂理伊麻須波。淤富岐美呂迦母。

即自山代廻。到坐那良山口。歌曰。 都藝泥布夜。夜麻志呂賀波袁。美夜能煩理。和賀能煩禮婆。阿袁邇余志。那良袁須疑。袁陀弖。夜麻登袁須疑。和賀美賀本斯久邇波。迦豆良紀多迦美夜。和藝幣能阿多理。

如此歌而還。暫入坐。筒木韓人。名奴理能美之家也。天皇。聞看其大后。自山代上幸而。使舍人。名謂鳥山人。送御歌曰。 夜麻斯呂邇。伊斯祁登理夜麻。伊斯祁伊斯祁。阿賀波斯豆麻邇。伊斯岐阿波牟加母。

又續遣丸邇臣口子而。歌曰。 美母呂能。曾能多迦紀那流。意富韋古賀波良。意富韋古賀。波良邇阿流。岐毛牟加布。許許呂袁陀邇迦。阿比淤母波受阿良牟。

又歌曰。 都藝泥布。夜麻志呂賣能。許久波母知。宇知斯淤富泥。泥士漏能。斯漏多陀牟岐。麻迦受祁婆許曾。斯良受登母伊波米。

故是口子臣。白此御歌之時。大雨。爾不避其雨。參伏前殿戶者。違出後戶。參伏後殿戶者。違出前戶。爾匍匐進赴。跪于庭中時。水潦至腰。其臣。服著紅紐青摺衣。故水潦拂紅紐。青皆變紅色。爾口子臣之妹。口日賣。仕奉大后。故是口日賣歌曰。 夜麻志呂能。都都紀能美夜邇。母能麻袁須。阿賀勢能岐美波。那美多具麻志母。

爾太后問其所由之時。答白。僕之兄口子臣也。於是口子臣。亦其妹口比賣。及奴理能美。三人議而。令奏天皇云。大后幸行所以者。奴理能美之所養虫。一度爲匐虫。一度爲殻。一度爲飛鳥。有變三色之奇虫。看行此虫而。入坐耳。更無異心。如此奏時。天皇詔。然者吾。思奇異故欲見行。自大宮上幸行。入坐奴理能美之家時。其奴理能美。己所養之三種虫。獻於大后。爾天皇。御立其大后所坐殿戶。歌曰。 都藝泥布。夜麻斯呂賣能。許久波母知。宇知斯意富泥。佐和佐和爾。那賀伊幣勢許曾。宇知和多須。夜賀波延那須。岐伊理麻韋久禮。

此天皇與大后所歌之六歌者。志都歌之歌返也。天皇。戀八田若郎女。賜遣御歌。其歌曰。 夜多能。比登母登須宜波。古母多受。多知迦阿禮那牟。阿多良須賀波良。許登袁許曾。須宜波良登伊波米。阿多良須賀志賣。

爾八田若郎女答歌曰。 夜多能。比登母登須宜波。比登理袁理登母。意富岐彌斯。與斯登岐許佐婆。比登理袁理登母。

故爲八田若郎女之御名代。定八田部也。亦天皇。以其弟速總別王。爲媒而。乞庶妹女鳥王。爾女鳥王。語速總別王曰。因大后之強。不治賜八田若郎女。故思不仕奉。吾爲汝命之妻。即相婚。是以速總別王。不復奏。爾天皇。直幸女鳥王之所坐而。坐其殿戶之閾上。於是女鳥王。坐機而織服。爾天皇歌曰。 賣杼理能。和賀意富岐美能。淤呂須波多。他賀多泥呂迦母。

女鳥王答歌曰。 多迦由久夜。波夜夫佐和氣能。美淤須比賀泥。

故天皇。知其情。還入於宮。此時。其夫速總別王。到來之時。其妻女鳥王歌曰。 比婆理波。阿米邇迦氣流。多迦由玖夜。波夜夫佐和氣。佐邪岐登良佐泥。

天皇聞此歌。即興軍欲殺。爾速總別王。女鳥王。共逃退而。騰于倉椅山。於是速總別王歌曰。 波斯多弖能。久良波斯夜麻袁。佐賀志美登。伊波迦伎加泥弖。和賀弖登良須母。

又歌曰。 波斯多弖能。久良波斯夜麻波。佐賀斯祁杼。伊毛登能爐禮波。佐賀斯玖母阿良受。

故自其地逃亡。到宇陀之蘇邇時。御軍追到而殺也。其將軍山部大楯連。取其女鳥王。所纒御手之玉釧而。與己妻。此時之後。將爲豐樂之時。氏氏之女等。皆朝參。爾大楯連之妻。以其王之玉釧。纒于己手而參赴。於是大后石之日賣命。自取大御酒柏。賜諸氏氏之女等。爾大后。見知其玉釧。不賜御酒柏。乃引退。召出其夫大楯連以。詔之。其王等。因无禮而退賜。是者無異事耳。夫之奴乎。所纒己君之御手玉釧。於膚温剥持來。即與己妻。乃給死刑也。

亦一時。天皇爲將豐樂而。幸行日女嶋之時。於其嶋雁生卵。爾召建内宿禰命。以歌問雁生卵之状。其歌曰。 多麻岐波流。宇知能阿曾。那許曾波。余能那賀比登。蘇良美都。夜麻登能久邇爾。加理古牟登岐久夜。

於是建内宿禰。以歌語白。 多迦比迦流。比能美古。宇倍志許曾。斗比多麻閇。麻許曾邇。斗比多麻閇。阿禮許曾波。余能那賀比登。蘇良美都。夜麻登能久邇爾。加理古牟登。伊麻陀岐加受。

如此白而。被給御琴。歌曰。 那賀美古夜。都毘邇斯良牟登。加理波古牟良斯。

此者。本岐歌之片歌也。此之御世。免寸河之西。有一高樹。其樹之影。當旦日者。逮淡道嶋。當夕日者。越高安山。故切是樹以作船。甚捷行之船也。時號其船。謂枯野。故以是船。旦夕酌淡道嶋之寒泉。獻大御水也。茲船破壞以燒鹽。取其燒遺木。作琴。其音響七里。爾歌曰。 加良怒袁。志本爾夜岐。斯賀阿麻理。許登爾都久理。賀岐比久夜。由良能斗能。斗那賀能伊久理爾。布禮多都。那豆能紀能。佐夜佐夜。

此者。志都歌之歌返也。此天皇。御年捌拾參歲。御陵在毛受之耳原也。

履中天皇[编辑]

伊邪本和氣命。坐伊波禮之若櫻宮。治天下也。此天皇。娶葛城之曾都毘古之子。葦田宿禰之女。名黑比賣命。生御子。市邊之忍齒王。次御馬王。次妹青海郎女。亦名飯豐郎女。三柱。本坐難波宮之時。坐大嘗而。爲豐明之時。於大御酒宇良宜而。大御寢也。爾其弟墨江中王。欲取天皇以。火著大殿。於是倭漢直之祖。阿知直。盜出而。乘御馬。令幸於倭。故到于多遲比野而。寤詔此間者何處。爾阿知直白。墨江中王。火著大殿。故率逃於倭。爾天皇歌曰。 多遲比怒邇。泥牟登斯理勢婆。多都碁母母。母知弖許麻志母能。泥牟登斯理勢婆。

到於波邇賦坂。望見難波宮。其火猶炳。爾天皇亦歌曰。 波邇布邪迦。和賀多知美禮婆。迦藝漏肥能。毛由流伊幣牟良。都麻賀伊幣能阿多理。

故到幸大坂山口之時。遇一女人。其女人白之。持兵人等。多塞茲山。自當岐麻道。廻應越幸。爾天皇歌曰。 於富佐迦邇。阿布夜袁登賣袁。美知斗閇婆。多陀邇波能良受。當藝麻知袁能流。

故上幸。坐石上神宮也。於是其伊呂弟水齒別命。參赴令謁。爾天皇令詔。吾疑汝命若與墨江中王。同心乎。故不相言。答白。僕者無穢邪心。亦不同墨江中王。亦令詔。然者。今還下而。殺墨江中王而。上來。彼時吾必相言。故即還下難波。欺所近習墨江中王之隼人。名曾婆加理。云若汝從吾言者。吾爲天皇。汝作大臣。治天下那何。曾婆訶理。答白隨命。爾多祿給其隼人。曰然者殺汝王也。於是曾婆訶理。竊伺。己王入厠。以矛刺而殺也。故率曾婆訶理。上幸於倭之時。到大坂山口。以爲。曾婆訶理。爲吾雖有大功。既殺己君。是不義。然不賽其功。可謂無信。既行其信。還惶其情。故雖報其功。滅其正身。是以詔曾婆訶理。今日留此間而。先給大臣位。明日上幸。留其山口。即造假宮。忽爲豐樂。乃於其隼人。賜大臣位。百官令拜。隼人歡喜。以爲遂志。爾詔其隼人。今日與大臣。飮同盞酒。共飮之時。隱面大鋺。盛其進酒。於是王子先飮。隼人後飮。故其隼人飮時。大鋺覆面。爾取出置席下之劍。斬其隼人之頸。乃明日上幸。故號其地。謂近飛鳥也。上到于倭。詔之。今日留此間。爲祓禊而。明日參出。將拜神宮。故號其地謂遠飛鳥也。故參出石上神宮。令奏天皇。政既平訖參上侍之。爾召入而。相語也。天皇。於是以阿知直。始任藏官。亦給粮地。亦此御世。於若櫻部臣等。賜若櫻部名。又比賣陀君等。賜姓謂比賣陀之君也。亦定伊波禮部也。天皇之御年。陸拾肆歲。御陵在毛受也。

反正天皇[编辑]

水齒別命。坐多治比之柴垣宮。治天下也。此天皇。御身之長。九尺二寸半。御齒長一寸廣二分。上下等齊。既如貫珠。天皇。娶丸邇之許碁登臣之女。都怒郎女。生御子。甲斐郎女。次都夫良郎女。二柱。又娶同臣之女。弟比賣。生御子。財王。次多訶辨郎女。并四王也。天皇之御年。陸拾歲。御陵在毛受野也。

允恭天皇[编辑]

男淺津間若子宿禰命。坐遠飛鳥宮。治天下也。此天皇。娶意富本杼王之妹。忍坂之大中津比賣命。生御子。木梨之輕王。次長田大郎女。次境之黑日子王。次穴穂命。次輕大郎女。亦名衣通郎女。御名所。以負衣通王者。其身之光。自衣通出也。次八瓜之白日子王。次大長谷命。次橘大郎女。次酒見郎女。九柱。凡天皇之御子等。九柱。男王五。女王四。此九王之中。穴穂命者。治天下也。次大長谷命。治天下也。天皇。初爲將所知天津日繼之時。天皇辭而。詔之。我者。有一長病。不得所知日繼。然大后始而。諸卿等。因堅奏而乃。治天下。此時。新良國主。貢進。御調八十一艘。爾御調之大使。名云金波鎭漢紀武。此人深知藥方。故治差。帝皇之御病。於是天皇。愁天下。氏氏名名人等之。氏姓忤過而。於味白檮之。言八十禍津日前。居玖訶瓮而。玖訶二字以音。定賜天下之。八十友緒氏姓也。又爲木梨之輕太子御名代。定輕部。爲大后御名代。定刑部。爲大后之弟。田井中比賣御名代。定河部也。天皇。御年。漆拾捌歲。御陵在河内之惠賀長枝也。

天皇崩之後。定木梨之輕太子。所知日繼。未即位之間。奸其伊呂妹輕大郎女而。歌曰。 阿志比紀能。夜麻陀袁豆久理。夜麻陀加美。斯多備袁和志勢。志多杼比爾。和賀登布伊毛袁。斯多那岐爾。和賀那久都麻袁。許存許曾婆。夜須久波陀布禮。

此者。志良宜歌也。又歌曰。 佐佐波爾。宇都夜阿良禮能。多志陀志爾。韋泥弖牟能知波。比登波加由登母。宇流波斯登。佐泥斯佐泥弖婆。加理許母能。美陀禮婆美陀禮。佐泥斯佐泥弖婆。

此者。夷振之上歌也。是以百官及。天下人等。背輕太子而。歸穴穂御子。爾輕太子畏而。逃入大前小前宿禰大臣之家而。備作兵器。爾時所作矢者。銅其箭之内。故号其矢謂輕箭也。穴穂御子亦。作兵器。此王子所作之矢者。即今時之矢者也。是謂穴穂箭也。於是穴穂御子。興軍圍大前小前宿禰之家。爾到其門時。零大氷雨。故歌曰。 意富麻幣。袁麻幣須久泥賀。加那斗加宜。加久余理許泥。阿米多知夜米牟。

爾其大前小前宿禰。擧手打膝。儛訶那傳自訶下三字以音。歌參來。其歌曰。 美夜比登能。阿由比能古須受。淤知爾岐登。美夜比登登余牟。佐斗毘登母由米。

此歌者。宮人振也。如此歌參歸。白之。我天皇之御子。於伊呂兄王無及兵。若及兵者。必人咲。僕捕以貢進。爾解兵退坐。故大前小前宿禰。捕其輕太子。率參出以貢進。其太子。被捕歌曰。 阿麻陀牟。加流乃袁登賣。伊多那加婆。比登斯理奴倍志。波佐能夜麻能。波斗能。斯多那岐爾那久

又歌曰。 阿麻陀牟。加流袁登賣。志多多爾母。余理泥弖登富禮。加流袁登賣杼母。

故其輕太子者。流於伊余湯也。亦將流之時。歌曰。 阿麻登夫。登理母都加比曾。多豆賀泥能。岐許延牟登岐波。和賀那斗波佐泥。

此三歌者。天田振也。又歌曰。 意富岐美袁。斯麻爾波夫良婆。布那阿麻理。伊賀幣理許牟叙。和賀多多彌由米。許登袁許曾。多多美登伊波米。和賀都麻波由米。

此歌者。夷振之片下也。其衣通王。獻歌。其歌曰。 那都久佐能。阿比泥能波麻能。加岐加比爾。阿斯布麻須那。阿加斯弖杼富禮。

故後亦不堪戀慕而。追往時。歌曰。 岐美賀由岐。氣那賀久那理奴。夜麻多豆能。牟加閇袁由加牟。麻都爾波麻多士。此云山多豆者。是今造木者也。

故追到之時。待懷而歌曰。 許母理久能。波都世能夜麻能。意富袁爾波。波多波理陀弖。佐袁袁爾波。波多波理陀弖。意富袁爾斯。那加佐陀賣流。淤母比豆麻阿波禮。都久由美能。許夜流許夜理母。阿豆佐由美。多弖理多弖理母。能知母登理美流。意母比豆麻阿波禮。

又歌曰。 許母理久能。波都勢能賀波能。加美都勢爾。伊久比袁宇知。斯毛都勢爾。麻久比袁宇知。伊久比爾波。加賀美袁加氣。麻久比爾波。麻多麻袁加氣。麻多麻那須。阿賀母布伊毛。加賀美那須。阿賀母布都麻。阿理登伊波婆許曾爾。伊幣爾母由加米。久爾袁母斯怒波米。

如此歌。即共自死。故此二歌者。讀歌也。

安康天皇[编辑]

穴穂御子。坐石上之穴穂宮。治天下也。天皇。爲伊呂弟大長谷王子而。坂本臣等之祖。根臣。遣大日下王之許。令詔者。汝命之妹。若日下王。欲婚大長谷王子。故可貢。爾大日下王。四拜白之。若疑有如此大命。故。不出外以置也。是恐。隨大命奉進。然言以白事。其思无禮。即爲其妹之禮物。令持押木之玉縵而貢獻。根臣。即盜取其禮物之玉縵。讒大日下王曰。大日下王者。不受勅命。曰己妹乎。爲等族之下席而。取横刀之手上而怒歟。故天皇。大怒。殺大日下王而。取持來。其王之嫡妻。長田大郎女。爲皇后。自此以後。天皇。坐神牀而。晝寢。爾語其后。曰。汝有所思乎。答曰。被天皇之敦澤。何有所思。於是。其大后先子。目弱王。是年七歲。是王。當于其時而。遊其殿下。爾天皇。不知其少王。遊殿下以。詔吾恆有所思。何者。汝之子目弱王。成人之時。知吾殺其父王者。還爲有邪心乎。於是。所遊其殿下目弱王。聞取此言。便竊伺。天皇之御寢。取其傍大刀。乃打斬。其天皇之頸。逃入都夫良意富美之家也。天皇。御年。伍拾陸歲。御陵在菅原之伏見岡也。

爾大長谷王子。當時童男。即聞此事以。慷愾忿怒。乃到其兄。黑日子王之許。曰。人取天皇。爲那何。然其黑日子王。不驚而。有怠緩之心。於是大長谷王。詈其兄。言一爲天皇。一爲兄弟。何無恃心。聞殺其兄。不驚而怠乎。即握其衿控出。拔刀打殺。亦到其兄。白日子王而。告状如前。緩亦如黑日子王。即握其衿以。引率來。到小治田。掘穴而隨立埋者。至埋腰時。兩目走拔而死。亦興軍。圍都夫良意美之家。爾興軍待戰。射出之矢。如葦來散。於是大長谷王。以矛爲杖。臨其内詔。我所相言之孃子者。若有此家乎。爾都夫良意美。聞此詔命。自參出。解所佩兵而。八度拜。白者。先日。所問賜之女子。訶良比賣者侍。亦副五處之屯宅以獻。所謂五村屯宅者。今葛城之五村苑人也。然其正身。所以不參向者。自往古至今時。聞臣連。隱於王宮。未聞王子。隱於臣家。是以思。賎奴意富美者。雖竭力戰。更無可勝。然恃己。入坐于隨家。之王子者。死而不棄。如此白而。亦取其兵。還入以戰。爾力窮。矢盡。白其王子。僕者手悉傷。矢亦盡。今不得戰。如何。其王子。答詔。然者。更無可爲。今殺吾。故以刀刺殺其王子。乃切己頸以死也。自茲以後。淡海之佐佐紀山君之祖。名韓帒白。淡海之久多此二字以音。綿之蚊屋野。多在猪鹿。其立足者。如荻原。指擧角者。如枯樹。此時相率市邊之忍齒王。幸行淡海。到其野者。各異作假宮而宿。爾明旦。未日出之時。忍齒王。以平心。隨乘御馬。到立大長谷王假宮之傍而。詔其大長谷王子之御伴人。未寤坐。早可白也。夜既曙訖。可幸猟庭。乃進馬出行。爾侍其大長谷王之御所人等。白宇多弖物云王子。宇多弖三字以音。故應愼。亦宜堅御身。即衣中服甲。取佩弓矢。乘馬出行。倏忽之間。自馬往雙。拔矢。射落其忍齒王。乃亦切其身。入於馬樎。與土等埋。於是。市邊王之王子等。意富祁王。袁祁王二柱聞此亂而逃去。故到山代苅羽井。食御粮之時。面黥老人來。奪其粮。爾其二王。言不惜粮。然。汝者誰人。答曰。我者。山代之猪甘也。故逃渡玖須婆之河。至針間國。入其國人。名志自牟之家。隱身。役於馬甘。牛甘也。

雄略天皇[编辑]

大長谷若建命。坐。長谷朝倉宮。治天下也。天皇。娶大日下王之妹。若日下部王。无子。又娶都夫良意富美之女。韓比賣生御子。白髮命。次妹若帶比賣命。二柱。故爲白髮太子之御名代。定白髮部。又定長谷部舍人。又定河瀬舍人也。此時。呉人參渡來。其呉人。安置於呉原。故號其地。謂呉原也。初大后。坐日下之時。自日下之直越道。幸行河内。爾登山上。望國内者。有上堅魚。作舍屋之家。天皇。令問其家云。其上堅魚作舍者。誰家。答白。志幾之大縣主家。爾天皇詔者。奴乎。己家。似天皇之御舍而造。即遣人。令燒其家之時。其大縣主懼畏。稽首白。奴有者。隨奴不覺而。過作。甚畏。故獻能美之御幣物。能美二字以音。布縶白犬。著鈴而。己族名謂腰佩人。令取犬繩以獻上。故令止其著火。即幸行。其若日下部王之許。賜入其犬。令詔。是物者。今日得道之奇物。故都摩杼比此四字以音。之物云而賜入也。於是若日下部王。令奏天皇。背日幸行之事。甚恐。故己直參上而仕奉。是以。還上坐於宮之時。行立其山之坂上歌曰。 久佐加辨能。許知能夜麻登。多多美許母。幣具理能夜麻能。許知碁知能。夜麻能賀比爾。多知邪加由流。波毘呂久麻加斯。母登爾波。伊久美陀氣淤斐。須惠幣爾波。多斯美陀氣淤斐。伊久美陀氣。伊久美波泥受。多斯美陀氣。多斯爾波韋泥受。能知母久美泥牟。曾能淤母比豆麻。阿波禮。

即令持此歌而返使也。亦一時。天皇遊行。到於美和河之時。河邊。有洗衣童女。其容姿甚麗。天皇。問其童女。汝者誰子。答白。己名。謂引田部赤猪子。爾令詔者。汝不嫁夫。今將喚而。還坐於宮。故其赤猪子。仰待天皇之命。既經八十歲。於是赤猪子以爲。望命之間。已經多年。姿體痩萎。更無所恃。然非顯待情。不忍於悒而。令持百取之机代物。參出貢獻。然天皇。既忘。先所命之事。問其赤猪子曰。汝者誰老女。何由以參來。爾赤猪子答白。其年其月。被天皇之命。仰待大命。至于今日。經八十歲。今容姿既耆。更無所恃。然顯白己志以。參出耳。於是。天皇大驚曰吾既忘先事。然汝守志待命。徒過盛年。是甚愛悲。心裏欲婚。憚其極老。不得成婚而。賜御歌。其歌曰。 美母呂能。伊都加斯賀母登。賀斯賀母登。由由斯伎加母。加志波良袁登賣。

又歌曰。 比氣多能。和加久流須婆良。和加久閇爾。韋泥弖麻斯母能。淤伊爾祁流加母。

爾赤猪子之泣涙。悉濕。其所服之丹摺袖。答其大御歌而歌曰。 美母呂爾。都久夜多麻加岐。都岐阿麻斯。多爾加母余良牟。加微能美夜比登。

又歌曰。 久佐迦延能。伊理延能波知須。波那婆知須。微能佐加理毘登。登母志岐呂加母。

爾多祿給其老女以。返遣也。故此四歌。志都歌也。

天皇。幸行吉野宮之時。吉野川之濱。有童女。其形姿美麗。故婚是童女而。還坐於宮。後更亦幸行吉野之時。留其童女之所遇。於其處立大御呉床而。坐其御呉床。彈御琴。令爲儛其孃子。爾因其孃子之好儛。作御歌。其歌曰。 阿具良韋能。加微能美弖母知。比久許登爾。麻比須流袁美那。登許余爾母加母。

即幸阿岐豆野而。御猟之時。天皇。坐御呉床。爾虻咋御腕。即蜻蛉來。咋其虻而飛。訓蜻蛉云阿岐豆。於是作御歌。其歌曰。 美延斯怒能。袁牟漏賀多氣爾。志斯布須登。多禮曾。意富麻幣爾麻袁須。夜須美斯志。和賀淤富岐美能。斯志麻都登。阿具良爾伊麻志。斯漏多閇能。蘇弖岐蘇那布。多古牟良爾。阿牟加岐都岐。曾能阿牟袁。阿岐豆波夜具比。加久能碁登。那爾於波牟登。蘇良美都。夜麻登能久爾袁。阿岐豆志麻登布。

故自其時。號其野。謂阿岐豆野也。

又一時天皇。登幸葛城之山上。爾大猪出。即天皇。以鳴鏑。射其猪之時。其猪怒而。宇多岐依來。宇多岐三字以音。故天皇。畏其宇多岐。登坐榛上。爾歌曰。 夜須美斯志。和賀意富岐美能。阿蘇婆志斯。志斯能夜美斯志能。宇多岐加斯古美。和賀爾宜能煩理斯。阿理袁能。波理能紀能延陀。

又一時。天皇。登幸葛城山之時。百官人等。悉給著紅紐之青摺衣服。彼時。有其自所向之山尾。登山上人。既等天皇之鹵簿。亦其裝束之状。及人衆。相似不傾。爾天皇。望令問曰。於茲倭國。除吾亦無王。今誰人如此而行。即答曰之状亦。如天皇之命。於是天皇。大忿而矢刺。百官人等。悉矢刺爾。其人等亦皆矢刺。故天皇。亦問曰。然告其名。爾各告名而彈矢。於是答曰。吾先見問。故吾先爲名告。吾者。雖惡事而一言。雖善事而一言。言離之神。葛城之一言主大神者也。天皇。於是惶畏而白。恐我大神。有宇都志意美者。自宇下五字以音。不覺白而。大御刀。及弓矢始而。脱百官人等。所服衣服以。拜獻。爾其一言主大神。手打受其捧物。故天皇之還幸時。其大神。深山末。於長谷山口送奉。故是一言主之大神者。彼時所顯也。

又天皇。婚丸邇之佐都紀臣之女。袁杼比賣。幸行于春日之時。媛女逢道。即見幸行而。逃隱岡邊。故作御歌。其歌曰。 袁登賣能。伊加久流袁加袁。加那須岐母。伊本知母賀母。須岐波奴流母能。

故號其岡。謂金鉏岡也。又天皇。坐長谷之百枝槻下。爲豐樂之時。伊勢國之三重婇。指擧大御盞以獻。爾其百枝槻葉落浮於大御盞。其婇不知落葉浮於盞。猶獻大御酒。天皇。看行。其浮盞之葉。打伏其婇。以刀刺充其頸。將斬之時。其婇白天皇。曰莫殺吾身。有應白事。即歌曰。 麻岐牟久能。比志呂乃美夜波。阿佐比能。比傳流美夜。由布比能。比賀氣流美夜。多氣能泥能。泥陀流美夜。許能泥能。泥婆布美夜。夜本爾余志。伊岐豆岐能美夜。麻紀佐久。比能美加度。爾比那閇夜爾。淤斐陀弖流。毛毛陀流。都紀賀延波。本都延波。阿米袁淤幣理。那加都延波。阿豆麻袁淤幣理。志豆延波。比那袁於幣理。本都延能。延能宇良婆波。那加都延爾淤知布良婆閇。那加都延能。延能宇良婆波。斯毛都延爾。淤知布良婆閇。斯豆延能。延能宇良婆波。阿理岐奴能。美幣能古賀。佐佐賀世流。美豆多麻宇岐爾。宇岐志阿夫良。淤知那豆佐比。美那許袁呂許袁呂爾。許斯母。阿夜爾加志古志。多加比加流。比能美古。許登能。加多理碁登母。許袁婆。

故獻此歌者。赦其罪也。爾大后歌。其歌曰。 夜麻登能。許能多氣知爾。古陀加流。伊知能都加佐。爾比那閇夜爾。淤斐陀弖流。波毘呂。由都麻都婆岐。曾賀波能。比呂理伊麻志。曾能波那能。弖理伊麻須。多加比加流。比能美古爾。登余美岐。多弖麻都良勢。許登能。加多理碁登母。許袁婆。

即天皇歌曰。 毛毛志記能。淤富美夜比登波。宇豆良登理。比禮登理加氣弖。麻那婆志良。袁由岐阿閇。爾波須受米。宇受須麻理韋弖。祁布母加母。佐加美豆久良斯。多加比加流。比能美夜比登。許登能。加多理碁登母。許袁婆。

此三歌者。天語歌也。故於此豐樂。譽其三重婇而。給多祿也。是豐樂之日。亦春日之袁杼比賣。獻大御酒之時。天皇歌曰。 美那曾曾久。淤美能袁登賣。本陀理登良須母。本陀理斗理。加多久斗良勢。斯多賀多久。夜賀多久斗良勢。本陀理斗良須古。

此者。宇岐歌也。爾袁杼比賣獻歌。其歌曰。 夜須美斯志。和賀淤富岐美能。阿佐斗爾波。伊余理陀多志。由布斗爾波。伊余理陀多須。和岐豆岐賀斯多能。伊多爾母賀。阿世袁。

此者志都歌也。天皇。御年。壹佰貳拾肆歲。御御陵在河内之多治比高鸇也。

清寧天皇[编辑]

白髮大倭根子命。坐伊波禮之甕栗宮。治天下也。此天皇。無皇后。亦無御子。故御名代定白髮部。故天皇崩後。無可治天下之王也。於是。問日繼所知之王也。市邊忍齒別王之妹。忍海郎女。亦名飯豐王。坐葛城忍海之高木角刺宮也。爾山部連小楯。任針間國之宰時。到其國之人民。名志自牟之新室樂。於是。盛樂。酒酣。以次第皆儛。故燒火少子二口。居竈傍。令儛其少子等。爾其一少子。曰。汝兄先儛。其兄亦。曰汝弟先儛。如此相讓之時。其會人等。咲其相讓之状。爾遂兄儛訖。次弟將儛時。爲詠曰。物部之。我夫子之。取佩。於大刀之手上。丹畫著。其緒者。載赤幡。立赤幡。見者五十隱。山三尾之。竹矣。「本」訶岐此二字以音。苅。末押縻魚簀。如調八絃琴。所治賜天下。伊邪本和氣。天皇之御子。市邊之。押齒王之。奴末。爾即小楯連聞驚而。自床墮轉而。追出其室人等。其二柱王子。坐左右膝上。泣悲而。集人民作假宮。坐置其假宮而。貢上驛使。於是。其姨飯豐王。聞歡而。令上於宮。故將治天下之間。平群臣之祖。名志毘臣。立于歌垣。取其袁祁命。將婚之美人手。其孃子者。菟田首等之女。名者大魚也。爾袁祁命亦立歌垣。於是。志毘臣歌曰。 意富美夜能。袁登都波多傳。須美加多夫祁理。

如此歌而。乞其歌末之時。袁祁命歌曰。 意富多久美。袁遲那美許曾。須美加多夫祁禮。

爾志毘臣。亦歌曰。 意富岐美能。許許呂袁由良美。淤美能古能。夜幣能斯婆加岐。伊理多多受阿理。

於是。王子。亦歌曰。 斯本勢能。那袁理袁美禮婆。阿蘇毘久流。志毘賀波多傳爾。都麻多弖理美由。

爾志毘臣。愈怒歌曰。 意富岐美能。美古能志婆加岐。夜布士麻理。斯麻理母登本斯。岐禮牟志婆加岐。夜氣牟志婆加岐。

爾王子。亦歌曰。 意布袁余志。斯毘都久阿麻余。斯賀阿禮婆。宇良胡本斯祁牟。志毘都久志毘。

如此歌而。鬪明各退。明旦之時。意富祁命。袁祁命。二柱議云。凡朝廷人等者。旦參赴於朝廷。晝集於志毘門。亦今者志毘必寢。亦其門無人。故非今。者難可謀。即興軍。圍志毘臣之家。乃殺也。於是。二柱王子等。各相讓天下。意祁命。讓其弟。袁祁命曰。住於針間志自牟家時。汝命不顯名者。更非臨天下之君。是既汝命之功。故吾雖兄。猶汝命。先治天下而。堅讓。故不得辭而。袁祁命。先治天下也。

顯宗天皇[编辑]

袁祁之石巣別命。坐近飛鳥宮。治天下捌歲也。天皇。娶石木王之女。難波王。无子也。此天皇。求其父王。市邊王之御骨時。在淡海國。賤老媼。參出白。王子御骨所埋者。專吾能知。亦以其御齒可知。御齒者。如三技押齒坐也。爾起民。掘土。求其御骨。即獲其御骨而。於其蚊屋野之東山。作御陵葬。以韓帒之子等。令守其陵。(然後持上其御骨也)故還上坐而。召其老媼。譽其不失見置知其地以。賜名號置目老媼。仍召入宮内。敦廣慈賜。故其老媼所住屋者。近作宮邊。毎日必召。故鐸懸大殿戶。欲召其老媼之時。必引鳴其鐸。爾作御歌。其歌曰。 阿佐遲波良。袁陀爾袁須疑弖。毛毛豆多布。奴弖由良久母。於岐米久良斯母。

於是置目老媼。白僕甚耆老。欲退本國。故隨白退時。天皇見送。歌曰。 意岐米母夜。阿布美能於岐米。阿須用理波。美夜麻賀久理弖。美延受加母阿良牟。

初天皇。逢難逃時。求奪其御粮猪甘老人。是得求。喚上而。斬於飛鳥河之河原。皆斷其族之膝筋。是以至今。其子孫上於倭之日。必自跛也。故能見志米岐。其老所在。志米岐三字以音。故其地謂志米須也。天皇。深怨殺其父王之大長谷天皇。欲報其靈。故欲毀其大長谷天皇之御陵而。遣人之時。其伊呂兄。意意祁命奏言。破壞是御陵。不可遣他人。專僕自行。如天皇之御心。破壞以參出。爾天皇詔。然隨命宜幸行。是以意祁命。自下幸而。少掘其御陵之傍。還上。復奏言。既掘壞也。爾天皇。異其早還上而。詔。如何破壞。答白。少掘其陵之傍土。天皇詔之。欲報父王之仇。必悉破壞其陵。何少掘乎。答曰。所以爲然者。父王之怨。欲報其靈。是誠理也。然其大長谷天皇者。雖爲父之怨。還爲我之從父。亦治天下之天皇。是今單取父仇之志。悉破治天下之天皇陵者。後人必誹謗。唯父王之仇。不可非報。故少掘其陵邊。既以是恥。足示後世。如此奏者。天皇答詔之。是亦大理。如命可也。故天皇崩。即意祁命。知天津日繼。天皇。御年。參拾捌歲。治天下八歲。御陵在片岡之石坏岡上也。

仁賢天皇[编辑]

意意祁命。坐石上廣高宮。治天下也。天皇。娶大長谷若建天皇之御子。春日大郎女。生御子。高木郎女。次財郎女。次久須毘郎女。次手白髮郎女。次小長谷若雀命。次眞若王。又娶丸邇日爪臣之女。糠若子郎女。生御子。春日山田郎女。此天皇之御子。并七柱。此之中。小長谷若雀命者。治天下也。

武烈天皇[编辑]

小長谷若雀命。坐長谷之列木宮。治天下捌歲也。此天皇。无太子。故爲御子代。定小長谷部也。御陵在片岡之石坏岡也。天皇既崩。無可知日續之王。故品太天皇五世之孫。袁本杼命。自近淡海國。令上坐而。合於手白髮命。授奉天下也。

繼體天皇[编辑]

袁本杼命。坐伊波禮之玉穂宮。治天下也。天皇。娶三尾君等祖。名若比賣。生御子。大郎子。次出雲郎女。二柱。又娶尾張連等之祖。凡連之妹。目子郎女。生御子。廣國押建金日命。次建小廣國押楯命。二柱。又娶意富祁天皇之御子。手白髮命。是大后也。生御子。天國押波流岐廣庭命。波流岐三字以音。一柱。又娶息長眞手王之女。麻組郎女。生御子。佐佐宜郎女。一柱。又娶坂田大俣王之女。黑比賣。生御子。神前郎女。次田郎女。次「馬來」田郎女。<「三柱」。>「又娶茨田連小望之女。關比賣。生御子。茨田大郎女。」次白坂活日(子)郎女。次小野郎女。亦名長目比賣。三柱。又娶三尾君加多夫之妹。倭比賣。生御子。大郎女。次丸高王。次耳王。次赤比賣郎女。四柱。又娶阿倍之波延比賣。生御子。若屋郎女。次都夫良郎女。次阿豆王。三柱。此天皇之御子等。并十九王。男七。女十二。此之中。天國押波流岐廣庭命者。治天下。次廣國押建金日命。治天下。次建小廣國押楯命。治天下。次佐佐宜王者。拜伊勢神宮也。此御世。竺紫君石井。不從天皇之命而。多无禮。故遣物部荒甲之大連。大伴之金村連二人而。殺石井也。天皇御年。肆拾參歲。御陵者三嶋之藍(御陵)也。

安閑天皇[编辑]

廣國押建金日命。坐勾之金箸宮。治天下也。此天皇無御子也。御陵在河内之古市高屋村也。

宣化天皇[编辑]

建小廣國押楯命。坐檜埛之廬入野宮。治天下也。天皇。娶意意祁天皇之御子。橘之中比賣命。生御子。石比賣命。訓石如石。下效此。次小石比賣命。次倉之若江王。又娶川内之若子比賣。生御子。火穂王。次惠波王。此天皇之御子等并五王。男三。女二。故火穂王者。志比陀君之祖。惠波王者。韋那君。多治比君之祖也。

欽明天皇[编辑]

天國押波流岐廣庭天皇。坐師木嶋大宮。治天下也。天皇。娶檜脾天皇之御子。石比賣命。生御子。八田王。次沼名倉太玉敷命。次笠縫王。三柱。又娶其弟小石比賣命。生御子。上王。一柱。又娶春日之日爪臣之女。糠子郎女。生御子。春日山田郎女。次麻呂古王。次宗賀之倉王。三柱。又娶宗賀之稻目宿禰大臣之女。岐多斯比賣。生御子。橘之豐日命。次妹石埛王。次足取王。次豐御氣炊屋比賣命。次亦麻呂古王。次大宅王。次伊美賀古王。次山代王。次妹大伴王。次櫻井之玄王。次麻奴王。次橘本之若子王。次泥杼王。十三柱。又娶岐多志比賣命之姨。小兄比賣。生御子。馬木王。次葛城王。次間人穴太部王。次三枝部穴太部王。亦名須賣伊呂杼。次長谷部若雀命。五柱。凡此天皇之御子等。并廿五王。此之中。沼名倉太玉敷命者。治天下。次橘之豐日命。治天下。次豐御氣炊屋比賣命。治天下。次長谷部之若雀命。治天下也。并四王治天下也。

敏達天皇[编辑]

沼名倉太玉敷命。坐他田宮。治天下壹拾肆歲也。此天皇。娶庶妹。豐御食炊屋比賣命。生御子。靜貝王。亦名貝鮹王。次竹田王。亦名小貝王。次小治田王。次葛城王。次宇毛理王。次小張王。次多米王。次櫻井玄王。八柱。又娶伊勢大鹿首之女。小熊子郎女。生御子。布斗比賣命。次寶王。亦名糠代比賣王。二柱。又娶息長眞手王之女。比呂比賣命。生御子。忍坂日子人太子。亦名麻呂古王。次坂騰王。次宇遲王。三柱。又娶春日中若子之女。老女子郎女。生御子。難波王。次桑田王。次春日王。次大俣王。四柱。此天皇之御子等。并十七王之中。日子人太子。娶庶妹田村王。亦名糠代比賣命。生御子。坐岡本宮。治天下之天皇。次中津王。次多良王。三柱。又娶漢王之妹。大俣王。生御子。智奴王。次妹桑田王。二柱。又娶庶妹玄王。生御子。山代王。次笠縫王。二柱。并七王。御陵在川内科長也。

用明天皇[编辑]

橘豐日命。坐池邊宮。治天下參歲。此天皇。娶稻目宿禰大臣之女。意富藝多志比賣。生御子。多米王。一柱。又娶庶妹間人穴太部王。生御子。上宮之厩戶豐聰耳命。次久米王。次植栗王。次茨田王。四柱。又娶當麻之倉首比呂之女。飯女之子。生御子。當麻王。次妹須加志呂古郎女。此天皇。御陵在石寸掖上。後遷科長中陵也。

崇峻天皇[编辑]

長谷部若雀天皇。坐倉椅柴垣宮。治天下肆歲。御陵在倉椅岡上也。

推古天皇[编辑]

豐御食炊屋比賣命。坐小治田宮。治天下參拾漆歲。御陵在大野岡上。後遷科長大陵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