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事文類聚 (四庫全書本)/别集卷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别集卷三 古今事文類聚 别集卷四 别集卷五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事文類聚别集卷四
  宋 祝穆 撰
  儒學部
  讀書勤學 不讀書附
  羣書要語誦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萬章口不絶吟於六藝之文韓進學解有人讀書把卷即睡梁人因呼書卷為黃妳怡神養性如乳媪也金樓子不讀書有民人焉有杜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為學語十一
  詩句閉門讀書史清風牕户凉讀書松竹林古今事實
  朝讀百篇
  周公朝讀書百篇夕見七十五士墨子
  韋編三絶
  孔子晩喜易讀之韋編三絶鐵摘三折漆書三㓕
  讀書亡羊
  臧與穀相與牧羊俱亡其羊問臧奚事挾䇿讀書問穀奚事博塞以遊莊子
  能讀墳典
  楚左史倚相能讀三墳五典即上世帝王之遺書也
  讀書糟粕
  桓公讀書於堂上輪扁斵輪於堂下釋椎鑿而上問桓公曰敢問君之所讀為何言耶公曰聖人之言也曰聖人在乎公曰已SKchar矣曰然則君之所讀者古人之糟粕也莊天道
  刺股讀書
  蘇秦與魏人張儀同師事鬼谷先生讀書欲睡引錐自刺其股血流至踝
  擔薪讀書見薪門
  晝則讀書
  劉向專精思於經術晝誦書夜觀星宿
  閉户讀書
  後漢孫敬好學閉户讀書不堪其睡乃以繩懸之屋梁人曰閉户先生
  鑿壁讀書
  匡衡勤學家貧無燭鄰舍有燭而不逮乃穿壁引其光讀書
  帶經而鋤
  倪寛授業孔安國貧無資傭作帶經而鋤每休息輒誦讀在太學為弟子都養
  讀未見書
  章帝詔黄香詣東觀讀所未見書
  五行俱下
  應奉讀書五行俱下
  三餘讀書
  董遇有從學者遇不肯教而云必當先讀百遍其義自見從學者苦渇無日遇言當以三餘或問三餘之意答曰冬者歳之餘夜者日之餘風雨者晴之餘三國志注
  賃書寫誦
  呉闞澤好學居貧常從人賃書寫寫既畢誦一徧
  䕶雞讀書
  高鳯自旦讀書至夜不息妻曝麥于庭令鳯䕶雞時暴雨不覺水漂其麥
  倚柱讀書見雷門
  燃薪讀書
  晉畢誠夜燃薪讀書母䘏其疲奪火使寐不肯息
  囊螢誦書見螢門
  宵鐘讀書
  南史丘仲孚少好讀書常以中宵鳴鐘為限
  隨月讀書
  齊江泌少貧晝日斫屧為業夜讀書隨月光光斜則握書升屋
  讀書萬卷
  梁陶𢎞景讀書萬卷一事不知以為深耻
  讀書相譏
  劉抑為僕射傅廸為左丞傅讀書而不解義劉惟讀老莊而已傅道劉云止讀十二卷何足多劉道傅云讀書雖多而無所解可謂書簏世說
  止解讀書
  隋劉行本為右庶子時劉臻胡克讓陸爽並以文章為太子所親行本怒其不能調䕶每謂三人曰卿等止解讀書
  乗牛讀書
  唐李宻以蒲韉乘牛掛漢書一帙角上行且讀楊素見曰何書生勤如此宻識素下拜問所讀曰項羽傳也素竒之
  黃卷對聖賢
  狄仁傑為兒時門人有被害者吏詰衆爭辯對仁傑誦書不置吏責之仁傑曰黃卷中方與聖賢對何暇偶俗吏語耶
  願讀祕書
  唐李邕見李嶠自言讀書未徧願直祕書嶠曰祕書萬卷豈時月能習耶固請乃假之未幾辭去嶠試問奥編隠帙其辯如響嶠曰子且名家
  折節讀書
  陳子昻始以豪家子任俠使氣至年十七八未知書嘗從博徒入鄉學慨然立志因謝絶門客專精經典數年之間經史百家無不該覽
  隨處讀書
  錢思公雖生長富貴而少所嗜好在西洛時嘗語寮屬言平生惟好讀書坐則讀經史卧則讀小說上厠則閱小詞蓋未嘗頃刻釋卷也謝希深亦言宋公庠同在史院每走厠必挾書以往諷誦之聲琅然聞於逺近其篤學如此余因謂希深曰余平生所作文多在三上乃馬上枕上厠上也蓋惟此尤可以屬思爾歸田録
  懷餅讀書
  郭宣徽達少時日懷二餅讀書於京師西樓上饑即食其餅沽酒一升飲再讀書抵暮歸率以為常
  煮粥讀書
  范文正公未遇時與劉先生讀書於長白山日煮二升粟米候其凝畫為二塊旦暮各食其一後皆至參政
  夜話勝讀書
  唐彦思記伊川先生謂古人有言曰共君一夜話勝讀十年書若止一日有所得何止勝讀十年書耶
  讀書澆胷
  山谷與人書云每相聚輒讀前漢書數葉甚佳人胷中久不用古今澆灌之則塵俗生其間照鏡則靣目可憎對人亦語言無味
  藏火讀書以下係勤學
  後魏祖瑩初耽書父母恐其成疾禁之不能止常灰中藏火父母寢後燃火讀書以衣被蔽塞牕户恐漏光明為家人所覺 梁沈約少孤讀書晝夜不釋卷母恐其勞生疾常遣减油㓕火 陳彭年幼好學母以一子特所鍾愛禁其夜誦彭年輒篝燈宻室不令母知𫎇求 范文正公門下多延賢士如胡瑗孫復石介李覯之徒與公從遊晝夜肄業帳中夜分不寢後公貴夫人猶收其帳頂如墨色時以示諸子孫曰爾父少時勤學燈煙跡也言行録
  唯勤讀書
  頃歲孫莘老識歐陽文忠公嘗乗間以文字問之曰無他術惟勤讀而多為文自工世患作文少又懶讀每一篇出即求過人如此鮮有至者疵病不必待人指擿多作自能見公以其嘗試者告人故知有味東坡雜記
  恨不讀書以下係不讀書
  宋沈攸之晩好讀書常曰早知窮達有命恨不十年讀書 北齊盧潛與弟士䆳少為崔昻所知云此昆季足為後生之俊但恨其俱不讀書耳
  坐不讀書
  王荆公初參政事下視廟堂如無人一日爭新法怒目諸公曰公輩坐不讀書耳趙清獻獨折之曰君失言矣如臯䕫稷契之時有何書可讀荆公黙然邵氏後録
  掉書袋見不學門
  古今文集
  雜著
  録蠧書魚辭      楊大年
  蠧書魚曰吾常游於文字間文字有所殘缺者人則曰吾蠧之故目予曰蠧書魚夫書豈吾蠧之耶昔者孔子修春秋帝王之道取三代之政述而為經則謂之書其文要而簡其道正而一所以扶世而佑民亦萬世常行不易之道也後世人有悖之者則其書息其書息則聖人之道隳壞也斯得不謂之蠧乎文中子曰九師興而易道微三傳作而春秋散齊韓毛鄭詩之末也大戴小戴禮之衰也又楊墨之言出而孔子之道塞佛老之教行而堯舜之道潛斯則易其九師之蠧乎春秋其三傳之蠧乎詩其齊韓毛鄭之蠧乎禮其大戴小戴之蠧乎孔子道其楊墨之蠧乎堯舜道其佛老之蠧乎魏以降迄于今又有聲律對偶之言雕鏤文理刓刻經典浮華相綜巧偽相衒劘削聖人之道離析六經之㫖聖人之道日以刻薄而不脩六經之㫖日以解散而不合斯文其蠧也書之蠧有自來矣而謂予曰蠧書魚予敢辭
  書貴熟讀       朱元晦
  書只貴熟讀讀多自然曉今只思量得寫在紙上㡳也不濟事終非我有只貴乎讀這箇不知如何自然心與氣合舒暢發越自是記得牢縱饒熟㸔過心裏思量過也不如讀讀來讀去少間曉不得底自然曉得已曉得者越有滋味若是讀不熟却没這般滋味而今未說讀得注且只熟讀正經行住坐卧心常在此自然曉得嘗思之讀便是學夫子說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學便是讀讀了又思思了又讀自然有意若讀而不思又不知其意味思而不讀終是𡰈卼不安一似倩得人來守屋相似不是自家人終不屬自家使喚若讀得熟而又思得精自然心與理一永逺不忘某舊苦記文字不得後來只得讀今之記得者皆讀之功也老蘇只取論語孟子韓子與諸聖人之書安坐而讀之者七八年後來做出許多文字如此好他資質固不可及然亦須着如此讀只是他讀時便要摸寫他之語做文章若移此心與這様資質去講究義理那裏得來是知書只貴熟讀别無方法語録
  古詩
  讀書堂詩為朱智叔作  陳師道
  昔人三百篇善世已有餘後生守章句不足供囁嚅一旦登吏部筆硯隨掃除閉門畫眉嫵隔屋聞歌呼奉公用漢律寧復要詩書俛首出跨下枉此七尺軀為邦得畿縣政密自計踈寧書下下考不奉急急符用意簿領外築室課典謨平生五千卷還舍不問途近事登唐漢稍以詩自娯復作無事飲醉卧擁青奴桃李春事繁軒牕晝景舒鳴屋鳩渇雨窺(⿱𥫗亷)燕哺雛休吏散篇帙風篁獻笙竽忻然一啟齒斯民免為魚
  李氏讀書堂      葉正則
  誰能採桑談誰能帶經鋤古人讀書地玅理出窮閭矧今治華屋山翠湧前除風煙聚景趣花竹成畫圖三人烏紗帢子弟緑羅𥜗新粧蠒紙印上記開闢初展卷忽有得忺如奏齊竽勉哉造其微勿逐皮毛麤
  烏江史氏讀書堂    張安國
  漫有五車書不讀豈似一編勤過目癡兒鬻肆蠧書魚巨富牙籖塵滿屋市南水竹一畆空平生腹笥史長公閉户却掃得真樂㝠捜萬古窺鴻䝉淹留歲時亦何有䇿勲兹事要持乆吾家文昌讀書處好在溪山落君手上方治定登文儒東觀石渠森寳書望公起直承明廬從來海内知名士須讀人間未見書
  律詩
  讀書呈幾復二首    黄魯直
  身入羣經作蠧魚斷編殘簡伴閒居不隨當世師章句頗識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善讀書
  得君真似指南車杖䇿方圖問燕居吾欲忘言觀道玅六經俱是不完書
  讀書有感二首     朱元晦
  半畆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昨夜江邊春水生䝉衝巨艦一毛輕向來枉費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雜著係勤學
  古人勤讀
  古人勤學有握錐投斧照雪聚螢鋤則帶經牧則編簡亦云勤篤梁世彭城劉綺交州刺史勃之孫早孤家貧常無燈折荻尺寸燃則讀書義陽朱詹世居江陵家貧無資累日不爨乃時吞紙以實腹寒無氈被抱犬而卧犬亦饑虛起行盜食呼之不至哀聲動鄰猶不廢業卒成大學顔氏家訓
  作史
  羣書要語動則左史書之言則右史書之玉藻汗簡以火炙簡令汗取其青易書後不蠧謂之殺青亦謂之汗簡後呉祐傳注史才須有三長謂才也學也識也劉子元傳史官權重宰相宰相能制生人史官兼制生死朱敬則傳宰相升沈人於數十年間史官出没人於千百嵗下是史官與宰相分挈死生權也孫可之文一字之褒寵踰華衮之贈片言之貶辱過市朝之撻榖梁序誅姦諛於既死發潛徳之幽光韓文
  詩句禍首燧人氏厲階董狐筆鮮明左氏辯馳騁馬遷筆今代誰班馬能書汗簡青山谷
  古今事實
  孔子作春秋
  孔子因魯史而脩春秋春秋之義行則天下亂臣賊子懼焉孔子為春秋筆則筆削則削游夏之徒不能賛一辭弟子受春秋孔子曰後世知丘者以春秋而罪丘者亦以春秋世家哀十四年西狩獲麟春秋絶筆於是年
  司馬遷史
  司馬遷據左氏國語采世本戰國策述楚漢春秋接其後事訖于大漢其言秦漢詳矣至於采經摭傳分散數家之事甚多疏略或有抵牾亦其渉獵者廣博貫穿經傳馳騁古今上下數千年間斯已勤矣又其是非頗謬于聖人論大道則先黄老而後六經序游俠則退處士而事姦雄述貨殖則崇勢利而羞貧賤此其所蔽也然自劉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博極羣書皆稱遷有良史才服其善序事理辯而不華質而不俚其文直其事核不虛美不隱惡故謂之實録本傳司馬喜生談為太史公談生遷為太史令掌納史記石室金匱之書
  班彪父子
  班彪續司馬遷後傳數十篇未成而卒明年帝命其子固續之固以史遷所記乃以漢氏繼百王之末非其義也大漢當又獨立一史故上自高祖下終王莽為記表傳志九十九篇
  汗青無日
  後漢東觀大集羣儒而著述無主每欲載一事皆閣筆相視含毫不斷故劉子元曰頭白可期汗青無日
  史文之難
  范蔚宗作黄憲傳最佳憲初無事迹蔚宗直以語言模寫形容體段使後人見之此最玅處其他傳即馮衍馬援勝得二人文字照映便覺此傳不同以此知班固前書不可及者亦得太史公司馬相如賈誼董仲舒晁錯劉向文字作皮
  私憾曲筆
  陳壽為諸葛亮書佐得撻百下後論武侯云應變將略非其所長
  乞米作佳傳
  陳壽撰魏呉蜀三國志丁儀丁廙有盛名於魏夀謂其子曰可覔千斛米見與當為尊公作佳傳丁不與之竟不為立傳陳壽卒詔下河南遣吏賫紙筆就壽門下寫取三國志
  子改父史
  晉孫盛為祕書監著晉陽秋詞直事正桓温見之怒謂盛子曰枋頭誠失利何至乃如尊君言若此史遂行自是關卿門户事其子拜謝請刪改之時盛年老性方嚴諸子號泣稽顙請為百口計盛大怒不許諸子遂私改之盛已寫兩定本寄慕容雋伯西分
  子襲父史
  王銓有著述之志每私録晉事及功臣行狀未就而卒子隱召為著作郎令撰晉史隱文辭鄙拙蕪舛不倫是書次第可觀皆其父撰文體混漫義不可解者隱之作也
  私撰晉陽秋
  宋王韶之私撰晉陽秋成時人謂之宜居史職即除著作佐郎使續後事訖義熈九年善敘事辭論可觀為後世佳史
  史筆不公
  北齊魏收脩魏書不甚能平脩史諸人宗祖姻戚多被書録餙以美言夙有怨言多没其善每云何物小子敢共魏收作色舉之則使上天抑之當使入地初收得陽休之助因謝曰無以謝德當為卿作佳傳又納爾朱榮子金没其惡而増其善書成衆口喧然號為穢史
  不忘私憾
  北齊崔悛初為常侍求人脩起居注或曰魏收可悛曰魏收輕薄徒耳又欲䧟收以不孝之罪收衘之收後典國史悛恐彼惡言乃說之曰昔有班固今則魏子收縮鼻笑之憾不釋
  評南北史
  唐李延壽本魏登國元年盡隋義寧元年作紀謂之北史本宋永初元年盡陳禎明三年作紀傳謂之南史凡作八代合二書百八十篇其書頗有條理刪落穰辭過本書逺甚本傳李延壽著南北史麤得作史之體故唐書本傳亦謂其過本書逺甚然好述妖異兆祥謡䜟特為繁悵陳正敏遯齋閒覽
  天子不觀史
  唐文宗就起居舍人魏謩取記注觀之謩不可曰記注兼書善惡陛下但力為善不必觀史上曰朕向嘗觀之對曰此向者史臣之罪也若陛下自觀史則史官必有所諱避何以取信於後世乃止劉洎曰使遂良不記天下亦記之矣
  直筆不避
  呉兢撰則天實録言宋璟激張説使證魏元忠事說脩史見之知兢所為謬曰劉五殊不相借兢起曰此乃兢所為史草具在不可使明公枉怨死者同僚皆失色其後説隂祈兢改數字兢終不許曰若狥公請則此史不為直筆何以取信於後世
  史官豈為金米
  唐劉允濟為著作郎常曰史官善惡必書權豈輕哉而班生受金陳壽求米僕乃視若浮雲耳
  實録盡竄
  韓愈為順宗實録議者閧然不息卒竄定無完篇抑方贊
  司馬公作通鑑見辟舉門
  宋子京脩唐書見寵妾門
  古今文集
  雜著
  人禍天刑
  孔子聖人作春秋辱於魯衛陳宋齊楚卒不遇而死齊太史兄弟幾盡左丘明紀春秋時事以失明司馬遷作史記誅班固瘦死陳夀起又廢卒亦無所至王隱謗退死家習鑿齒無一足崔浩范曄赤族魏收夭絶宋孝王誅死足下所稱呉兢亦不聞身貴而後有聞也夫為史者不有人禍必有天刑豈可不畏懼而輕為之哉與劉秀才論史書
  班馬優劣       張輔
  世人論司馬遷班固才之優劣多以固為勝余以為史遷敘三千年事五十萬言固敘二百年事八十萬言煩省不敵固之不如一也良史述事善足以奬勸惡足以鑒戒人道之常中流小事無取又因循難易益不同矣又遷為蘇秦張儀范雎蔡澤作傳逞辭流離亦足明其大才也名士優劣論
  評前代史       唐子西
  司馬遷敢亂道却好班固不敢亂道却不好不亂道又好是左傳亂道又不好是唐書八識田中若有一毫漢書亦為來生種矣
  對偶難施於史
  文有屬對平側用事者供公家一時宣讀施行以快便然不可施於史傳余脩唐書未能得唐人一詔一令可戴於傳者惟拾對偶之文近高古者乃可著於篇大扺史近古對偶非宜今以對偶之文入史䇿如黛粉飾壯士笙匏佐鼓聲非所宜云宋景文筆記
  評孫公唐史
  司馬温公書孫公唐史後云孫公之翰昔著此書甚自重惜常别緘其藁於笥必盥手然後啟之謂家人曰萬一有水火兵甲之急他貨財盡棄之此笥不可失也公私少間則増損改易未嘗去手其在江東為轉運使出行部亦以自隨過亭傳休止輒取脩之㑹宣州有急變乗驅遽徃不暇挈以俱既行之後金陵大火延及轉運廨舍弟子察親負其笥避於沼中島上公在宣州聞之亟還入門問曰唐書在乎察對曰在乃恱餘無所問自壯年至于白首乃成亦未以示人文潞公執政嘗從公借之
  評東萊大事記
  呂伯恭大事記辯司馬遷班固異同處最好大扺謙退不敢當作書之意故左傳通鑑已載者不復載其載者皆左傳通鑑所無者耳有大纎巧處如指公孫𢎞張湯姦狡處皆説得羞愧人伯恭少時被人説他不曉事故其論事多指出人之情偽云我亦知得有此意思不好又曰東萊大事記做時已自感疾了一日要做一年若不死自漢武至五代只千年三年自可了此文字解題煞有工夫只二句要包括一段意
  評尊堯集
  問四明尊堯集曰只似討閙却不於道理上理㑹蓋他只是於利害上見得於義理全疎如介甫心術隱㣲處他都不曽攻得却只是把持如云謂太祖濫殺有罪謂真宗矯誣上天皆把持語也龜山集中有攻日録數段却好蓋龜山長於攻王氏朱語録
  評東都事畧
  先生嘗㸔東都事畧曰只是說得一箇影子偶因閲陳無已傳他好處却不載問他好處是甚事曰他最好是不見章子厚不着趙挺之綿襖後挺之聞其貧甚懷銀子見他欲以賙之坐間聽他議論遂不敢出銀子如此等事他都不載如黃魯直傳魯直亦自有好處亦不曽載得或問魯直好在甚處曰他亦孝友朱語録
  古詩
  弔史         劉彦冲
  禽殫繁弱棄兎盡韓盧烹英雄起乗時時徂力難爭精䰟閉尺穴壯骨颺飛塵凄凉千載下聞風凜如生嬴秦失其鹿圖王各崢嶸斯人顧盻間漢楚分重輕臣雖替末路君亦寒初盟豈不念疇昔百戰同艱辛誰云漢網疎豪俊屢拂縈高蹈欣繫鮮披裘同飲醇





  古今事文類聚别集卷四
<子部,類書類,古今事文類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