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事文類聚 (四庫全書本)/前集卷4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前集卷四十五 古今事文類聚 前集卷四十六 前集卷四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事文類聚前集卷四十六
  宋 祝穆 撰
  樂生部
  年齒 一嵗至百歳
  羣書要語人生十年曰㓜學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壯有室四十曰强而仕五十曰艾服官政六十曰耆指使七十曰老而傳家政任子孫八十九十曰耄七年曰悼悼與耄雖有罪不加刑焉百年曰期頥大夫七十而致事若不得謝則必賜之几杖行役以婦人適四方乗安車自稱曰老夫五十無車者不越疆而弔人五十杖於家六十杖於郷七十杖於國八十杖於朝六十不毁七十不與賔客之事八十齊衰之事弗及也並曲禮五十始衰六十非肉不飽七十非帛不煖八十非人不煖六十不視學七十致政惟衰麻為䘮七十觴酒豆肉七十不俟朝士之老者揖君則退八十月告存每月致餽八十者一子不從政六十宿肉七十貳膳八十常珍九十者天子欲有問焉則就其室以珍從並王制老考也七十曰耆八十曰耋九十曰耄說文九十曰鮐背或曰黄耉或曰凍梨或曰鯢齒或曰眉夀釋名民年七十者授之以玉杖餔之以糜粥玉杖長九尺端以鳩飾鳩不噎之鳥欲老人不噎也續漢書人生百嵗七十者稀古諺
  詩句人生不滿百常懐千嵗憂古詩三十骨骼成古今事實
  七月
  白居易其始生七月能展書姆指之無兩字雖試百數不差
  周嵗
  晋桓彛生子未朞温嶠見曰此兒有竒骨相可試令啼嶠曰真英物也因名温後爲大司馬
  曹武惠王彬始生周嵗父母以百玩觀其所取武惠左手提干戈右手取爼豆斯須取一印後爲樞宻使玉壺清話
  二嵗
  晋范喬年二嵗時祖馨臨終撫喬首曰恨不見汝成人因以所用硯與之至五嵗祖母以告喬喬便執硯涕泣范文正公仲淹二嵗而孤母貧無依改適長山朱氏
  三嵗
  韓愈三嵗而孤隨伯兄㑹貶官嶺表㑹卒嫂撫鞠之節孝徐先生積三嵗父卒晨昏匍匐床下求其父甚哀行狀
  四嵗
  謝安四嵗桓彛見而嘆曰此兒風神秀徹
  歐陽公脩四嵗而孤母鄭氏守節自誓親教脩讀書劉公恕道原年四嵗坐客有言孔子無兄弟者道原應聲曰以其兄之子妻之一坐驚異墓碣
  五嵗
  羊祜五嵗令乳母詣鄰人東垣取前身所弄金環令狐楚生五嵗能爲辭章
  李白上裴長史書五嵗誦六甲
  徐卿孺子歌小兒五嵗氣食牛
  六嵗
  孔文舉有二子大者六嵗小者五嵗晝日父眠小者床頭盗酒飲之大兒謂曰何以不拜答曰偷那得行禮乎世說
  陸雲六嵗與兄機齊名閔鴻竒之曰此兒龍駒鳳雛陸績六嵗見袁術於坐上懐橘三枚辭去墮地曰欲歸遺母
  王戎年六七嵗與羣兒戯見李實曰在道傍而多子必苦李也
  七嵗
  東漢黄琬七嵗祖父瓊爲魏郡太守詔問日食多少琬在傍曰何不言日食之餘如月之初
  魏常林年七嵗父黨造門問曰伯先在否何不拜林曰臨子字父何拜之有客大竒之
  髙郢之子定辨慧七嵗讀尚書至湯誓跪問其父曰奈何以臣伐君郢曰應天順人何謂伐耶對曰用命賞于祖不用命戮于社是順乎郢異之
  杜甫上賦頌自稱七嵗属辭
  李賀七嵗能辭章韓愈皇甫湜始聞未信過其家使賦詩援筆輒就目曰髙軒過
  晏公殊七嵗善属文號神童
  王獻之七八嵗時學書羲之宻從後掣其筆不得歎曰此兒後當有大名
  王元之年七八嵗已能文一日太守席上出詩句云鸚鵡能言争似鳳元之即對曰蜘蛛雖巧不如蠶
  八嵗
  孔頴逹八嵗就學記誦日千餘言闇記三禮義宗謝尚八嵗神悟速成父鯤嘗携之送客或曰此兒一座之顔回尚應聲答曰坐無尼父焉别顔回
  張元祖八嵗齒虧先逹知其不常戯之曰君口何為開狗竇元祖答曰使君軰從此中出
  隋何妥少機警八嵗顧良戯之曰汝姓是荷葉之荷河水之河妥應聲曰先生顧是眷顧之顧是新故之故劉晏𤣥宗封泰山晏始八嵗獻頌行在帝竒其㓜命宰相張說試之本傳上召入禁中簾下貴妃置於膝上爲施粉黛與之緫髻上戯之曰汝為正字正得㡬字對曰餘字皆正惟朋字未正明皇雜録
  㓂公凖八嵗吟華山詩只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其師謂凖父曰賢郎怎不作宰相陳輔之詩話
  九嵗
  楊子雲曰吾家童烏九嵗預吾𤣥文
  楊氏子九嵗甚聦慧孔君平詣其父不在乃呼兒出爲設果果有楊梅孔以示兒曰此是君家果兒應聲答曰未聞孔雀是孔子家禽
  陶淵明詩通子垂九齡但覔梨與栗
  王勃九嵗得顔師古注漢書讀之作指瑕以摘其失徐卿二子歌大兒九齡色清澈秋水爲神玉爲骨王元之九嵗能歌詩畢士安見而異之
  十嵗
  馬遷十嵗則誦古文
  孔融年十嵗詣李膺語門者曰我是李君通家子弟膺問之答曰先君孔子與君先人李老君同德比義而相師友則融與君累世通家
  謝惠連年十嵗屬文族兄靈運忽夢惠連即得池塘生春草之句大以為工
  北齊邢邵十嵗能文日覽萬言在洛陽㑹天下無事以遊宴爲娱不暇勤渠嘗因霖雨五日乃讀漢書畧能遍看一覽無遺
  李白上裴長史書十嵗觀百家
  十一嵗
  宋白年十一善属文
  楊億年十一以童子召對試詩賦五篇下筆立成太宗歎異以為秘書省正字
  十二嵗
  秦始皇使張唐徃相燕不肯行甘羅曰項槖七嵗爲孔子師今臣生十二嵗矣君其試臣始皇使甘羅於趙虞翻年十二有客候其兄不遇翻追與之書曰僕聞琥珀不受腐芥磁石不受曲針客竒之
  郄士美年十二通五經史記漢書皆能成誦父友蕭頴士顔真卿相與論繹嘗曰吾曹異日當友二郄之間荀爽年十二通春秋論語林喬見而稱之曰可為人師元魏祖瑩年八嵗能誦詩書十二為中書學生耽書母恐其成疾禁之不能止嘗宻燃火讀書以衣被蔽塞牎户恐漏光眀為家人所覺
  桞公權十二工詞賦
  十三嵗
  東方朔曰臣少失父母長飬兄嫂年十三學書三冬文史足用
  王羲之年十三謁周顗顗異之時重牛心炙坐客未啖顗先割啗羲之以是知名
  陶淵明詩雍端年十三不識六與七
  王勃年十三作滕王閣序
  楊収年十三通大義属文所賦輒就吴人號曰神童李白送魏萬詩十三能文史揮筆如振綺
  五代張策少聦悟父同居洛陽浚井得古鼎銘曰魏黄初元年春二月䇿年十三啓曰漢建安二十五年曹公薨改元建康是嵗文帝受禪又改黄初是黄初元年無二月也同軰驚異之
  晏元獻公殊父本撫州弓手晏幼能文李虛已知徐州一見竒之薦於楊大年以聞年十三真宗面試詩賦疑其宿著明日再試文采愈美上大竒之即除秘書省正字
  桞開父承翰為南縣令有盗入其家衆不敢動開年十三亟取劔逐之盗踰垣揮劍㫁其足二指
  十四嵗
  北史劉昞年十四就博士郭瑀學瑀有女始笄妙選良偶有心於昞遂以妻焉
  黄憲年十四荀淑竦然異之揖與語移日不能去謂憲曰子吾之師表也
  祖逖年十四五猶未知書諸兄每憂之後乃愽覽書傳杜甫徃昔十四五出遊翰墨場
  邢惇夫年十四作明妃引
  十五嵗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
  東方朔曰臣十五學擊劔
  陳蕃字仲舉年十五居室不治人曰孺子何不掃除曰大丈夫當掃除天下安能事一室乎
  吕䝉年十五六竊從姊夫鄧當戰當見驚呵叱不能止歸告䝉母母怒之䝉曰貧賤難可居設有功當富貴阮籍與王渾為友子戎年十五隨渾在郎舍籍謂渾曰濬仲戎之字清賞非卿倫也共卿言不如共阿戎談元稹十五擢明經
  開元初常敬忠十五嵗上書言能一過誦千言張燕公召曰能十過誦萬言乎曰能以萬言試之十過已通熟矣
  杜甫詩憶昔十五心尚孩健如黄犢走復来
  十六嵗
  東方朔曰臣十六學詩書誦二十二萬言
  狄青年十六時其兄素與里人號鐡羅漢者闘於水濵至溺殺之保伍方縛素青適餉田見之曰殺羅漢者我也人皆釋素而縛青青曰我不逃死然待我救羅漢庶幾復活若決死者縛我未晩也衆從之青黙祝曰我若貴羅漢當蘇乃舉其尸出水數斗而活人咸異之
  十七嵗
  孔子年十七魯大夫孟釐子病且死誡其嗣懿子曰孔丘聖人後年少好禮吾即沒若必師之
  韓愈曰李氏子蟠年十七好古文請學于余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師說以貽之
  錢希白年十七舉進士御試三題日中而就言者以其輕俊而黜之蘇易簡曰錢易者李白才也
  十八嵗
  賈誼年十八名稱郡中河南尹吴公舉之
  房𤣥齡年十八隋高孝基曰此郎當為國器但恨不見其聳壑昻霄耳
  陳子昻字伯玉年十八未知書以富家子尚氣决弋愽自如他日入郷校感悔即痛脩飭所論著為當世法程伊川年十八作顏子所好何學論
  張載嘗談兵年十八以書謁范仲淹仲淹責之曰儒者自有名教可學何事於兵載感其言益窮六經至釋老書無不讀
  王宣徽拱辰汪端明應辰皆年十八作大魁
  十九嵗
  魯昭公年十九猶有童心
  東方朔曰臣十九學孫吴兵法戰陣之具鉦鼓之教亦誦二十二萬言
  唐楊於陵年十九登進士第再登博學宏詞科浙西觀察使韓滉有愛女方擇壻謂其妻曰吾閱人多矣無如楊生以女妻之生子復爲相
  蘇子由年十九上韓太尉書
  朱元晦年十九作逺遊篇
  二十嵗
  司馬遷二十而南遊江淮上㑹稽探禹穴窺九疑浮沅湘北渉汶泗講業齊魯之郊觀夫子之遺風郷射鄒嶧阨困蕃薛彭城過梁楚以歸
  陸機二十作文賦
  二十一嵗至三十嵗
  陸遜年二十一始仕幕府
  東方朔曰臣年二十二長九尺三寸目若懸珠齒若編貝勇若孟賁㨗若慶忌亷若鮑叔信若尾生若此可以為天子大臣矣臣朔昧死以聞
  賈生死年二十二
  王溥年二十二狀元及第
  蘇子瞻二十二嵗登科二十四嵗中制科
  程明道二十二三嵗作定性書
  鄧禹年二十四光武使使者拜為司徒
  周瑜授建威中郎将時年二十四呉中呼為周郎以恩信著於廬
  蘇明允上歐陽公書年二十五始知讀書
  富文忠公弼問邵伯温年幾何娶未對曰年二十四未娶公曰吾年二十八登第方娶
  李賀年二十七有玉樓之召
  宋王僧綽為侍中年二十九始興王濬問其年僧綽自嫌早達逡廵良乆乃啓其謙退如此
  孔子曰三十而立
  山濤嘆曰年幾三十不為家公所知
  王述年三十尚未知名人或謂之癡王導辟為中兵屬公問以在東米價述張目不答導曰王掾不痴人何言痴
  三十一嵗至四十嵗
  范僕射宗尹為參政時年三十一拜相時年三十二卒年三十九然有五子兼有孫人謂其享年雖不永而人間之事畧備
  顔子三十二嵗短命而死
  潘岳秋興賦序曰余春秋三十有二始見二毛
  王溥狀元及第六年拜相時年三十二罷相歸時年四十二在具慶下
  宋謝晦為宣州刺史頗有矜色將之鎮詣叔光禄澹澹問年晦曰三十五澹笑曰昔荀中郎年二十已為北府都督比之為老矣晦有愧色
  桞子厚書曰前過三十七年與瞬息無異後所得者其不足把玩亦已審矣
  崔湜年三十八執政嘗暮出端門緩轡諷詩張說見之曰文與位固可致其年不可及
  韓愈年未四十而視茫茫而髪蒼蒼
  孔子四十而不惑 又曰四十五十而無聞斯亦不足畏也已
  孟子四十不動心
  謝𤣥為桓温掾温曰謝掾年四十必擁旄杖節
  山濤年四十始為郡主簿功曹後拜吏部尚書
  孟浩然四十為遊京師
  裴寂過華山祠祈神自卜夜夢老人曰君年踰四十當貴
  四十一嵗至五十嵗
  謝安年已四十餘始有仕進意高崧曰卿高卧東山將如蒼生何
  卲堯夫年四十餘始娶
  孔子年四十二退而脩詩書禮樂弟子彌衆
  蔡澤從唐舉相曰富貴吾所自有吾所不知者夀也舉曰先生夀從今日以徃四十三嵗
  徐邈年四十四始補中書舍人帝宴酣之後好為手詔辭章邈還省刋削然後出之
  蘇子瞻年四十四李定論公作詩文謗訕朝政責黄州黄魯直年四十四入史局八年而丁家艱
  杜甫言於中宗曰臣自七嵗屬辭且四十年然衣不盖體常寄食於人伏惟天子哀憐之拔泥塗之乆辱則臣之述作雖不足鼓吹六經至沉欎頓挫揚雄枚臯可及也
  楊大年年三十七為翰林學士晝寢於玉堂忽夢懐玉山人来謁出一牒冩三十七字大年驚曰得非數乎許添乎山人命筆一㸃為四十七字至其數果卒玉壺清話蜀何祗夢井中生桑以問占夢趙直直曰桑非井中之物㑹當移植然桑字四十下八夀恐不過此祗後至犍為太守四十八果卒
  齊禇彦回少病篤夢人與卜蓍一具遂差果年四十八而薨
  岑文本曰馬周火色鳶肩騰上必速恐不能乆卒年四十八
  韓愈曰余生四十有八年髮之短者日益白齒之摇者日益脫聦明不及於前時道德日負於初心作五箴以訟其惡
  李適為工部侍郎年四十九夢與人論大衍數寤而曰吾夀盡此勑其子於覇陵原西營墓樹松未病衣冠寢石榻上
  孔子五十而知天命
  蘧伯玉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注衛大夫蘧瑗今年所行是則還顧知去年之所行非也嵗嵗悔之以至於死故有四十九年非淮南子莊子作六十
  陶淵明遊斜川詩開嵗倐五十吾生行歸休念念動中懐及辰為兹遊
  朱買臣嘗刈薪樵賣以給食行且誦書妻亦負載相隨妻羞之求去買臣笑曰我年五十當富貴今已四十餘矣待我富貴報汝妻恚怒曰如公等終餓死溝中耳不能留即聽去
  𤣥宗欲以張嘉貞為相嘉貞曰昔馬周血氣方壯太宗用之能盡其才甫五十而沒向使用少晩則無及
  五十一嵗至六十嵗
  晋孔愉元帝命為叅軍始出應召年已五十餘矣陶淵明與子書曰吾年過五十而窮苦荼毒性剛才拙與物多忤嘗北窓下卧遇凉風暫至自謂是羲皇上人蘇子瞻年五十一除中書舍人又除翰林侍讀五十九嵗謫惠州
  孔融書云五十三年融又過二
  黄魯直五十一嵗謫黔州五十四嵗移戎州
  南史梁武帝遣領軍司馬王昇之以手詔徴謝朏昇之先至何𦙍所𦙍恐朏不出乃下牀跪受詔及昇之從謝朏所還問𦙍以出期以應召荅昇之曰吾年已五十七月食四斗米不盡何容復有宦情昇之失色不能答孔子年五十六由大司㓂攝行相事於是誅魯大夫亂政者少正卯與聞國政
  孔子六十而耳順
  公孫𢎞年六十召為博士
  元德秀死族弟結哭之慟曰生六十年未嘗識女色吾哀之以戒荒滛之徒
  六十一嵗至七十嵗
  黄魯直六十嵗謫宜州六十一嵗卒
  馬援年六十二自請擊武陵五溪蠻據鞍顧盼以示可用帝笑曰矍鑠哉是翁也遂遣征五溪
  蘇子瞻年六十二謫昌化年六十五移亷州又提舉玉局觀任便居住年六十六至金陵告老致仕未㡬而薨吕洞賔謁張洎留詩云功成當在破瓜年俗以破瓜為二八洎年六十四卒
  孔子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老莱子年七十父母猶存服班斕衣為嬰兒戯於親前魏田豫年老遜位司馬宣王以豫克壯書喻未聽答曰年過七十而居位譬猶鍾鳴漏盡而夜行不休是罪人也拜大中大夫食卿禄年八十薨
  杜甫曲江詩朝回日日典春衣每到江頭盡醉歸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七十一嵗至八十嵗
  先零反趙充國年七十餘上問曰誰可將充國曰無踰老臣矣願馳至金城圖上方略
  張柬之年七十餘以賢良召狄仁傑薦柬之雖老宰相材
  孔子年七十三卒
  晋悼食輿人之城杞者綘縣人或年長矣有與疑年使問之年曰臣小人也不知紀年臣生之嵗正月甲子朔四百有四十五甲子矣其季於今三之一也吏走問諸朝師曠曰七十三年矣史趙曰亥有二首六身下二如身是其日數也士文伯曰然則二萬二千六百有六旬也襄三十
  趙抃字閱道以太子少保致仕退居于衢有溪石松竹之勝與山僧野老游不復有貴勢居六年卒年七十七諡清獻
  太公姓姜字子牙八十釣於渭濵文王出獵同載而歸胡廣為三公年已八十而心力克壯練逹事體
  宋沈慶之年八十為廢帝所殺是嵗旦慶之夢人以兩匹絹與之曰此絹足度寤曰老子今年不免矣兩匹八十尺也足度無盈餘果死
  富弼致仕年八十上疏論治亂知無不言本傳劉器之云富鄭公年八十書座屏云守口如瓶防意如城晁氏家語
  八十一嵗至九十嵗
  武帝使使束帛加璧安車駟馬迎申公時已年八十餘矣
  沈鱗年過八十耳目猶聰明手冩細書二三年滿數十篋
  蘇公頌以太子太保致仕薨年八十二
  陳堯佐臨終自誌其墓曰有宋潁川先生堯佐字希元年八十二不為夭官一品不為賤卿相納禄不為辱三者粗可歸息於父母棲神之域矣
  齊桓公見畆丘人曰叟年幾何對曰臣年八十三矣公曰美哉夀也
  趙槩以太子少師致仕居睢陽十五年而卒年八十八諡康靖
  九十一嵗至百嵗
  濟南伏生年過九十失其本經口以傳授書序
  文潞公彦博請老致仕再起平章軍國重事請老不已復以太師致仕時年九十二
  晉衞武公年九十有五猶箴警於國曰茍在朝者無謂我老耄而舍我也必共恪於朝夕以警戒我
  香山九老㑹中有洛中遺老李元爽年一百三十六張蒼口中無齒飲乳妻妾以百數曽孕者不復幸年百餘嵗乃卒
  李守為承㫖奉使過海至瓊道逢一翁自稱揚避舉年八十一其叔父皆年一百二十餘又見其祖宋卿年九十五次見雞窠中有小兒出頭下視宋卿曰此九代祖也不語不食不知其年嵗洞㣲志
  鍾離人顧思逺年一百十二嵗七子少者年已六十頭有肉角長寸又穣城有人年一百四十嵗不復能食榖飲曽孫婦乳又荆州人張元始年一百十六嵗卒九十七方生兒兒遂無影將亡人人告别乃至山林處處履行未㡬而終𥹭蕭映傳
  古今文集
  雜著
  白蘇詩紀年嵗
  白樂天為人誠實洞逹故作詩述懐好述年嵗因閱其集輒杼録之此生知負少年心不展愁眉欲三十莫言三十是年少百嵗三分已一分何况纔中年又過三十二不覺明鏡中忽年三十四我年三十六冉冉昏復旦非老亦非少年過三紀餘行年欲四十有女曰金鑾我今欲四十秋懐亦可知行年三十九嵗暮日斜時忽因時節驚年嵗四十如今欠一年四十為野夫田中學鉏穀四十官七品拙官非由他毛鬢早改變四十白髪生况我今四十本来形貌羸衰病四十身嬌癡三嵗女自問今年㡬春秋四十初四十未為老憂傷早衰憊莫學二郎吟太苦纔年四十鬢如霜下有獨立人年来四十一若為重入華陽院病髪愁心四十三已年四十四又為五品官面瘦頭班四十四逺謫江州為群吏行年四十五兩鬢半蒼蒼四十六時三月盡送春争得不慇憅我今四十六衰醉卧江城鬢髮蒼浪牙齒踈不覺身年四十七明朝四十九應轉悟前非四十九年身老日一百五夜月明天衰鬢蹉跎將五十闗河迢逓過三千青山舉眼三千里白髪平頭五十人宦途氣味已諳盡五十不休何日休五十江城守停杯忽自思莫學爾兄年五十蹉跎始得掌𢇁綸五十未全老尚可且歡娱長慶二年秋我年五十一二月五日花如雪五十二人頭似霜老校於君合先退明年半百又加三前嵗花前五十二今年花前五十五倘年七十猶強健尚得閒行十五春去年五十五今年五十六我年五十七榮名得幾許我年五十七歸去誠已遲身為三品官年已五十八五十八翁方有後静思堪喜亦堪嗟半百過九年艷陽殘一日火銷燈盡天明後便見平頭六十人六十河南尹前途足可知不准擬身年六十上山乃未要人扶不准擬身年六十遊春猶自有心情我今悟已晩六十方退閒今嵗日餘二十六来嵗年登六十二心情多少在六十二三人六十三翁頭雪白假如醒煞欲何為行年六十四安得不衰羸我今六十五走若下坡輪年開第七帙屈指㡬多人五十八歸来今年六十六無憂亦無喜六十六年春共把十千沽一斗相看七十欠三年七十欠四嵗此生那足論六十八衰翁乗衰百疾攻又問年幾何七十行欠二更過今年年七十假如無病不宜休今日行年將七十猶須慙愧病来遲且喜開年滿七十莫嫌疾病莫嫌貧舊語相傳聊自慰世間七十老人稀皤然七十翁亦足稱夀考昨日復令辰悠悠七十春人生七十稀我今幸過之白鬚如雪五朝臣又入新正第七旬時年七十二行開第八帙可謂盡天年吾今已年七十一眼昏髪白頭風眩七十人難到過三更較稀七十三人難再到今春不是别花来七十三翁旦暮身誓開險路作通津風光抛得也七十四年春夀及七十五俸霑五十千其多如此蘇公素重樂天故間亦效之如龍鍾三十九勞生已強半嵗暮日斜時還為昔人歎正引用其語又四十豈不知頭顱畏人不出何其愚我今四十二衰髪不滿梳憶在錢塘正如此回頭四十二年非行年四十九還此北牕宿我今四十九賴此一笑喜嗟我與君皆丙子四十九年窮不死五十之年初過二衰顔記我今如此白髪蒼顔五十三家人強遣試春衫先生年来六十化道眼已入不二門紛紛華髪不足道當返六十過去魂我今六十一頺景薄西山結髪事文史俯仰六十餘雖君皆四子各已三萬日翫味莊誦便如閱年譜也容齋隨筆
  詩話
  而立者稀
  東坡再謫惠州日與一老舉人年六十九為隣其妻三十嵗生子為具邀公公欣然而徃酒酣乞詩公戯贈一聫云聖善方當而立嵗頑尊已及者稀年侯鯖



  古今事文類聚前集卷四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