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事文類聚 (四庫全書本)/前集卷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前集卷二十六 古今事文類聚 前集卷二十七 前集卷二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事文類聚前集卷二十七
  宋 祝穆 撰
  仕進部
  制科宏詞 館職附
  羣書要語賢良明於古今正事之體受策察問咸以書對著之於篇朕親覽焉漢武帝子大夫褎然為舉首漢制宏詞唐設愽學宏詞科選舉志國初立宏詞㧞萃科紹聖立服勤詞學科大觀改詞學兼茂才科紹聖改愽學宏詞科國史
  古今事實
  擢董仲舒
  董仲舒字廣川武帝即位舉賢良文學之士前後百數而仲舒以賢良對策
  擢晁錯
  晁錯習申韓刑名於張恢武帝詔有司舉賢良文學士錯在選中答策謂五帝神聖其臣莫及
  擢公孫𢎞
  武帝舉賢良文學之士對策者百餘人太常奏𢎞第居下天子擢𢎞為第一召見容貌甚嚴拜為愽士待詔金馬門
  或治申韓
  建元中衛綰奏所舉賢良或治申商韓非蘇秦張儀之言亂國政皆罷奏可
  桂林一枝
  泰始中郤詵遷雍州刺史武帝於東堂㑹送問詵曰卿自以為何如詵對曰臣奉賢良對策為天下第一猶桂林之一枝崑山之片玉帝笑侍中奏免詵官帝曰吾與之戯耳
  獨為第一
  張柬之字孟将進士擢第以賢良召試同時對策者千餘人柬之獨為第一擢拜監察御史
  無登等者
  宋興以来御試制科舉人無登等者惟吳育第三等餘皆四等除此則落之東軒筆錄
  直言不棄
  嘉祐六年試賢良方正蘇軾第三等轍第四等轍語切直司馬光考入第三等翰林學士范鎮難之欲降其等考官胡宿欲黜之光言是獨有愛君憂國之心不可不収上曰求直言而以直棄之天下其謂我何乃収入第四等
  當取大科
  富韓公弼初遊場屋穆脩伯長謂之曰進士不足以盡子之材當以大科名世公果禮部試下時太師公官耀州西歸陜范文正公遣人追公曰有㫖以大科取士可亟還公復還京師見文正辭以未嘗為此學文正曰已聞諸君薦君矣久為君闢一室皆大科文字可往就館時晏元獻公為相求婚于文正文正曰公女若嫁官人仲淹不敢知必欲國士無如富弼者元獻一見公大愛重之即議婚公遂以賢良方正登第聞見録
  一門大科
  錢希白賢良方正擢第子明逸子飛彦逺子髙相繼登制科蘇軾蘇轍兄弟同年制策入等衣冠以為盛事故子髙謝啟曰兩朝之間相繼者父子十年之内並進者弟兄子瞻啟曰兄弟並竊於賢良衣冠或以為盛事希白從孫藻以皇祐五年登進士第是年説書中選後十年復登制科其謝啟云十年二第屢玷於主司一門四人無慙於祖烈渑水燕談
  預夢試題
  吳文蕭公奎将舉賢良夢入魏文帝廟升殿問羣臣優劣公未對帝曰韓延夀為最是夕門下抄書吏楊開者亦夢公讀楊阜傳翼日告公公覽二傳及試六論一乃韓延夀楊阜孰優公果中首選渑水燕談
  出孟子注
  張賢良咸漢川人應茂科初出蜀過䕫州郡将知名士也一見遇之甚厚因問曰四科優劣之差見于何書張無以對守曰載孟子注中因掇示之張道中漫思索著論及至都閣試文論以此為首題張更不注思而就主文錢穆父覽之大喜過閣第一張即魏公之翁也揮麈録
  不讀孟子
  李泰伯素不喜孟子以為孔子尊王孟子教諸侯為王嘗試制科六論不得其一曰吾書未嘗不讀必孟子注疏擲筆而出人為檢視之果然終不中第
  辭類俳優以下係宏詞
  韓愈云僕聞禮部有以博學宏詞選者人尤謂之才退因取所試讀之乃類于俳優者之辭顔忸怩而心不寧者數月答崔立之書
  不當自售
  楊龜山云試宏詞乃是以文字自售古人為已似不如此語録
  問克敵弓
  李平叔云洪景伯兄弟應慱學宏詞以克敵弓銘為題洪惘然不知所出有巡舖老卒覩于案間以問洪曰官人欲知之否洪笑曰非而所知卒曰不然我本韓太尉世忠之部曲從軍日見有人以神臂弓舊様獻于太尉太尉令如其制度製以進御賜名克敵并以歲月告之洪盡用其語首云紹興戊午五月大将云云主文大驚喜是歲遂中科目若有神助焉此盖熈寧中西人李宏中創造因内侍張若水獻于裕陵者也
  倒綳孩兒以下係館職
  苖振第四人及第召試館職晏相曰宜稍温習振曰豈有三十年為老娘而倒綳孩兒者乎既試果不中選公笑曰苗君竟倒綳孩兒矣倦遊録
  召試謁謝
  韓忠獻公宋景文公同召試中選王徳用帶平章事例當謝二公有空疎之謙徳用曰亦曽見程文誠空疎少年更宜廣問學二公大不堪景文至曰吾属見一老衙官是納侮也後二公俱成大名徳用已薨忠獻謂景文曰王公雖武人尚有前輩激厲成就後學之意不可忘也聞見録
  古今文集
  古詩
  送韋道冲秀才赴制舉  劉禹錫
  驚禽一辭巢栖息無少安秋扇一離手流塵蔽霜紈故侣不可追凉風日已寒逺逢杜陵士别盡平生歡逐客無印綬楚江多芷蘭因君時暇遊長鋏不復彈閲書南軒霽絙琴清夜䦨萬境身外寂一盃腹中寛伊昔元宗朝冬卿冠鴛鸞肅穆升内殿從容頂髙冠游夏無措詞陽秋垂不刋至今羣玉府學者空縱觀世人希徳門掲若攀峰巒之子尚明訓鏘如振琅玕一旦西上書班裳拂行鞍荆䑓宿暮雨漢水浮春瀾君門起天中多士如星攅烟霞覆雙闕抃舞羅千官清漏滴銅壺仙厨下雕盤熒煌仰金榜錯落飛濡翰古來長策人所嘆遭時難一鳴從此始相望青雲端
  莫相疑行       杜甫
  男兒生無所成頭皓白齒牙摇落真可惜憶獻三賦蓬萊宫自怪一日聲烜赫集賢學士如城牆觀我落筆中書堂往時文彩動人主今日饑寒趍路傍晩将末節契年少當靣論心背靣笑寄謝悠悠世上兒莫争好惡莫相疑
  詩話
  中貴乞詩
  夏鄭公竦以父歿王事得三班差使擕所業投李文靖公沆有山勢蜂腰斷溪流燕尾分之句明日袖詩進呈乞換一文資後舉制科對策庭下有老宦者曰閲人多矣賢良他日必貴以吳綾手巾乞詩公題曰殿上衮衣明日月堦前旂影動龍蛇縱横禮樂三千字獨對丹墀日未斜
  試罷題壁
  王仲至欽臣仁宗時名儒召試學士院王荆公為考官于簾下見其試畢就壁間題字荆公使人録之乃一詩荆公為改奏罷長楊賦作奏賦長楊罷荆公在金陵好事者求書多冩此詩古木隂森白玉堂長年來此試文章日斜奏罷長揚賦閒拂塵埃㸔畫墻
  及第下第附
  羣書要語其都㑹謂之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通稱謂之秀才投刺謂之鄉貢得第謂之前進士互相推敬謂之先軰俱㨗謂之同年列姓名於慈恩謂之題名在闗試謂闗讌大宴曲江亭謂之曲江宴籍而入選謂之春官不㨗而醉飽謂之打眊燥李肇國史補士人初登第必展歡宴謂之燒尾説者云虎化為人惟尾不化須得燒去乃化又説新羊入羣羊抵觸須燒其尾乃走又説魚躍龍門化為龍時必雷為燒其尾乃得化聞見録交州記有龍門水深百尋大魚登此化成龍不得過曝腮㸃額血流此水常如丹池又謂龍門今在絳州李膺傳注鵬摶扶摇而上者九萬里荘子今夫取科者交貴勢倚親戚合則挿羽翮生風濤沛然而有餘吾無有也栁送婁文新進士毎及第鄉曲親戚例以聲樂相慶天寳遺事
  詩句龍門客又新杜甫攀桂仰天髙 變化有鵾鵬 蛟龍得雲雨 鵬鶚在秋天 青雲動髙興 勲業青㝠上 勲業頻㸔鏡 白屋難久留 禮闈曽擢桂 致身青雲上 新渥照乾坤 亨衢照紫泥 汀草隨青袍 早充觀國賔並杜折却月中桂風雲入壮懐振衣造雲闕 漸階振羣鷺 雲霄今已逼及第拜親榮 恩袍草色動仙籍桂香浮並唐人
  下第二試於吏部一既得之而又黜於中書韓答崔書詩句氣味如中酒情懐似别人唐人下第詩
  古今事實
  芥拾青紫
  漢夏侯勝為太子太傅毎講授常謂諸生曰士病不明經術經術茍明取青紫如俛拾地芥耳
  紏不赴宴
  唐進士㑹燕曲江崔彖請告假不赴乃以彫幰載妓遊觀為團司所發崔沆為主罰録事判云深挽蓆㡌宻映氊車紫陌尋春便隔同年之靣青雲得路可知異日之心摭言
  淡墨題榜
  進士榜粘黄紙四張以淡墨氊筆書禮部貢院四字粘於榜首摭言李紆侍郎放舉人命筆吏勒紙書榜末及填禮部貢院字吏得疾令史王脉亦善書詔令終其事值脉醉以氊筆染不加墨迨明方覺字體濃淡相間反致其妍自後法之遂為故事賈魏公談録
  題名鴈塔
  唐進士自神龍以來杏園宴後皆於慈恩寺塔題名它時有將相則未書之或未及第時題名字添前進士李肇國史補佛在世時有比丘見羣鴈飛乃念曰此鴈可充我之食佛曰此鴈王也不可輙食乃為營塔曽説類
  泥金書帖
  唐進士及第以泥金書帖附家書中報登科之喜至文宗朝遂罷此儀盧氏雜記
  龍虎榜
  唐歐陽詹與韓愈李觀崔羣王涯聫第進士時號龍虎榜詹傳
  探花郎
  唐進士杏園初㑹謂之探花宴以少俊二人為探花使遍遊名園若他人先折得名花則二人被罰洛中記選最年少者三人為探花使世謂之探花郎東軒筆録
  榜花
  唐大中以來禮部放榜有姓氏稀僻者號曰榜花南部新書
  一第溷子
  唐元結舉進士禮部侍郎楊浚見其文曰一第溷子耳有司得子是賴果擢上第
  千佛名經
  張倬數舉進士不第捧登科記頂上戴之曰此千佛名經摭言
  東塗西抹
  薛逢晩年厄於官途策羸馬赴朝值新進士綴行而出團司所由數十人見逢行李蕭然前導曰囘避新郎君逢囅然遣价語曰莫貧相阿婆三五少年時也曽東塗西抹來摭言
  袁州舉人
  盧肇袁州人初赴舉先達曰袁州出舉人邪答曰袁州舉人亦猶沅江出鼈甲九肋者稀摭言
  因弟撻兄
  李景荘老於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毎被黜母輙撻景讓景荘兄宰相謂主司曰李景荘今歲不可不収可憐彼兄毎歲受撻由是始得及第唐武宗紀
  少年擢第
  韓愈年二十五歲而擢第於春官以文名於四方與邢尚書書
  妓抓破腮
  唐妓牙娘性輕率好傷人肌膚夏侯澤為牙娘批頰傷甚翼日期集澤厲聲曰昨日女子牙娘抓破澤腮同年皆駭孫棨北里志
  全榜通判
  宋太祖幸西都張文定公齊賢獻十策帝歸謂太宗曰吾西都為汝得一張齊賢宰相也太宗即位齊賢方赴廷試帝欲其居上甲有司置於丙科帝不悦有㫖一榜盡除京官通判文定将作監丞通判衡州不十年位宰相聞見録
  更相為僕見交友門
  錫宴簮花
  温公曰吾性不喜華靡二十忝科名聞喜宴獨不簮花同年曰君賜不可違也乃簮一花家傳
  熟讀左傳
  艾頴少年赴鄉舉逆旅中遇一村儒状極茸闒顧謂艾曰君此行登第矣艾曰賤子家於鄆無師友加之汶上少典籍今學疎援寡聊觀場屋耳儒者曰吾有書一卷以授君詰旦奉納翼日果持至乃左傳第十也謂艾曰此卷書宜熟讀取富貴後四十年亦有人因此書登甲第科然齡祿俱不及君記之艾頗為異時亦諷誦㑹李愚知舉試鑄鼎象物賦事在卷中一揮而就愚賞之擢甲科後四十年當祥符五年御試此題徐奭為狀元艾後以户部侍郎致仕七十八薨徐四十為翰林學士卒渑水燕談
  熟讀樂記
  張客省退夫應舉時因醉乘驢過市誤觸倒雜賣檐子其人喧呼不已視檐中止有樂記疏一冊遂以五十金市之其人乃去張初不擕文字止閲所買樂記疏一冊無何省試出黄鐘為樂之末節論獨樂記為詳論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遂髙選明年擢甲科倦游録
  殿試無黜
  宋自太祖以來進士過省越殿試尚有被黜者逺方寒士殿試下貧不能歸多至失所有赴河而死者仁宗聞之惻然自此殿試不黜落雖犯亦収之末名為定法可以謂之仁矣
  兄弟同登
  曽鞏子固嘉祐二年歐陽永叔知貢舉子固兄弟四人同登科
  䑕銜試卷
  杜鎬龍圖江南名士植之祖也初登第時将試前夕見大䑕銜卷於前追之乃孝經正義明日果於正義中出題三道
  夢中改名
  孫夢得初名貫字道卿嘗語予曰某舉進士過長安夢登塔見持一大文卷者問之云來年春榜索而視之不可問其間有孫貫否曰無惟第三人有孫抃既寤遂改名抃明年果然東齋記事
  貴游覆試
  王祐知舉陶榖子邴登第上曰榖不能訓子邴安得登第遽命中書覆試因詔自今舉人凡闗食禄之家皆令覆試國史
  貴游擢第
  故事進士唱名宰執從官侍立左右有子弟與選者唱名之次必降階稱謝縉紳間頗以為榮建炎初車駕在揚州㑹放進士時楊中立龍圖以侍讀侍立而其子遹以特奏名預唱名中立亦降階稱謝時遹之年已五十餘中立七十餘矣前此所無也
  自取儒科
  李宗諤昉之子七歲能屬文耻以父任得官獨由鄉舉既第進士授校書郎
  再擢科第
  元厚之舉進士擢髙等殿試被黜復舉進士中第
  廷對賜燭
  舊例廷試舉人至暮者許賜燭然殿深易黒日昃則殿上燭出矣慶元五年上初策士江西正奏名進士黄寔嚴州特奏名進士皇甫鑑納卷最後亷州特奏名進士劉嘉猷賜燭至一更四㸃御藥院言故事賜燭正奏名降一甲特奏名降一等朝野雜記
  奏文星暗以下係下第
  唐大中間天官奏云文星暗科場當有事後經三科盡覆試復落考官皆罰俸朝野僉載
  失韻坦率
  宋齊老於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舉止可笑嘗試賦輙失官韻乃拊膺曰宋五又坦率矣由是大著名後禮部上甲乙名徳宗先問曰宋五得無坦率否
  一生無成
  馮藻應二十五舉姻親勸令罷舉求官藻曰譬音匹如一生無成更應五舉北夢𤨏言
  失無愠色
  黄魯直得洪州解頭赴省試與侯希聖數人待榜相傳魯直為省元同舍置酒有僕自門被髪大呼而入舉三指問之乃同舍三人魯直不與坐上數人皆散去至有流涕者魯直飲酒自若飲罷㸔榜不少見於顔色孫公談圃古今文集
  雜著
  送班孝亷擢第歸東川覲省序
  栁宗元
  隴西辛殆庶猥稱吾文宜叙事晨持縑素以班孝亷之行為請且曰夫人殆所謂吉士也愿而信質而禮世其家業研精墳典属者舉春官獲居其甲焉家于蜀之東道其嚴君以客卿之位賛是方岳為大夫良今将拜慶寧觀光耀族属是其可歌也道出于南鄭外王父以将相之重九命赤社為諸侯師今又将亟駕省謁從容燕喜是又可歌也故某等若干人皆歌之矣若乃序者固吾子宜之栁子曰吾嘗讀王命論及漢書嘉其立言彼生彪固之胄歟相國馮翊公功在社稷徳在生人其門子遊文章之府者吾嘗與之齒彼生嚴氏之出歟承世家之儒風沐外族之休光彼生專聖人之書而趍君子之林宜矣哉遂如辛氏之談濡翰于素因寓于辭曰為我謝子之舅氏珠玉将至得無修容乎
  送陳自然西上序    馬子才
  朔風驚沙枯梢號寒子行亦良苦聞之京師曰米如買珠薪如束桂膏肉如玉酒樓如登天驟雨至矣黒潦滿道則馬如游龍清霜激風客衣無襦袍膝而苦調則火如紅金子之游京師所以待此具者其挾㡬何豈子之家位髙金多父母兄弟渠渠欵欵厚撫以遺子乎曰無有也豈子之隣里鄉黨相悦以義出門辭東家而西家待贐矣寧有是乎曰無有也豈子之昵親挾友入室握手説無説有把酒相别飲酣氣張有解劍而指廪者乎曰無有也然則子之此遊挾何術以往曰吾視囊中不見其有物視吾胷中耿耿者尚在也以吾之耿耿者遊天地間庶㡬必有合乎予聞其言而壮之曰今人適百里必宿舂而淅乃敢出門户今子有數千里之役徒手以往浩然無憂子固驚怪子矣果如子言予來春於江南林石之下聞北方有焰焰者必子也夫
  新進士期集
  新及第進士舊以名次髙下率錢期集貧者或稱貸於人祐陵聞之熈寧六年始賜新進士錢三千緍為期集費自余中始也渡江後賜千七百緍自是遂為故事新舊進士入謝進謝恩銀百兩熈寧六年亦罷之今新進士期集所號為團司置局於禮部貢院釋褐日即付上三人主之其職事有糾彈牋表主管題名小録掌儀典客掌計掌噐掌膳掌酒菓監門等多或至百餘人仍具所差姓名申禮部御史臺照會後旬日朝謝又數日拜黄甲叙同年于禮部貢院其儀三名設褥于堂上東西相向同年四十已上立于東廊四十已下立西廊皆再拜拜已擇榜中年長一人状元拜之復擇最少者一人拜状元又數日赴國子監謁謝先師鄒國公用釋菜禮三名為三獻榜中有士望者一人為監禮官已謝賜聞喜宴于禮部貢院侍從以上及館職皆與知舉官押宴已宴立題名石刻乃罷局焉大凡團司主狀頭授誥出國門乃罷朝野雜記
  古詩
  寄崔立之       韓愈
  西城員外丞心跡兩崛竒往歲戰詞賦不将勢力隨下驢入省門左右驚分披傲兀坐試席深叢見孤羆文如翻水成初不用意為四座各低回不敢捩眼窺升堦揖侍郎歸舍日未欹佳句喧衆口考官敢瑕疵連年収科第若摘頷底髭迴首卿相位通途無他岐豈論校書郎袍笏光參差童稚見稱説祝身得如斯儕軰妒且熱喘如竹筒吹老婦願嫁女不約論財資老翁不量分累月笞其兒攪攪争附託無人角雄雌由来人間事翻覆不可知安有巢中鷇挿翅飛天陲駒麛著爪牙猛虎借與皮汝頭有韁繫汝脚有索縻陷身泥溝間誰復禀指撝不脱吏部選可見偶與竒又作朝士貶得非命所施憐我還好古官途同險𡾟君㸔一時人㡬輩先騰馳過半黒頭死隂蟲食枯骴歡華不滿眼咎責塞兩儀夫子固吾黨新恩釋銜羈去来伊洛上相待安罛箄我有雙飲琖其銀得朱提黄金塗物象雕鐫妙工倕乃令千里鯨么麽㣲螽斯猶能争明月擺掉出渺瀰野草花葉細不辨薋菉施綿綿相糾結状似環城牌四隅芙蓉樹擢艶皆猗猗鯨以興居状失所逢百罹月以喻夫道僶俛勵莫虧草木明覆載妍臭齊榮萎願君常御之行止親璲觽異日期對舉當如合分支
  律詩
  上禮部陳侍郎     施肩吾
  九重城裏無親識八百人中獨姓施弱羽飛時攅箭險蹇驢行處薄氷危晴天欲照盆難及貧女如花鏡不知却向從來受恩地再求青律變寒枝
  崇政殿放榜      蔡持正
  黄帕開封出奏篇銀袍二百玉堦前威顔咫尺瞻中扆名姓傳呼下九天宫筆旋題黄甲字禁門已簇杏花韀孤臣拜賜交悲喜相望先分五十年
  送蜀人張師厚赴殿試  蘇子瞻
  雲龍山下試春衣放鶴亭前送夕暉一色杏花三十里新郎君去馬如飛
  重送胡大夫赴振武武舉  楊巨源
  何年擢桂儒生業今日分茅聖主恩旌斾仍将遇鄉路軒車争出㸔都門人間文武能雙㨗天下安危待一論布惠宣威大夫事不妨詩思許琴樽
  詩話
  謁光範門
  新進士放榜後翼日排光範門𠉀過宰相雖云排光範門其實建福門集於四方館者昔有詩曰華陽觀裏鐘聲集建福門前鼓動時即其事也
  移樂泛舟
  唐進士開宴曲江亭既撤饌則移樂泛舟又有燈閣打毬之㑹故東坡有曲江船舫月燈毬之句
  瘦馬畨氊
  唐太和八年放進士多賢士無名子作詩曰乞兒還有大通年六十三人籠仗全薛庶準前騎痩馬范鄼依舊盖畨氊秦中記
  丹桂五枝
  竇禹鈞有子五人儀儼侃偁僖俱登科馮道贈之詩曰靈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
  命妓開宴
  楊汝士尚書鎮東川其子及第汝士開宴營妓咸集汝士命人與綾一端詩曰郎君得意正青春蜀國将軍又不貧一曲髙歌綾一疋兩頭娘子拜夫人
  喜子登科
  張師錫侍郎年八十有喜子登第詩曰御史今朝至見名心始安爾能俱中第吾可遂休官賀客流連飲家書反覆㸔世科雖不繼得慰二親難
  擇壻車
  唐進士開宴常寄曲江亭其日公卿家縱觀鈿車珠鞅櫛比而至中東牀者十八九故坡詩云囊空不辦尋春馬眼眩行㸔擇壻車
  換却舊衣
  張籍送李餘及第詩歸去惟将新誥牒後来争取舊衣裳又知新進士以衣與人
  登第放縱
  杜牧之登科後三年放縱為詩曰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纎細箇中情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少年登第
  樂天登第詩云慈恩塔下題名處十七人中最少年時年二十七
  兄弟繼登
  樂天與弟敏中行簡三人相繼皆中第樂天作詩云自憐郡姓為儒少豈科詞場中第頻桂折一枝先語我楊穿三葉盡驚人漁隠
  師生窮達
  李頻方干髙弟也登第後干寄詩曰弟子已攀桂先生猶卧雲
  皆取寒素
  元和十二載李源公榜三十三人皆取寒素時有詩曰元和天子丙申年三十三人同得仙袍似爛銀衣似錦相将白日上青天
  郡守餞送
  盧肇黄頗皆宜春人同舉郡守獨餞頗明年肇状元及第歸郡守㑹肇觀競渡肇即席作詩云報道是龍人不信果然奪得錦標歸太守大慚
  獻主司詩
  孟賔于獻主司詩那堪雨後更鳴蟬溪隔重湖路七千憶昔故園楊栁㟁全家送上渡頭船主司得詩自謂得賔于之晩雅言系述
  賜進士詩
  太宗好文進士及第賜聞喜宴常作詩贈之景祐間因以為故事仁宗在位四十二年賜詩尤多不必盡上所作景祐年賜詩落句云寒儒逢景運報徳合如何論者謂質厚宏壮真詔旨也貢父詩話
  破天荒
  唐荆州毎解舉人多不成名號曰天荒至劉蜕舍人以荆州解及第曰破天荒東坡嘗以二句贈瓊州進士姜唐佐云滄海何曽斷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用此事也姜唐佐過許昌見潁濵時東坡已下世相持出涕潁濵為題其後云待子及第當續後句復足成其詩云生長茅間有異芳風流稷下古諸姜適從瓊管魚龍窟秀出羊城翰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云云錦衣他日千人㸔始信東坡眼目長
  錦織御詩
  李廷臣官於瓊管有一夷人獻錦臂條上織成一聫云恩袍藍色動仙籍桂香浮乃仁宗朝賜進士及第人詩也廷臣以千金易之蔵為珍寳青𤨏
  紅裙争㸔
  舒王有詩云却憶金明池上路紅裙争㸔緑衣郎歐公謂舒王曰謹愿者亦復為之耶
  止壓一人
  周師厚在鄭獬榜及第只壓得陳傳自賦云云有眼不堪㸔鄭獬囬頭猶喜得陳傳
  詩𭟼壓榜
  紹興丙午正奏名第一人王十朋特奏名第一人李三錫時宗室子居覩榜尾不樂或以詩𭟼之曰舉頭雖不窺王十伸脚猶能踏李三
  律詩以下係下第
  下第集句       石曼卿
  一生不得文章力欲上青天未有因聖主不勞千里召嫦娥何惜一枝春鳳凰詔下須沾命豺虎叢中也立身啼得血流無着處朱衣騎馬是何人西清詩話
  與潘三失解後飲酒   蘇子瞻
  千金敝帚誰人買半額娥眉世所妍顧我自為都眊矂憐君欲闘小嬋娟青雲豈易量他日黄菊猶應似去年醉裏未知誰得䘮滿江風月不論錢
  詩話以下係下第
  賺了英雄
  唐制進士科甚重其老死文場者亦無限故有詩云太宗皇帝真長策賺得英雄盡白頭國史補
  下第獻詩
  唐元和中士人下第多為詩刺試官獨章孝標作歸燕詩獻庾承宣侍郎曰積累危巢泥已落今年故向社前歸連雲大厦無棲處更傍誰家門户飛
  東野下第
  孟東野下第詩曰葉置復棄置情如刀劍傷又再下第詩曰兩度長安陌空将淚見花其後登第詩曰昔日齷齪不足嗟今朝曠蕩恩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㸔盡長安花進取得失盖亦常事而東野噐宇不宏偶下第則情隕穫如刀劍傷以至下淚既登科則志意充溢一日之間花則㸔盡何其速耶後授溧陽尉卒唐宋遺史
  在孫山外
  孫山應舉綴名榜末朋儕以書問山得失荅曰解名盡處是孫山餘人更在孫山外覽者大笑
  特科晩成附
  羣書要語大器晩成老子
  詩句紫綬映晩年古人多重晩年榮杜荀鶴
  古今事實
  老而仕
  絳縣人七十有三年矣趙孟仕之使為君復陶主衣服之官以為絳縣師左襄
  八十司徒
  鄭武公年過八十入為周司徒
  六十始仕
  公孫𢎞年六十以賢良徴為愽士至宰相封侯
  八十召拜
  武帝束帛加璧安車駟馬迎申公時年已八十餘矣天子以為中大夫儒林
  大才晩成
  馬援兄况謂援曰汝大才當晚成本傳
  頭白補郎
  漢獻帝詔曰今耆儒年踰六十去離本土結童入學白首空歸長委農野永絶榮望朕甚憫焉其依科罷者聴為太子舍人時長安中為之謡曰頭白皓然食不充糧裹衣褰裳當還故鄉聖主愍念悉用補郎舍是布衣被服𤣥黄
  七十而召
  張東之以賢良召時年七十餘矣狄仁傑薦曰荆州長史張柬之雖老宰相才也姚崇又薦曰其人老唯亟用之即日召拜平章事年已八十
  立推恩法
  至和間富公當國立一舉三十年推恩之法盖公與河南進士段希元魏升平同場屋相善公作相不欲私之故為天下之制聞見録
  推恩授官
  特奏名第一等二名附前五甲餘並登仕郎第二等京府助教第三等上州文學第四等下州文學並𠉀郊恩出官第五等諸州助教
  古今文集
  詩話
  特奏賦詩
  崇寧中特奏名状元徐遹瓊林宴罷作詩曰白髪青衫晚得官瓊林頓覺酒腸寛平康夜過無人問留得宫花醒後㸔侯鯖録













  古今事文類聚前集卷二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